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忘栖亲自来机场接江羡,却发现她被粉丝围堵得水泄不通。

    本来行程是很保密的,却被私生粉泄露了,导致原京这边被粉丝蹲点了。

    现场人群涌动,甚至干扰到了其他的旅客,江羡很是无奈。

    红姐一边护着江羡一边喊话粉丝,“别挤,别挡着路了,不要影响到其他的旅客,谢谢,请配合一下。”

    乔忘栖赶紧穿过人群,一把抓住了处于慌乱之中的江羡。

    她一开始并不知道是乔忘栖,还下意识的反抗了一下。

    “是我。”乔忘栖出了声。

    江羡这才停顿下来,慌乱的看向乔忘栖。

    在看到男人的面孔后,她的心一下子就平静下来了。

    乔忘栖紧紧的牵着她,将她护在怀里往前走。

    “啊啊啊,你们好般配啊!”

    “好帅啊!”

    “好羡慕!”

    粉丝们都在激动的叫着,甚至盖过了红姐的声音。

    乔忘栖护着江羡好不容易才从人群中挤了出来,拉着她就上了车。

    “给红姐打电话,让她自己打车走。”乔忘栖启动车子说道。

    “好。”

    到不是他们不带红姐,是再停留下去,粉丝又围过来了,到时候影响这条路的交通就不好了。

    红姐知道江羡上了车,也算安心了,“你赶紧走,我自己能应付。”

    等车子离开机场,江羡才松了口气,懊恼的道,“本来行程都很保密的,被私生粉泄露了,烦死了都。”

    “是你昨天跟我提起过的私生粉吗?”

    “嗯,今天在来机场的路上还和她们的车追尾了,还好没出事。”

    乔忘栖心里一紧,急忙问道,“没什么事吗?”

    “没事,我这不好好的在你面前吗?”江羡知道她担心,赶紧安慰。

    乔忘栖这才稍稍的松了口气,“近期尽量减少出门,回头我找人处理一下私生粉的事。”

    “嗯。”江羡也觉得该处理处理了,继续这么下去肯定会出事的。

    等楚楚她们赶到原京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本来买的是和江羡同一趟的航班,却因为车祸追尾的事被耽误了,以至于现在才落地原京。

    几人又累又饿的,问楚楚下一步要怎么办。

    “你们先回去缓一缓吧,这两天江羡肯定不会出门了,等我弄到她的行程就告诉你们。”楚楚安抚着几人。

    “楚楚好厉害啊,总能弄到江羡的行程,到底是怎么知道的?”胖胖的女生一脸羡慕的问道。

    楚楚傲娇的道,“我当然是有我的渠道了,反正你们跟着我混就行,绝对能拿到一手的咨询。”

    “楚楚最棒了!”

    几人道别后,楚楚才坐上了回家的车。

    车上她接到了那个人打来的电话,楚楚一脸激动的接起问道,“是有最新的消息了吗?”

    “嗯,江羡近期会和朋友去云绕会所玩,你们想办法混进去就能见到她的。”

    “谢谢你!”

    “不客气,我也是江羡的粉丝,有资源大家共享嘛。”

    “爱你!”

    挂了电话,楚楚高兴不已的给几个朋友打电话说江羡最近的活动路线。

    本来江羡是打算在家不出门的,可偏偏接到了乔觅荷的电话。

    原来她过两天生日,就在云绕弄了个小的生日派对,邀请江羡去参加呢。

    江羡当然是答应啊,说那天她一定会到。

    乔觅荷在电话里支支吾吾的,话都还没说明白江羡就猜到了她的意思,“到时候我带上我朋友去你不介意吧?就是楚狂歌。”

    “不介意不介意!”乔觅荷急忙说道。

    “那就好,我一会给他打电话说说。”

    乔觅荷激动得都有些口齿不清了,“谢谢嫂子!”

    她叫的是嫂子,江羡突然心情大好的问她,“想要什么礼物啊?不用跟我客气的,你知道的,我不差钱。”

    “我也不缺什么呀。”乔觅荷有点不好意思的笑。

    “缺男朋友啊,送你个男朋友?”

    “嫂子!”

    江羡哈哈大笑,“开玩笑的,那你除了男朋友还有别的喜欢的吗?”

    “其实我就两个梦想,第第一个梦想是楚狂歌,另一个梦想就想见一见X,就是贺岁言的那位御用作词人。”乔觅荷憧憬的说道,“我好喜欢他的词,可惜除了贺岁言之外,没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江羡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到是乔觅荷似乎觉得自己说得有点多了,有点紧张,“嫂子,我是不是有点不务实啊?”

    “也不是……你这个梦想……或许我能帮你实现。”

    乔觅荷惊愕不已,“你,你认识X?”

    江羡这会儿一脸黑线。

    要她怎么说呢?

    说她不仅认识,还很熟?

    甚至熟到是她本人?

    这个还真不好开口,感觉还是送个男朋友比较现实。

    江羡回头就给楚狂歌发了信息,“后天有空吗?”

    “没空!”

    “那算了,本来还说约你去喝酒的。”

    楚狂歌,“???”

    楚狂歌,“喝酒?!就你那一杯倒的酒量还约我喝酒哈哈哈,我必须得去!地址给我,我准时到!”

    “好勒。”江羡飞快的把地址发给了他。

    顺便吐槽一句,“把你卖了估计你还帮着数钱呢。”

    江羡问乔忘栖要不要去,他说你去就去,你不去就不去。

    人毕竟是你妹妹啊亲!

