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自讨了没趣后,也没有了寒暄下去的兴致,匆匆打了个招呼后就走了。

    一直没说话的廖先生突然凑过来说了一句,“老婆,你也真能忍,换做是我的话,她才说一句话我就泼她一脸酒水了。”

    “我这不是为了维护你的面子么?”廖夫人傲娇的道,“刚刚羡羡来的时候,我装得像不像啊?乔忘栖应该没看出来吧?”

    “应该没有吧。”廖先生也不敢肯定。

    廖夫人挺着胸脯说道,“肯定没有,我对我自己的演技还是很有信心的。”

    廖先生就笑。

    “对了,惊则呢?他怎么还没来?”廖夫人突然想起来问道。

    “我哪里知道,那小子整天都忙得不见人影的。”

    廖夫人忧虑的道,“他最崇拜羡羡了,要是知道羡羡来了,肯定马不停蹄的赶过来,要不我给他打个电话说说?”

    廖先生急忙阻止道,“羡羡不是说了吗?让咱们装作不认识她,那小子要是来了,肯定就露馅了。”

    “也是哦。”廖夫人有些惋惜的道,“惊则要是知道了肯定后悔死了。”

    “别管他,谁叫他整天忙忙碌碌的,自个儿错过的怨不得别人。”

    廖夫人想起这句话的含义,又是一阵叹息。

    乔忘栖带着江羡四处打招呼,当然大多是别人来跟他打招呼。

    毕竟人身份摆在那里,多少人想巴结都巴结不上呢。

    他全程护着江羡,体贴入微,俨然一副好丈夫的形象,羡煞了不少人。

    时至今日,原京的那些名媛们都还难以接受小九爷已婚的事实。

    以前还好,至少乔忘栖很少带江羡公开露面。

    重点是两人的婚礼没办成,不少人心里又燃起了希望。

    然而昨天两人公开露面,以及乔忘栖当众维护江羡的样子,再次将这些希望泯灭。

    最狠的是,乔忘栖今天居然带着江羡高调的出现在了宴会里。

    以前的乔忘栖,基本上不参加各类宴会的。

    这次却做得这么直接,显然并不是为了宴会而来,而是别有用意吧。

    只是这个用意,对那些还抱着奢望的人来说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江羡也察觉到这男人的心思了,有些忍俊不禁。

    原来男人使其小性子来,也挺有意思的。

    可爱,想抱。

    碍于现场的人太多,她不得不收敛一点。

    由于打招呼的人太多,江羡假笑得脸都要僵了。

    而那些个来打招呼的女人们,总会不轻易的把视线落在江羡脖子的某处红痕上。

    每每这个时候,江羡就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哪有人秀恩爱秀得这么直接的!

    今晚怕是要有不少的少女心被粉碎了。

    江羡看了一眼不远处那个看着这边的秦蓝语,嘴角噙着笑的往乔忘栖又靠了靠。

    男人非常上道的搂住了她的腰。

    要多亲昵有多亲昵。

    谁说他们感情不好来着?

    是眼瞎了还是根本就没长眼睛啊!

    等乔忘栖觉得差不多了,便带着江羡去跟廖先生廖夫人道别。

    廖夫人那叫一个舍不得哦,拉着江羡说了好多关心的话。

    最后还是江羡不断的使眼色,她才稍稍收敛一点。

    夫妻俩还亲自送到了门口,巴巴的望着他们离开,才转身往回走。

    刚没走两步,就见一人从车里下来急匆匆的往宴会里跑。

    廖夫人仔细一看,哟呵,这不是她家那臭小子么?

    在廖惊则跑过来的时候,廖夫人拉住了他,“跑什么呢?”

    “妈,听说女神来宴会了!?”廖惊则急切的问道。

    “是啊。”廖夫人点头。

    廖惊则作势又要往里面跑。

    廖夫人再次拉住了他。

    急的廖惊则喊道,“妈,你松开我呀,我去找女神!”

    “你来晚了,她已经走了。”廖夫人说出残忍的事实。

    廖惊则楞了一下,随后垮起个脸说道,“怎么就走了啊?你们怎么不早些跟我说呢?”

    廖夫人乐了,“谁叫你不早点来宴会的,自己错过了怪谁呢?”

    “我那是不知道女神会来啊!我要是知道她会来,我昨晚就来等着了。”

    廖夫人翻个白眼,“只能说你们有缘无分吧。”

    说起这个有缘无分,廖惊则感觉心口被扎了一刀,“你真是我亲妈,哪里痛往哪里扎。”

    廖夫人抬手拍了他后脑勺一下说,“你还真敢肖想呢!”

    “想一下有不犯法。”廖惊则挠着头嘀咕。

    廖夫人懒得理他,直接拉着他往里走,“来都来了,就进去露个面打个招呼吧。”

    这个时候廖惊则再想逃,明显已经来不及了。

    他最烦应酬了,知道家里有这场宴会,就早早的跑去躲起来了。

    结果听说女神来了,又特地赶过来。

    错过了女神也就算了,现在还得回去应酬。

    谁有他倒霉啊!

    廖惊则的出现,让原本以为没什么希望的秦夫人眼前一亮。

    她立即推搡了一把秦蓝语,“那就是廖家的小少爷,你赶紧去打招呼啊!”

    “妈……”秦蓝语有些不情愿。

    “快点!”秦夫人冷着脸呵斥。

    秦蓝语知道躲不过了,只能硬着头皮过去打招呼了。

    廖惊则被母亲拉着跟众人打招呼,只能皮笑肉不笑的应付着。

    至于谁是谁,他压根记不住,脑子里想的都是女神的事。

    还寻思着找个机会去拜访拜访什么的……

    可到底用什么理由去拜访呢?

