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羡并没能从乔忘栖这边找到突破口,正纠结的时候,华瑶瑶打电话约她喝下午茶。

    她当然是一口答应,并打算从华瑶瑶这边入手。

    在见华瑶瑶之前,江羡原本以为她是来跟自己求助的,所以江羡打算主动开口的。

    谁知华瑶瑶听了她的话,愣了一下说,“那是男人的事,咱们女人就别参合了,我找你来是想问你对婚礼有什么要求的,我选了几个方案看上去都还不错,拿来你过目过目。”

    原来是婚礼的事。

    “你做主就好,我对这些实在是头疼。”江羡赶紧推拒。

    华瑶瑶十分无奈的道,“从婚礼的筹备到现在,你什么都没插手过,什么都让我做主,不清楚的人可能还以为是我要结婚呢!”

    江羡讨好的抱着她胳膊撒娇,“辛苦阿姨啦!”

    华瑶瑶拿她也没办法,特别是她撒娇的时候,她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叹气,“好吧好吧,这些我都可以帮你做主,但婚纱和婚戒肯定还得你们自己去挑。”

    “好,等乔忘栖有空了我们就去挑。”

    “那要记得放心上,时间不多,得加紧了。”华瑶瑶再三叮嘱。

    和华瑶瑶道别,江羡坐车回瑞园。

    车子路过一个路口的时候,她看到了一辆熟悉的车。

    因为自幼对数字敏感,再加上那辆车也是难得一见的款式和品牌,所以一眼就注意到了。

    之前去乔家的时候,她见乔正业上过这辆车,便知晓是他的专车。。

    江羡只想了两秒就吩咐司机跟上前面的车,并一边跟乔正业打电话。

    车子的后排座上坐着两人,一个乔正业,另外一个是苏同恩。

    “乔氏财团这次的事情,不知道乔先生是怎么看的。”苏同恩浅色的眸微潋的开口。

    “你今天找我来不只是为了了解这个吧?”乔正业明显没心思跟她周旋,直接揭穿了她的用心。

    苏同恩也不慌,淡淡的笑了笑道,“我的确是为这事来的。”

    乔正业看着前方没怎么说话。

    苏同恩知道他在等自己开口,便主动开了口,“据我所知,乔氏财团的这次危机,是因为秦家有人内部举报导致的,秦家与乔家一直都是密切合作,互利互惠的关系,没道理在这个时候反水插乔家一刀的,这其中怕是有其他的原因吧。”

    “你觉得是什么原因?”乔正业反问道。

    “其实想弄清楚这件事很简单,秦行长就秦蓝语那么一个宝贝女儿,自然是捧着宠着,对她的要求都是力所能及的满足,前阵子乔忘栖突然宣布了和江羡的婚讯,对秦蓝语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苏同恩慢慢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又不疾不徐的道,“据说这位秦小姐伤心过度,几次想要自杀,秦夫人心疼自己的女儿,跟秦行长闹了一番,秦行长为了女儿,不惜代价跟乔家闹僵了。”

    她看向乔正业,又笑道,“其实归根到底,原因都出在江羡身上,整个原京上流社会的人,谁不知道秦蓝语倾心于乔家小九爷乔忘栖呢?两家又有密切合作,两人联姻的概率是非常大的,结果突然冒出来一个江羡,夺了秦小姐的心头之好,秦家才跟乔家决裂的,所以这问题不就处在江羡身上吗?”

    “听你这么一说,是有些道理的。”乔正业点着头。

    苏同恩以为自己的话起了作用,正想继续说下去的时候。

    乔正业又换了语气说道,“只是我乔

    家在原京立足百年,也经历过大大小小很多危机,所谓富不过三代这句话,从没有在乔家得到应验,因为我们总会把危机当做专机。”

    他微微笑了笑道,“再则,秦家既然做出内部举报这件事,说明他们的内部已经出了问题,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立场是什么,都已经违背了当初的合作理念,也就意味着两家的合作也差不多该结束了,只是迟早的事而已。”

    苏同恩是万万没想到乔正业会这么想这件事,心里多少是有些气馁的。

    正想继续说几句的时候,乔正业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拿出来看的时候,苏同恩也看到了上面的名字。

    电话是江羡打来的,那名字刺得苏同恩微微眯了眯眸。

    乔正业也没避讳,当着苏同恩的面就接起了江羡的电话,“羡羡,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啦?”

    “嗯?你在后面?”乔正业回头看了看后面,果然看到有一辆车跟着的。

    他便说道,“好啊,前面好像有个咖啡厅,我们去那里喝杯咖啡吧。”

    那语气,是苏同恩从没听到过的和蔼。

    乔正业挂了电话对苏同恩说道,“一会我让司机直接送你离开。”

    顿了顿,他又说道,“还有,小九和羡羡的婚礼在即,你近期就不要来原京了,好好忙自己的事情去吧。”

