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忘栖见乔二爷放下了腿,这才把视线扫向其他人。

    扫了一圈,才徐徐开口,“你们也是这么想的吗?”

    乔六爷立即表态,“这个时候更换执行官必然不是明智的选择,但这次的事情的确对乔氏有影响,希望九弟能妥善解决这事儿。”

    乔觅荷在乔忘栖来了之后,才稍稍有了一点底气,并为江羡发声,“我也算半个娱乐圈的人,对这圈内事情比较了解,这根本不是江羡的问题,是那些粉丝太疯狂了,而且江羡主动发声,说明她是一个有担当的人,我并不觉得她做错了什么,至于说乔氏被影响,只能说明我们的风控不行,连这点动荡都控制不了,如何解决整个家族的风险?”

    “你闭嘴!”乔二爷厉声喝道,“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

    乔正林咳嗽一声,“觅荷怎么说也是乔家的人,怎么就没说话的份了?”

    面对长辈,乔二爷不好太嚣张,只能咬牙切齿的忍了。

    一直没说话的三爷说道,“大家别争论了,这次会议主要还是讨论如何解决眼前的事情,我想听听九弟打算怎么处理这事。”

    乔三爷成功的把话题重新引了回来,并把问题跑给了乔忘栖。

    众人这才看向乔忘栖,都在等他发话。

    乔忘栖停下手中的笔,轻轻在桌面上敲了两下后,才道,“我准备公开跟江羡的婚礼事宜,足够解决这次的问题。”

    “什么?!”乔二爷一副你疯了的表情,“你要跟江羡举办婚礼?你知不知道现在的情况啊?你有没有搞清楚啊?江羡都被人指责是杀人犯了,你还要跟她结婚?我看你是疯了!”

    “指责?谁指责?”乔忘栖眯着眼睛看向乔二爷,“为什么不说是诬陷?她杀人了吗?她犯法了吗?”

    “你……你这完全是护短了!”乔二爷特别不能理解。

    乔三爷也很诧异乔忘栖会坚定的站在江羡那一边。

    乔家……不都是以利益为重的吗?

    “护短,二哥这话说得没错,就像当年你做的那些事一样,爷爷不也把你护下来了吗?”乔忘栖微微扬了扬眉,扫向乔二爷。

    乔二爷顿时气得脸色通红,“麻烦九弟就事论事,不要扯其他的!况且江羡现在还不是乔家的人,何来护短一说?!”

    华瑶瑶刚想劝说大家冷静讨论,就见乔忘栖从西服口袋内侧套出两个红色的小本本,直接放在桌上并说道,“不好意思,江羡是我妻子,她是乔家的人,我必须护着。”

    “什么?!”

    这一消息,直接震惊了整个会议室的人。

    连乔觅荷都吃惊不已。

    她不敢置信的拿过结婚证看了看,上面的日子居然是一年以前的!

    所以……所以乔十一叫江羡嫂子,是因为两人早已领了证?

    是了,是这样没错了。

    她能说什么!

    要不是地点和时间不合适,乔觅荷都想为乔忘栖鼓掌叫好了!

    九哥干得漂亮!

    “这不可能!”乔二爷反应过来第一时间否定乔忘栖的说法,“这怎么可能!你肯定弄的假的来糊弄我们!九弟你也太偏执了!”

    “你大可以去民政局查一查,我知道二哥有这个能力查的。”乔忘栖也就淡淡的解释一句,爱信不信。

    华瑶瑶也是震惊了。

    两人……领证了?!

    为什么乔忘栖没说?!

    为什么江羡也没说?!

    她这会儿心情有点复杂,又高兴有生气的。

    像极了粉丝知道爱豆早已领证结婚时

    的复杂心情。

    这段时间华瑶瑶每天都在微博看江羡的新闻,看她演的电视剧,和她的粉丝一起打榜做数据。

    久而久之,她也成了江羡的粉丝。

    尽管这个粉丝是自己儿子的女朋友,但心情还是很复杂的。

    那两本红本本,被现场的人轮流翻阅了。

    最后落在华瑶瑶手里,她居然没那个勇气打开。

    乔二爷喃喃的道,“这……太荒唐了!荒唐!荒唐至极!”

    乔忘栖面色从容的回答道,“我和江羡的婚礼即可提上日程,到时候会通过财团的记者会公开,我也是来知会你们这件事的,免得以后遇到记者,你们不知道该说什么,我要说的都已经说完了,还有事就先走了,你们继续。”

    说完他起身,去拿结婚证。

    华瑶瑶这才迅速的翻开看了看。

    这结婚证是真的……

    日期是去年的!是去年的!!

    两人已经隐婚一整年了!

    连家里人都瞒着的那种!

