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了地点,江羡才知道乔忘栖带自己来的是原京廖家的宴会。

    这个时候临阵逃脱显然不可能了,江羡只能硬着头皮进去。

    心里却在琢磨着要怎么通知对方,让他们假装不认识自己。

    乔忘栖一直在身边的话,是肯定不可能有机会的。

    所以江羡一进去就跟乔忘栖说,“我肚子有点不舒服,我先去一趟洗手间吧。”

    “需要先去看医生吗?”乔忘栖立即但心地问道。

    江羡猛摇头,“就一点点不舒服,你别紧张,我去一下洗手间就好。”

    乔忘栖确认真的没问题,才让她去了。

    江羡匆匆的到了洗手间,急忙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是我,江羡,一会看到我不要露出惊讶的表情,要装作不认识我,知道吗?”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江羡的心才踏实了下来。

    她收起手机,对着镜子稍稍整理后,才开门出去准备去找乔忘栖。

    可迎面却撞见了一个熟人,或者说是冤家。

    秦蓝语早早的就和秦夫人来宴会了,为的就是给她多一点时间去和廖先生的小儿子接触。

    然而那位廖家小少爷根本就没出现过,苦了秦蓝语,等得百无聊赖的,还喝了不少的酒水。

    秦夫人见她状态实在不佳,就让她来洗手间稍稍整理一下,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江羡。

    秦蓝语心里咯噔一跳,心虚得下意识的回避了江羡的视线。

    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做贼心虚吧。

    等秦蓝语自己反应过来,十分的懊恼。

    又鼓起勇气的抬起头来跟江羡对视,眼底写满了不服输。

    江羡淡淡的看了一眼秦蓝语。

    视线并没有停留太久,只扫了一眼就移开,从容淡然的往前走。

    秦蓝语的心倏的一下提了上去,堵得心里有些难受。

    牙齿不由自主的咬了咬唇,手指不由自主的姣紧手里的包,好不容易才鼓足勇气喊道,“江羡。”

    被叫了名,江羡只能停下脚步,微微侧眸看向她,似在询问,你有事?

    “苏同恩的死跟你有关系吧?你真是可怕,害了人却还能这样逍遥自在,你都不会觉得良心不安吗?”秦蓝语像是赌气一样,将责怪一股脑儿的说了出来。

    谁知江羡没有生气,更没慌张,而是轻笑了起来。

    那笑容,美得有些惊心动魄。

    同样作为女人的秦蓝语,都被这笑容给迷花了眼。

    她晃了晃神,才定下心来。

    江羡却勾着红唇笑着问她,“秦小姐这个问题,应该问你自己呀。”

    秦蓝语的表情倏然一变,“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江羡没忍住噗嗤笑出了声,“那秦小姐自己好好琢磨去吧。”

    她撩了撩头发,闲闲散散的看了秦蓝语一眼,声音微微压低了说道,“秦小姐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秦小姐最好多多的祈祷自己能守住这些真相。”

    “江羡!”秦蓝语失态的喊道。

    江羡却轻描淡写的扬起红唇,“还有,麻烦秦小姐不要靠近我,我整个人有密集恐惧症,不能接近心眼子多的人,请保持适当的距离,你好,我也好,谢谢。”

    说完她便丢下一脸灰败的秦蓝语离开了。

    秦蓝语本来想恶心一下江羡的

    ,没想到反而被江羡给堵了回来。

    她心情奇差,脸色也特别的难看。

    还好这里没人,自己的失态也没被人看见。

    秦蓝语快步的去了洗手间,愤愤的在心里把江羡骂了一通。

    宴会厅里,乔忘栖还在原地等着江羡,见她出来便主动过来曲起手臂让她挽着自己,“怎么去这么久?肚子很不舒服吗?要不还是去看看。”

    “我真没事。”江羡都后悔骗他了,看把他担心得,“先去跟主人家打招呼吧!”

    乔忘栖这才带着她去跟廖先生夫妇两打招呼。

    廖家虽然不在四大家族里,却也是地位不低的名门望族。

    原京的这些名门大多分为三类。

    一类是如乔家和其他四大家族那样有权有势有历史底蕴的大家族。

    这些家族掌握着原京的一大半资源。

    第二类便是如明家,廖家,孟家这类靠某个专业站稳脚跟的家族。

    他们或许不是最有钱有权的,却是地位颇高的存在。

    如明家,华夫人多年来哪怕被拒绝很多次也坚持不懈的邀请明夫人就足以说明其地位。

    而孟家则是在医学方面有着很高的成就,所以有了一席之地。

    而廖家则是在金融方面更有成就一些。

    特别是廖先生,不仅是原京大学的经济学教授,对金融有很深的研究。

    涉及到金融,自然就能和几大家族扯上关系了。

    人脉和关系就无需多说了。

    不然秦夫人怎么会看上廖先生的小儿子呢。

    廖先生很热切的跟乔忘栖夫妻俩打招呼,廖夫人还拉着江羡的手不停的称赞,“早就听说乔家小九爷的太太是位绝色美人,今日亲眼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比电视上漂亮很多呢!跟小九爷也是非常的般配,就你们夫妻二人这逆天的颜值,以后的孩子绝对是人中龙凤啊!”

