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爆出消息的时候,江羡这边一直没有反应,我还以为她怂了呢,没想到她留了一手,太强了!就喜欢做事干净利落的人!】

    江羡传媒的一纸声明,直接将这次事件的起因经过以及结果解释得清清楚楚。

    里面的信息量极大,虽没题名道姓,可明眼人一看就能明白是怎么回事。

    跟江羡的光明磊落相比,对家就特别的卑鄙小人。

    重点是,江羡已经把相关证据提交给了相关部门,后续的事,自然会有官方去调查。

    该负责的要负责,犯了错的自然会接受惩罚。

    另外,声明里还提到,有竞争是好事,能使人进步。

    可大家需要的是良心竞争,而不是这种使用卑劣手段的竞争,希望竞争者能明白这个道理。

    百花齐放才是好事。

    一句话,把江羡的格局表达得明明白白。

    这一波,谁看到不叫一声好?

    比起全网的热议,此时最慌的人是秦蓝语。

    她怎么也没想到,江羡居然来了个釜底抽薪!

    更让她惶恐的是,江羡抓住了那个她收买的人!

    这无疑于是抓住了秦蓝语的把柄,想怎么捏完全是江羡说了算。

    秦蓝语慌得不行,赶紧去找秦诗涵帮自己想办法。

    秦诗涵拍了好几天的大夜戏,人都没休息好,一醒来就听说了这事,脑子都快疼炸了。

    她正要给秦蓝语打电话,她人就到了。

    一见到秦蓝语,秦诗涵气得一通骂,“你到底有没有脑子?为什么要背着我去做这些事情?”

    秦蓝语低着头,心里全是委屈,“我就是见不得江羡过得那么好。”

    “你以为我见得吗?”秦诗涵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你这么做,直接把我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害得我口碑跌到了谷底,毁了我花了十多年建立起来的形象!我真是杀了你的心都有了!”

    “小姑姑,对不起,我知道错了.”秦蓝语试图去拉秦诗涵,撒娇道歉。

    可秦诗涵直接甩开了她的手并冷厉的说道,“现在不少来怪谁对谁错的时候,当务之急,得先找个替死鬼,把你从这团漩涡中拧出来才对!”

    “……嗯。”秦蓝语早已没有了底气,只能接受秦诗涵的安排。

    秦诗涵头脑比秦蓝语好清醒得多,她迅速找人替秦蓝语抗下了这次的事情,并把后续的证据一并的销毁,免得查到秦家的头上来。

    可她的形象算是彻底的毁了,特别是网上对她的评价。

    秦诗涵自认为自己心理素质很强大,可也扛不住那些指责和谩骂。

    原来网暴是这么可怕的一件事,这件事情带给她的影响力可以说是毁灭性的。

    连续三天的网暴,让她吃不好睡不好更没办法好好的工作,整个人浑浑噩噩的。

    而网上的批评还远远没有结束,仿佛成了她一生的污点,如影随形。

    秦诗涵气到病了,细细的想了整件事情的经过。

    这个时候她才恍然明白过来,江羡这一招的高明之处。

    以江羡的能力,想要查清楚这件事情是谁做的,其实很容易。

    毕竟她还抓住了那个有重要罪证的人。

    更何况她背后还有个乔忘栖呢,在原京这个地方,想要瞒着乔家的人做事,是非常有难度的。

    秦蓝语那点小伎俩,怎么可能瞒天过海呢。

    可江羡并没有直接关键证据交出去,只是一纸声明,让她深陷舆论。

    所谓杀人诛心,说的就是这种吧。

    秦诗涵现在的口碑完全跌到了

    谷底,影响到底有多大,无法估量。

    这几天经纪人那边接到了不少的电话,好多资方撤资,不愿意再赞助她的新电影了。

    问题是现在叫停项目等于直接认输,而且秦家已经砸了不少的钱进去,叫停的话会直接导致巨额亏损,数额巨大难以补上。

    秦诗涵这会儿完全是骑虎难下,走哪一步都不行,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更没办法去跟江羡竞争了。

    她尝到了恶果。

    而这个恶果,还是她自己种下的!

    ……

    没有了对家的干扰,江羡的拍摄立马变得顺利起来。

    原本一百天的拍摄周期,到第九十多天的时候就差不多结束了。

    剧组杀青那天,江羡宴请了剧组的所有人员。

    上至演员,下至片场打扫卫生的,都在受邀之列。

    江羡更是一桌一桌的去感谢敬酒,当然她喝的不是酒,但她的态度却是最诚恳的。

    整个剧组的人都觉得她特别的好,好多人还跟她一起合影。

    没多会儿晚宴的照片和视频就在网上流传开来,还引起了不小的热议。

    #江羡豪门千金#词条更是直接上了热搜。

    【握草太绝了!真豪门千金本人了!】

    【要命了,她为什么这么好看!!!为什么!!!】

    【这是什么乖巧小可爱啊呜呜呜呜!】

    【今晚被江爸爸美到失语!!】

    【天呐美我一脸!我直接原地去世啊呜!】

    【这种美貌是真实存在的吗!好羡慕晚宴的那些人啊!有没有人带我一起去追星啊!哪怕去剧组打扫卫生也行啊!我就想见一见这人间绝色啊!】

    【我江爸爸就是坠吊的!】

    江羡忙于新电影的拍摄,都好久没有在微博营业了。

    突然的路透,让江铁板们集体狂欢。

    特别是颜狗们,高兴得跟过节一样,四处扒图看,堪称颜粉的大型盛宴现场。

    虽然不是直播,却胜似直播。

    因为路透照片一直从晚宴现场,到晚宴结束。

    全网都在猜江羡下一秒会出现在谁的微博里,甚至还有领路人,只要一发现新的路透,就在江羡的超话里公告。

    一辆黑色劳斯莱斯停在了酒店门口,司机回头叫了一声,“乔爷,夫人出来了。”

