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羡气鼓鼓的打算重新给乔忘栖剥虾,却被乔忘栖拉着下了泳池。

    男人眼底的热烈赤裸又急切,让江羡有些羞涩的红了脸。

    但她没有退缩,而是大方的搂着他的脖子吻了上去,也把自己对他的思念用这种方式告诉他。

    这是男人根本无法抗拒的主动。

    水里的浮力方便了他的进攻,也让江羡更快的沦陷在了他的攻势里。

    在深蓝色的夜空下,在热烈的海风中,在激荡的泳池里……

    事后,乔忘栖抱着瘫软的江羡回到了床上,她累得立马睡了过去。

    说好的晚饭后牵手游沙滩的环节也被迫取消了。

    乔忘栖拿出手机给乔元山回了个电话,报了平安。

    得知江羡没事,乔家的人也松了一口气。

    两人在海岛停留了两天就回了原京,这两天江羡就没出过门。

    她在一次领会到了男人到底有多不是人!

    江羡回原京稍稍休息,就去医院看望了洛星。

    洛星一见到她就有些激动的问道,“你是不是相信我说的话了!”

    “半信半疑。”江羡给她削着水果,“你只和我说了婚礼没正常举行,那你知道婚礼为什么没能举行吗?”

    洛星摇头,“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我那时候也在住院,有半个多月没见到你,再后来就得知你婚礼并没有举行。”

    说了跟没说一样。

    江羡把苹果塞她嘴里说道,“所以你的话还是不能信的。”

    “哎呀……”洛星都有点着急了,“我说的是真的!”

    “那你再说个你知道而我不知道又会发生的事情好了。”江羡抱着双臂看她。

    洛星仔细的想了一下,还真想起一件事来,急忙说道,“好像乔忘栖并不姓乔……”

    她话都还没说完,就被江羡伸手捂住了嘴,“别说了!我信你!”

    洛星眨眨眼,这就信了?

    “我信你,但这些话你谁也不能说知道吗?”江羡警示道。

    等洛星点了头,江羡才松开了捂住她嘴巴的手。

    洛星一边啃着苹果一边说道,“其实你不用这么紧张,关于乔家的事我知道的很少很少,乔家的消息一向都很严密的,但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下,要注意那个什么乔三爷。”

    “他怎么了?”

    “反正他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是什么坏人。”

    “……”这话说了和没说一样。

    “好了,你好好养病吧,有时间我再来看你。”江羡和洛星道别后离开了。

    洛星在她走之后才长长的叹了口气,“哎,我也不敢说太多,就祈祷你能顺顺利利吧。”

    暮云泽拿着检查报告进来,听了半句话下意识的问,“什么不敢说太多?”

    “没什么。”洛星急忙否认。

    “刚问过孟医生了,他说明天就能出院了。”

    洛星眼睛一亮,“太好了,一直住在医院里,我都快抑郁了。”

    “我给你找了看护,最近这段时间需要看护照顾你,我还有工作要做,等忙完手上的工作我就休息一段时间好好陪你康复。”暮云泽收拾着东西说道。

    洛星摇头,“不用,你好好忙你的事业,你可是未来的影帝呢,我可不能耽误你,有看护照顾我就可以啦。”

    “事业没有你重要。”

    洛星假装没听到这句话。

    第二天孟沂深来给洛星做出院前检查的时候,她趁着

    病房里没其他人在,问了孟沂深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孟医生,试管婴儿要怎么做啊?”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孟沂深有些奇怪的问道。

    “我的一个朋友……对,我的一个朋友她想做试管婴儿,我想着你是医生比我懂,所以我问问你。”洛星说得支支吾吾的,尽管很努力的表现出说别人事情的样子,可眼睛却心虚得不敢去看孟沂深。

    “你的朋友啊……”孟沂深笑得意味深长,“如果是健康的情况下,需要先打排卵针……”

    听了孟沂深的解释,洛星弄懂了两个必要的因素。

    第一,要身体健康,自己现在这情况肯定是没办法做了,至少得等身体好了来。

    当然这个也不急,她可以等。

    但第二点却让洛星为难了。

    她上哪里去弄J子呢。

    她说的不是J子库的jing子,她要盛景淮的jing子。

    孟沂深是盛景淮的朋友,肯定不能让他知道的。

    所以洛星有些无地自容的问,“可以自己提供jing子吗?”

    孟沂深有些忍俊不禁,“既然可以自己提供,为何不自然受孕呢?”

    “不行!”洛星一口否定了这个建议,“我不想跟人有接触。”

    意识到自己的说法不对,洛星赶紧解释说,“是我的朋友,她不想跟男人有接触。”

    “我懂,这个问题其实有点复杂,因为如果是自己提供的话,步骤上要麻烦很多……”孟沂深有些为难。

    洛星却表示,“麻烦一点没关系,只要能怀上孩子就行!”

