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多久,原京的各大家族就相继收到了江羡和乔忘栖婚礼的邀请函。

    秦家自然也在受邀之列。

    秦安平看到那张邀请函格外的恼怒,恨不得将邀请函撕碎狠狠的踩上几脚。

    到是秦夫人气定神闲的安慰他,“气什么?这婚能不能结成还是个问题呢。”

    “我们要动手了吗?”秦安平问道。

    秦夫人笑了笑说,“时间差不多了。”

    秦安平心里一凛。

    秦夫人给他倒了杯茶,不疾不徐的开口,“不要紧张,他乔忘栖再有能力,也只是个人,没有三头六臂,况且他现在还有了弱点,要对付起来就很容易了。”

    有秦夫人的话,秦安平像是吃了定心丸,安稳了一点。

    别看秦安平平时在外风光无限,其实他惧内。

    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就只有秦蓝语一个女儿。

    当年秦夫人生秦蓝语的时候难产,虽然母女二人都救了过来,但子宫却被切除了,再也没有了生育能力。

    秦家家大业大的,秦安平若是真有那心思,早就子女成群了。

    秦夫人是个有手腕的人,秦安平靠着她的筹谋算计,才有了秦家现在的地位。

    所以秦安平对自己这个夫人是言听计从的,也不敢在外沾花惹草。

    她说能成,那这事情就一定能成。

    当年苏家那事,也是她安排的。

    曾经能扳倒苏家,现在就能扳倒乔忘栖。

    一场阴谋,就此展开。

    ……

    周一,一场风暴突然的爆发。

    与乔氏财团有着密切合作的秦家,突然发布声明说接到项目内部人员举报,两家合作的几个项目有违规行为。

    秦家已经上报,愿意接受上面的调查。

    由于是内部举报,而且证据材料很很充分,上面不得不紧急处理这事,还专门成立了调查小组入驻两家公司调查此事。

    因此乔氏财团的那几个项目全部被叫停,影响甚大,一度导致乔氏财团的股价被跌停。

    连在山庄修养的乔元山都不得不紧急的赶到公司召开董事会。

    这是他退位几年以来,第一次召开董事会。

    会议室里气氛严峻,每个人都心事重重的,只有乔二爷很是爽快。

    要不是忌惮老爷子,他都想大笑三声了。

    从小到大,他就盼着乔忘栖跌跟头。

    这一盼就是二十多年,诶,本以为都等不到那一天了,谁知道这一天就来了!

    看着老爷子那沉冷的表情,乔二爷心里别提有多爽了。

    “这件事情必须得出个解决方案出来。”乔元山严冷的道。

    可事情太过棘手,谁又有那个魄力去解决呢?

    没人敢吭声。

    乔二爷终究是忍不住嘀咕,“这几个项目有好几个都是乔总负责的,应该他来解决才对。”

    话才说完,乔元山一个文件夹就砸了过去。

    乔二爷没能避开,被砸了个结结实实。

    他被当着众人的面扫了面子,有些窝火,可看到乔元山那愤怒的表情又只能忍了下去不敢吭声。

    乔元山怒斥道,“在座各位都是董事会成员,应该明白我们是一体的,出了问题不是哪一个人出来负责人,而是应当齐心协力一同解决问题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大家都应该明白!”

    乔二爷气鼓鼓。

    乔元山环视了一周,见没人说话,最终把视线落在了乔忘栖身上,“我想知道乔总是怎么想的?”

    被点到名的乔忘栖这才开口,“既然是内部举报,自然得接受调查。”

    “你疯了吗!你知道调查对公司的影响有多大吗!”乔二爷第一个站起来反对。

    乔元山很不客气的打断了乔二爷的话,“你让他把话说完!”

    又偏!

    又偏心!

    好气啊!

    乔二爷愤愤不平的闭了嘴。

    乔忘栖这才继续说道,“被举报的留个项目,我负责了其中五个,对这五个项目我很清楚,也愿意接受调查,比起我们自己花费人力财力物力去自证,倒不如坦坦荡荡的让官方来调查,也更能证明乔氏财团的清白,至于另外那个项目……”

    他看向了乔二爷。

    乔二爷心里一阵发毛,下意识的为自己辩解,但声音听上去明显没什么底气,“是,那个项目是我负责的,我的也没问题……”

    “好的,那大家就可以更安心的接受调查了,暂时的影响并不重要,等官方宣布结果的时候,一切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这显然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以乔元山对乔忘栖的了解,他应该有更好的方案才对,但他没有说出来,而是提了这个建议……

    他在想乔忘栖的用心。

    最终乔元山还是认可了乔忘栖的这个说法,“那就等接受调查,目前的损失,乔氏财团还是扛得起的!等官方调查结果出来,再来追究因这次内部举报造成的损失,谁举证谁负责。”

    散了会,乔二爷就叫了乔三爷去自己办公室。

    他插着腰问乔三爷,“老爷子是不是老糊涂了?居然接受了乔忘栖的建议!还有乔忘栖也是,他居然就这么妥协了!哪个企业敢拍着胸脯说公司没任何问题的?谁又能承受得起真正的考验?”

