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羡一碗水端平,给每个人懂的礼物都是一样的,但又细致到每一个人的都不一样。

    当然都有一个共通性,贵。

    乔三爷看着手里的手表有些走神。

    年初八,乔正业夫妻二人亲自去江海拜访江羡的父母,和他们谈论了婚礼的事宜。

    最终把日子定在了三月初三,也就是说两人的婚礼距离不到两月了。

    虽然时间有点紧迫,但以两家的能力和财力,这都不是事。

    为了表示乔家的诚意,乔元山把股份作为聘礼赠送给了江羡。

    乔二爷知道这事的时候,心态都炸了,约着乔三爷喝酒。

    一通抱怨后,乔二爷不满的问他,“这事儿你们就这么忍了?老爷子偏心也偏得太过分了,我们几个娶老婆,谁有这个待遇的?就拿去年才刚结婚的老六,他老婆还是政家千金呢,也没见有这个待遇啊!”

    乔三爷慢慢的喝了一口杯子里的酒,淡淡的笑了笑说,“其实二哥大可不必这么生气,老爷子这么做其实是为了笼络人心的。”

    “笼络谁?她江羡一个晚辈还需要笼络?江家还需要笼络?”乔二爷不服的问,“我们乔家和江家又没什么合作!”

    “二哥忘了江羡除了江家千金以及女明星之外的那个身份了?”乔三爷好心的提醒。

    这个问题让乔二爷顿了顿,他的确没去注意这些细节。

    可乔三爷记得啊,当初看到新闻的时候,他也挺诧异的。

    再后来就明白老爷子为何会那么喜欢江羡了。

    “MS大学的荣誉教授。”乔三爷点明了说,“老爷子从来就惜财,更何况是江羡这种顶级人才,笼络好了,才能保乔家富贵荣华。”

    关于这一点,乔三爷是看得很透彻的。

    到是乔二爷这么多年依旧没参悟这个道理。

    乔三爷说,“这事你就别去老爷子那里提什么,也别跟家里其他人说,免得被老爷子知道了,二哥怕是又要挨骂了,不能忍也得忍,你要知道,比起乔忘栖给乔氏财团带来的收益,给江羡的这点股份真的不算什么,哄好了江羡,就等于安抚好了乔忘栖,老爷子这棋下得才叫好。”

    乔二爷,“……”

    为什么他就那么不服呢?

    怎么都不服!

    但又不得不服!

    这酒乔二爷是喝不下去了,气恼的离开了。

    乔三爷一个人喝了一会儿,到十点才起身离开。

    刚去签了单,刚出会所大门准备叫车的时候,三个黑衣人突然冲了过来。

    他都来不及离开,就被其中一个黑衣人按在了一旁的路灯上。

    “你们做什么?放开我。”乔三爷抓着其中一人的手质问道。

    黑衣人冷冷的道,“有人花钱雇我们揍你一顿,自己想想自己得罪了谁吧!”

    “我可以出更高的价钱。”

    然而黑衣人并不领情,并说道,“等我完成这一单,乔三爷要下单可以联系我。”

    说完他比了个手势,其他两人就准备动手了。

    一声娇喝声打断了三人的行动。

    “法治社会,奉劝三位冷静一些,有什么事可以报警解决。”

    “哪里来的臭娘们,滚开!”黑衣男人破口大骂道。

    “你早上出门没刷牙吧?”江羡嫌弃的道。

    几个人干这一行还

    羡把包往洛星怀里一塞就去帮忙了。

    洛星也很机灵,套出手机拍下证据。

    对于江羡的伸手她还是很自信的,当年两人相识就是因为江羡为她英雄救美。

    只不过这个英雄是个女的而已!

    江羡果然三俩下就解决了那几个男人,并跟乔三爷打过招呼后回来了。

    “你婚礼我是一定要来参加的!记得把伴娘的位置留给我!”洛星强烈要求道。

    “放心吧,伴娘的位置非你莫属!”

    洛星激动得想亲她一口,但被江羡嫌弃的拒绝了。

    洛星只好转移话题问她,“对了,你都销声匿迹四个月了,到底怎么打算的呀?”

    “怎么?怕我不回圈子里了?”江羡笑盈盈的问她。

    “是的!”洛星很肯定的点头,还凑过去抱着江羡的手臂把头靠在她肩上说道,“我怕江爸爸把我一个人丢在娱乐圈里单打独斗啊!”

    “你不是有盛景淮就够了?”

    洛星囧,“好好的提他做什么,扫兴!”

    “怎么?又闹别扭了?”江羡好奇的问。

    洛星摇头,“没有,这阵子我们都太忙了,已经两个多月没见面了。”

    “你想他就去找他啊。”江羡不以为意的道。

    谁知洛星却不承认,“我才没有想他呢,我也不会主动去找他,爱咋咋地吧。”

    这话江羡听着怎么那么不对劲呢?

    但洛星一副并不愿意多说的样子,她也就没问。

    将洛星送回住处后,江羡才回了瑞园。

    乔忘栖正下楼,看到她回来还说,“我还准备去接你呢。”

    江羡看了看时间,十一点了,是有点晚。

    她喝了一口水后说,“对了,你猜我今天碰见了谁?”

    “嗯?”乔忘栖从冰箱里取出了一份点心递给江羡。

    “你三哥,乔三爷,他好像遇上麻烦了,被三个黑衣人围着,我帮他解了围。”

    乔忘栖顿了顿,眼神紧张的看向她。

    江羡赶紧解释,“别紧张,我这不好好的吗?那三个人都不够前菜的!三两下就放倒了。”

    她这话没有一点吹牛的意思,都是实话实说。

    可即使这样,乔忘栖还是紧张,“江小羡,以后遇上这种事情别去参合,拿着手机躲到安全地方后报警即可。”

    “……”她没那么弱好不好。

    “我认真的。”乔忘栖盯着她提出要求。

    江羡赶紧点头,“好好好,下次我就按照你说的做!”

    男人这才松了口气。

    江羡尝了尝点心,因为味道很好,还兴奋的眯起了眼睛。

    乔忘栖就喜欢看她吃东西时的样子,觉得很下饭。

    只是目光太过于直接,总让江羡觉得他也在渴望一样。

    于是乎就舀了一勺喂他,“好好吃,你尝尝。”

    “好吃你多吃点。”他推了回去。

    他对甜食并不是很来电,而且他想吃的并不是食物。

    江羡觉得他好奇怪啊,明明一副很想吃的样子,喂他又说不吃。

    男人好难懂哦。

    ——

    乔忘栖:我不想吃点心我想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