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园三楼。

    乔三爷靠着阳台栏杆慢慢的晃了晃手中的酒杯,里面红色的液体随着杯子慢慢晃动出一抹血色。

    不远处,警车渐渐消失在视线中。

    他仰头一口喝完杯子中的红酒,才转身回房间,放下酒杯拿上外套下了楼。

    楼下,宋芯正在喝茶。

    一旁的家教老师正在辅导孩子弹钢琴。

    宋芯见到他,讶异的问道,“马上就吃饭了呀。”

    “你们吃吧,我要出去几天。”乔三爷淡淡的道。

    宋芯没什么表情的点点头,“那要注意安全。”

    回答她的,是乔三爷离开的背影。

    宋芯低下头继续泡茶。

    江羡被带走之后,乔忘栖第一时间动用关系,想让江羡在里面能受到照顾。

    然而奇怪的是,所托的人都告知他说这事儿不好办。

    连乔忘栖自己要探视,都被拒之门外了。

    如果不是因为那个人是江羡,乔忘栖早没那个耐心耗着了。

    席年把最新查到的消息如实汇报给乔忘栖,“所有经手过苏同恩一案的人都说她确实是死了。”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乔忘栖冷厉的道。

    席年看着眼前的乔忘栖,有些发憷。

    他已经好几天没有休息了,下颚长出了胡茬,明明应是憔悴不堪的样子,却锋锐得像一头即将爆发的雄狮。

    跟了他这么多年,席年知道他是在隐忍,为了江羡而隐忍。

    可就眼前这局面,的确很让人抓狂。

    自打江羡被带走之后,就查不到一点的消息。

    找的人一个比一个地位高,可得到的消息都是一样的,不知道江羡被带到哪里了。

    “苏同恩死了之后就被送往火葬场了,是她家属的意思,文允诺甚至都已经拿到骨灰了。”席年不得不把查到的消息告诉乔忘栖。

    “这么快就火化难道不是问题所在吗?”乔忘栖阴郁的眸底闪过一抹厉色,“把文允诺给我带来。”

    席年心里一凛。

    这……这是绑架啊!

    可乔爷的态度很坚决,席年不敢违抗,只能照做。

    两小时后,文允诺就被带到了乔忘栖面前。

    她满脸惊恐,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刚准备上飞机的时候,就被几个黑衣人强行带到了这里。

    鬼知道她一路上有多害怕多恐惧……

    直至看到了乔忘栖,她才恍然过来,急忙说道,“乔爷……您找我?”

    “苏同恩是死是活?”乔忘栖冷厉的开口,剑眉紧蹙,五官阴霾。

    文允诺感到一阵刺骨的寒冷,她颤颤巍巍的道,“死了,她死了……”

    乔忘栖突然伸手捏住文允诺的下巴,十分用力,疼得文允诺不停的掉眼泪却不敢挣扎。

    此时的乔忘栖,让人恐惧。

    “我再问你一次,苏同恩是死是活?”乔忘栖的每一寸神情都阴冷到了极致。

    “我……疼……你先松开我……”文允诺吃痛得五官都皱在了一起,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席年也小声的劝道,“乔爷,您还是先松开她吧。”

    乔忘栖这才甩开了文允诺,文允诺疼得捧着自己的下巴,颤巍巍的说道,“我不知道,是警方通知我来的,他们给了我一盒骨灰说是我姐姐的,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怕乔忘栖不信,她还发誓,“我发誓我说的都是真的!”

    她的说辞,和席年调查的结果是一样的。

    而且文允诺也不敢在乔忘栖面前撒谎,所以乔忘栖放过了她。

    让人带她走之后,又吩咐席年,随时监视文允诺,不放过任何一个和她有接触的人。

    因为江羡迟迟没有消息,两人的婚礼不得不临时取消。

    这一决定,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还有人打听情况,可乔家的口风很紧,外面的人没一个人知道真实情况。

    网上只以为是两人低调结婚没邀请媒体之类的,还纷纷惋惜没能看到江羡身穿婚纱的样子呢。

    到第十天的时候,乔忘栖差点没把整个原京的人都排查一遍。

    还是席年提醒他或许应该去见一见明大师,他才稍稍恢复理智,前去见了明大师。

    明大师仿佛早知他要来,这几日都在家等着的。

    看到眼前的乔忘栖,明大师看了还挺心疼的,“首先你不用太担心,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而且连我这边都打探不到消息,估计这事儿和警方没什么关系,你可以试着往更大范围去想想看。”

    明大师一语惊醒梦中人,乔忘栖心里便有了数。

    能越过整个原京对乔家下手的人,必然非寻常之人。

    乔忘栖想到了一个可能,这个可能让他颇为恼怒窝火。

    他不想低头,可却不得不低头。

    最终他还是拨通了那个许久未曾联系的电话,“是我,我要见你。”

    “太忙,没时间。”

    “……江羡是不是在你手里!”

    “你这是在质问我?”

    乔忘栖忍了忍,又才压低了语气开口,“你想要我做什么?”

    “我的要求很早之前就跟你说过,还需要我提醒你?”