    说完他叫停了司机,打开车门下去了。

    车门关上的那一刻,苏同恩的表情迅速变得冷然起来。

    司机问她要去哪里她也没回答,只是冷冷的看着江羡下了车小跑着走向乔正业。

    面对江羡的时候,乔正业脸上都是笑容,很是刺眼。

    两人一起走进了咖啡厅,苏同恩不得不收回视线,眼神阴鸷的吩咐司机送自己去自己下榻的酒店。

    咖啡厅里,江羡正和乔正业说话。

    “没想到今天这么巧会路上碰见叔叔,我刚跟阿姨吃完下午茶呢。”

    “对啊,她昨晚跟我提起说今天约你谈婚礼的事的。”乔正业也想起来了。

    “嗯,真是辛苦阿姨了,一堆事要忙。”

    乔正业乐呵的道,“我觉得她乐在其中。”

    两人都笑了起来。

    江羡闻了一下乔正业最近的身体之后,才把话题引到了乔氏危机上面去。

    她握紧手中的咖啡杯,有些纠结的问他,“乔氏的事,我也是昨天才刚听说的,昨晚问过乔忘栖,他说只是小问题,本来想说如果需要帮忙的话,可以跟我开口的,但又想着这样直接开口可能会伤到他的自尊,就想着找叔叔好好聊聊这事的。”

    乔正业看着眼前的江羡,心里没来由的有好感。

    特别是才刚刚见过苏同恩,又在见江羡,那种反差,实在是有些讽刺。

    “羡羡,你的心意叔叔明白,既然小九没开口,就说明他能解决这事,你应该相信他的,再说了,我们现在是一家人,如果真的遇上了很棘手很难解决的麻烦,自然会与你商议的,你就别担心了,安安心心的当个幸福的新娘子吧。”

    乔忘栖说小问题,华瑶瑶说这是男人的事,连乔正业都说要相信乔忘栖。

    江羡从这些信息中得出结论,这个危机,可能真不算危机。

    她也松了口气,笑了笑道,“好的,我知道啦!”

    “这就对了了嘛。”乔正业满意的点点头,“对了羡羡,一会可能要麻烦你送我回去一下,我司机刚送我朋

    友回去了。”

    “好的。”

    ……

    苏同恩在酒吧里找了一圈,最后在一个台桌前见到了乔三爷。

    他与几个朋友在打台球喝酒,见苏同恩来,他和朋友说了两句后,就与她一起到了里面的包间。

    这里比外面安静,乔三爷给她倒了杯酒。

    苏同恩接过和他碰了杯,一同饮下。

    “今天我去见乔正业了,本来以为他对会因为这次的乔氏危机和江羡有隔阂,没成想他根本没往这方面去想。”苏同恩冷笑了一声,“这江羡也不知道是使了什么手段,让乔家的人都对她宠溺有加。”

    说起这个,苏同恩就酸得不行不行的,“乔忘栖就不说了,彻底被鬼迷心窍了,乔家老爷子也对她十分喜爱,还有华瑶瑶,突然就很喜欢江羡,现在连乔正业都对她青睐有加,三爷,你是怎么看江羡的?”

    乔三爷垂着眸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顺手给自己倒了杯酒,慢条斯理的回答苏同恩的问题,“我跟江羡总共没见几次面,你说我能怎么看?”

    “难道三爷不觉得她很漂亮吗?”苏同恩轻笑起来,“她可是被不少宅男票选为长在男人审美点上的美女。”

    “不可否认,的确是漂亮。”

    苏同恩眸子冷了冷,探究的看向乔三爷。

    然而她什么也没看到。

    以前没跟乔三爷打过交道,她并不太了解。

    最近打了交道之后才发现,这乔三爷也是深藏不露之人。

    苏同恩拿着酒杯过去跟乔三爷碰杯,眼神勾勾的看着他,仿佛在传达着什么异样。

    乔三爷把她的秋波都看在眼里,也照单全收了。

    没多会儿苏同恩就已经靠在了乔三爷的怀里,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三爷,你的眼睛是会放电吗?为什么我一看到你眼睛就开始浑身发软呢?”

    乔三爷扶着苏同恩的柳腰,笑得云淡风轻,“说明苏小姐身子娇软。”

    “那三爷喜欢吗?”

    “男人都会喜欢的吧。”

    苏同恩一时情动直接勾上乔三爷的脖子吻了上去。

    乔三爷是个来者不拒的人,在他看来,拒绝美女的投怀送抱,是一件很不绅士的事。

    所以他大大方方的接受了苏同恩的献吻,并搂住了她的腰。

    苏同恩吻得很是痴缠,渐渐就沉沦在了他的怀里。

    大概是因为太动情,叫苏同恩不由自主的呢喃出声。

    可她叫的,却是乔忘栖的名字。

    苏同恩自己也意识到不对,紧张的看向乔三爷,张口想道歉。

    乔三爷却用拇指按住了她的唇,笑得有些邪气,“看来今晚并不适合与苏小姐叙旧啊。”

    “三爷……”苏同恩想解释。

    可乔三爷已经松开了她,并已恢复一身的冷然,“时间不早了,我就先回了,下次再约吧。”

    苏同恩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乔三爷离开,她有些懊恼。

    乔三爷打开了车窗,让风很肆虐的吹着脸庞。

    脑子有一瞬间是清醒的。

    方才跟苏同恩拥吻的时候,他脑子里想着一个人。

    那个人,有着一张漂亮而明艳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