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洛星,江羡很高兴。

    她比之前要好了很多,虽然还得靠轮椅和拐杖才能移动。

    可比起先前在病床上躺着不能动弹的状况,真的已经好了很多。

    暮云泽给她找了专业的看护在照顾她。

    洛星见到江羡也很高兴,拉着她激动的说着话,“前两天看到新闻的时候,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来看我呢,你不知道我看那些八卦都快笑死了!”

    “所以你每天都在看八卦?”江羡挺无奈的问。

    洛星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就我这状况,只能看看八卦解闷啊。”

    江羡看向她的腿,眼底有着失落。

    洛星哪能不知道她的想法,拉着她说道,“别难受,我自己都不难受的,要不了多久就会好的!”

    “你到是乐观。”

    “生活都这么苦了,当然得乐观一点才行。”

    洛星的心态是真的好,不像是装出来的,而是那种发自肺腑的心态好。

    这种事情若是落在江羡头上,她都未必能有洛星这个心态。

    其实江羡不知道的是,这次的事件对她来说是一次重生。

    第一次经历的时候,她也很崩溃。

    可比起这样的事,再往后发生的那些事,才是最打击的。

    关于她曾经的经历,洛星没办法说出来给谁听。

    但她自己心里很明白,这是老天爷给她重来一次的机会呀。

    所以她才要积极的面对,积极的生活。

    而不是一蹶不振,颓废不堪。

    洛星也问起了电影的事,江羡说一切都好,她也挺高兴的,还说,“我跟你说,你这部电影会拿奖的!”

    “怎么?又要当预言家?”江羡笑着问。

    洛星却说得很笃定,“真的,你真的会凭借这部电影封神!”

    “为什么?”

    “原因我不能说,反正你信我就是了。”

    听她这么说,江羡到是想起她之前的预言了,就趁着她今日心情好问了她,“你说你是重生回来的,那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我不能说太多的。”洛星挺无奈的道。

    “你先听我的问题,再选择性回答呗。”江羡到是不强人所难。

    洛星点了头。

    江羡这才问道,“你和盛景淮最后怎么样了?”

    洛星摇头,意思是不能回答这个问题。

    江羡只好换一个问题,“那我和乔忘栖最后怎么样了?”

    原本还没什么表情的洛星突然皱了皱眉,“这个问题要我怎么说呢。”

    “但说无妨。”

    洛星咬了咬手指,琢磨了几秒后才说道,“如果我说你和乔忘栖……最终也没结果,你信吗?”

    虽然江羡是抱着调侃的态度问的问题。

    因为她到现在也不相信洛星真的是重生回来的。

    上次婚礼出了意外,也只以为是洛星误打误撞蒙到的。

    可真听洛星这么说吧,她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慌的。

    只不过她没表现在脸上而已,而是略带戏谑的问,“哦?为什么?他出轨了还是我出轨了?”

    洛星为难的看了看她。

    江羡以为她不方便回答这个问题,刚想说那就换个问题好了。

    谁知洛星有些难以启齿的道,“是你出轨了。”

    江羡,“???”

    她一脸你他妈在跟我开玩笑的表情。

    洛星赶紧安抚,“我就随口说说,你也别当真,别当真啊,我知道你不信的。”

    “我就知道你是诓我的!”江羡没好

    气的道,“还是应该去检查检查头部,看看是不是头部受伤了。”

    洛星,“……”

    在江羡伸手过来的时候,洛星一把把拍掉了她的手说道,“还有问题没?”

    “你爱盛景淮吗?”

    “……”

    洛星讪讪的笑了笑,“你怎么问这么无聊的问题?”

    “我还不了解你么?如果你对盛景淮真的没别的意思,又怎么会跟他领证呢,如果你们之间真的没感情,又怎么坚持提出离婚呢?”

    “你没觉得你的问题很矛盾吗?”

    “是你自己的行为很矛盾。”

    洛星知道自己说不过江羡,索性就不解释了,“是是是,你说什么都对。”

    江羡被她逗笑了,“所以我才是真的预言家吧。”

    洛星,“……”

    就很无奈。

    这也怪不得别人,要不是自己亲身经历,她也不会相信的。

    但她能说的真的不多。

    和江羡吃过饭之后,她又被项目组叫回去看效果了。

    洛星亲自送她到的门口,江羡穿鞋的时候又问了她一个问题,“对了,你租这边的房子还挺贵的吧?钱还够不够用?不够跟我说啊,或者你到瑞园去养病也可以的。”

    “这里租金不贵呀!”洛星解释道,“这个房子的主人出国定居了,需要人帮忙打理房子,就很便宜的租给我了。”

    “是吗?那还挺好的。”

    洛星笑着点头,“是我运气好。”

    “好吧,那我下次再来看你,回见。”

    等江羡走之后,洛星一个人在花园里坐了一下午。

    她最近总是拿笔和纸记录着很多事情。

    看护怕她太累,几次过去提醒她该休息了。

    可洛星都拒绝了,“你不用管我,我累了会休息的。”