    江羡,“……”

    也太卖力了吧!

    连一旁的廖先生都认可的猛点头,“就是就是,不知道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生孩子呀?”

    廖夫人迫不及待的问,“准备生几个呀?我觉得至少两个,一儿一女凑成一个好字最好。”

    廖先生听了又道,“就他们两人的基因,只生两个多可惜啊,至少生五个!”

    江羡,“???”

    两位差不多得了,再说就过分了啊。

    还是乔忘栖怕江羡不自在,赶紧解了围说,“生孩子的事还早呢,我们不着急,我也想让羡羡多自由几年。”

    廖家夫妻俩听到这话,好生失落。

    特别是廖夫人,“生孩子也未必不自由啊,可以找好的月嫂带的,羡羡还是可以拼事业的嘛。”

    说完又意识到自己好像说漏了什么,有些慌张的看了江羡一眼。

    好在并没人注意到这个细节,廖夫人才松了口气。

    原本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的秦夫人走了过来,面上笑盈盈的跟几人打招呼,“廖先生廖夫人,乔先生乔太太。”

    廖夫人立马恢复了从容,微微的点着头回应着,“秦夫人。”

    乔忘栖对廖先生说道,“我先带我太太去转转,你们聊。”

    “好的好的,餐厅在右边,那里准备了一些吃的,你们去看看有没有喜欢吃的,不用客气的,就当是自己家一样。”廖先生热络的回应道。

    两人谢过廖先生后才离开。

    等廖先生再面对秦夫人的时候,又是平日里应酬时最常见的从容。

    这一转变,秦夫人看得真真切切,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秦家还没出事的时候,也曾风光无限,在这些大世家里有着不低的地位。

    谁见了不得客客气气的。

    自从秦家出事之后,秦夫人才算是尝尽了人情冷暖。

    说不介意是不可能的,只不过是她善于隐藏而已,即使对比很明显,她也只是微笑着面对,“我前阵子跟几位太太打麻将的时候,听说廖先生的小儿子回国了,说起来我对你们家这位小少爷还挺欣赏的,我先生经常跟我提起小少爷的才华,说他以后必然会有一番成就的。”

    被人当面夸奖孩子,廖夫人很是骄傲,态度也好了不少,“你说惊则啊,他也没有你说的那么优秀,就是有点小聪明而已,提不上台面的。”

    “廖夫人谦虚了,小少爷当年可是以原京大学的金融系第一名被保送到国外的呀,怎么好说是小聪明呢,太谦虚啦。”秦夫人四处看了看后又问道,“只是今日怎么没见到他呀?不是说已经学成过来了么?”

    廖夫人乐呵呵的笑道,“他啊,大忙人一个,我都半个多月没见到他了,也不知道在忙什么,总之就是忙。”

    秦夫人听了还挺失望的,“原来是这样啊,其实忙点也挺好的,忙说明在做正事啊,现在的年轻人,干正事的就没几个,还是你们有福气。”

    都是明面上的寒暄,廖夫人自然不在话下,与秦夫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应付着。

    秦夫人没打听到廖惊则的消息,还挺失落的。

    毕竟她今天可是带着秦蓝语冲着廖惊则而来的。

    等了半晌都没见到人,秦蓝语已经沉不住气了,秦夫人才过来打听的。

    秦夫人应付了两句后又看似不轻易的问道,“我见乔家小九爷和他夫人的感情还挺好的,看来那些传言是假的了。”

    廖夫人装作不明白的问,“什么传言啊?”

    “你还不知道吗?就之前网上传得沸沸扬扬的,说小九爷和江羡已经离婚了什么的……”

    闻言,廖夫人都乐了,“秦夫人没看到昨天晚上的新闻吧,都打假了,要我说啊这网上的传言也是过分了,没看见人家夫妻的感情好得很么,非要去造谣人家已经离婚了,真是吃饱了撑着,闲得慌。”

    秦夫人表面附议着点头,“是啊,人家夫妻感情好着呢,也不知道那传言是怎么起来的,可能是因为他们婚礼取消才传出来的吧。”

    她顿了顿,有些好奇的看向廖夫人,“说起来,我前段时间生了一场病,闭门谢客的,是错过了很多事,当时乔家不是已经发了请柬的吗?怎么后来就没音讯了?”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

    秦夫人笑了笑,“也是,除了乔家和江家的,外人是不会知道内情的,别人只当是乔家不愿意接收这个媳妇呢,毕竟是个戏子。”

    本来还和蔼可亲的廖夫人在听到这话后,突然就变了脸。

    她冷着脸,不阴不阳的说道,“这毕竟是别人家的私事,还是少说的好,网络上那些谣言就是被这么传出来的。”

    秦夫人刚想附议说是是是。

    结果廖夫人直接点名说道,“秦夫人,你现在更应该担心秦家现在的情况才对,少去关心别人家的事才是正事儿。”

    这话像耳光一样,无声无息的打在了秦夫人的脸上。

    不痛不痒,却极为难堪。

    ——

    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