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你前两天就查到了证据?”江羡惊讶的问道。

    乔忘栖默认了她的推测。

    “那你为什么等到今天才通知警方?”

    才问完这个问题,江羡就反应过来,突然有点心疼苏同恩了。

    如果她知道这一切都是乔忘栖做的,怕是比诛心还要痛苦吧。

    江羡开着车载着乔忘栖兜风,心情是说不出来的自在。

    乔忘栖还去微博逛了一圈。

    不出意外,苏同恩被抓上了热搜。

    不少网友根据直播时苏同恩的表情判断说她绝对是吸了毒,才会如此失常。

    这次比赛的主办方也随后发布声明,解释了今天直播被迫中断的原因。

    在描写苏同恩被抓这一段,没有丝毫的隐瞒,全都如实赘述。

    而与之相反,江羡的相关新闻全都是好的。

    复出即顶峰,自带流量且无人能及。

    甚至还因为在这次表演赛中出神入化的操作技术,吸引了一大波的电竞粉,人气更上一层楼了。

    最好笑的是那些新的男粉,一边喊着女神万岁一边哭唧唧的惋惜女神居然有对象了!

    最气的是他们比不过女神的对象,不然一定会抢走女神的。

    乔忘栖用自己的微博账号发了个动态。

    【用户1519599187:你们永远都没有抢走她的机会。】

    因为他们马上就要举行婚礼了。

    ……

    婚礼一天比一天近了,江羡也被迫忙碌起来。

    比如试婚纱,选婚戒之类的。

    订好伴娘服后,江羡问了洛星的档期。

    她最近忙得很,就为了挤出时间来参加江羡的婚礼。

    本来约好周末见面的,谁知周五的时候,江羡突然接到暮云泽的电话。

    电话里暮云泽语气急切的告诉她,“洛星出车祸了,很严重,现在还在抢救……”

    他的声音都有些颤抖,江羡心里也狠狠的咯噔了一下,“在哪里的医院?”

    问清楚地址后,江羡急匆匆的赶去医院看望洛星。

    病房外有暮云泽和盛景淮,两个男人对立而坐,互相瞪着对方,也互相看不惯对方。

    江羡到了之后问及洛星的情况,两人都沉默不语。

    好在有护士从急救室出来,江羡和那两个男人都围了过去询问情况。

    护士安抚了三人后说道,“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不过她的右腿伤势较为严重,恢复不好的话可能会留下残疾。”

    这话一出,三个人的心里都狠狠的颤了一下。

    如果真落下残疾,对洛星来说是很沉重的打击了。

    她还有她的超模梦没有实现啊……

    “都是因为你!”暮云泽突然发狂,狠狠的打了盛景淮一拳,打得他整个人跌在了一旁。

    盛景淮一向骄傲自负,是个吃不得半点亏的人。

    却在被暮云泽打了一拳后,没有任何的反击,只是爬起来靠在墙上,默默的擦拭着嘴角的血迹。

    暮云泽还要冲过去打第二拳,被江羡给喝住了,“够了!要打出去打,别在这里打!”

    见暮云泽收了手,江羡才继续跟护士了解病房里的情况。

    但具体还是要等主治医生出来才能清楚。

    三人又等了两个多小时,急救手术才算结束。

    医生出来把病人的情况简单的和三人说了一下。

    除去皮肉伤之外

    ,还有三处骨折,伤势最重的是右腿大腿骨粉碎性骨折。

    因为手术难度较高,没办法马上进行治疗,还得等会诊之后才会有结果。

    医生特别强调了一遍,如果治疗得不好,高位截瘫都有可能。

    江羡的心突然像是被什么攥住一样,生生的疼。

    她鼻子有些酸涩,强忍着没让自己掉眼泪。

    等护士推着洛星出来,她急忙迎了过去。

    洛星还在昏迷之中,全身上下都包扎着纱布,连脸上都有好几处伤口。

    江羡看得很揪心。

    在等洛星苏醒的过程中,乔忘栖打来了电话。

    江羡拿着手机到外面的过道接起,才刚开口说了一声,就无法自控的哽咽起来。

    “羡羡,怎么了?”乔忘栖立马紧张起来。

    “没……不是我……是洛星,她出了车祸,很严重。”江羡从没在乔忘栖面前这么崩溃过。

    乔忘栖也知道她跟洛星的关系有多要好,所以洛星出了事,对她的打击很大。

    “我马上过来。”

    江羡缓了好一会儿,才红着眼睛回到病房。

    冰饭还是一如既往的安静,谁也没开口说话,只剩下医疗仪器滴滴的响着。

    江羡回到之前坐着的位置,看着没有一点生气的洛星。

    也不知过了多久,床上的人轻轻的动了动,随后就痛得五官都皱在了一起,“好疼……暮云泽……我好疼啊……”

    原本盛景淮是第一个冲过来的,却在听到她叫的人之后,整个人愣住,愣在了原地。

    暮云泽过来推开了盛景淮,急忙凑过去问道,“我在,我在这里。”

    “暮云泽……我好疼啊。”洛星努力的睁开了眼睛,看到眼前的人,顿时大颗大颗的掉眼泪,“你没事吧?”

