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蓝语在楼上又哭又闹的,秦夫人怎么都哄不住,只能下楼找秦安平。

    秦安平脸色很不好,冷着一张脸。

    楼上传来阵阵砸东西的声音,伴随着秦蓝语的哭声。

    秦夫人头疼的说道,“看来乔家这次是铁了心了。”

    “我也是没想到乔忘栖居然会这么做!”秦安平揉着太阳穴。

    秦夫人说,“这是不能就这么算了,之前蓝语受委屈的时候,我就很不服,凭什么我们捧在手心宠着的女儿,要被人那么羞辱?”

    她看了看秦安平,眼神微微一凛,“这次我不能再听你的了,我要按照我自己的想法去做。”

    “你冷静一点,可别做冲动的事情。”秦安平急忙劝道。

    “我当然有我的打算。”秦夫人把一张名片递给了秦安平,“你去见见他。”

    秦安平看到上面的名字后,一脸惊诧,“你……”

    “发生了这样的事,你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这是咱们秦家最好的出路。”秦夫人提醒秦安平。

    秦安平怔怔了好一会儿,才收起了那张名片。

    见他收下,秦夫人也稍稍安了心,“好了,我再去安慰安慰,你尽快把事情办了。”

    说完秦夫人便上楼了。

    楼上,秦蓝语把房间里能砸的东西都砸了,又哭又闹的,却依旧觉得憋屈。

    第二次了!

    这是第二次了!

    十八岁那年,她当着全原京名流的面告白乔忘栖,换来他一句冷漠的你是谁之后,她就丢过一次脸了。

    好不容易等大家都遗忘这件事了,她以为自己能卷土重来的,结果再一次被乔忘栖三振出局!

    凭什么啊!

    她到底哪一点不如江羡了!

    为什么江羡就能得到他的喜欢呢!

    秦蓝语如何都想不通这件事,秦夫人来敲门,她嘶吼着,“滚!别烦我!都滚啊!”

    但秦夫人依旧推门进来了,秦蓝语顺手抓起一旁的东西就砸了过去。

    好在秦夫人避开了,不然会被砸伤的。

    “你闹够了没有?”秦夫人一改平日里的宠溺,语气变得十分的严肃冷漠。

    秦蓝语痛哭起来,“没有没有没有!”

    秦夫人实在看不下去,抬手就给了秦蓝语一巴掌。

    这一巴掌,直接把秦蓝语打蒙了。

    她从没被她妈这样打过,从来没有。

    因为她是家里的独生女,从小就享尽了父母的宠爱,要什么给什么,哪怕是要天上的星星,父母二人也会给她摘来。

    但这次,秦夫人却打了她。

    明明她才是受委屈的那一个啊,为什么打她?

    秦蓝语嚎啕大哭起来,哭得声泪俱下。

    秦夫人看到她这个样子,心里也很难受,她搬了一张凳子过来坐下,拿了纸巾要给她擦眼泪。

    可秦蓝语却避开了。

    秦夫人叹了口气说道,“从小到大,我和你爸爸都一直惯着你纵容着你,不管你要什么都满足你,才造成了你现在的性子,想要的都要得到才甘心,可咱们秦家还没到只手遮天的地步,没办法满足你这次的要求,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我是不明白,我那么喜欢他,为什么他看都不看我一眼。”秦蓝语抽噎的道。

    “这个世界上又不止他乔忘栖一个男人!”

    “可我只喜欢他!”

    秦夫人真是又气又心痛,“蓝语,你要明白,有的人强求不来的,过于失去自我的喜欢也不是什么好事。”

    “我不管,我就是喜欢乔忘栖,我就是喜欢!”秦蓝语崩溃得不成样子。

    秦夫人伸手把她抱到怀里,轻声安抚,“蓝语,乖,听妈妈的话,不要太固执,乔忘栖没看上你那是他没眼光,我们蓝语值得更好的人!”

    “可他就是最好的那个人啊!”

    “未必。”秦夫人眯了眯眸,眼底闪过一丝厉色,“妈妈问你,若是乔忘栖一无所有,跟路边的甲乙丙丁没什么区别,你还会喜欢他妈?”

    秦蓝语一口回答,“当然,他是乔忘栖啊。”

    “你确定?我说的是什么都没有。”

    这到是难为秦蓝语了,她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应该不喜欢吧。”

    毕竟在秦蓝语的眼里,没钱就等于平民,就算长得好看也入不了她的眼。

    “这就对了。”秦夫人将她扶了起来并说道,“等乔忘栖一无所有了,你就会发现你根本不喜欢他,又何必为他难过?”

    “妈,你为什么会这么说?”

    “以后你会知道的。”秦夫人替她整理好乱糟糟的头发并安慰道,“最近这段时间,你先去国外玩玩,想怎么玩怎么玩,想买什么都可以,就当是散心了。”

    “……好。”

    私人会馆。

    秦安平到访,服务员亲自将他迎了进去。

    里面已经有人在等着了,见到秦安平进来,对方起身跟他握手打招呼,“秦行长。”

    “乔三爷,你客气了。”秦安平跟乔三爷握了握手。

    两人坐下后,乔三爷亲自给秦安平倒茶。

    这让秦安平有些受宠若惊。

    以前和乔家合作,最多只是被当做合作方,还从未有过这样的待遇。

    乔三爷带着金丝眼镜,脸上挂着浅浅淡淡的笑意,“秦行长可是我的贵客,以前就很钦佩秦行长,今日总算有机会好好的跟秦行长探讨探讨了。”

    “客气客气。”

    两小时后,秦行长才离开房间。

    乔三爷的随从郁绝从外面进来,“已经把秦行长送上车了。”

    乔三爷满意的点点头,“出去吧,我一个人坐会儿。”

    “是。”郁绝退了出去,并关上了门。

    乔三爷喝了一盏茶之后,才拿起一旁的手机,打了个电话给苏同恩,“秦安平找过我了,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三爷料事如神。”苏同恩恭维了一句。

    “这次的事情你办得很好,想要什么奖励?”乔三爷淡笑着问。

    “三爷愿意帮我,就已经是很大的恩惠了,我并没有别的要求。”

    这个回答,乔三爷很满意,“行,那暂时先这样,回头再联系。”

    “是。”

    挂断电话,苏同恩情绪有些复杂的捏着手机。

    今天娱乐圈最大的新闻,就是乔忘栖公开宣布他跟江羡已经领证的事情了。

    虽然是早知道的事,可乔忘栖那么大方的对外公布,只为了维护江羡,她还是震惊的。

    苏同恩也从这件事情里明白了一个残酷的事实,乔忘栖对江羡,不止是偏爱。

    对于江羡意外的人,他从不留情面。

    哪怕是秦家的秦蓝语。

    想到秦蓝语,苏同恩又冷然的够了勾唇,一个被宠坏的娇娇女。

    很自以为是,丝毫不知自己被牵着鼻子走了。

    文允诺发来了消息问她,“姐,你逼着乔忘栖承认了江羡,对我们似乎没什么好处啊。”

    “怎么没好处?好处多着呢。”苏同恩阴冷的笑了起来。

    等着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