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融媒体的官网特别开了个大板块,专门用来报道乔氏财团的相关新闻以及发布会。

    板块是提示距离发布会召开还有十分钟,并且放了醒目的倒计时数字时钟。

    秦蓝语这会儿正守着网页呢,看着醒目的标题特别开心,还把标题念给江羡听,“我都看到标题了,乔氏财团重要声明发布会,说真的,你能有这个待遇已经与有荣焉了。”

    江羡这会儿也看着电脑上的标题,嘴角不咸不淡的扯了一下。

    她并不知道乔忘栖到底要宣布什么,自从她发布长微博声明之后,他并没有问过这件事。

    两人之间的相处也还和从前一样,简简单单,轻轻松松的。

    如果真如秦蓝语所说,乔忘栖要和她撇清关系的话……

    其实也是能理解的。

    每个人都有明哲保身的权利,乔忘栖自然也有这个权利。

    而且江羡主动把这个权利交给了他,没有要求什么。

    “江羡,你为什么不说话呢?是不是难过得说不出话了?”秦蓝语久没等到江羡开口,有点不乐意了。

    “我要说什么?”江羡不咸不淡的反问。

    秦蓝语是真没听出她有什么情绪来,只当她会伪装而已,轻笑道,“当初你那么自信的跟我打这个赌,现在后悔了吧?”

    “后悔?倒不至于。”江羡淡淡的笑了笑。

    “别装了,说真的江羡,我很讨厌你这种端着架子的样子,好像谁都不如你一样,我承认你是长得漂亮了一点,但长得漂亮又不能当饭吃,人都是有审美疲劳的。”秦蓝语得意洋洋起来,“再说了,是我先认识乔忘栖的,是我先喜欢他的,你怎么能后来者居上呢?”

    江羡轻笑出声,反问了秦蓝语一句,“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

    “像什么?胜利者啊。”秦蓝语骄傲的道,处处都在显摆自己的优越感。

    然而江羡却很客观的评价了一句,“像个怨妇。”

    秦蓝语,“……”

    “以我对男人的了解,他们是不喜欢怨妇的。”

    秦蓝语瞬间就暴躁起来,“江羡你得意什么?你现在是输家!你输了!输了就该夹着尾巴做人!懂不懂?”

    她的怒火还没消下去,乔氏财团的发布会正式开始。

    画面也切换到了现场,财团的代理发言人上台讲解了几句后,就恭敬的宣布,“下面有请乔氏财团首席执行官,董事会主席,财团总裁乔忘栖先生发表重要讲话。”

    秦蓝语一下子就激动起来,“来了来了!江羡!你马上就要被分手了!”

    江羡这会儿的注意力也在乔忘栖身上,他早上走的时候还过来亲了亲她。

    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看了一眼,当时他穿的就是这身西服。

    颜色挺好看,是她喜欢的那种。

    记得之前她说了一句你穿这个颜色的西服很帅,后来这男人买的西服三分之二都是这个颜色。

    “江羡,你不会是在偷偷哭鼻子吧?”

    秦蓝语的声音将江羡从走神中拉了回来。

    她抿抿唇,淡淡的哼了一声,“怎么可能。”

    “想哭就哭吧,没什么的,我当年也为乔忘栖哭过,而且哭得很伤心,你知道为什么吗?”

    江羡都不知道这秦蓝语是怎么想的,她们也没熟到这种地步吧。

    还开始坦诚心扉了?

    “当初我对乔忘栖一见钟情,发誓要嫁给他,后来我当着所有上流社会的面跟他告白……”

    即使过去这么久,再提起这件事,秦蓝语还是觉得很难受,而且难堪,“你知道他怎么回答我的吗?”

    江羡大概的想了想,然后说了一句,“你是谁?”

    秦蓝语,“……”

    秦蓝语怎么也没想到,江羡居然猜得这么准!

    当初乔忘栖就是这么回答她的,面对她炙热的告白,他只冷淡的问了一句,“你是谁?”

    但是没关系,她卷土重来了。

    对乔忘栖,她秦蓝语势在必得。

    “那是以前我不懂事,现在可不一样了,等他宣布跟你分手后,我就能大大方方的追求他了。”秦蓝语又开始自傲起来。

    江羡都没怎么理会她的话,大部分注意力都被乔忘栖吸引去了。

    画面里的乔忘栖先是做了一下自我介绍后,便宣布今天召开记者发布会的重要原因。

    “相比起财团的事务,在场的各位记者应该更关心我的私事,关于我个人私事,我只回应这一次,我与江羡是合法夫妻,她的事就是我的事,不管发生什么,我会与她共同面对。”

    “啊!!!”秦蓝语突然失控的尖叫起来,“这不可能!不可能!”

    江羡庆幸自己没拿在手里接,要不然耳朵估计得废了。

    而她的嘴角,却止不住的开始上扬。

    这男人,没让她失望呢。

    “疯了!乔忘栖疯了!江羡你就是个狐狸精!”秦蓝语突然开始针对江羡。

    她肯定早就知道乔忘栖会宣布这件事,所以才接了自己的电话,还假装听她说了一堆的废话。

    难怪自己嘲讽她的时候,她一点都不生气呢?

    指不定在心里是怎么嘲笑自己的!