    看护只能无奈的离开了。

    洛星不停的写啊写,写啊写,不知不觉就一个下午了。

    她的手边,已经放了三四个笔记本了,都是她记录下来的事情。

    重生回来,她的记忆很紊乱。

    洛星怕对不上号,就用笔和纸记录下来。

    有的能对上时间线,有的又不能。

    而且她还发现,自己正逐渐在遗忘重生前的记忆。

    她估摸着是因为自己改变了事件发展的原因,才导致很多事情被自己遗忘了。

    到现在为止,她能记住的事情已经不多了。

    甚至有的时候重新去翻阅以前写的笔记,会发现很陌生,像是别人写的日记一样,自己压根就不记得。

    这些都还不算什么,目前洛星遇到了一个最大的难题。

    如果她给谁泄露一点重生前的事情,她就会失去一些她很在意的东西。

    其他的她可以放弃,但孩子,她必须要保住。

    第二天是洛星去医院复查的日子,暮云泽原本是会回来陪她一起去的,结果因为拍戏进度太慢,被滞留在剧组了。

    洛星让他安心拍戏,自己有看护琴姐带过去复查就行。

    到了医院,洛星做了很多常规检查后等结果就行。

    她支开琴姐去给自己买吃的,再次回去找了孟沂深。

    “结果不是还没出来吗?”孟沂深给她倒了杯水问道。

    “我找孟沂深是有另外的事情想咨询咨询。”洛星有些紧张的说道。

    孟沂深也看出了她的紧张,坐下后笑着说道,“你不用太紧张,我们也算是朋友,想问什么直接说就好。”

    “就是关于试管婴儿的事……”洛星支支吾吾的道,“就是我那个朋友的,她想做

    试管婴儿。”

    “啊这个啊,叫你朋友先来做个检查,另外还得自己去申请,单身女性做试管婴儿的话,得符合条件才可以的。”孟沂深耐心的解释道。

    洛星不过是找了个借口说有朋友想做,其实是自己想做,又怎么可能真来检查呢。

    她只好问道,“检查的事我会和她说,不过我想先问问,还需要什么条件才可以呢?”

    孟沂深把详细的条件都和她说了,洛星认真的记下了,末了又问,“所以是不能指定用谁的J子是吗?”

    “是的,只能随即从J子库抽取。”

    这显然不是洛星想要的,“那好吧,我和我朋友说说,到时候再看她的决定了。”

    孟沂深也没细问,毕竟是人家的私事。

    不过作为医生,他还是给出建议,“洛小姐,如果你的朋友要做的话,得提前做好准备,比如不能吃药什么的,很多药物需要停半年到一年才适合怀孕的。”

    “……好。”洛星点了头,“这件事情还麻烦孟沂深给我保密。”

    “好。”

    没多会儿看护来了,检查结果也出来了。

    孟沂深说恢复得很好,接下来就是做复检。

    毕竟洛星还年轻,身强体壮的,恢复起来自然比上了岁数的人要快。

    加上她自己保护得很好,状况比孟沂深预料的都要好。

    两人欢欢喜喜的回了家,洛星也开始严格按照复检的步骤开始复检了。

    琴姐还是会每天给她准备药物,可洛星总是支开她之后直接倒入马桶冲掉。

    这样一来,身体难免会因为没有吃药而不适,疼痛。

    可洛星都咬牙忍了下来。

    没人知道她经常在半夜被疼醒,疼得满头大汗的时候,她愣是没叫一声。

    全靠咬着被子一点点的忍受下来的。

    复检的时候也是咬着牙一点点的忍着,连琴姐都佩服她的毅力。

    夸她很勇敢。

    每每这个时候,洛星只是一笑而过。

    这些她都曾经经历过,所以并不觉得有多苦。

    而且比起这些苦,她重生前的那些经历才更苦。

    原本她是打算做试管婴儿的,可打听了几番后又发现这条路行不通。

    唯一的办法就是再次和盛景淮有点牵扯才行……

    这才是最让洛星觉得为难的地方。

    他们原本已经撇清关系了的……

    一想到盛景淮,洛星的心口就泛着阵阵的疼。

    昨天江羡问她爱不爱盛景淮,她玩笑似的敷衍了过去。

    实际上江羡猜对了,她爱盛景淮。

    很爱。

    可她也很恨盛景淮。

    如果不是因为她,她的孩子不会出事,她也不会出事。

    琴姐给她端参汤来,见她满头汗水,立即紧张的问道,“洛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腿又疼了?”

    “没事。”洛星拉住了她,脸色惨白得没一点血色。

    “我去给你拿止痛药,吃了会好一点。”琴姐急忙说道。

    可洛星死死攥着她的手不让她去拿,“不要,我不想依靠药物,一会就好,还能忍。”

    琴姐看到她这样,也十分的心疼。

    暮云泽打电话来了,洛星让琴姐去接,并叮嘱她别说自己不舒服的事,只让她说一切都好。

    另一边,盛景淮坐在孟沂深办公室里听他说起洛星的情况。

    男人的眉头紧锁着。

    ——

    江羡:我出轨了???阿璃璃我们一起去爬山吧!

    阿璃璃:瑟瑟发抖。

    两更,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