    乔忘栖打开车窗,拿起手机拍下了江羡从酒店大门走出来的样子。

    下一秒直接发送微博,随后收起手机打开车门下车去迎接她的小娇妻,一系列的动作一气呵成。

    一分钟后,迅速有吃瓜网友抵达用户1519599187刚更新的一条微博。

    【快来人啊!江爸爸的新路透来啦!】

    随后一群人蜂拥而至,了这条微博。

    【用户1519599187:江羡超话她在这里。】

    配图就是江羡从酒店大门出来的样子。

    穿这黑金的单肩礼服,头发松松倦倦的披在肩上,脸颊小巧又精致。

    皮肤在灯光下泛着诱人的白皙,绽放的红唇,为她平添了无数魅惑。

    一双腿又长又笔直,引得人无限遐想。

    而乔忘栖拍的时候,她的视线正看了过来,双眸里带着欣喜。

    这些欣喜,在照片里就显得格外的明亮,像是璀璨的星星跌入了她的双眸,一眼即心动。

    【妈妈咪呀!这一眼看得我魂儿都没了!】

    【这是谁拍的!也太会拍了吧!唔唔,我已经被迷晕了!】

    【原来一眼万年这句成语是真实存在的啊!太绝了!】

    【不愧是姬圈天菜,简直了……我开始怀疑我的性取向了,唔唔,我太爱这个女人了!】

    【妈妈呀,我恋爱了!】

    原本默默无闻的一个微博,就因为这张照片,突然爆火。

    短短半小时,微博的评论就过完,转发和点赞更是突破了十万。

    然而当事人乔忘栖却并不知情,因为他根本就没功夫去看手机,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江羡身上了。

    江羡一上车就懒懒的躺在他怀里,喟叹了一声说,“终于可以休息休息了。”

    乔忘栖轻柔的给她捏着脖子,江羡舒服得闭上了眼睛。

    “我这两天也有空,想去哪里玩?我陪你去。”

    乔忘栖早有计划,所以前阵子一直加班加点的忙工作,就为了腾出时间好好的陪陪她。

    “我现在哪里都不想去,就想好好的吃吃喝喝睡睡。”

    “好,我陪你。”

    吃过太多次亏的江羡猛然睁开眼睛,并跟乔忘栖强调道,“陪我可以,但只是单纯的陪!不能折腾我!”

    “……好。”乔忘栖无可奈何的点头。

    江羡半信半疑,“说好了啊,不能折腾我!”

    “好。”乔忘栖再次保证。

    他不主动折腾就行,又不是没有别的办法。

    这一晚,江羡睡了个好觉。

    乔忘栖说到做到,真的没有折腾她。

    她直接睡到大中午才起床,而且一起床就有可口的鲜虾馄饨。

    连日来的忙碌,都在这一刻得到了缓解。

    江羡吃饱喝足后,和乔忘栖窝在沙发里小憩。

    她头枕在乔忘栖的腿上在玩手机,乔忘栖则用手给她梳理着头发,一边手拿着手机在看邮件。

    秦粤发消息来问她情人节要不要来个直播,不少粉丝都催到工作室去了。

    去年她就在情人节直播的,所以粉丝们都好奇她今年会不会直播。

    江羡觉得可以,就回了秦粤,让她去安排。

    这一转眼啊,又是情人节了,时间过得还真是块。

    不知不觉,她跟乔忘栖也快结婚两年了。

    可江羡丝毫没有那种结婚两年的感觉,每天都过得甜甜蜜蜜又腻腻歪歪的。

    以前她跟宁可闲聊的时候还说起新婚燕尔这个词,根据调查得出的结论是,新婚期最多半年,超过半年的屈指可数。

    可她跟乔忘栖,好像完全违背了这个结论嘛。

    当天工作室就发布了江羡七夕要直播的预告,粉丝们当即就表示一定会准点去直播间守着。

    秦粤准备了几个直播方案给江羡选。

    江羡选了打游戏。

    “和我的想法一样!我也觉得打游戏比较有趣,粉丝也想看你打游戏,想看璃神的屠杀。”秦粤激动不已的道。

    “璃神的屠杀?”江羡慢悠悠的回了一句,“我说的是直播吃鸡。”

    秦粤,“???”

    正在喝水的秦粤一口喷了出来,“你在跟我开玩笑?”

    连正在看文件的乔忘栖都顿了一下,把视线从文件中移开,落在了江羡的脸上,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江羡说,“你们这是在怀疑我的实力??”

    秦粤,“……”

    怀疑什么???

    乔忘栖假装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继续看文件。

    ——

    今天三更,恢复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