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江羡陪着顾梦渔说话。

    “还有一个多月就是预产期了,我就要多一个弟弟或妹妹了,想一想还真有点不可思议呢。”江羡摸着顾梦渔的肚子一阵感叹。

    “这有什么不可思议的,你要是喜欢你自己也生一个。”

    江羡,“……”

    顾梦渔还笑她,“反正现在都合法了。”

    “我还有很多事情没做呢,生孩子……”江羡摇摇头,“不在我计划之中。”

    顾梦渔摸着肚子笑了笑,“谁生孩子还需要计划呢?真要计划,就没有老二了。”

    乔忘栖还在陪江知奕喝酒,老江不能为难乔忘栖,心里多少是憋屈的。

    自己好好一女儿,就被乔忘栖‘骗走’了,可心塞了。

    所以就不停的灌酒,不停的灌。

    面对自己岳父,乔忘栖哪里敢拒绝,只能照单全收。

    他又不是千杯不醉,没抗一会儿就醉了。

    江知奕这会儿也差不多了,只不过比乔忘栖要好一丁点儿,“小乔别趴下啊,来,继续喝!继续陪我喝!”

    乔忘栖一动不动的趴着,他自己摇摇晃晃又喝了一杯,“我捧着宠着的女儿,就这样成了别人的老婆,我真是不甘心啊,所以你得再陪我喝!喝啊!”

    顾梦渔叫了佣人把江知奕扶回房间,而乔忘栖就自然交给江羡去处理了。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照顾喝醉的乔忘栖,江羡都有经验了。

    将他扶到客房后,弄了热毛巾来给他擦脸。

    一开始他还是很乖的,解了衣服后,似乎清醒了一点点,又立马说道,“岳父,我们继续喝!我陪你喝!”

    “还喝呢!”江羡戳了他脑袋一下。

    乔忘栖晃了晃,定定神眯着眼睛看了看眼前的人,见是江羡,又露出个迷人的笑容来,“江小羡,你是我老婆了,真好。”

    都老夫老妻了,至于这么新奇吗?

    “我终于可以对全世界宣布,你是我乔忘栖的女人了!”乔忘栖突然就自豪起来,还拉着江羡的手放在自己胸口并说道,“其实我等这一天很久了,虽然没有我预期的那样完美的公开公开我们的关系,但至少现在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江羡是我乔忘栖的太太!真好!”

    原来从一开始,他就在想着公开了啊。

    “我要跟你坦白。”乔忘栖突然把头抵在江羡的胸前,闷闷的道。

    又开始酒后吐真言了?

    江羡好整以暇的开口,“好啊,坦白吧。”

    “其实那次的微博故事,是我偷偷发出去的。”

    江羡,“???”

    “当时我看到你在拍,就故意过来色诱了你,趁机按了发送。”乔忘栖愧疚的道。

    原来如此!

    她就说!

    她就说嘛!

    当时她明明没有按发布的,等回过头来的时候就变成发布了!

    原来是他在搞鬼!

    江羡是又好气又好笑,这男人到底在背后搞了多少鬼啊!

    “羡羡你别生气,我就想让所有人知道,你是属于我的。”

    江羡觉得自己该生气的,可以看到他那张脸啊……就……就生不起气来了。

    谁说长得好看没用的?

    长得好看可有用了,那张脸都能当免死金牌使用了。

    “我没生气,你快点睡觉吧,明天你还要回原京呢。”江羡安抚着乔忘栖。

    这次回来,江羡打算在家好好陪陪顾梦渔的。

    “舍不得你。”

    她当然知道,因为她也舍不得啊。

    但眼下,是得要分开一段时间了,就一小段而已。

    ……

    乔忘栖早上走的时候,江羡还在睡觉呢。

    他去她卧室看了看,摸了摸她的小手,摸了摸她的小脸。

    还亲了亲她的额头,亲了亲她的小嘴。

    江羡被烦得不行,就推他,“乔忘栖你安分点。”

    乔忘栖叹了口气,“江小羡我走了,要照顾好自己,我会抽空经常来看你的。”

    她又呼呼睡着了,毕竟昨晚照顾酒鬼来着。

    乔忘栖最后依依不舍的走了,江知奕在二楼房间看到他车子离开,这才变了脸说,“总算走了!臭小子!”

    顾梦渔躺在床上看手机呢,白了他一眼说,“瞧你那记仇的丑样子,可别让我肚子里的乖乖听到了。”

    “好勒老婆!”江知奕立马又笑盈盈的过去问,“宝宝今天乖不乖呀?”

    “比你乖。”

    “那必须得比我乖,梦梦你再睡会吧,我去给你看看早餐,对了,从今天开始羡羡也在家了,让营养师也给她搭配一下吃的吧,她最爱美了,最好做美容食物……”

    江知奕一边嘀咕一边下楼去了。

    顾梦渔在他背后翻白眼,“女儿奴。”

    就没见过像江知奕这么女儿奴的爸爸!

