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面是什么情况?”秦蓝语多少有些沉不住气,不等服务员开口就立即问道。

    秦诗涵从包里取出一张支票递给了服务员。

    服务员收下支票后才说道,“江羡她们是在讨论剧本,好像在说科幻导演什么的,桌上放了文件,因为时间太短,我只看到了封面的名字,叫影形人,其他就不太清楚了。”

    秦蓝语不太懂这些,就问秦诗涵,“小姑姑,江羡这是要拍科幻电影吗?”

    秦诗涵对服务员说道,“你先下去吧。”

    等服务员走之后,她才跟秦蓝语说道,“以江羡的性子,肯定会找最好的科幻导演,刚好这两个导演我都认识,我这就联系他们。”

    “导演的事你能解决,现在的问题是,要怎么才能把江羡的剧本抢过来。”秦蓝语犯难的道。

    秦诗涵笑了笑,“为什么要抢她的剧本?”

    “我不太明白。”秦蓝语困惑的看向她。

    秦诗涵勾起红唇慢条斯理的给她解释,“几年前我拍过一部穿越片,当时我的对家也在拍这类型的片子,实际上是对家先立项的,我得知了对方的剧本类型后,立马找了编剧开始写剧本,边拍边写,并且比对家要早半年播出,等对家的片子再播出的时候,全网都在说她热我剩下的冷饭,甚至还有说抄袭的,导致对家口碑大跌,后来甚至因为饱受恶评而退出了演艺圈,在这个圈子里,抢占先机很重要,你现在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明白了。”秦蓝语特别佩服秦诗涵的算计。

    相比起她来,自己还是太年轻了,所以才在之前和江羡的博弈中输得那么彻底。

    秦诗涵拿起外套起身,“行了,想知道的都已经知道了,就没必要多耗着了,我去找导演找编剧,你准备好资金,一切准备就绪就可以抢占先机了。”

    “好!”秦蓝语信心十足起来。

    ……

    秦粤第二天下午就神色恹恹的来找江羡了,“我今天去找了陈导和徐导,可他们都说没档期,羡姐,要不我们再等等?”

    “等什么?”

    “等导演档期啊!”秦粤有些着急的道。

    江羡关掉跑步机,原地做着拉伸的动作并说道,“谁说我要找导演了?”

    秦粤被她一个问题给问懵了,“我不太明白……不找导演拍,难道自己拍吗?”

    江羡冲她笑了笑,“你猜对了,我就是准备自己拍。”

    秦粤的嘴巴张大成了O型,都快能塞下一个鸡蛋了。

    她用了好几分钟的时间来消化这个消息,“羡姐,你自己拍?自己做导演吗?”

    “嗯。”江羡压了压腿后才拿毛巾擦了擦汗,并解释道,“先前我回江海陪我妈待产的时候,闲来无事学了一下导演的课程,自己导一部戏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秦粤,“……”

    她要说什么?

    她能说什么?

    为了靠经纪人资格证,她都花了快一年的时间。

    结果羡姐只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就自学了导演的课程……

    秦粤现在才算明白一个道理,人与人之间是不能相比的。

    特别是不能跟江羡比。

    和她比,就会陷入自我怀疑,怀疑自己是来人间凑数的。

    “那羡姐是打算自导自演?”秦粤好奇的问。

    江羡摇头,“不,这次我只想当导演。”

    秦粤有点不理解,“很多演员转型做导演都会自导自演啊。”

    “这部电影的女主角有点惨,你懂我的意思吧。”

    秦粤,“……”

    懂,怎么不懂!

    毕竟羡姐是一个嫌弃电竞职业选手队服太丑而放弃做职业选手的人。

    听她这么说,秦粤心里就有了数,“那演员是在自己公司选吗?我回头看一下公司艺人的档期。”

    “这部剧的男主是反派,莫生不是说他最想演反派吗?就找他好了。”江羡提议道。

    “可以,那女主呢?”

    “女主还没定,不过我心里已经有人选了。”

    秦粤明白,也就是说女主并不是找公司的艺人,而是另外的艺人。

    秦粤刚走没多久,乔忘栖就回来了。

    他要出差两天,回来拿行李。

    以前都是席年帮他做这些准备的,这次他自己亲自回来拿,只因为想趁着这个空档见一见江羡。

    江羡亲自把他送到了门口,见乔忘栖迟迟没有要走的意思,挺无奈的道,“再拖下去就赶不上飞机啦。”

    “我不在身边的这几天要记得按时吃饭。”

    “你都已经说了三百遍了!”江羡忍不住想翻白眼。

    “有吗?”乔忘栖自己并不觉得。

    江羡把他推了出去并说道,“快去吧快去吧,我后天在H市有活动,那里离你出差的地方并不远,到时候我直接来找你行了吧?”

    “好。”乔忘栖这才拧着包上了车。

    江羡一直等他的车子离开,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真是越来越黏人了。

    她有点好奇,别的情侣也像他们这样吗?

    明明都在一起一年半了,他怎么还那么稀罕呢!

