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宋芯还没睡,正在客厅看着电视。

    见到他回来,还起身过来拿了他的外套。

    衣服上沾染了女人的香味,宋芯自然闻见了。

    她却面不改色的把外套递给佣人并说道,“今天我回老宅去了,和三婶婶一起讨论了九弟婚礼的事,本来以为要大肆操办的,毕竟乔家和江家地位都很高,九弟又是老爷子最器重的继承人,没想到三婶婶说江羡不想大办,只打算请一些亲朋好友参加即可。”

    乔三爷解开袖口,慢慢的挽着袖子。

    “以前没接触过江羡的时候,还以为她是个骄纵的富家千金呢,毕竟那时她是家里的独女,江家这几年又十分发迹,而且她先前在娱乐圈的风评就属于那种比较骄纵的性格,没想到她跟我想象的不一样。”宋芯笑了笑,“应该还挺好相处的吧。”

    “你等到这么晚,就为了跟我说这些?”乔三爷突然就有些浮躁。

    宋芯看了看他,这才开口道,“我就是想问,九弟结婚,咱们送什么礼物比较合适,上次人江羡给我们送的见面礼就挺贵重的,这次又是他们的婚礼,礼物什么的,多少得像样一些才说得过去。”

    乔三爷点了一支烟,抽了一口后才说道,“就送我之前收藏的那对玉如意吧。”

    宋芯有些吃惊,她看了看乔三爷,本想说点什么的。

    可乔三爷却起身说道,“今天应酬有些累了,我先睡了,你也早点睡吧。”

    说完就上楼去了。

    宋芯看了看他上楼的身影,表情有些寡淡。

    ……

    秦安平每天都会关注乔氏财团的事,本来以为发生了这次危机,乔家以及乔忘栖都会慌得四处求助。

    或者还会直接来找他,希望他能出手帮忙什么的。

    所以秦安平都已经在心里想象过很多次,乔忘栖在自己面前低声下气的样子了。

    谁知道他等啊等,等啊等,始终没能等到这一刻。

    反而是他有些坐不住,最后找人打听了情况。

    得知乔氏财团那边一切正有条不紊在进行中,而且乔忘栖还特别吩咐了公司的人,全力配合调查。

    秦安平特别不能理解他的这种行为,就问了自己老婆,“乔忘栖别不是有别的什么打算吧?”

    秦夫人比秦安平镇定得多,她对着镜子涂着口红,漫不经心的道,“若他真有别的打算,早就使出来了,何必等到现在,你知道乔氏财团一天的亏损有多大吗?”

    “说的也是。”秦安平的心里这才有了一点底,“这事儿总归是要解决的,继续这么耗着,秦家也会被拖垮的。”

    秦夫人合上镜子,才淡然的道,“放心吧,乔忘栖耗不起的。”

    秦夫人下午约了太太圈的人喝茶,化好妆就出门了。

    自打慈善晚宴之后,华瑶瑶就不怎么热衷于太太圈的活动了。

    到是秦夫人最近活跃得很,今天约人做美容,每天打麻将,后天喝下午茶什么的。

    到了约会的地方,秦夫人走了进去,看到太太圈的人刚准备打招呼,却见到华瑶瑶也在。

    她微微讶异了一下,随后又恢复如常的走了过去,“华夫人好久不见啊。”

    “是啊。”华瑶瑶笑了笑,“秦夫人看上去气色很不错,好像又年轻了压。”

    “最近烦心事少,皮肤状态就好了。”秦夫人坐下往后优雅的靠着,“女人就得靠养,特别是心情,心情好了,气色也就好了。”

    说完她看向华瑶瑶,眉眼挑了挑说道,“华夫人最近的气色就不大好,是有

    烦心事吗?”

    华瑶瑶叹了口气,“是的啊。”

    几个太太圈的人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

    谁不知道乔氏财团最近发生的事呢。

    平日里华瑶瑶都不怎么参加太太圈的活动,今天又突然来了,怕不是来求助的吧?

    她们这个太太圈啊,成立之初本是为了巩固各大家族企业和名流们的关系的。

    有的时候谁家遇上点麻烦事,大家也都会像办法帮忙解决什么的。

    但像乔家这种大危机,还真不好说帮忙的事。

    大家谁也不开口,不敢打肿脸充胖子。

    秦夫人嘴角勾着一抹笑,微微有些得意,“我们家最近也是,事挺多的,不过老秦自己就应付了,到也叨扰不到我。”

    她看了看华瑶瑶,故意问道,“乔家的事,华夫人怕是很烦恼吧?”

    “是啊,毕竟是大事,是挺烦恼的。”华瑶瑶当即点了头,很大方的承认了。

    秦夫人刚想要笑,连假模假样安慰的话都已经想好了。

    谁知华瑶瑶又说道,“我也没有操办过孩子婚礼的经验,所以今天才来跟各位太太圈的人请教,这家里办喜事,都有什么规矩吗?”

    秦夫人的笑有一瞬间僵住了。

    婚礼……的事?

    她说她烦恼的是婚礼的事?!

    难道不应该是乔家的危机吗!

    都什么时候了,她还在想婚礼的事呢!

