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秦蓝语到的时候,她已经喝得差不多了。

    听到有开门的声音,她猛然回头,动情的叫了一声,“四哥。”

    闻到一屋子酒气的秦蓝语皱了皱眉,“小姑姑,你这是喝了多少酒啊?”

    秦诗涵听到这声音,猛然从混沌中清醒过来。

    她隐去了脸上的苦涩,恢复了平日里的清冷,“你今天不是和你妈去参加廖家的宴会了吗?怎么会到我这里来?”

    秦夫人的心思秦诗涵自然是知道的。

    她不说这件事还好,一说起这事,秦蓝语就很是憋屈,“别提了,我今天早早的跟着我妈去了廖家的宴会,枯等了好久才见到了我妈口中那个一表人才的廖家小少爷,想着他毕竟是廖家的人,肯定有出色的地方,结果呢……”

    秦诗涵挑了挑眉。

    秦蓝语恨声恨气的道,“结果就是个开破奔驰的瘪三!”

    “看人不能只看外在,廖先生在金融界很有威望的。”秦诗涵好意的提醒。

    秦蓝语没好气的道,“那是他父亲打下的江山,和他有什么关系,且不说廖家不止他一个儿子,就算廖先生把家产都给他,他也守不住的,这种人我才看不上眼。”

    本来秦诗涵还想说两句的,却被秦蓝语一句话给堵回来了。

    秦蓝语说,“小姑姑你不也一样吗?到现在都还对他念念不忘,我刚还听见你叫他了。”

    这话像是一根刺一样,狠狠的扎进了秦诗涵的心。

    她垂下眸给自己重新到了酒,再次喝了起来。

    秦蓝语也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些过了,毕竟那是小姑姑的伤心往事。

    她这样说,无疑于是在小姑姑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

    秦蓝语歉意的道,“小姑姑,你别生气,我不是故意那样说的,我的意思是,心里装着一个更优秀的人,就看不上其他人了。”

    “罢了,这件事你自己看着办吧,我不参与。”秦诗涵声音有些空洞,说完便自顾自的喝着酒。

    秦蓝语陪着坐了一会儿后,就借口离开了。

    等房间里只剩下她一人后,秦诗涵才苦笑着出声。

    秦蓝语那句话其实没有说错。

    心里装着一个更优秀的人,其他就谁也入不了眼了。

    这么多年来,秦诗涵深有感触。

    以自己的名气地位和长相,多的是人追求。

    可她愣是谁也没看上,始终独身一人。

    其根本原因,不也是因为心里装着那个人么?

    那个她不可能得到的人。

    ……

    周末乔元山特别给江羡和乔忘栖打电话,让他们过去吃饭。

    等两人到的时候才发现华瑶瑶和乔十一也在。

    乔十一也有一段时间没见江羡了,知道她到了,直接跑出来迎接,脸上都写满了开心。

    “嫂子,你可算来了,我等了你一早上了,被爷爷灌了一肚子的茶,可难受了。”

    “你不是去实习了吗?”江羡记得秦粤提起过的,所以问了一句。

    “是爷爷打电话叫我回来的呀,好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乔十一解释道。

    江羡看了乔忘栖一眼,乔忘栖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

    两人进了屋,华瑶瑶就张罗着叫江羡过去,“我看看,都瘦了,是不是又没好好吃饭啊?”

    “没有,我都有

    认真吃饭,可能是天气太热的原因。”

    华瑶瑶又埋怨的看了乔忘栖一眼,“肯定是小九没有把你照顾好。”

    突然背了一口锅的乔忘栖到是没一点怨言,“我会努力改进的。”

    “羡羡啊,你那电影拍完了吧?”

    在江羡泡茶的时候,乔元山开门见山的问道。

    “是的,已经拍完了,在后期制作呢。”江羡乖巧的回答道。

    乔元山满意的点点头,“那是不是说明你有空啦?”

    “怎么啦?爷爷有什么事要我做吗?”江羡把泡好的茶递过去。

    乔元山接起闻了闻,对江羡的茶艺颇为满意,“还是你们婚礼的事,之前你在忙,我就没有再提起过,现在你也忙完一个段落了,才找你来商量商量,听听你的想法,你跟爷爷说说,你对婚礼的事情是怎么安排的?”

    其实江羡知道,乔元山提这事,肯定是因为新闻的事。

    网上都在说她和乔忘栖的婚礼没有如期举行,肯定是两人之间的感情出了问题。

    不然离婚的谣言怎么就传出来了呢?

