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忘栖只淡淡的点了个头,就带着江羡去跟乔三爷夫妇俩打招呼了。

    秦蓝语躲在秦诗涵的身后,没敢说话。

    等乔忘栖走之后,又痴痴念念的看着他的背影走神。

    要不是秦诗涵暗暗的掐了她一下,她可能要失态了。

    秦蓝语脸色微红,赶紧跟着秦诗涵去跟其他人打招呼。

    宋芯拉着江羡热络的说着话,“好久都没看到你了,前两天我儿子还在问呢,说那个漂亮的小婶婶怎么没回来呀?”

    她说得绘声绘色的,惹得江羡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乔三爷跟乔忘栖喝着酒,视线不由自主的看向了这边。

    有宋芯在,他可以肆无忌惮的看。

    乔忘栖也在看,不过他看的是江羡。

    只要有江羡在的地方,他似乎就看不见别人。

    不远处正在跟人谈笑风生的秦蓝语,也总是忍不住去看乔忘栖。

    好在有秦诗涵的提醒,她懂得克制,没叫人看出什么不妥来。

    酒过三巡,宋芯和乔三爷的女儿陪着蛋糕师将蛋糕推了上来,乔三爷作为寿星过去吹蜡烛切蛋糕。

    秦诗涵看似不轻易的走到了江羡身边,一边对着众人笑一边跟江羡说话,“江羡,听说你要拍电影,我没想到会这么巧,咱们居然撞了题材,科幻电影这块饼,可不好吃啊,你应该好好考虑考虑的。”

    “秦小姐这番话若是叫我们两家的粉丝听到了,还以为我们关系有多好呢。”江羡说得云淡风轻,可那话却像是无形的巴掌,狠狠的打在了秦诗涵的脸上。

    夹枪带棒什么的,她又不是不会。

    所以江羡还补刀的说道,“既然咱们做了对家,就该有对家的样子,装着端着没什么意思,你说是吧,秦小姐。”

    秦诗涵也没料到江羡会说得这么直接。

    上流社会的人,最会的就是伪装了。

    就算烂到了骨子里,也要维持着表面的高贵端庄。

    可这些定律在江羡这里啥也不是。

    这些在上流社会人眼里看起来的不体面,江羡做了。

    而原京最榜样级别的大佬,乔家小九爷却偏偏爱她这样的我行我素。

    试问,气不气?

    要不是当演员多年,还拿了影后桂冠,秦诗涵恐怕都难以维持这份体面了。

    她尴尬的笑了笑,不再自讨没趣。

    赶走了恼人的苍蝇,江羡觉得耳根子清净多了。

    宋芯和乔三爷一起切的蛋糕,切出来的第一块递给了他们的女儿,第二块分给了妻子宋芯,第三块他却递给了江羡。

    其实没什么问题,毕竟江羡现在也是乔家的人,照顾自己家的人并没任何的不妥。

    所以连乔忘栖和江羡都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乔三爷做事就是这样,与乔二爷完全相反。

    一群人吃吃喝喝得差不多了,江羡也没提出要提前离开的意思。

    到是乔忘栖注意到她五分钟内换了换了两次落脚的重心,便放下酒杯跟乔三爷和宋芯道别。

    宋芯还亲自送他们出去。

    回到车上,江羡一边系安全带一边问乔忘栖,“为什么不等散场再走?”

    “你的腿酸了,就不等了。”

    “你怎么知道?”江羡有点诧异。

    乔忘栖揉了揉她的头,“我看到了。”

    江羡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看到的,毕竟这男人做事,总是细致到让人觉得惊奇。

    来之前她挑了一双不算太高的跟鞋,立意是为了美美的站在乔忘栖身边当陪衬。

    没想到太长没穿跟鞋了,尽管跟不算太高,但时间久了还是会腿酸,却也在能忍受的范围内。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脚上的鞋,心里有什么东西好像摁不住了。

    等江羡抬起头的时候,双眸格外的明亮,“乔忘栖。”

    “嗯?”男人正在开车,听到她叫自己,回头看了一眼。

    “你车技好吗?”

    “还行。”

    “那就行。”

    乔忘栖还没明白江羡这句话的意思,就听见一声安全扣解开的声音。

    下一秒江羡直接起身越过中控,落了一个大大的吻在他的脸上。

    男人的心神一荡,车子明显晃了一下。

    江羡眼疾手快的伸手扶住了方向盘,人也迅速回到了自己的位置里,眼神灼亮且带着笑意的说道,“不是说车技很好么?”

    要不是她反应快,怕是这会儿都要撞路基了。

    乔忘栖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解释说,“车技是还可以,主要是你的魅力太大,我无法抵抗。”

    闻言,江羡笑得眼眸一弯说道,“虽然我来原京没多久,但也听过不少那些原京名媛对你的形容,她们都说,乔家的小九爷有多么多么的高冷,难以接近,不苟言笑,若是她们知道你这么会说情话,怕是要被颠覆认知了。”

    “以前我的确是她们所形容的那样。”乔忘栖不可否认的说道。

    江羡就好奇了,“所以你经历了什么?”

