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羡的粉丝们看到这个澄清,这才松了一口气。

    还纷纷跑到江知奕的微博下面安慰他。

    【爸爸不生气!】

    【各位,辈分不对啊!】

    【辈分不重要!请问江家还缺孩子吗?会吃饭的那种!】

    一时间,江羡自己就是豪门这句话成功出圈,成为网民们热议的词。

    江知奕这话说得一点没毛病,那些酸江羡为了嫁豪门不惜偷偷怀孕的人这会儿全都安静了。

    然而,就是有黑粉喜欢蹦跶。

    【这是为了维护江羡面子自圆其说的吧?】

    乔忘栖忍无可忍,直接用公司官博回怼,“好好的孩子可惜长了嘴!”

    乔觅荷也用自己认证的微博发了一张一个月前和江羡的合照,并调侃的道,“请问人类已经突破极限,只需要四十天就能生个孩子出来吗?如果可以的话,请造福女性同胞们,因为怀胎十月真的很痛苦!PS:照片是一个多月前在江海拍的。”

    等江羡第二天起床的时候,事情差不多都平息了。

    她看了一下网上的讨论,有时候还觉得挺搞笑的。

    结果刷着刷着,就刷到了一个叫江小羡最优秀不接受反驳的微博账号发了条动态。

    【我是乔元山,我要澄清一下,江羡是下嫁到我们乔家的,绝不存在高攀一说!另外,我也很希望早日抱上重孙,希望大家帮我催催她,事若成,送一幅本人字画酬谢!】

    江羡,“???”

    江铁板们也刷到这条微博了,纷纷跑去留言。

    【虽然老先生的酬劳很棒,但羡羡还很年轻,事业也刚刚有点起色,应该督促她好好拼一拼的,年轻人要以事业为重才对!】

    乔元山认真的看了这条留言并回复对方,“谢谢你的建议,我觉得你言之有理,为了表示感谢,还是送你一幅字画吧!”

    【老先生可不可以催催江羡,让她上微博营业营业呀,都好久没见她发自拍了!】

    乔元山回,“好的,我一会儿就打电话跟她说。”

    他很认真的在回复每一个人的留言,逢人就夸江羡有多好多好,像极了曾经的天下第一羡吹乔忘栖。

    江羡都被逗笑了,并登陆微博大号关注了爷爷的账号。

    这一关注,粉丝立马反应过来,江羡上线了!

    江羡也不负众望,终于营业了。

    她把之前跟江慕顾的合拍发到了网上,并配上文字,带我弟营业。

    言简意赅得让人哭笑不得。

    就不能多说点么?

    不过也有粉丝表示,能发自拍就已经很不错了,还想奢求她多说点?

    还是做梦吧,梦里什么都有。

    乔家的力挺,让谣言不攻自破,黑粉们都无从去酸了。

    最后只能讪讪的吐槽了一句,“江羡现在有了个弟弟,江家的产业就没她的份了吧!”

    难怪都说黑粉的平均智商不到三岁,这话还真不是空穴来风。

    别理会就行。

    网上除了这些糟心事之外,还是有好事的。

    比如明月传拿到了金视奖最佳电视剧奖,而这部剧的男女主演江羡和暮云泽,也双双获得了年度最受观众喜爱的男女演员奖。

    这都是粉丝一票一票投出来的,用实力证明了俩人的人气。

    即使早就知道江羡不会去现场,却也有不少粉丝去了。

    当暮云泽替江羡拿奖杯的时候,江铁板们异口同声的叫响了江羡的名字。

    不仅如此,江羡还凭借摇滚少女里的角色获得了飞影奖最佳新人奖。

    这是对江羡的认可!

    飞影奖是国内最高标准的电影奖了,江羡用实力证明了自己!

    她就是最棒的!

    因为这两个江羡是连续颁布的,江羡为此又上了热搜。

    不过这个热搜江羡还是很乐意上的。

    看着霸榜的江羡,连路人都要感叹一句。

    她早已不在江湖,但江湖上到处都流传着她的传说!

    红姐说,这就是实力。

    江羡用实力证明了自己。

    ……

    等顾梦渔做完月子,就差不多快过年了。

    去年春节她跟乔忘栖就因为互相想给对方惊喜而错过了,今年自然是打算一起过的。

    乔元山特批乔忘栖去江海陪江羡他们一家过节,这事儿没少让乔二爷抱怨。

    只不过他也只能抱怨,又不敢真怎么样。

    年初五,乔忘栖和江羡在顾梦渔的催促下回了原京。

    两人一到原京就回了乔家,乔元山知道他们要回来特别高兴,还吩咐今晚的晚饭所有人都要到场。

    乔二爷听了很不爽,不断的跟乔三爷吐槽,“老爷子以前宠着老九也就算了,现在连老九媳妇也那么宠着!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乔三爷笑,“二哥不是早就习惯了吗?”

    乔二爷被他这句话堵得心里难受,便厌厌的道,“我不想去,你呢?”

    “走吧。”乔三爷拍了拍他的肩膀,镜片后的眸子覆住一丝丝期许。

    上次江羡到乔家做客,还是乔元山生日的时候,那会儿乔家不少人都在。

    但这次更齐,连远在江南养病的乔家老大都回来了。

    看上去身体的确不太好,瘦瘦小小的,脸上也没什么血色,说两句话就要咳嗽好一阵。

    乔十一见到江羡兴匆匆的跑了来,“嫂子,你可算来了!我跟十姐姐都等你好一会儿了!”