    其他人也很是诧异。

    华瑶瑶却直接看向了一旁的宋太太并问道,“宋太太,前年的时候你儿子结婚,我记得婚礼也是你操办的,你有经验,和我说说呗,我最近头大得很,生怕哪个步骤没做好,搞砸了孩子的婚礼,我可就罪过了。”

    被点到名的宋太太笑了笑,大方的跟华瑶瑶分享起经验来。

    其他那些有操办过,或者帮着别人操办过的太太也都来支招了。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说得很热闹。

    而华瑶瑶也很认真在听取她们的建议,遇上不懂的还会问上两句,像是真的来取经的一样。

    秦夫人看得各种不爽,本来还想秀一下存在感的。

    她冷着脸喝了两杯咖啡,实在是不爽,趁着几人聊完婚礼的事了,就问起华瑶瑶,“华夫人,乔氏财团的事,你是怎么看的呀?咱们两家合作了那么多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的确有些麻烦,老秦都差点住在公司了,我还挺担心的,所以想知道乔家是打算怎么解决这个事呢?”

    华瑶瑶淡淡的笑了笑说道,“乔氏财团一直都是分工合作的,具体怎么处理我也不知情,毕竟我只管乔家的事,对乔氏财团的事宜不太清楚,如果秦夫人想了解情况,完全可以亲自去乔氏财团了解。”

    她顿了顿,又补充道,“不过调查小组一直有在调查,到时候会颁布结果的吧,秦夫人若是有那个耐心,大可以再等等就知道啦。”

    秦夫人深深的觉得自己这一拳,像是打在了棉花上,十分的无力。

    她再也坐不住了,只能胡乱的找了个借口走了。

    走的时候她回头看了华瑶瑶一眼,见她还在跟人了解婚礼的事,丝毫没有被她刚才的话影响心情。

    秦夫人心里就更加不满了。

    好好的心情都被影响了,冷着脸离开。

    车子还没到家,就接到了秦安平打来的电话。

    电话里,秦安平有些慌乱的说道,“出事了!你赶紧来公司以下!”

    “什

    么事这么紧张?”秦夫人沉着眸问。

    “这事三言两语说不清,你来一趟就知道了。”

    秦夫人心里一凛,急忙吩咐司机送自己到公司去。

    她人一到公司,秦安平就急匆匆的迎了过来并说道,“我们都失算了!乔忘栖留了后手的!”

    “什么个情况?”秦夫人急忙问道。

    秦安平把刚收到的通知给秦夫人看。

    上面是关于这次事件最后的结果。

    入驻两家公司的调查小组并没能在乔氏财团调查出问题来,到是在秦家这边发现了不少的问题。

    因为一些违规操作,秦家被开了一张天价罚单。

    而乔氏财团那边,在调查结果出来后,自证了自己的清白。

    乔忘栖又在这个关键时刻,宣布与秦家结束了合作。

    不仅如此,乔氏财团还公布了一件大事。

    那几个原本与秦家合作的项目,已经在一个月以前与F国的WS财团达成了战略合作。

    这是一记重·磅炸·弹!

    直接把整个商业圈的人都炸开了锅!

    WS财团是F国首屈一指的财团,近几年来更是发展迅速,全球都遍布了他们的产业。

    且不说WS财团有如何如何牛逼,就单说这次的合作,足足的让乔氏财团赚足了眼球。

    消息才放出去,乔氏财团的股价就一路飘红,直接暴涨。

    仅一个下午的暴涨,就直接横扫了之前因危机而导致的资产缩水总和!

    最气的是,先前同秦家合作的那几个项目,直接水涨船高价值翻了两倍!

    两倍啊!

    值整个秦氏的资产总和了!

    秦夫人看着资料,气到浑身发抖,“他乔忘栖真是好本事啊!居然玩金蝉脱壳!”

    “现在怎么办啊?”秦安平着急的问道。

    秦夫人只觉得心慌气短,眼前一黑,便直接晕在了秦安平怀里。

    整个公司乱成了一锅粥!

    原本在国外度假的秦蓝语,知道秦夫人病倒后,也急忙飞回原京。

    医院里,秦夫人脸色惨白,没有一点血色。

    秦蓝语看到她这样,担心得不行。

    好在医生说她只是气急攻心导致的体虚,好好休养休养就可以。

    秦夫人喝着秦蓝语喂到嘴边的参汤,有气无力的说道,“你叫你爸来医院一趟。”

    “妈,你都已经这样了,还是好好养病吧,就别管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秦蓝语紧张的说道。

    可秦夫人却坚持要她打电话给秦安平。

    秦蓝语只能照做,没多会儿秦安平来了,秦夫人跟他说了一下后续事宜。

    “罚单的事,只能认栽了,事已至此,咱们只能继续往前走。”

    秦安平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蓝语,公司正处于危难之际,你也该替你父亲分担分担了。”秦夫人把视线落在秦蓝语身上,拉着她的手叮嘱道,“至于乔忘栖,你就忘了吧。”

    秦蓝语一阵难受。

    “就当是妈求你了。”

    最终,秦蓝语只能红着眼点头,“好。”

    秦夫人这才稍稍的松了一口气,“好了,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我累了。”

    ——

    两更,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