    乔元山肯定觉得愧疚,才找了江羡来说婚礼的事。

    “爷爷,只要我们感情好,婚礼不婚礼的不重要,外界的那些传言你别当真,我们自己心里清楚就行。”江羡理解的安抚道。

    乔元山叹了口气说,“其实网上的议论也是不是没有道理的,你们都已经领证两年了,婚礼早就该提上日程了,是我们乔家没做到位,才让别人那样议论你,你是不知道,爷爷看到那些议论有多愧疚。”

    “我知道的,爷爷你身体也不好,还是好好养病,这事儿就别操心了。”

    江羡说完看了乔忘栖一样,乔忘栖立马领会过来帮衬着开口,“爷爷,这件事我会安排的,我比任何人都舍不得她受委屈的。”

    有乔忘栖这句话,乔元山心里就有数了,满意的点了点头,“那就好,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乔十一顽皮的开口,“其实婚礼很麻烦的,嫂子肯定是怕麻烦。”

    江羡暗中踩了他一脚,让他闭嘴。

    乔十一摸摸鼻子,“我是站在你这边的啊嫂子。”

    几人陪着乔元山吃了晚饭后才各自离开的,等管家送走了他们后,乔元山才叫管家去给他拿药。

    管家忧心忡忡的道,“老爷,您刚刚怎么不说一说您的病情呢?您说了,小九爷和少夫人肯定会满足你的意愿的。“

    乔元山愣了管家一眼,“那跟倚老卖老有什么区别?我最讨厌倚老卖老了。”

    管家动了动嘴,最终还是把话给咽了下去。

    乔元山的病情其实已经越来越严重了,只是他瞒着不让告诉乔家的人。

    可这又能瞒到何时呢?

    乔元山见了乔忘栖夫妻俩的事,不知怎么的被乔二爷知道了。

    他特别不满的跑来找老爷子讲道理,“要我说那个江羡根本就不适合砸门乔家!她太高调了!你看这一年里因为她,给乔家惹出多少的事啊!我就不明白了,爷爷你为什么还同意她进门!”

    乔元山气得咳嗽起来,一边咳嗽一边指责乔二爷,“你给我闭嘴!”

    “我又没说错!爷爷你为什么就是不愿意承认呢?”乔二爷越说越气恼,便把自己的满腹牢骚都发泄出来,“要我说是爷爷你太偏心了,你从小就偏心小九,什么好的都给他,一切以他的喜好为准,连婚姻大事都由着他胡来,娶了个戏子进门……”

    乔二爷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迎面飞来的茶杯给吓得躲开来。

    茶杯重重的撞在了他身后的屏风上,直接碎裂后又落在地上,摔成了一地的碎片。

    看着那碎片,乔二爷缩了缩脖子,在心里犯嘀咕,这是用了多大劲啊。

    要真砸在他身上,怕是要受伤了。

    还好自己躲得快!

    “滚!滚出去!我不想看到你!”乔元山怒气冲冲的骂道。

    乔二爷愤愤的想要开口辩解。

    管家赶紧劝道,“二少爷,你还是先走吧,真要把老爷气出什么病来,就不好了。”

    乔二爷权衡了一下,还是放弃辩解,垮着脸道别,“爷爷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下次再来看你。”

    回答他的,又是乔元山的一个滚字。

    他刚走,乔元山就捂着胸口直直的跌坐在椅子上。

    管家心里一惊,急忙过去扶着他,“老爷,老爷,你还好吧?”

    乔元山一阵剧烈咳嗽,随后嘴角溢出丝丝血迹。

    这可把管家给吓坏了,赶紧叫佣人找医生来。

    家里是有医生的,两分钟后就到了,亲自给乔元山做了详细检查。

    没多会儿乔元山才缓和过来,喘着气道,“今天的事,不许说出去,一个字也不能说出去,都听见了吗?”

    管家听了一脸的焦急,可又不好违背命令,只能硬着头皮点头。

    乔元山觉得有些累,在医生给他挂上点滴后就睡了过去。

    没多会儿,管家拉着医生到了一旁去悄悄问话,“老爷子这身体……”

    医生只是摇头,什么话也没说。

    管家心里一阵骇然。

    乔二爷回去后就找乔三爷吐槽老爷子的偏心行为。

    本来嘛,他们可是费了不少心思,才让那场婚礼被取消了。

    这才安生了多久啊,又开始说婚礼的事了。

    “老三,你可得想点办法了,再这么下去,我们更没办法动小九了。”乔二爷闷闷的道。

    乔三爷没说话,自顾自的喝着酒。

    “你到是说句话啊老三!”乔二爷气到直接夺走他手里的酒杯。

    乔三爷叹了口气说,“你这么一闹,反而不好搞了,你让我说什么?”

    “什么意思?”乔二爷脑子根本转不过弯来。

    “没什么,最近你可别去烦老爷子了,知道吧?”乔三爷叮嘱着。

    乔二爷虽然不太情愿,可想着老爷子对他的不满,也觉得自己近期还是不要出现得好、

    万一真把老爷子给惹急了,啥也不给他,那就不划算了。

    乔三爷寻思着,也应该去活动活动关系了。

    ……

    江羡得空去探望了洛星。

    原本洛星出院之后是打算回老家疗养的,可那边的医疗水平没办法跟原京比。

    江羡也不建议她回去,最终她就在原京留了下来。

    当然她没有再住在盛景淮的房子了,而是自己租了个房子。

    江羡按照洛星给的地址找到了她的住址,发现这里的环境和条件都非常好,很适合养病什么的。

    关键是这里的房价也不低,洛星是怎么舍得花大价钱在这里租房子的?

    江羡还挺疑惑的。

    ——

    洛星:请叫我大预言家。

    今天有三更,昨天有事耽误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