    乔觅荷没请多少人,连她自己的哥哥们她都没请。

    至于之前的那些闺蜜,全都没联系了。

    在和段米亚打官司的时候,那几个人基本都牵扯进来。

    也就是说,那些人都和段米亚合起伙来欺骗她。

    这种闺蜜不要也罢。

    乔觅荷在云绕开了个大的包间,七点一过,人就陆陆续续的到了。

    乔十一最先到的,随后就是楚狂歌。

    他没想到会是乔觅荷生日,想着自己生日礼物都没买,就不停的抱怨江羡。

    乔觅荷到是不介意生日礼物什么的,最后楚狂歌决定现场给她弹一曲,就当是送她的生日礼物了。

    乔觅荷顿时觉得自己赚到了!

    幸福感爆棚!

    没多会乔忘栖和江羡就到了。

    还给乔觅荷带来了生日礼物,一条价值不菲的手链。

    “嫂子破费了!”乔觅荷知道那手链价格不菲,很是感激。

    江羡却表示,“你九哥买的,心安理得的收着吧。”

    “好的!”乔觅荷就美滋滋的收下了。

    这算是楚狂歌和乔忘栖的第一次见面,虽然他早已在网上看过很多次了,可见到真人,他还是……挺服气的。

    难怪江羡会被他迷得五迷三道的,就这长相,不当祸害可惜了。

    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俩人间祸害凑一起了,也算是为民造福了。

    约楚狂歌喝酒的是江羡,既然江羡不能喝,楚狂歌就直接找上乔忘栖了。

    江羡干想要阻拦的,乔忘栖就接下了,还安抚江羡

    ,“我陪他喝,没事的。”

    “好。”江羡知道他心里有数,也就不那么担心了,热络的和乔觅荷聊天去了。

    楚狂歌和乔忘栖先来了三杯后,才开始边聊天边喝酒。

    “我是怎么都没想到江羡会那么早找男朋友,我还以为她谁也看不上呢。”楚狂歌故意说得有些挑衅。

    乔忘栖看向那边正和乔觅荷谈笑风生的江羡,眼底微微一柔,嘴角上扬的道,“那是我有荣幸了。”

    楚狂歌更酸了。

    他嚷嚷着说,“这酒怎么回事啊?酸唧唧的不好喝,换别的酒。”

    然后他挑了最烈的酒,还给乔忘栖倒了满满一杯,“是兄弟,就喝完,一滴不剩啊!”

    “你有没有见过江小羡发脾气啊?”乔忘栖端着那杯满满的酒答非所问的说了一句。

    楚狂歌说,“有啊,不过那是小时候,长大了到是没有。”

    “那就让你见识一下好了。”乔忘栖笑的风清月朗。

    楚狂歌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还不等他反应过来,就听乔忘栖喊话江羡,“江小羡,一会儿我要是喝醉了你别生气啊,是他灌我喝的。”

    “……”卑鄙啊嘤嘤嘤……

    江羡一个抱枕就砸了过来。

    楚狂歌顺手接住,刚想要炫耀呢,却见江羡拿起了一旁的苹果。

    他赶紧拿抱枕砸自己的头,猛砸了几下的那种,然后讨好的看向江羡。

    江羡这才放下了水果,用食指指了一下他。

    楚狂歌立马抢过乔忘栖手中的酒杯,一仰头咕噜咕噜的喝了。

    江羡这才满意的继续和乔觅荷聊美容的事去了。

    可怜了楚狂歌,喝了一大杯的酒,狠狠的打了个酒嗝后吐槽道,“这酒更难喝!咱们还是换之前的酒吧!”

    “好,我敬你。”乔忘栖给他倒上酒。

    可怜了楚狂歌,自己吃了个闷亏,心塞塞的说。

    乔觅荷和江羡聊了一会儿,中途接到个电话。

    她拿着手机到了外面,刚聊了没几句,就听到有人在叫自己。

    “这不是十小姐吗?好久不见呐。”

    乔觅荷回头,看见了秦蓝语。

    乔家和秦家交情还算不错,两家若是有酒会什么的,也都会互邀出席。

    乔觅荷和秦蓝语自然就认识了。

    而且秦蓝语早几年对乔忘栖穷追猛打的时候,还拉拢过乔觅荷的。

    “秦小姐。”乔觅荷礼貌的打了招呼。

    秦蓝语走了过来,往她背后的包间扫了一眼。

    这一眼,就看到了乔忘栖。

    她眼睛都有些直了,然后笑着问乔觅荷,“难得在这里碰到,要不一起喝吧。”

    乔觅荷刚想说不太方便的,秦蓝语就直接推门进去了。

    大概是秦蓝语之顾着看乔忘栖了,都没注意到包间里的其他人,自然也没注意到江羡。

    她笑盈盈的跟乔忘栖打招呼,“九哥,好巧啊,居然在这里碰上你,一起喝一杯吧。”

    楚狂歌眯了眯眼,压低了声音问乔忘栖,“有了羡姐还勾三搭四?信不信我弄你?”

    “酒可以乱喝,话可不能乱说。”乔忘栖将杯子中的酒喝完,这才回了秦蓝语的话,“不好意思,不太方便,我未婚妻怕生,不太喜欢和不认识的人一起喝酒。”

    秦蓝语这才留意到包间里还有江羡。

    可让她更难堪的是,乔忘栖介绍江羡用的称呼。

    我未婚妻。

    这个称谓,那么刺耳,那么扎心,扎得人浑身难受。

    ——

    乔忘栖:本以为是个王者,结果是个倔强青铜。

    楚狂歌:??我怀疑你在内涵我,但我没证据。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