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知道江小姐会来。”秦蓝语讥诮的笑着看着对面绝美的女子,很是嫉妒。

    在容貌这方面,她承认自己不如江羡。

    但又怎么样?

    五年前她能把苏同恩弄走,五年后照样能把江羡也弄走。

    乔忘栖只会是她秦蓝语的,谁也别想得到!

    只是江羡并没有她所预想的那样六神无主,反而淡然从容的冲她笑了笑,“秦小姐今天的装扮很时尚,只是……”

    她扫了扫她的穿着,有些欲言又止。

    秦蓝语克制的不去追问,可终究是抵不过江羡那意味深长的眼神,还是把疑问问出了口,“只是什么?”

    “这衣服过季啦。”江羡捋了一下头发,“作为原京的名媛,怎么能穿过季的衣服呢?对吧?我到是知道一些渠道,不知秦小姐感不感兴趣呀?”

    今天来见江羡,秦蓝语刻意打扮过,为的就是不在江羡这边丢了主场。

    网上都说江羡是合影杀手,只要和她同框的女艺人,都会输给她。

    所以很多女艺人都不愿意和她同框。

    同样作为女人,在这方面都还挺在意的。

    秦蓝语为了不输气场,原本精心搭配过,谁知还是被江羡给嘲弄了。

    她很是恼怒,冷着脸说道,“江羡,你可能没搞清楚眼前的情况,你有把柄在我手里,我随时都能毁掉你。”

    “打算怎么毁我?公布那些?让舆论杀死我?”江羡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难道不是吗?至少你在娱乐圈就混不下去了,不止如此,你还因为深陷丑闻而被乔家拒之门外。”

    说到这里,秦蓝语挺直了腰板,像是有了底气一样,傲慢的道,“乔家这样的门楣,最是在意名誉了,不然也不会成立专门的家族危机处理专组,毁了你,乔家就会关上门了。”

    “所以你约我就是为了告诉这些?”江羡笑着问道。

    还能笑出来!

    秦蓝语莫名的气,她不应该祈求自己的吗!

    秦蓝语忍了忍才说道,“我找你是希望你主动离开乔忘栖,只有你的主动离开,他才会死心,作为交换条件,我可以不公布这件事。”

    果然如江羡所预料的那样。

    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秦小姐,我们要不要打个赌。”

    “打什么赌?”

    “就赌乔忘栖的选择。”江羡慢慢往后靠了靠,松松倦倦的说道,“我这个人最讨厌别人威胁我了,也不喜欢被人牵着鼻子走,所以你的威胁对我来说是没有用的,但我们可以打个赌,就赌乔忘栖不会离开我。”

    “不可能的,乔忘栖是乔家培养出来的人,肩负着很多的责任和使命,他不可能为了儿女情长而赔上整个乔家的百年荣耀。”秦蓝语很是笃定的道。

    江羡点了点头,“不可否认,所以我也很好奇他会做什么选择。”

    “你真要赌?”秦蓝语不确定的问道。

    江羡微微笑了笑,笑容中透出淡淡的疏离,“因为我也好奇他到底能为我做到什么地步。”

    “你疯了吧!”秦蓝语突然暴躁起来,“你不知道感情是最经不起考验的吗?”

    秦蓝语实在无法理解江羡的这种想法。

    她从小所认识的大家族,全都是以利益为重的。

    为了利益,两个不爱的人可以和平共处一辈子。

    为了利益,女人可以忍受丈夫在外有成群的女人。

    感情?

    感情对利益来说是个屁!

    秦蓝语甚至觉得江羡很可笑。

    而且她坚定的认为自己会赢,所以她同意了这个赌局,“我赌你会输。”

    “如果我输了,我离开乔忘栖,哪怕他挽留我都不会多看一眼。”

    秦蓝语眯了眯眼。

    “如果我赢了。”江羡微微一笑,“就请秦小姐收起你的那些下作手段,乖乖做你的豪门傀儡,别再觊觎我的男人!谢谢!”

    “……好。”秦蓝语点了头。

    江羡直接起身,带上墨镜后大步离开,都不带一点停留的。

    明明自己占了便宜的,可却给秦蓝语一种很憋屈的感觉。

    她恼怒的喝了一口咖啡,还是压不住心里的怒气,气到冷笑,“江羡,你会输得很惨的!我到是要看看你要怎么收场!”

    ……

    今天江羡没去明家,乔忘栖自然也不用去明家接她。

    回到家发现她正在厨房里忙活,乔忘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胃。

    江羡听到声音,笑着探出头来问,“回来啦?快洗洗手吃饭!我今天心情好,下厨做了好多好吃的呢!”

    “是吗?看来我今天有口福了。”乔忘栖放下外套后去洗手。

    等回到餐桌前,江羡已经把三菜一汤摆在桌上了。

    看上去还可以的样子,乔忘栖笑着问她,“这就是你说的好多好吃的?”

    “就这三菜一汤,我都忙活了一下午呢,你还想怎么样啊?”江羡傲娇的问道。

    “够了够了!”

    再多他就吃不下了。

    光眼前这些,就足够他消化的。

    乔忘栖拿起筷子一边吃一边问她,“发生了什么心情这么好?还做饭给我吃?”

