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都有些不好意思的松开了,顾梦渔一副我很理解的样子,“趁你爸还没回来,赶紧腻歪吧,一会儿你爸回来了就别当着他面腻歪了,他年纪大了伤不起。”

    江羡噗嗤笑出了声,拉着乔忘栖进了房间。

    顾梦渔不得不感叹一句,“年轻真好。”

    江羡到现在都像是在做梦一样,“你到底怎么做到的啊!”

    “是司机送我来的,为了给你惊喜,他开得都小心翼翼的,生怕被你发现了猫腻。”

    江羡听了有些心疼司机,“那你可得给人家发多一点年终奖!”

    “早就安排了。”

    乔忘栖将江羡看了个仔仔细细,“瘦了。”

    “你这话要是叫我爸听见了怕是不干了,最近他一直好吃好喝的养着我,你还说我瘦了。”江羡有些忍俊不禁。

    乔忘栖将她抱在怀里,经不住有些喟叹,“真的很想你,江小羡。”

    “我知道。”

    因为她也很想他。

    “爷爷昨晚还问你什么时候回原京,他想你啦。”

    “我有给他打电话呀。”江羡解释道。

    “你还不明白爷爷的意思吗?”

    “我当然知道,不是都已经在安排了吗?”

    乔忘栖听着这话,心里忍不住一阵激动,“江小羡。”

    “嗯?”她仰头看向他。

    男人便再也无法自控的吻住了她的唇。

    他想念了很久的唇。

    还是如记忆中那般美好,甜美得让他不愿意松开,就这样吻一辈子都可以。

    江羡不由自主的勾住了他的脖子,回应着他的吻。

    这无疑是对男人的鼓励,让他更加失控。

    两人吻着吻着,渐渐就热烈起来。

    乔忘栖沿着她下巴将吻落在了他最迷恋的脖颈处,江羡挣扎了几下,“别……”

    “反正你最近又不用出去参加活动……”乔忘栖粗哑着嗓子说道。

    “我爸会看见的!”

    这一大盆冷水,总算让乔忘栖清醒了一点,他将吻落在了江羡的肩胛处。

    狠狠的吸了一口!

    她的皮肤又嫩又白的,被他这么狠狠的吸了一口,立马出现一大颗的草莓。

    “哎呀!我爸会看见的!”江羡拉扯着衣服说道。

    “没事,穿衬衣就看不见了。”

    这话要是叫她爸听见了,怕是会打死他哦。

    两人没敢缠绵太久,怕被江知奕发现。

    果然才下楼,江知奕就回来了,一边进门一边在说,“外面的车怎么原京的车牌啊?家里来客人了?”

    “没有啊,是有家人回来了。”顾梦渔啃着水果说道。

    江知奕这会儿看到乔忘栖了,愣了一下后,本想严肃一点的吗,却又小心的看了顾梦渔一眼。

    下一秒,他立马变得和蔼又可亲,“小乔来啦?那得让厨房多准备点好酒好菜啊!”

    “不许喝酒。”顾梦渔直接打断了他的计划,并说道,“小乔和羡羡要去见朋友的。”

    江知奕抿了抿嘴,“好好好,不喝酒,就吃饭。”

    见朋友?

    江羡看了看顾梦渔。

    顾梦渔冲她眨了眨眼睛。

    江羡领会过来,感激的点了点头。

    在江知奕看过来之后,母女二人又恢复如常了。

    四人一起吃了晚饭,江知奕还说道了乔氏财团最近的情况。

    虽然之前因为江羡私生粉的事情,乔氏财团的股价受到了一点冲击。

    后乔忘栖又公开和江羡领证的消息,导致股价反复。

    所以乔忘栖不得不在原京坐镇,用了一周的时间稳定了军心和局面,才有时间来见江羡。

    以前江知奕听闻过乔

    忘栖能力过人的事,但都没亲眼见过。

    这一次他到是见识了,对乔忘栖颇为欣赏。

    有能力,有担当,还有头脑的人,才勉强配得上他的宝贝女儿江羡。

    他说的是勉强,毕竟在每个父亲的心中,都没有百分之百满意的女婿。

    四人吃过饭之后,乔忘栖就带江羡出门了。

    理由就是顾梦渔刚才说的那个,去见朋友。

    其实江知奕心里明白着呢,只是没有揭穿。

    在外他可以精明能干,但在家,他一般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的。

    一离开了枫林山庄,乔忘栖就紧紧的抓住了江羡的手,舍不得分开的那种。

    连看江羡的眼神都变了。

    江羡被他看得脸都红了,“你别总盯着我看啊!”

    “那是因为你好看。”乔忘栖的理由一直都很理直气壮,“我移不开视线,原因在你,不在我,我无法控制我自己。”

    每次听这男人说情话,都有些上头。

    他还真是撩人不知自呢!

    车子一路到了御蓝湾,回到了两人久违的家。

    这里定期有人在打理,房子都是干干净净的,就好像他们一直住在这里没有离开过一样。

    江羡本来还想去院子里看看的,却被乔忘栖一把抱起就往楼上走。

    “你做什么呀!”