    乔忘栖咬了咬牙,想到了江羡,到底怕她受委屈,还是点了头,“好,我答应你,我接管WS,放了她。”

    “早有这个觉悟的话,就不会有这种麻烦了,傲气这种事情在我这里是不存在的。”

    对方乐呵呵的挂了电话,只留下乔忘栖满脸阴鸷的捏紧了手机。

    ……

    江羡又换了一个姿势,无聊到想吐泡泡了。

    佣人小心的问道,“羡小姐,这是刚空运来的荔枝,您要吃吗?我剥来喂您。”

    “不要。”江羡看都没看一眼,懒洋洋的道,“我喜欢吃美男剥的荔枝,给我安排几个美男吧。”

    佣人左右为难。

    好在有人出现解了围。

    那人还没出现,笑声就已经传到江羡这边了。

    “哈哈哈哈义父他老人家居然逮住了这只狡猾的狐狸,不愧是义父啊,我要当面嘲笑江羡,谁也别拦着我!”

    声音落下的时候,人也出现在了门口。

    江羡右眼皮很应景的跳了跳,“应潋你可以闭嘴吗?”

    应潋乐呵呵的看了看江羡,“啧,怎么跟小时候不太一样了,整容了?”

    江羡白了他一眼,“我这张鬼斧神工精雕细琢的脸动一刀都是对女娲娘娘的不敬好吗?到是你,该去看看眼科了。”

    被骂的应潋也不气恼,反而笑呵呵的表示,“听说你被义父关禁闭了?犯什么事了?跟凡人私定终身?”

    “去你的。”江羡踹了他一脚。

    应潋眼疾手快的避开,“这么生气,看来我猜对了,是哪个男人那么倒霉被你看上呢?”

    “拉黑吧兄弟,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见你一次打你一次。”江羡放着狠话。

    可难得有这个嘲笑江羡的机会,应潋是不可能放过的,凑过去好奇的问道,“小狐狸,你到底犯什么事惹到义父了?他一般不管人私事的啊。”

    说起这个江羡就憋屈。

    那天她突然被人带走,原本还以为是苏同恩在耍心机呢,没想到带走自己的人会是义父。

    算起来两人也有三四年没见面了,本来以为会上演一幕父女情深的画面,谁知见到义父他老人家就被一顿训斥。

    “我们羡羡有出息了,居然背着义父私定终身了,我到是要看看是那头猪拱了我精心培养的白菜呢?”老头子蔫坏的说道。

    江羡当即就反驳了,“谁说他是猪了?谁说我是白菜了?”

    “我不管他是人是猪,想要娶你,那必须得过我这一关。”

    说完也不管江羡如何反对,直接将她软禁起来了,还放言说,如果乔忘栖三个月内找不到她,那就说明这男人不合格。

    江羡当时不服的放狠话,“还需要三个月?一个月就能找到我信不信?”

    “那就试试看好了。”

    江羡,“……”

    后悔跟老爷子呛声了。

    然后,她就被软禁在了这里,每日好吃好喝的照顾着,却没有任何能与外界联系的可能。

    义父的手段江羡清楚得很,想要硬来还真没那个可能。

    只能用计策了。

    江羡看了看眼前这个逮着机会嘲笑自己的应潋,顿时觉得计策来了,便和他说道,“应潋,我们来做个交易吧。”

    应潋一看江羡的表情就立即戒备起来,“我不,你肯定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他有这种反应也是因为以前在江羡手里吃太多亏了,都吃出经验来了。

    一旦江羡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他立马条件反射的开始戒备。

    江羡拍了他一巴掌,“我都还没说呢你就这么说,还是不是兄弟、”

    “不是了,刚刚已经被你拉黑了。”

    “……”

    江羡用手搭上他的肩膀说道,“这个交易很划算的,绝对是你占便宜。”

    应潋推开了她的手,并闭上了自己八卦的小嘴巴,转身就要溜走。

    被江羡一把抓住,“妖孽哪里逃!”

    “姑奶奶,我错了,我不该来嘲笑你的!”应潋开始后悔了。

    “你难道就不想知道你初恋女友为何突然甩了你并嫁给他人吗?”

    应潋突然放弃了挣扎,眸色微紧的看向江羡,“什么意思?”

    “想知道吧!想知道就帮我忙呀,这就是交易。”

    应潋仔细的看了江羡好几眼,确定她没有骗自己,才咬牙道,“好,你说吧,什么忙。”

    “帮我把这张照片发到我微博吧,微博账号密码我都给你。”江羡递给他一个拍立得拍出的照片。

    照片是一张很普通的海景照片,蓝天白云,树影绰绰,不远处还有一辆飞机飞过,划出一条长长的云痕。

    应潋没看出什么问题来,就爽快的答应了江羡。

    反正他们用的是无法追踪的IP,发的又是没什么内容的照片,不会有什么问题。

    应潋刚离开就碰见了老爷子,他立马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义父。”

    “来见羡羡啊。”老爷子热络的打着招呼,一副很是慈祥和蔼的样子。

    应潋点了头,“是啊,好久没见她了,过来瞧瞧。”

    “她给你东西了吧。”

    应潋,“……”

    几秒后,他默默的把照片递给了老头子。

    老头子看了看,“啧。”

    然后还给了应潋,背着手去见江羡了。

    应潋挠挠头,还以为照片会被没收呢。

    ——

    这个部分写得有点隐喻,可能看不懂,后面会解释清楚的,不用太着急去理解这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