    “妈。”乔忘栖叫了叫她。

    华瑶瑶这才回过神,急忙合上结婚证递给他。

    乔忘栖有些歉意的看了她一眼,“妈,回头我再跟你解释。”

    “……是应该好好解释解释的。”华瑶瑶轻轻说了一句。

    乔忘栖没再停留,直接离开。

    会议室里突然就安静下来,谁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最后乔二爷气愤的离开,走的时候还气恼的踹翻了椅子。

    乔觅荷偷偷的吐槽了一句,“二哥就果然像个二哈。”

    这个评价,是乔十一给的,乔觅荷这会儿觉得真贴切。

    ……

    乔家还未召开记者发布会,秦家那边就来人了。

    是秦安平,对方借着合作项目的事来了乔氏。

    一般他来都是项目负责人接待的,可他今天非说要见一见乔忘栖,对方只能告知了乔忘栖。

    乔忘栖让人带他来了,并亲自接待了他。

    还是上次的会议室,这次秦安平非常悠然的样子问乔忘栖,“这两天乔氏的股价有些动荡啊,作为合作方,我得跟你了解了解情况。”

    “乔氏下午就有一场发布会,秦行长如果有时间,可以留下来看看。”乔忘栖周到的开口。

    秦安平心想,还挺快。

    果然是资本家,必要的时候最会快刀斩乱麻了。

    这种手段,自己还是得多学习学习的。

    他摆摆手说道,“下午有应酬,就不留下来看了,原京谁不知道小九爷的能力呢,我对你是十分信任的,相信你能解决好这次的事情,那我就先告辞了,有时间再聊。”

    “好的,秦行长慢走。”

    秦安平怡然自得的出了乔氏,坐在车上第一时间给秦蓝语打了电话,“刚刚我已经打探过乔忘栖的口风了,他说下午就有一场发布会,就是解决这次事情的,我估计是直接跟江羡撇清关系吧。”

    “太好了!”秦蓝语激动不已的道,“谢谢爸爸去帮我打听消息!”

    “我就你一个女儿,当然是向着你的,跟爸爸还客气呢。”秦安平乐呵呵的挂了电话。

    秦蓝语高兴得原地转圈,“江羡输了!江羡她输了!”

    光是想想,秦蓝语就觉得很开心,立马登入微博去看网上的情况。

    因为江羡勇敢发声,不少深受私生粉困扰的艺人都相继声援江羡。

    再加上粉圈本就讨厌私生粉,渐渐的居然有了倒向江羡的风向。

    秦蓝语十分的不服。

    不过就算这样,也改变不了江羡的处境。

    毕竟乔家就要放弃她了,乔忘栖就要放弃她了,秦蓝语又开心起来。

    江羡这会让也在看微博,最近她经常上线,什么也不发也不做,就是看看网上的评论。

    当天她发布长微博的时候,宁可是第一个站出来支持她的。

    并且发视频说了一下自己遭遇私生粉的情况,一个男的私生粉甚至潜藏在了她酒店的衣柜里,差点把她给吓死。

    还有洛星,洛星最近就挺困扰的,私生粉老是泄露她的行程,甚至还更改了她的航班,还跟到酒店去,一度引起混乱。

    即使这样,私生粉也不觉得自己有错,还愤怒的骂维持秩序的洛星,你算个什么东西?

    也不红,居然还耍大牌之类的,很烦。

    随后就是贺岁言,贺岁言说自己每次活动都会遇到一个女的私生粉,说她跟贺岁言已经结婚七年了,孩子都给他生了,希望贺岁言负责什么的。

    还有暮云泽,他遇上一个极端的私生粉,直接在微博公开示爱,被拒绝后自杀。

    这也是他之前声名狼藉的事件之一,一度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适合走演员这条路线。

    江羡传媒旗下的艺人都声援了,连一些江羡不认识的艺人都声援了。

    加上粉丝们的解释,私生粉的危害等等,支持的人也就越来越多了。

    在江羡被挂了三天热搜榜一后,抵制私生的话题终于挤下江羡,上了榜一。

    私生不是粉,坚决抵制。

    江羡松了一口气,连红姐都发消息来说,“这次你的选择是正确的!”

    江羡发消息给红姐,“从我薪酬里抽出百分之三十,给那两位死者,另外的伤者所有医药费用也由我出。”

    “这其实没必要的。”

    但江羡坚持,红姐也不好说什么,只能照做了。

    百分之三十的薪酬……就真的很多了!

    刚退出微博,秦蓝语就打电话来了。

    说真的,江羡一点都不想接她的电话。

    因为知道她是来叫嚣的,不过她不接的话,秦蓝语肯定以为她害怕了。

    所以江羡就接了起来,开了免提后随手放在一边,拿起剧本看了起来。

    果然,电话一接通,秦蓝语就在电话里说道,“江羡,你输了吧,我就跟你说你太天真了,居然去赌一个男人的真心,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江羡翻个白眼,没理会。

    可即使她不回答,也无法阻止秦蓝语的自我高潮,“乔氏一会儿就要开发布会了,到时候乔忘栖就会公开撇清和你的关系,你就彻彻底底的输了,希望你能遵守我们的赌约,赶紧离开乔忘栖,离开原京!别再来勾搭乔忘栖了!”

    发布会?

    好像是有那么一回事。

    昨晚睡得迷迷糊糊听乔忘栖打电话在吩咐席年。

    是撇清关系的发布会吗?

    那她到是要看看,所以问了秦蓝语,“哪里能看发布会呢?”

    “大融媒体啊!这家背后的投资人就是乔家,权威又公正,当然,关注度也很高,所以发布会一公开之后,你和乔忘栖一拍两散的新闻也就天下皆知了,我建议你啊,还是赶紧做好准备吧,别到时候被所有人嘲笑。”秦蓝语一副我最好心的口气。

    江羡随手在电脑上输入大融媒体四个字,找到了网站点了进去。

    ——

    秦蓝语:MD脸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