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爷子一进来,伺候江羡的佣人就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隋老。”

    “都下去吧。”隋老挥了挥手。

    佣人撤下,房间里就只剩下江羡和隋老两人。

    江羡还懒洋洋的躺在懒人沙发里,连看都没看隋老一样,闭着眼睛晃着小脚。

    要不是心情不好,估计还要唱两句小曲儿了。

    隋老也不生气,找了个沙发坐下后吃了一口佣人给江羡准备的水果。

    齁甜。

    他立即吐在了一旁的碟子里并吐槽道,“这么甜的水果吃了不得糖尿病啊,羡羡以后还是少吃一点吧,不然老了就跟义父一样,得控糖了。”

    江羡轻哼一声,“我怎么可能跟你一样,我老了也好看。”

    隋老乐呵呵的笑了一声,“还在生义父的气呢?”

    “没有。”江羡回答得心不甘情不愿的。

    隋老都被逗笑了,“你刚刚让应潋替你发那照片我看了,没什么有用的消息嘛,你就确定那小子能找到这里?”

    “当然。”江羡回答得很肯定。

    “行啊,如果他找到了这里,我就让你跟他走。”

    江羡猛然坐起身来,“真的?”

    “当然是真的,义父什么时候骗过你?”隋老又无害的笑了起来。

    江羡一脸的鄙夷,“你骗我的时候多了去了,当初说得可好了,我想做什么做什么,结果丢了个X财团给我,现在连我谈个恋爱你都要管了,一把岁数了就好好颐养天年呗,管的宽容易招人嫌不知道啊。”

    “是是是。”隋老给她剥了颗荔枝递过去,轻哄着,“我啊,就是觉得谁也配不上我羡羡,而且我觉得你当初是奔着人长相去的,怕你被迷得晕头转向的,看不清人的本性,所以才想着考验考验的嘛。”

    江羡吃下他喂过来的荔枝,勉强算是原谅了他。

    隋老一边剥荔枝一边和她聊天,“你那个照片,有什么玄机?”

    “没什么玄机,就是一张普通的照片而已。”

    “那你怎么确定他就能通过这张普通的照片找到你?”

    江羡认真的给隋老科普起来,“照片本身没问题,但上面透露了三条有用的信息,那架飞机的航班信息,阳光和影子的角度,还有那片海。”

    “这不过是很普通的信息,你怎么确定他就能通过这张照片找到你?”隋老质疑的道。

    “因为是一张新照片,普通的图片搜索是找不到的,所以问题的关键点在那架飞机,商业飞机的航线基本是固定的,知道航线又知道拍摄日期,要查拍摄照片的位置就容易许多。”

    隋老笑了笑补充道,“你是不是忘了,我们所处的位置是一大片群岛,要一个一个去比对可不容易啊。”

    “所以阳光和影子的角度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此时,乔忘栖正在分析这张照片。

    如江羡所说的那样,他查了商业航班的航线,再经过技术比对,以及航班公司提供的KM·L文件,很快就在地图软件中找到了特定的地理数据,这个地理数据能查到整条航线的经纬度数据,还有飞机在每个点的具体飞行高度……

    隋老听了江羡的分析后,不得不感叹一句,“如果他真能通过这张照片找到你,也证明是个人才,义父就不拦着你们啦。”

    “说话算话?”

    “君子一言。”

    虽然江羡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可以想到马上就能见到乔忘栖

    弯弯的问乔忘栖,“虽然婚礼没能正常举行,但蜜月旅行到是没缺席,一会咱们吃完饭就去海滩散散步吧。”

    “好。”

    连日来的阴霾,因见到江羡而烟消云散。

    乔忘栖又恢复成了平静又无害的模样。

    殊不知前阵子的他又多冷厉疯狂,多让人恐惧害怕。

    “啧啧,有好吃的也不叫上我,也太不讲义气了吧。”应潋总是人还未到声音先到。

    江羡翻了个白眼说,“你狗鼻子啊,闻着味就来了。”

    被骂的应潋也不生气,笑盈盈的走过来,打量了一下乔忘栖后说道,“长得不错,难怪能迷倒颜控羡。”

    江羡踹了他一下,“有事说事,没事滚蛋,别在这里当电灯泡。”

    “我就是来要个答案的,是你自己说帮你发了照片,你就告诉我答案的。”

    江羡笑了笑问,“你是说你初恋女友为何突然甩了你另嫁他人的原因啊?”

    “不然呢?”

    “那个啊,原因很简单,她移情别恋了而已。”

    应潋,“……”

    尼玛!!

    被耍了!

    应潋现在才反应过来,自己又被江羡耍了!

    好气哦!连微笑都不想保持了!

    他气恼的想跟江羡打一架,结果江羡可怜巴巴的抱住了乔忘栖,“老公,我怕。”

    应潋,“???”

    她……怕?!

    自己没听错吧!

    乔忘栖把江羡护在了身后,并对应潋说道,“有什么尽管冲我来。”

    应潋心想,自己必然打不过江羡,那就揍她男人解解气也是好的,便点了头,“好啊,来啊!”

    “老公,使劲揍他。”江羡给乔忘栖加油打气,末了还亲了他一口当做是鼓励。

    乔忘栖立刻斗志勃勃的跟应潋打在了一起。

    一开始江羡还挺担心的,毕竟应潋的底细她是知道的。

    她担心乔忘栖应付不过来,毕竟她从没见乔忘栖动过拳脚功夫。

    几分钟后,江羡就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了。

    原本应潋还想教训教训乔忘栖呢,结果没几分钟,他就开始吃力处于下风了。

    而且不管他怎么反击,乔忘栖总能全方位的压制他。

    最后他右臂被乔忘栖反剪整个压在了桌子上,他才愤愤的道,“不玩了不玩了,你们夫妻俩合起伙来欺负人!”

    乔忘栖这才松开了应潋。

    应潋揉了揉手臂,满脸怨气的道,“江羡就已经够变态了,怎么找个男人也这么变态啊?

    这还怎么玩啊!

    没意思没意思,不玩了。

    江羡把剥好的虾仁断到乔忘栖面前,“老公,吃虾!这是奖励!”

    乔忘栖刚准备吃,应潋眼疾手快的抢过江羡手里的盘子拔腿就跑,一边跑一边说,“这个就当是你的赔罪了!谢了!”

    “应潋你死定了!”

    尽管应潋人已经跑远,可听到江羡这愤怒的咆哮,还是吓得心脏狠狠一跳,默默吐槽一句,“河东狮吼,果然厉害。”

    他把剩下的虾仁都塞到嘴里,一脸满足的离开了。

    ——

    实在是卡文,我理一理剧情,今天就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