    乔三爷坐在皮沙发里翘着腿,一脸淡淡的样子,“二哥说的对,谁又能真正经得住考验呢?”

    “你是不是有什么打算?”

    乔三爷只是笑笑没说话,“你就耐心一点吧,不到最后,谁又能知道结果呢?”

    看着乔三爷出去,乔二爷更加糊涂了。

    为什么他就没看明白眼前这团糟心事呢?

    由于这次的突发事件,让刚出锅的乔正业又急匆匆的回了国。

    项目被叫停,合作方又断了资金链,对乔氏财团的影响巨大。

    已经有传言说乔氏可能挺不过这次的难关了。

    甚至还扒出乔氏正在出手海外产业等消息,让本就艰难的乔氏财团更加雪上加霜。

    最初江羡是不知道这件事的,她整天在家看剧本忙一些事务,也没人和她说起这事。

    后来还是司乘提起,她才知情。

    司乘问她,“原京那边的事情,你要出手吗?如果要的话,我这边好有点准备。”

    江羡问,“原京这边的事?什么事?什么事需要我出手?”

    她简直一脸莫名。

    “就……乔氏财团的事啊。”司乘也是懵的,“别跟我说你还不知道乔氏财团的事吧!”

    “……我不知道。”

    司乘,“……”

    所以她跟乔忘栖……感情到底是好呢,还是不好呢?

    不得已,司乘把乔氏财团的事情跟江羡说了,并说道,“这件事对乔氏财团的影响还是很大的,而且据可靠消息说他们的资金链断裂,已经在开始出手海外产业了,就算扛过去了,产值怕也是缩水近半,所以我才想知道你要不要出手,毕竟要出手帮忙的话,得抽调不少的资金,我们这边也好做个准备。”

    “我先了解了解再说。”江羡回答了他。

    司乘刚想说好的。

    江羡又补充的说了一句,“不过你还是要有点心理准备,我可能会出手。”

    “……行吧。”司乘其实一点都不意外。

    跟江羡认识这么久,还不知道她的性格么。

    刚结束和司乘的电话,乔忘栖就回来了。

    想起司乘说的那些事,江羡可算明白他最近为什么回来得越来越晚了。

    反正已经好几天没给她做吃的了,但都会带一份好吃的回来投喂她。

    这次带的还是她喜欢的鲜虾馄饨,虽然不如乔忘栖做的好吃,但味道也很好。

    乔忘栖将鲜虾馄饨递给她并说道,“江小羡,最近都没时间给你做,你先将就一下,等我忙完这段时间就亲自给你做。”

    “你不吃的吗?”

    “我不饿。”

    江羡看了看他,他还是神色如常,看不出什么端倪。

    江羡不知该怎么问,就低头吃馄饨。

    她胃口其实小,吃不了多少就饱了。

    眼看着碗里还剩下一大半呢,江羡可怜巴巴的看向乔忘栖。

    “好吧,我吃。”他也不嫌弃,直接拿过来就着她吃的勺子和碗就吃了起来。

    江羡在一旁看他,看得可专注了。

    乔忘栖都被她盯得有点燥热了,不得不开口道,“江小羡,你这么盯着我,是想吃了我么?”

    “才不是。”她赶紧否认,“你最近好像很忙啊,工作很多么?”

    “嗯,有点。”

    “那工作顺利吗?”

    “挺顺利的。”

    这都不承认?

    江羡咬咬唇,“我听说乔氏财团遇上点事情了,需不需要我……”

    她话都还没说完呢,乔忘栖就笑道,“你在担心我养不起你了么?放心,养得起的。”

    江羡,“……”

    她哪有担心这件事啊!

    乔忘栖放下碗筷,并摸了摸她的头说,“你就乖乖当个米虫,什么都不要管。”

    “当米虫只是我一时的爱好而已,我又不会当一辈子的米虫,总会有想做的事啊!”

    “我知道,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的。”男人眉眼温柔的看着她,仿佛能融化一切,“不过,当我老婆这件事,你得抱着一辈子的想法去看待,知道不?”

    “知道啦!”

    乔忘栖拒绝了她的帮助,这让江羡还挺挫败的。

    难道他以为自己会跟她老爸江知奕求助吗?

    男人可能都挺介意被老婆娘家人扶持的吧?

    可能会没面子?

    可她还没跟乔忘栖说X财团的事啊……

    江羡咬着手指,好为难哦。

    原来钱太多也是件麻烦事!

    ——

    阿璃璃:好想揍江小羡一顿哦。

    今天就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