    “我没事啊。”暮云泽急忙说道,有点不明白她为何会这么问。

    洛星松了一口气,额头冒出了大颗大颗的冷汗,她在看到暮云泽身后的男人时,突然就变得惊恐起来,“他怎么在这里!”

    盛景淮再一次被洛星的举动伤害到,他冷着一张俊脸说道,“难道我不应该在这里吗?”

    “我不想看到你,你走吧!你走啊!”洛星的情绪突然就激动起来。

    可因为身体太虚,太疼,说出口的话丝毫没有震慑力。

    江羡不得不拉住了她安抚道,“洛洛,别激动,你现在有伤在身,不能激动。”

    “羡羡……”洛星看到她也在病房里,十分的惊讶,“你怎么在这里?”

    “我听暮云泽说你出事了,就赶过来的。”江羡解释道。

    洛星看向暮云泽,“你给她打电话做什么?”

    暮云泽正要解释,乔忘栖敲门进来。

    看到乔忘栖出现,洛星更加震惊了,“羡羡……你们……和好了吗?”

    这话让所有人都是一头雾水。

    什么叫你们和好了吗?

    她和乔忘栖一直都很好啊!

    难道洛星受伤的不只是身体,还有脑子?

    江羡意识到情况不对,赶紧让暮云泽去叫医生。

    可暮云泽才刚要走,就被洛星拉住了,“不要走,我怕。”

    没办法,江羡只能让盛景淮去叫人。

    盛景淮虽然很不情愿,可眼下救洛星要紧,他也只能去了。

    江羡安抚了好一阵,“没事的洛洛,医生说了,你已经脱离危险了,好好养养就好了,你现在什么都别想。”

    洛星看了看江羡,又看了看乔忘栖,最终还是

    没忍住问江羡,“我是不是昏迷了很久啊?连你都从F国赶回来了。”

    江羡又是一脸莫名,“什么F国?我没出国啊。”

    “你不是去F国找乔忘栖了吗?”

    “他一直都在原京啊,我为什么要去找他?而且我们马上就要举行婚礼了,还有,我们约好你要做我伴娘的呀。”江羡耐心的和她解释。

    洛星却是一脸的震惊,“婚礼?伴娘?”

    她眼神有些空,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急忙问道,“今天是几几年几月几号?”

    这问题太过奇怪,让人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过江羡还是如实和她说了日子。

    洛星好一阵沉默,医生也在这个时候赶到了,迅速给洛星做了检查,确定她的脑子没任何问题,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这期间,洛星一直很安静,脸上一直有困惑的神色。

    后来不知是想明白了什么还是怎么,她忽然拉住了江羡说道,“羡羡,我有些话想跟你说,你让他们先出去一下。”

    除了盛景淮之外,其他两个男人都以为她要跟江羡说私房话,便识趣的出去了。

    盛景淮本想留下的,可还没开口,洛星就赶他了,“还有你,你也出去。”

    她说话的声音清清冷冷的,有些陌生。

    而且看自己的眼神也十分的陌生,甚至还带了一点恐惧,让盛景淮十分不解。

    但他最终还是出了病房,把空间留给了二人。

    等病房里没有了其他人,洛星才急切的拉着江羡的手说到,“羡羡,你听我说,我接下来说的话可能会让人觉得匪夷所思,可我还是要告诉你,我重生了!”

    江羡,“……”

    “我知道这个说法有点荒谬,但这就是事实,我真的重生了!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会让我重生到这个时间来,可能是老天爷看我可怜,或者是我父母在暗中保佑我,想让我重新活一次吧,所以我重生了。”

    “洛洛,如果你很难受就什么都不要想,好好的养病要紧。”

    洛星一听她这语气就知道她没有听进去自己的话,急的不行,“真的羡羡,我没有骗你!我说的都是真的,你要相信我啊!”

    “我相信你啊,你只是太累太疼了,睡一觉就好了。”江羡轻轻的哄着她。

    洛星都快急哭了,“羡羡,我真的不是累了也没出现幻觉……”

    可能是意识到自己的这些解释没有什么说服力,洛星想了想后说道,“我这么说你可能不相信我,那我就说一下我预测的事情好了,你和乔忘栖的婚礼无法正常举行。”

    江羡,“……”

    江羡拿起手机在X财团群里发消息,“之前连舟是不是认识一个脑科权威啊?帮忙联系一下,我有朋友脑子出了问题需要看病。”

    “真的,而且我也没办法做你的伴娘。”洛星还在极力的解释。

    江羡说,“我知道,你现在受伤了,没办法当我的伴娘,但是没关系,我会理解的。”

    洛星,“……”

    为什么她说的就是没人信呢!

    也对,如果不是这事儿发生在自己身上,她也觉得对方脑子有病!

    “我知道你不会相信我的,不然你等等看,等你和乔忘栖的婚礼无法照常举行的时候,你就会相信我了。”洛星也放弃了劝说,只固执的说了这么一句。

    “洛洛,好好养病,我会找最好的医生来医治你的。”江羡打定主意的说道。

    洛星被迫点头。

    ——

    新不新奇?

    洛星重生了!

    一早就这么想的,虽然知道这样写会很难,而且还会涉及到剧透,但还是想这么写,祈祷我不卡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