    当年生江羡的时候难产,江知奕吓得不行不行的。

    好在母女二人都挺过来了,江知奕抱着女儿热泪盈眶的跟顾梦渔说,“我们就生这一个吧,一个就好,我不舍得让你去冒险了。”

    江知奕说道做到,从不提生二孩的事。

    到是顾梦渔看着聪明伶俐又漂亮的江羡,觉得两人不生二胎好像有点浪费这么好的基因了,就跟江知奕提了一下。

    江知奕是坚决反对的,后来经不住顾梦渔的枕边风啊。

    好不容易动摇了吧,结果江羡那段时间特别讨厌小孩子。

    顾梦渔逗她,“羡羡,要不要弟弟妹妹呀,妈妈给你生一个好不好?”

    谁知江羡一脸嫌弃,“不要!我才不要弟弟妹妹!你们要是生了弟弟妹妹我就离家出走!”

    才三岁的小朋友哪里知道弟弟妹妹是什么意思,完全不知道自己这话对父母的影响有多大。

    主要江羡那会儿刚去幼儿园,见到跟自己同龄的小朋友又哭又闹的,烦得很,一点都不喜欢,所以才那样对父母说的。

    两人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江知奕觉得还挺好的,有江羡这个女儿就足够了,对她也是格外的宠。

    江羡就在家当起了名副其实的米虫。

    每天被父母的爱包围着,幸福得冒泡泡。

    当然到晚上的时候,就会开始想乔忘栖。

    是真的想呢。

    她总算尝到了想念的滋味,不好受,但这种经历也挺有意思的。

    每天晚上她都会跟乔忘栖打电话,一打就是很久很久。

    要么是视频,要么是语音。

    有的时候就随手放在一边,各忙各的,但电话也不会挂断。

    有一次江羡来了兴致,想挑战一下微信语音通话最长时间是多少。

    结果两人通话到999分钟的时候,自动断掉了!

    江羡气得不行,乔忘栖哄着她说,“没关系,这种挑战不重要,比起这个,我更想挑战和你一直在一起不分开。”

    “嗯,这个可以有。”

    “江小羡,我给你变个魔术吧。”乔忘栖突然说道。

    “嗯?什么魔术?”江羡果然好奇起来。

    “大变活人怎么样?”

    “什么呀?”

    乔忘栖低笑起来,“就是你闭上眼睛,我突然就出现在你面前的那种。”

    江羡当即就否定他的说法,“不可能!这是违背科学的事,你根本不可能做到的!我赌你会输!”

    “好啊,那如果我赢了,你会给什么奖励啊?”乔忘栖笑着问。

    “随便你把我怎么样!”

    “这几个赌注可以啊。”乔忘栖很感兴趣,“那你闭上眼睛。”

    江羡依言闭上了,还调侃的道,“你不会要我闭好几个小时吧,我算算,就算你现在马上上飞机,也需要两个多小时才到江海呢,再加上机场到我家的距离,至少三个半小时,我要闭这么久的吗?你要是按照这个步骤来,可不能算你赢啊。”

    “那如果我输了怎么办?”

    江羡想了想说,“那就罚你买栋楼给我好了!”

    顿了顿,她又补充道,“江海市中心的楼!怎么样!”

    “这么大胃口啊?”乔忘栖似乎有些惊诧。

    江羡自豪的道,“对啊,我胃口很大的,所以你得好好挣钱才能养活我的。”

    “那我不仅可以养活你,还能喂饱你,你信吗?”

    “别扯这些,我现在就想知道,你是不是已经在看楼了?”

    “那倒没有,回头和你一起去看,你挑你喜欢的不是更好吗?”乔忘栖心情很愉悦。

    江羡笑他,“所以你已经认输了?”

    乔忘栖没回答她这个问题,到是从手机里传来咚咚咚的声音。

    好像是脚步声。

    江羡觉得他应该是在跑,跑到机场打飞的吗?

    下一刻,乔忘栖又突然开了口,“江小羡。”

    “嗯?”

    “开门。”

    “???”

    江羡突然睁开眼睛并猛然坐起身来,有点不敢置信的看向门口的方向,“你说什么?”

    “开门。”男人耐心的重复道。

    那一刻,江羡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不可能吧!

    不可能!

    她一直在跟乔忘栖通电话的,都没听到什么动静啊!

    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自己面前!

    假的,一定是假的!

    “乔忘栖你要是骗我你就死定了!”江羡气呼呼的往门口走去。

    明明心里是否认的,可身体还是不由自主的走向了门口,诚实得很。

    当她的手握上门把的那一刻,心都跟着悬了起来,跳得扑通扑通的响。

    “我怎么会骗你,永远都不会骗你的。”

    他的声音,忽然之间就变得很近很近,近得不像是从手机里传来的。

    江羡心里一紧,急忙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的,是她朝思暮想的人!

    “啊!”江羡突然尖叫起来,直接挑着扑在了乔忘栖怀里。

    乔忘栖一把接住了她,还因为她冲击力太大,往后晃了晃才站稳。

    两人抱了个结结实实的,江羡激动的在他脸上一顿猛亲,“你怎么来了!我怎么不知道!刚才我们不是一直都在通话中吗!”

    “嗯,说明我藏得很好,没被你发现,所以才有了现在的惊喜啊。”乔忘栖大大方方的享受着她的热情,“江小羡,很高兴见到你。”

    “我也是我也是!”江羡激动得都想咬他一口了。

    到是突然被她尖叫声吓到的顾梦渔急急忙忙的开门出来问,“怎么了怎么了?”

    当她见到两人后,才反应过来,“我以为发生什么事了呢!咋咋呼呼的,吓我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