    这可能就是乔忘栖的小奶狗属性吧。

    江羡是一边嫌弃,一边心里又甜滋滋的。

    女人果然是口是幸福的动物。

    趁着乔忘栖不在,江羡把好早之前就答应人的活动给安排上了。

    她给宁可打了电话,约她一起去云山。

    最近在家混吃等死的宁可听到云山两个字,眼睛都亮了,“好的!我会准时到的!记得开上你的粉跑让我见识见识!”

    晚十一点,正是云山最热闹的时候。

    天气转暖后,越来越多喜欢赛车的人都会跑来云山玩。

    现场很是热闹,已经赛过两轮了,现场赛车会的工作人员正在准备第三轮的比赛。

    “猴哥又来啦?”正在登记的工作人员看到熟悉的人,就热切的打招呼。

    被称为猴哥的人,自打去年九月份见识过粉跑之后,不管天晴下雨,每天都要来云山转一转。

    每次来都会惯例的问一句,“今天有动静么?”

    “没呢,至少现在还没看到。”工作人员回答道。

    猴哥挺失落的,“这都大半年了,怎么还不出现呢?”

    “之前我听有人说,那辆粉跑好像出了点事故,后来直接被送去报废了。”工作人员给猴哥说着自己打听来的消息。

    玩车的人,跟车行很熟,多少知道一些小道消息。

    “可惜了,那么好的车,才见一次就报废了,在哪个地方报废的?能捡着么?”猴哥好奇的问。

    工作人员摇了摇头,“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如果真能捡着,早被有门道的人弄去了吧,毕竟就算是报废的车,也价值不菲呢。”

    “哎,看来今晚也要空手而归咯。”猴哥点燃手里的烟,闷闷的吸了一口,手还下意识的去捋自己的头发。

    等摸到自己那短浅的头发才想起来,自己上个月的时候把脏辫给剪了。

    有点不习惯呐。

    他抽完烟后丢在地上狠狠的踩灭了烟嘴,才捡起来往一旁的垃圾桶走去。

    刚掀开垃圾桶呢,一阵阵引擎声突然呼啸而来。

    猴哥抬头看了过去,灯光太强他没看清楚,只感觉一道强劲的风直接扫了过来,卷起了地上的尘土,扫了猴哥一脸。

    他立马呸呸了两声刚想开骂,又一道光扫了过来,又是一道强劲的风和尘土……

    猴哥,“……”

    他吃了一嘴的灰尘,气到想跳脚。

    伸手抹了一把脸正气势汹汹的过去找人算账呢,结果就瞧见了那辆他肖想了很久的粉跑!

    猴哥眼前一亮,都顾不上还在生气就急忙往出发区跑去。

    工作人员也跟着小跑过去登记呢。

    还是去年那辆粉跑,连车牌号都是一样的。

    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多了一辆红色跑车。

    这辆红色跑车工作人员是知道的,云山小辣椒的跑车呀!

    今晚是什么好日子,不仅云山小辣椒来了,连那个去年打破了小辣椒记录的粉跑也重新出现了。

    太他妈神奇了!

    猴哥几乎与工作人员一起到的车子前,车窗落下,露出了一张精致的侧脸。

    是个长得很好看的女人,脸上带着墨镜,看不清全脸。

    即使这样,也足够颠倒众生。

    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又一脸崇拜的问,“你是……?”

    江羡摘下了墨镜。

    “江……江羡!”男人认出了眼前的人。

    江羡笑盈盈的打招呼,“你好。”

    后面的猴哥的魂儿都差点被她给勾走了。

    “可,可以给我签个名吗!”工作人员磕磕巴巴的开口,“我,我妹妹是你粉丝。”

    “哦,好啊。”

    “我也是你粉丝!”工作人员急忙强调道,“所以可以签两个名吗?”

    “可以。”江羡依旧是有求必应,十分的亲和。

    猴哥摸了摸衣服口袋,愣是没找出纸和笔来,但还是厚着脸皮说道,“能给我签个名不?就签衣服上,可以吗?”

    “好啊。”江羡点着头,“你也是我粉丝吗?”

    “算是。”猴哥有些腼腆的答道。

    闻言江羡笑得有些好奇,“什么叫算是?”

    “因为我并不是被你女明星身份吸粉的,而是被你的赛车几乎吸粉的。”

    猴哥一糙汉子,愣是被江羡看得面红耳赤手足无措的,“去年九月,你来过云山,开的就是这辆粉跑,当时你刷新了所有的记录,我记得你的!”

    原来是这样。

    江羡大方的给他签名,就签在他的夹克上,不过她解释了一下,“去年我开的并不是这辆粉跑。”

    工作人员楞了一下,“是这辆啊,我记得的,车牌号都是这个。”

    “那辆车出了事故就报废了,换了一辆新的,用的原来的车牌号而已。”

    工作人员,“……”

    就尼玛……很强!

    这个车型本来就一辆难求,属于有钱也买不到的那种。

    结果她还能弄来一辆。

    原来豪横真的是一个形容词啊!

    说的就是江羡,够豪横。

    ——

    看到有人说剧情跳跃,明天就能解释清楚

    不着急,有疑惑是正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