    进了大厅,江羡礼貌的跟众人打招呼,他们也会回以礼貌的问候。

    等江羡和乔元山说完话,乔二爷和乔三爷就走了进来。

    “二哥,三哥。”江羡和乔忘栖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叫了二人。

    乔二爷冷哼了一声就当是回答了,扭着个脸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和老大说话去了。

    乔三爷到是很客气的点了点头,“原京比江海要冷,弟妹要注意保暖。”

    “谢谢三哥关心。”乔忘栖客套的回了一句。

    华瑶瑶正和乔家的几个媳妇在喝茶,叫了江羡过去,热络的给她介绍着,“羡羡,这是你大嫂。”

    其他几个嫂嫂江羡都是认识的,大嫂到是第一次见。

    很端庄温婉的一个女人,即使上了年纪,也有属于自己的风韵,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千金小姐。

    “这第一次跟弟妹见面,也没来得及准备什么礼物,不好意思啊。”大嫂朱婉莹有些歉意的开口。

    江羡急忙说道,“大嫂太客气了,理应我给各位嫂嫂准备礼物才是,一会儿我会让人将礼物给各位嫂嫂送过去的,就当是见面礼了。”

    除了朱婉莹之外,其他几个嫂嫂之前都是见过的。

    不过这算是江羡第一次以乔忘栖妻子的身份来拜访,所以她给每一个人都准备了礼物的。

    几个人寒暄了一会儿后,开始了乔家的晚宴。

    长条桌上按照辈分和位次坐满了人。

    乔忘栖被安排在了乔元山

    跟前,这是平日里的惯例。

    华瑶瑶到是没有给江羡开特例,怕她被针对,到也解了江羡的担忧。

    晚饭后,乔元山主动提起了婚礼的事。

    这次江羡没有任何犹豫,爽快的点了头。

    乔元山就欢欢喜喜的和华瑶瑶等人商议选日子了。

    晚上江羡住在沁园,管家将他的礼物一一的送到每个人手里。

    乔二爷正在生闷气,因为晚饭的时候,他又被老爷子当着全家的人点了名。

    原因是他手里的两个项目今年都亏了不少的钱!

    说起这个乔二爷就一肚子气,“今年经济不景气能怪我吗?非得当着所有人的面骂我!一点情面都不留的!”

    他太太许楚淇安抚他,“爷爷就那性格,都这么多年了,你早该习惯的。”

    “习惯什么习惯?你要是有江羡那么讨老爷子欢喜,我也不至于被骂成这样!”乔二爷气不打一处来。

    许楚淇实在无语,一点也不想跟他多说。

    谁不知道他今年手里的项目亏损巨大啊!

    每次亏损了几只会抱怨经济不景气项目不好,可人乔忘栖每次接手他的烂摊子都能盘活的。

    说到底,还是能力的问题。

    偏偏乔二爷自己看不见自己的缺点,只知道怪老爷子偏心。

    如果老爷子不偏心乔忘栖而是偏心乔二爷,乔家怕是早就败落了。

    见许楚淇不理会自己,乔二爷一阵窝火,刚想要发脾气,管家就进来了。

    “二爷,二太太,这是九太太让人送来的见面礼。”

    乔二爷一听到江羡的名字就来气,“九太太都叫上了?你们这些人最会见风使舵了!”

    “放下吧,替我谢谢弟妹。”许楚淇礼貌的道。

    管家微微颔首后出去了。

    等管家走之后,许楚淇才回头对乔二说道,“你跟管家发什么脾气?他是老爷子的人,回头跟老爷子说了你现在的样子,你又要被骂了。”

    “骂就骂吧,反正我都习惯了。”他不以为意,视线落在桌上的三个盒子上。

    乔二爷和许楚淇有个女儿,是一家三口,所以送了三份礼物过来。

    看着那盒子那么小,乔二爷就酸唧唧的说了一句,“这么点的礼盒能装什么?小家子气!果然是小地方来的人!”

    许楚淇没理会她,拆开了写着她名字的礼盒,随后惊呼了一声,“呀……这……也太贵重了吧!”

    乔二爷刚想说许楚淇没见过世面,结果就被礼物里的盒子给惊到了。

    “这是江羡送的?”

    “是啊。”

    “她……钱多得没地儿花吗?”乔二爷嘀嘀咕咕,但手上动作却不由自主的拿起自己那个盒子拆开。

    许楚淇好奇一看,“哎呀!这个手表老贵了!还是限量版的,又能收藏又能升值!”

    “还……挺有眼光的。”乔二爷也不得不赞叹一句。

    许楚淇打开了孩子那一个盒子,里面的礼物又让她惊叹了,“这钻石皇冠也太漂亮了!这真的是送我们的吗?单单是这三个礼物加起来就小一千万了吧,江羡也太大手笔了!”

    乔二爷这会儿也没吐槽了,全心全意的欣赏手表去了。

    真是个好东西!

    鸿园。

    乔三爷也收到了江羡交代管家送来的礼物,和乔二爷家一样,三份。

    因为他有个刚五岁的儿子。

    ——

    卡文,今天就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