还是上次碰面的地点,还是同一个位置。

    苏同恩比秦蓝语早到了,点了一杯热美式等着。

    在秦蓝语到的时候,她起身淡淡的点了个头,“来了,请坐。”

    秦蓝语傲然的坐下,服务员过来点单的时候,她随意要了一杯果汁。

    等服务员离开后,她才漫不经心的问道,“不知道苏小姐找我来有什么事?我最近都还挺忙的,要参加好几个酒会,还要看画展参加拍卖会什么的,难得有点时间正准备和闺蜜逛街美容呢,你就打电话来约了,其实如果不是重要的事情,直接电话里说就好,毕竟我可不像你那么有时间。”

    秦蓝语一席话把自己的优越感全都表达了出来,还时不时的把玩着手上的镯子。

    这镯子是她前几天才从一个收藏家手里买来的,价值不菲,她很是喜欢,最近时常戴着。

    苏同恩把她的显摆都看在眼里,脸上却没什么情绪起伏,只缓缓的说道,“当然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跟秦小姐商议。”

    “说吧,一会我还要做美容呢。”秦蓝语催促道。

    苏同恩这才把自己约秦蓝语见面的目的一五一十的说了。

    原本还懒懒散散的秦蓝语,在听完她的话之后,不由自主的坐直了身子问,“你确定这样管用?”

    “当然。”

    秦蓝语思索着她的办法,似乎是可行的,便点了头,“那你就去做吧,需要什么尽管开口,人手钱财都可以。”

    “有秦小姐这句话我就可以放心大胆的去做了。”苏同恩微微一笑。

    秦蓝语赞许的点了点头,“你比你妹妹聪明多了,这个计划很周密。”

    苏同恩只一笑而过,并未作答。

    ……

    忙完时尚盛典的事,江羡有一点空档,便打算回江海去看看顾梦渔。

    她现在月份大了,失去了很多的自由,江羡总担心她心情受影响。

    乔忘栖很支持这件事,本来是要同她一起去的,可原京这边有个合作项目怎么都走不开。

    他只能打电话给顾梦渔致歉。

    顾梦渔本就洒脱,根本不在意这种事情。

    虽然不能亲自陪同江羡回江海,乔忘栖还是做得很到位,亲自安排了专机送江羡回江海,还准备了很多礼物和适合顾梦渔吃的营养品。

    甚至还亲自送江羡上飞机。

    秦粤夸乔忘栖真体贴,江羡哼哼唧唧的在后面翻白眼。

    因为她最清楚乔忘栖为什么亲自送她上飞机……

    还不是因为早上他又兽性大发把时间耽误了呗!

    江羡扯了扯衣领,实在是憋屈。

    江海不比原京,天气更燥热一些,她穿着高领毛衣实在有些格格不入,还热得难受。

    一到江海,秦粤就潇洒的脱掉了外套,见江羡热得满头汗叫她也脱。

    江羡昧着良心说了一句,“我不热。”

    然后在秦粤错愕的表情中上了车,并吩咐司机把冷气打开。

    秦粤就很迷,不太懂羡姐这是什么操作,只能弱小无助默默的把外套穿了回去,毕竟车子里开了冷气还挺冷的。

    “一会你去公司的事实和红姐说一声,我明天早上过去,不用派车来接我,我自己开车去就行。”江羡叮嘱着秦粤。

    秦粤都一一记下了,将江羡送到了枫林山庄后,才离开。

    母女俩好久没见,江羡一脸新奇的趴在顾梦渔肚子上

    听了听里面的动静。

    顾梦渔就笑她,“你还真是你爸的女儿,他每次回来第一件事就是趴肚子上听,也不知道能听出个什么所以然来。”

    “好神奇啊。”江羡惊奇的道,“预产期在几月啊?”

    “十二月底。”

    “那我得跟红姐说,把那段时间的档期给我空出来。”江羡说道。

    顾梦渔啃了一口苹果问她,“前两天我还接到乔家老爷子打来的电话呢,说订亲的事,我说我肚子大着不太方便张罗这些,他合计了一下说要不直接办婚宴,你爸没答复呢,想问问你是怎么想的。”

    一听这事,江羡就支支吾吾的。

    她到现在也没告诉家里自己和乔忘栖已经领了证的事,“我都行。”

    “都行?”顾梦渔看了她一眼,“果真是女大不中留啊,以前还说不要那么早的,现在就说都行了,魂儿都被小乔给勾走了啊?”