    廖惊则想不出来。

    “廖先生,廖先生?”秦蓝语说了好几句,廖惊则都没反应,她有些不悦的蹙起眉头来。

    又是一个没有礼貌的二世祖!

    亏她妈妈还说廖惊则有多么多么优秀呢。

    秦蓝语心里都是鄙夷。

    在她看来,原京所有的男人加起来都没有乔忘栖一半优秀。

    爱过像乔忘栖那么优秀的男人之后,这些平庸的男人又怎么能入她的眼。

    廖惊则在她叫了两声后,才反应过来微微的点了个头,“不好意思,我有点事先去忙,失陪了。”

    秦蓝语好一阵无语。

    也太没礼貌了!

    别人在跟他讲话呢,他没认真听也就算了,还转身就走。

    秦蓝语有些窝火,偏偏又不能随意发泄,只能忍着。

    在廖惊则转身要走的时候,她不冷不淡的开口,“廖先生,你就这么丢下跟你打招呼的人,是不是有点不礼貌?”

    突然被指责,廖惊则也挺无奈的。

    他知道是自己的问题,所以很诚恳的道歉,“不好意思,我是真有点急事要去忙,没有别的意思,你别误会。”

    “我是秦氏的秦蓝语,认识一下吧。”秦蓝语勉强的打着招呼。

    “你好,我是廖惊则。”廖惊则不得不礼貌的回应。

    秦蓝语这才消了点气说道,“其实我也觉得宴会挺无聊的,可碍于长辈的要求,不得不留在这里,看廖先生也是这个意思,要不麻烦一下廖先生带我一起走,就当是廖先生给我赔罪了,怎么样?”

    虽然这要求

    挺无理的,可廖惊则觉得是自己理亏,就答应了。

    秦蓝语挺满意的,“我去跟我妈说一声,你稍等我一下。”

    等他点了头,秦蓝语才去找了秦夫人。

    秦夫人当然是同意的,还让她好好把握。

    秦蓝语回来和廖惊则一起离开了宴会厅。

    廖惊则本来以为出了大门,两人就会各走各的。

    谁知出了大门后,秦蓝语却说道,“这里不好叫车,廖先生可有开车来?”

    “我是开车来的,不过……”

    他话都还没说完就被秦蓝语给打断了,“那就麻烦廖先生送一程了。”

    廖惊则想说我们不顺路,而且我很忙没时间。

    可秦蓝语已经在理直气壮的问他,“哪辆车是你的?”

    廖惊则想着刚才都忍了,就继续忍一下吧。

    他带着秦蓝语走到自己的车前,并绅士的打开了车门。

    秦蓝语蹙着眉看着眼前这辆并不起眼的车,心情愈发的不好了。

    这是什么破车!

    廖家在原京也挺有地位的,廖惊则更是有才子之称,怎么就开这种拿不上台面的车?

    其实廖惊则的车也不算太差,奔驰,八九十万的那种。

    可这种车看在秦蓝语眼里就很差,根本入不了她的眼。

    毕竟她平时开的都是千万级豪车。

    她顿时连勾搭的心思都没有了,直接说道,“我想起我有东西落在我妈那儿了,我去找她拿,你忙的话就先走吧,不用等我了,今晚的事情还是谢谢你,再见。”

    说完也不等廖惊则回答,直接转身就走。

    廖惊则毕竟是在廖家长大的人,见识还是有的。

    哪能不知道女人这点小心思啊。

    不过他礼貌的没有揭穿,毕竟是和他没任何关系的人。

    对方的品性是好是坏,长得好不好看,家世好不好都跟他没半毛钱关系。

    她走了,自己还乐得自在呢!

    廖惊则更是愉快的坐上车,高高兴兴的离开了。

    秦蓝语当然不会回宴会去,直接叫朋友开车来接了自己。

    本来说去喝酒的,可她知道一会儿秦夫人肯定会打电话来询问,怕露馅,便放弃了。

    她让朋友送自己到了秦诗涵的住处。

    这段时间秦诗涵一直在忙电影后期制作的事。

    前阵子出了事之后,她就变得低调了很多,已经好一阵没出现在公众的视野里了。

    越是憋着这口气,她就越是想要赢江羡一次。

    所以她把所有的重心都放在了电影的后期制作商。

    为了给江羡添堵,秦诗涵直接把国内好一点的制作团队都签下了。

    虽然花了不少的钱,可跟江羡花钱去找国外的团队来比,还是少了很多。

    这样一来,江羡电影的成本就直接上去了。

    到时候若是扑街了,少不了被嘲笑。

    秦诗涵最想看到的就是江羡被狠狠嘲笑。

    目前电影已经完成得差不多了,秦诗涵打算近期去找一些有人脉关系的人,早点拿到许可证。

    最近网上的新闻她也有看到,让她惊讶的是,乔忘栖居然会那般的维护江羡。

    说实话,秦诗涵很羡慕。

    特别是和自己曾经的经历做对比,就更加让她羡慕嫉妒恨了。

    被勾起了伤心往事的秦诗涵,打开了一瓶酒一个人喝了起来。

    ——

    今天两更,晚安哦。

    另外看到有人说秦家作妖太久,毕竟秦家是有实力在的,不然也不会和乔家合作那么多年。

    配角嘛,当然是用来推动剧情的呀,不然怎么往前发展呢对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