    “你说呢?”乔忘栖目光直接又火热,“江小羡,我和它都已经饿太久了,你必须得喂饱了才行。”

    江羡真的忍不住捂脸。

    明明那么正经的一个人,怎么一到这种事情就变得那么不正经了。

    而且总能把话说得直白又火辣……

    乔忘栖用实力诠释了什么叫做小别胜新婚。

    江羡完全没有力气去看院子了,她现在回想躺着,连手指头都不想动一下的那种。

    迷迷糊糊只知道乔忘栖在帮她洗澡,又帮她擦干抱回床上,像抱玩偶一样将她抱怀里睡觉。

    实在是太累了。

    第二天她都下不来床,又累又困的。

    偏偏乔忘栖非要拖着她起床,“我带你去买楼了,快醒醒。”

    “买什么楼啊!我要睡觉!”江羡哼哼唧唧的睁不开眼。

    乔忘栖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脸,“是你说要买楼的,你得去挑你喜欢的。”

    “……”她就开个玩笑,这人还真当真啊?

    江羡依旧没正眼,松松倦倦的道,“我昨天不是输了嘛?输了就不用买了啊。”

    “还是要买的,爷爷说了,这是彩礼的一部分。”

    彩礼?!

    什么彩礼?

    江羡总算睁开了眼睛,睡眼惺忪的看向乔忘栖。

    “我娶你的彩礼。”

    ……

    谁家彩礼……是送一栋楼的?

    不是那种普通的居民楼,而是商用大厦。

    说起来这行为跟她爹江知奕还真是有点像呢!

    当年江羡成人礼的时候,江知奕就送了她一栋楼。

    也就是现在的依现大厦,江海市中心的一栋商业大厦。

    相比起来,其他那些名门千金收到什么别墅啊,豪车啊,包包啊,珠宝啊……

    送楼真的很别致了!

    现在好了,彩礼也是送楼。

    乔忘栖几乎是拧着江羡出门的,直接去了地产公司看楼。

    直至合同放在她面前,她都觉得是在做梦。

    “签吧签吧,签了就是你的了。”乔忘栖还在那儿怂恿着。

    江羡拿着笔看了看乔忘栖,“如果作为彩礼赠送给我的,法律上分手了是还可以索要回去的。”

    乔忘栖,“……”

    这女人到底在想什么啊!

    分手是不可能分手的!

    这辈子都不可能分手!

    “那就是普通的赠礼。”乔忘栖直接改口。

    江羡觉得自己再拒绝下去,就是在为难乔忘栖。

    为了不让他为难,她就接受吧!

    签字,付款,盖章……

    好了,她身价又涨了!

    晚上乔元山的电话就打来了,“羡羡呀,你什么时候来原京看爷爷呀?”

    “最近可能不行的,要陪我妈妈。”江羡如实说道。

    乔元山也理解,“应该的应该的,多陪陪你妈妈,她多久生呀?”

    “下个月呢。”

    “好的,下个月方便的话,我也过来拜访拜访。”

    “好。”

    通话到这里差不多就该结束了,乔元山却迟迟没挂电话,犹豫了好久才问道,“羡羡,你给你华瑶瑶阿姨的什么账号啊,她说能随时看到你消息的那个,你也给爷爷弄一个呗。”

    江羡,“……”

    江羡有些想笑,“好的啊爷爷,我叫乔忘栖给您送来。”

    “好的好的!”乔元山乐呵起来,这下华瑶瑶就不能在他面前显摆了吧!

    挂了电话江羡就跟乔忘栖说了。

    有着一堆小号的乔忘栖爽快的答应了,“成,我回原京了就给他送过去。”

    江羡提醒他,“记得给爷爷弄平板,字体也要用最大号,最好有语音播报的,手机太小他看起来会很累。”

    “知道了。”

    江羡顿了顿,看向乔忘栖,“所以你明天就回原京了吗?”

    “嗯。”乔忘栖点了头。

    这次过来,也是抽空来的,其实很忙。

    但再忙,也抵不过他对江羡的思念,推了会议坐车过来的。

    江羡也知道他忙,所以没有表现出太强的不舍,只抱了抱他,“那今晚好好休息。”

    “今晚不是应该……”

    话都还没说完,嘴巴就被江羡堵住了。

    江羡天不怕地不怕的,就怕乔忘栖说骚话,扛不住!

    ……

    转眼就十二月了,由于临近预产期了,江家所有人都提心吊胆的。

    特别是江知奕,专程请了产假回来陪娇妻顾梦渔了。

    江羡笑他,“自己的产假自己批可还行。”

    “所以让小乔学着点,以后也可以自己给自己批产假。”

    江羡,“……”

    她爹不讲武德,扯她做什么真是!

    然而晚上江羡给乔忘栖打电话的时候,说起了这事儿,笑个不停。

    乔忘栖却认真的采取了这个建议,“岳父这个办法可行,以后我也自己给自己批产假。”

    江羡,“……”

    呵,男人。

    乔忘栖说,“不过我可能跟岳父不一样,我要批就批八个月!”

    “怀孕不是九个多月吗,八个月是什么意思?”江羡不懂就问。

    乔忘栖解释说,“可能第一个月的时候你并没发现。”

    “……你好像很了解啊。”江羡有点酸的说。

    乔忘栖就笑,“我不止了解,我连我们孩子叫什么名字都想好了。”

    “……”

    乔忘栖突然很认真的说道,“江小羡,和你的一切,从来都不是我的临时起意,见到你的那天我就在想领证的事了,领证的时候我就在想生孩子的事了。”

    “你就那么确定我一定是你的吗?”

    这男人未免也太自信了。

    乔忘栖却无比笃定,“是的,我确定,我要在我们的情侣鞋之间放一双儿童鞋。”

    ——

    席年:乔爷真他妈会!我要抄在小本本上!

    乔十一:我也要我也要!

    盛景淮:藏得真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