    “遇见你之后新开发的技能。”

    “……”

    看吧,说辞是一套一套又一套的,这谁扛得住啊!

    反正她是扛不住,且宁沉眠。

    ……

    秦诗涵本来是想在江羡那里找点存在感,给她一些心理压力什么的。

    最好她自己知难而退,自己可以不战而胜,借此好好的嘲讽嘲讽她的不自量力什么的。

    然而……

    她只能说是勇气可嘉吧。

    在两人官宣新作一周后,网络上还在讨论的,只剩下江羡和宁可了。

    秦诗涵这边有些石沉大海。

    混娱乐圈的除了那些很强的实力派之外,谁都需要热度,不然也不会有人相仿设法的去碰瓷有流量的艺人。

    说起来也是奇怪,一个一个口诛笔伐的嫌弃流量艺人,又一个一个削尖了脑袋想挤进这一层。

    要多矛盾有多矛盾。

    秦诗涵有些着急,如果作品没有热度的话,很有可能和现在的局面一样石沉大海。

    而且她还要赶进度,必须得赶在江羡拍完之前拍完上映,不然这一切就白白布局了。

    所以她所在的那个剧组几乎是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拍摄赶进度,怕演员吃不消就找了不少的替身拍摄。

    而秦诗涵自己,也是连续一个星期的连轴转,人都瘦了一大圈。

    秦蓝语都好一阵没见到她了,也不知道具体是个什么情况。

    眼看着江羡那边的热度是居高不下,秦蓝语就更着急了。

    主要是因为她输给江羡太多次

    了,太想扳回一城。

    看到这情况,便按捺不住打算私自出手了。

    江羡在官宣后的第三周进的组,一开始大家都是捏着一把汗,毕竟这是她第一次当导演,没有经验。

    然而江羡对现场的把控和要求都非常的精准,带着整个剧组一步一步的步入正轨。

    拍了两天后,连宁可都忍不住要说一句,“你真是吃这碗饭的人!”

    整个剧本是处于保密阶段的,除了编剧和江羡之外,谁也不知道完整的剧情是什么样的。

    剧组的演员都是头一天才拿到第二天要拍的内容。

    正是因为这份严谨,叫秦诗涵那边愣是没打听到一点内幕,只能从依稀的片段中知道江羡当真是拍的影形人的题材。

    “事成之后,我会给你一大笔钱,你拿着这笔钱离开原京,想去哪里都行。”秦蓝语用金钱诱惑着桌子对面的男人。

    那男人终究是心动了,咬牙点了头,“行!不过你得先给我一半的钱才作数。”

    “可以。”秦蓝语很大方的给他划了账。

    很快男人就收到了一大笔钱,数额之大,是他一辈子也挣不到的那种。

    第二天一早,乔忘栖和往常一样把江羡送到了片场。

    这一周的拍摄在云山,其实与乔忘栖工作的地方方向相反,但他依旧是坚持送她到现场。

    整部戏里有几场飙车的戏份,所以江羡才把拍摄地点选在了云山。

    宁可一听能开车,特别兴奋,毕竟这是她是最拿手的事。

    可当她看到江羡准备的那些道具车时,顿时肉疼得不行。

    那些车可都是江羡的私人珍藏啊!

    她也是真舍得!

    为了呈现最好最精良的画面,江羡是下了血本了。

    哪个剧组敢这么玩啊?

    也就江羡才这么豪了。

    宁可上了车,摸着方向盘忍不住感叹了一句,“宝贝儿,对不起了,我也是没办法,只怪你主人太狠了。”

    第一场飙车的戏码开始拍摄,宁可技术过硬,只用了两条就过了。

    道具组重新修整道具之后,准备第二场的拍摄。

    男人走到车子前跟正在修车的人工作人员说,“我擅长修这个我来吧,你去帮忙修另外一辆车好了。”

    支走了工作人员,男人左右看了看,然后钻进了彻底。

    很快第二场拍摄开始,这一次的拍摄难度更高,要求女主跟男主来个‘死亡之吻’。

    所谓的死亡之吻,并不是男女主接吻,而是两人在飙车的时候,在极限车速的前提下,车子之间的接吻。

    这对车技要求是非常高的,江羡找的是专业的赛车手来完成这个镜头。

    谁知宁可来了兴趣非要自己来完成这个镜头,江羡知道她的技术,便同意了。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车子在赛道上开始冲刺。

    宁可开的是前一辆,男主替身开的是后面一辆。

    两辆车车速刚好在入境的时候达到了标准,这个时候宁可会突然加速,并一百八十度调转车头,与后车来一个精准的接吻镜头。

    车子里安装了镜头,江羡盯着监视器里的画面。

    镜头精准的捕捉到了宁可甩方向盘的画面,很帅气,完全是她要的那种感觉。

    ——

    今天一更,明天恢复正常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