    “也没什么,就是跟红姐聊了一下工作的事。”江羡自己尝了一口菜。

    她眉头皱了皱。

    再看乔忘栖,依旧气定神闲的吃着菜。

    “会不会太咸啊?”江羡皱着眉问。

    “还好,多喝点水就可以。”

    江羡有些挫败,“我觉得我应该报个厨艺培训班。”

    “女人经常做饭的话,会老得快的,还是不要了。”乔忘栖劝着她。

    江羡果然听进去了,毕竟女人都还怕变老的,特别是美女,“那还是算了,就这样凑合着吃吧,下次我会少放一点盐的。”

    “好。”乔忘栖尽可能的把菜都夹走,这样江羡就能少吃一点。

    “明天你有空吧,我们去看爷爷。”

    乔忘栖点了头,“可以,爷爷今天又打电话了,我说了明天去看他的。”

    晚饭后江羡玩了一下游戏,最近有她带飞,乔十一和秦粤的段位直线上升。

    为了能一起排,她又开始带楚狂歌很乔觅荷了。

    乔觅荷的技术好了不少,到是楚狂歌……

    每次看到他,江羡就要忍不住吐槽一句,“农民伯伯把你摆在菜市场,都不用给你浇水,路过的叔叔阿姨都会纷纷感叹,好菜,真的是好菜!”

    楚狂歌,“……”

    乔觅荷试着帮他说话,“他可能是练琴把手练累了。”

    “他和小兵的区别是他会复活。”

    “防御塔都不拆等着成名胜古迹吗?”

    “跟你打游戏真下饭。”

    “野区采灵芝呢二十分钟见不到你人。”

    最后楚狂歌暴走,“我开始同情乔忘栖了!”

    乔元山知道江羡和乔忘栖今天要来看自己,早早就安排管家做准备了。

    丰盛的晚饭肯定是有的,还有一些江羡爱吃的零食。

    秋高气爽的天气,老爷子心情也很好,一见到江羡,脸上就堆满了笑容。

    “爷爷。”江羡乖巧的叫他。

    “来啦,来来来,看看爷爷这字怎么样?”

    乔元山在院子里放了书桌,正写字呢。

    “爷爷的字那还用说吗!外面多少人想买还买不到呢!”

    乔元山听得乐呵呵的,“就你会拍马屁!”

    江羡笑着说,“爷爷,现在都不时兴说拍马屁了。”

    “那时兴说什么?”乔元山好奇的问。

    “吹彩虹屁。”

    “啊?屁还有彩虹的啊?”乔元山笑了起来。

    江羡也跟着笑了起来,过去看了看他写的字。

    天道酬勤。

    是很有寓意的字,江羡又夸奖了一番。

    乔元山豪气的道,“我很受用你的彩虹屁,所以我决定把这幅字画送给你们了!”

    “那我就谢谢爷爷啦!”江羡笑盈盈的收下了。

    不过乔元山有个要求,“这个字画可不要挂在书房啊。”

    “挂客厅也是可以的。”江羡回答道。

    乔元山摇头,“挂卧室吧,挂卧室好。”

    江羡,“???”

    她怀疑老爷子在内涵什么!

    “来来来,爷爷教你写字。”乔元山热络的安排着,“这写字啊,先得把心静下来,都说字如其人,从一个人的字,就能看出整个人的性格……”

    他耐心的教着江羡,江羡也认真的学着。

    写得还是像模像样的,乔元山就说起了以前罚乔忘栖写字的事,逗得江羡哈哈大笑,“原来他还有这么逗比的一面啊,真难得,我还以为他从小就是个小古板呢!”

    “那是为了维持威严才刻意古板的,他还是很活泼的。”乔元山自豪的道,“以前我最喜欢小九,现在我不仅喜欢小九,还喜欢羡羡,羡羡也很好!”

    江羡垂下眸没接这话。

    乔元山试探的问道,“羡羡啊,上次我跟你父母说了婚礼的事,你是怎么看的啊?你跟小九感情好,早点定下来也挺好的。”

    “爷爷觉得我跟他感情很好吗?”江羡反问了一句。

    “当然!这个我可不会看错。”乔元山自豪的道,“我这乖孙,很专一的。”

    “爷爷,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不优秀,甚至还臭名昭著,你会同意我跟他在一起吗?”j

    乔元山都听乐呵了,“你就是你啊,哪有什么如果,现在的羡羡就很优秀啊!”

    “当初你还不了解我的时候,是怎么想的呢?”江羡继续追问。

    乔元山一副回忆往事的模样说,“我还是很相信小九眼光的,原京这么多的名媛他都不见动心,却为了你破例了,说明你有你的过人之处啊。”

    江羡笑了笑没再问。

    有的问题,问多了没意义。

    她心里明白就好。

    午饭很丰盛,江羡吃得很满足。

    本来乔元山是留他们吃晚饭的,可乔忘栖临时接到电话要去开会,江羡就和他一起回去了。

    走的时候老爷子还很舍不得,特别问了江羡,“羡羡,爷爷的建议你考虑考虑。”

    “好的,我会认真考虑的。”

    回去的路上乔忘栖还安抚江羡,“不要有压力,你只需要做自己想做的事就好,没人能强迫你。”

    “嗯。”江羡眯着眼睛,像只吃饱的小猫咪,她叫了他名字,“乔忘栖。”

    “嗯?”

    “你会让我失望吗?”

    乔忘栖有些不解的看向她。

    ——

    江小羡:都是一群倔强青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