    见孟沂深看自己,洛星又支支吾吾的解释,“就,就我那个朋友她太想当妈妈了,所以她不怕麻烦。”

    孟沂深合上手里的病历笑着说道,“那你把你朋友的微信推给我好了,我可以在微信上给她详细解释一下,最好让她现在就来做个身体检查什么的,试管婴儿要提前很久做准备的。”

    “啊……其实也没有那么着急,我先和她说说吧。”

    “也可以。”孟沂深把出院证明递给她,“回去以后要记得好好休养,伤筋动骨一百天,这话可不是说着玩的,药也要按时吃,人也要按时回来复查,等合适的时候就要开始康复了。”

    “好的,谢谢孟医生!”

    ……

    乔二爷得知江羡安全无恙的回来,当场暴走,叉着腰恨声恨气的说,“我还真是小瞧了这江羡,这都能脱身!”

    乔三爷喝了一口酒,半垂着眼看着杯子中的玫红色液体,嘴角不置可否的勾了勾,“她可不是个简单的人呐。”

    “不过还是搅黄了他们的婚礼,也不算太吃亏。”乔二爷坐回沙发里,端着酒喝了一口问乔三爷,“接下来要怎么做呢?”

    “慢慢来,不着急。”乔三爷很有耐心的道。

    每次他说慢慢来,乔二爷就特别着急,“再慢慢来,怕是整个乔氏财团都被小九拿捏在手了!”

    每每这个时候,乔三爷只是笑笑不解释。

    他跟乔二爷的性格完全相反,看的事情也就长远一些。

    之所以说慢慢来是因为他知道,只要有老爷子在,他们就动不了乔忘栖半点。

    周末的时候,江羡约了个朋友见面,还叫上了秦粤。

    这段时间的秦粤很焦躁,一直在给江羡审本子。

    可她看来看去,就是没看到合适的。

    加上粉丝们不停的催促,都希望江羡赶紧复出,甚至还因为粉丝呼声太高而上了热搜。

    也就让秦粤更加焦躁了。

    江羡不忍心看

    她这么煎熬,就叫上了她。

    一开始秦粤还不情愿,“我要看本子,我要找到能让人眼前一亮的本子给你!”

    “没准今天就有了呢。”

    秦粤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迅速的出了门。

    两人在约定的地方见面,还没说上两句话,江羡约的人就到了。

    一个纤瘦的人推门进来,见到江羡的时候,摘下口罩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羡姐。”

    “你是……胡又儿?”秦粤记得这个人的,毕竟之前和言衡的风波闹得那么大。

    胡又儿点着头,“你好,我叫胡又儿。”

    “你好,我是秦粤,江羡的执行经纪人。”秦粤跟对方握了手。

    “本子带来了吗?”江羡给她递上一杯果汁后问道。

    “带来了带来了。”胡又儿把带来的本子拿了出来递给两人,“已经改过很多版了,你们看看合不合适,我自己心里是没底的。”

    秦粤看到本子封面上写着隐形人三个字,寻思着这是科幻剧本啊?

    国外的科幻做得很好,可国内却始终不经如人意。

    且不说剧情的是,单是特效,就特别烧钱。

    很多国产电影应为扛不住烧钱的特效而选择廉价特效,结果引得所有人吐槽,说是四不像电影。

    以至于很多人都不敢碰这个题材。

    江羡则打开了内容看了起来。

    秦粤有些欲言又止,可看到胡又儿那期许的眼神,又不忍心打击对方,也翻开封面看了起来。

    胡又儿紧张得像个被老师抽查作文的学生一样,不安的拧着手指。

    “不错。”江羡看完后给了给与了肯定。

    秦粤看得没江羡那么快,但里面的内容也吸引到了她。

    这阵子秦粤都被各类的本子折磨着,人都已经有些审美疲劳了,可在看这个故事的时候,却有着眼前一亮的感觉。

    故事的内核很丰满,剧情也很流畅。

    关键核心思想很重要!

    她甚至都没看到结尾,就激动不已的说道,“羡姐,这个可以啊!这个完全可以!”

    胡又儿听到她的话,这才松了一口气,有些不好意思的整了整头发说,“其实还是有些地方不足,后续还需要做一些小的修改。”

    “没关系,你可以慢慢改,回头我让人把合同递给你。”江羡说完还赞许了一句,“又又,你很厉害的,要自信一点!”

    “嗯。”胡又儿露出了一个憨甜的笑容。

    服务员送小吃进来,客气的跟三人说道,“这是送给会员的小吃,轻慢用。”

    她的视线落在桌子上的剧本上,只短暂的停顿了两秒就移开了,没叫人看出端倪来。

    等服务员退下之后,秦粤一边吃着小吃一边问江羡,“羡姐,原来你是这里的会员啊,回头我来这里跟人谈合作的时候,可以报你的名吗?”

    “可以的。”

    “目前国内科幻电影拍得好的导演就那么两个,咱们要找谁呢?”秦粤好奇的问。

    “你说徐导和陈导吗?”胡又儿对这两个导演也很熟悉的。

    “对啊!”秦粤喜欢科幻电影,对这个领域的了解比较多。

    两人热络的聊了起来。

    江羡到是没怎么插话,拿着手机回着乔忘栖的信息。

    方才那位送小吃到包间的服务员在出了包间后,快步穿过长廊到了转角后的另外一个包间。

    包间里坐着两个人,一个是秦蓝语,一个是秦诗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