    秦蓝语当场暴走,“江羡你太卑鄙了!你这个心机婊!”

    “秦小姐,我建议你先挂断电话冷静冷静,然后好好旅行我们的赌约。”江羡不疾不徐的提醒她。

    不等秦蓝语回答,她便挂点了电话。

    太吵了。

    影响到她欣赏自己老公讲话的风姿了。

    从没在电视上看过他,还真是上镜呢。

    好帅啊!

    江羡兴起,拿起手机,把脸凑到电脑屏幕前,和屏幕里正在讲话的乔忘栖合影了一张照片,随后发到了微博。

    【江羡v:我老公真帅!】

    铁粉,“???”

    黑粉,“???”

    颜粉,“……”

    两人CP粉,“今天真是值得庆祝的日子哈哈哈!”

    【大家看地上,仔细看,看见什么了吗?我碎了一地的少男心啊!】

    【夺妻之恨不共戴天!】

    【啊啊啊啊啊江爸爸你开玩笑的吧!】

    【假的肯定是假的,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席年一脸欣慰的看着还在发表讲话的乔忘栖,止不住的露出了老父亲般的笑容,随后拿着手机更新微博。

    【有钱CP:今天是CP粉的大型狂欢日,大家嗨起来啊!转发本微博抽奖,抽一百位送有钱CP的周边!】

    等乔忘栖结束讲话下来的时候,席年第一个冲过去说,“乔爷乔爷,夫人刚刚发了微博。”

    “我看看。”乔忘栖拿过自己手机。

    页面上有横幅,正是他设置的特别关注提醒。

    乔忘栖点进去一看,就看到了江羡的那条微博,随后嘴角止不住的上扬,“下午的会议取消。”

    “好勒!”席年应得可爽快了。

    乔忘栖收起手机就进了电梯,直奔停车场。

    洛星看到新闻第一时间给江羡发消息,“卧槽卧槽卧槽!”

    她连说了三个卧槽,可见她的情绪有多激动了,“乔忘栖居然对外公布了你们已婚的消息!握草!也太男人了!”

    “霸总本总了卧槽!在这个节骨眼上公开你们合法

    夫妻的消息,是对外宣布他坚定的站在你身边,简直了!”

    “江小羡我突然好羡慕你啊啊啊!”

    “我也羡慕我自己。”江羡回她,“我眼光真好。”

    洛星,“……”

    尼玛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

    不只是洛星,从她发布微博之后,她的手机就没消停过。

    X财团群里。

    司乘,“???羡姐被盗号了?”

    连舟肯定的回答,“被盗号了!”

    陈思茶,“尼玛夺妻之恨!我要去弄死姓乔的,谁和我一起去!”

    蓝千瑾,“心碎了,那是我女神啊!”

    禹城与,“……刚从信号不好的地方回来,请问发生了什么?”

    陈思茶艾特禹城与,“兄弟,起义吗?”

    禹城与,“???”

    蓝千瑾附议陈思茶,“算我一个!”

    陈思茶又艾特其他人,“你们呢?”

    江羡怕自己再不出现,这个群的人估计要疯。

    江羡,“咳咳……都坐下,听我狡辩。”

    众人,“坐下了。”

    “就……那啥……领证了……一年前就领的……”

    随后系统提示,你已被移出群聊。

    江羡,“???”

    群里,陈思茶说,“我们还是来说说起义的事吧。”

    众人给她竖起大拇指,“狠。”

    居然把羡姐移除了群,是个狠人!

    果然最毒妇人心啊。

    其实江羡最担心的是爹妈那边,她犹豫着要不要给江知奕打个电话解释解释的时候,顾梦渔先打电话来了。

    她刚接起,顾梦渔就说了一句,“干得漂亮!不愧是我顾梦渔的女儿!”

    江羡,“???”

    “我跟你说,你爸被我摁住了,你先处理好那边的事情再回来请罪。”

    “谢谢妈!”江羡感激的道。

    “不客气不客气,毕竟你给我拐了个很顺眼的女婿,好了,我先去安抚你爸了,你也不用给他打电话,他手机被丢游泳池了。”顾梦渔交代道。

    江羡,“……”

    “放心吧,有老妈在,万事OK的!”

    “好。”

    江羡这才松了口气。

    刚缓了一口气呢,乔忘栖就到家了。

    她挺诧异的,愣愣的看着他,“你怎么回来了?”

    “回来等你当面夸我的。”男人笑得风清月朗的,很笃定的说出这句话。

    江羡囧,“你就那么肯定我会夸奖你?”

    “难道我不应该被夸奖吗?”

    “是应该被夸奖的。”江羡满意的点着头。

    乔忘栖已走过来,将她从沙发里捞了起来,“我做好准备了,你夸吧。”

    江羡捏他脸,“我当着全世界夸了你还不够啊?”

    “就差了一点点,就一点点,夸奖夸奖当然是又要夸又要奖啊,你的奖励在哪里呢?”

    江羡看着他,然后低下头亲了亲他的唇,“够不够?”

    “不够。”

    江羡又亲了亲,“现在呢?”

    “不够!”怎么可能够?

    她直接给他来了个法式热吻,吻得自己都气喘吁吁了,红着脸问,“现在呢?”

    “还不够……”

    他想要更多更多,而且只有她能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