    “哪有……”

    “你这话要是叫你爸听见,怕是要伤心了。”

    江羡就抱着顾梦渔的手臂上撒娇,“我又不是不回来了,我还和以前一样,有空就回来的,你们紧张什么嘛。”

    “我才不紧张呢,是你爹紧张。”顾梦渔翻了个白眼,“回头我跟你爸吹吹枕边风,把这件事情给落实了,但是羡羡,婚姻大事可不是儿戏,你要想清楚了,别因为一时脑热就订了终身,在这种事情上,总归是女人要吃亏一些的。”

    “我知道。”

    不过顾梦渔又说了,“虽然我对乔家不是很满意,但小乔是个可靠的人,把你交给他我也放心。”

    “妈,你这胳膊肘怎么长的呀。”江羡低头去研究她的胳膊肘。

    “去你的。”

    江知奕一进门就看到母女俩有说有笑的,笑盈盈的说道,“羡羡回来了,你妈心情都开朗了不少。”

    他并没立即过来,而是先去洗了手,消了毒,这才过来。

    如顾梦渔说的那样,趴在顾梦渔肚子上听了听,“今天很怪嘛,不错不错,值得夸奖。”

    江羡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着这老两口秀恩爱,酸得直摇头。

    这要是天天在家,怕是要成柠檬精了。

    晚饭很丰盛,顾梦渔的食物都是营养师专门搭配的,和江羡他们吃的是不一样的。

    江知奕问江羡,“这次回来待多久啊?”

    “应该没几天吧,已经在看下部戏的剧本了。”

    江知奕看了看江羡,似乎有问题要问,但又没问出来。

    到是江羡洒脱的说,“爸,你有什么问题就直说吧。”

    “也没什么问题,你跟小乔现在看上去关系也不错,乔家那边都在说订婚结婚的事了,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果然还是提到了这件事,江羡看了看顾梦渔,算是求救。

    顾梦渔适时开口,“我刚才还和羡羡说了这事来着,我觉得吧,早点结婚也没什么不好的,就比如我们,不也是英年早婚吗!”

    江知奕,“……”

    这不是一回事!

    “我是觉得……”

    江知奕的话都还没说完就被顾梦渔给打断了,“再说了,羡羡从小就是个有主见的孩子,她有自己的想法,你要多多听听她的意见,不能把你的想法强加在她身上撒。”

    “……”

    江羡趁机抱着江知奕的手臂撒娇,“爸,结婚的事情我考虑过了,合适的话,我可能会答应的,你就别操心了,现在你的

    重点应该落在老二身上,以后可有你忙的时候呢。”

    有她这番话,江知奕心里多少是有数了。

    他也不好真的阻止什么的,只是无奈的问,“如果你想好了,爸爸当然会支持你,从小你做的决定,爸爸什么时候反对过?不都是双手支持的吗?”

    “是的是的,我爸最开明了!么么哒!”江羡在江知奕脸上亲了一口。

    母女二人背着江知奕交换了一个眼神,迷魂汤还是很管用的。

    江知奕说,“结了婚可就不能像你现在这样由着性子来了,要多靠了考虑家庭,乔家的跟咱们江家不一样,规矩繁多,你可要上点心,还有,如果真的结婚了,你还要不要留在这个圈子,也要考虑好了。”

    “到时候再说吧。”江羡不以为意,“爸你也是知道的,我就是个三心二意的人,没准哪天就对娱乐圈腻了自然而然就退了,根本不需要操心的。”

    这话说的到是不假。

    从小到大,她的喜好就一直变来变去的。

    一会儿是钢琴一会儿是围棋的,长大了更不得了,金融,律师,啥啥都要玩一玩。

    最气的是,她还真能玩出花样来,让人不好说什么。

    之前说要进娱乐圈也是,说进就进了,都不带跟家里商量一下的。

    江知奕最担心的就是这一点,江家当然会由着她性子来,可乔家那边就未必了。

    豪门儿媳肯定是不好当的,更别提像乔家那样的家庭了。

    顾梦渔月份大了就贪睡,吃完晚饭闲逛了一会儿就犯困要睡觉,江知奕就忙着照顾老婆去了。

    江羡也能松一口气,回到房间给乔忘栖打视频电话。

    他本来在开会,却很自然的接起了江羡的电话。

    镜头里,男人不时的切换着表情。

    面对江羡的时候,是温柔似水的,可抬头看向其他人时,又冷然得没一点温度。

    江羡知道他在开会正要挂掉电话,乔忘栖却飞快的发了一条信息,“别挂,你可以说话,我打字回复你。”

    他带了耳机,江羡说的话只有他能听到,不会影响到会议。

    但他却不能说话,只能打字回复了。

    本来嘛,江羡没打算使坏的,可她想起今天在机场的窘迫,就打起了坏主意,直接解开了自己的衣服说道,“你看你昨晚做的孽!害的我今天回江海差点没热死!”

    乔忘栖喉结动了动,扫了一眼会议室的人,才垂眸打了一行字发给江羡。

    “这不怪我,怪你。”

    “你还怪我?!”江羡不敢置信的问道。

    “嗯,怪你太迷人。”乔忘栖大言不惭的回复。

    明明是在责备他,怎么反被他撩了啊?!

    而且这种土味情话,他到底是在哪里学的啊!

    “以后不许再这样折腾我脖子了!”江羡气呼呼的道。

    乔忘栖,“那可不行,什么都可以答应你,这个不能答应。”

    “什么都可以答应我?那你现在当着全会议室的面说一声我爱江羡呀!”

    乔忘栖,“……”

    果然是妖精啊。

    江羡还挑衅的问,“怎么?不敢说是吗?”

    “江小羡……”

    “不敢就直说,我不会嘲笑你的。”江羡傲娇的道。

    “没有什么不敢,但是得有什么奖励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