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郁闷的盯着手机里那条通话记录看,的确是洛星打来的,并不是他在做梦。

    可盛景淮想不明白,洛星为什么会打电话给他。

    又什么会约他见面?

    是有什么目的?

    这个女人做事一向冷静,突然的找他,绝对是带着目的而来的。

    但他猜不到她的目的是什么,只能独自气闷。

    他再次从望远镜里看了看,洛星已经没在院子里坐着了。

    盛景淮守了一会儿也没见她出现,估计不会再出来了,才起身下楼出门走了。

    晚上有局,可盛景淮玩得有些意兴阑珊的。

    身侧的女伴长得还不错,是最近靠着女团选秀小火了一把的女艺人。

    很年轻,刚满十八,关键是个子高挑。

    坊间不知何时有了一个传言,说景瑟的老板盛景淮喜欢各自高挑且没什么胸部的女人。

    这可让不少平胸的女人们看到了希望,变着方的勾搭。

    前两天盛景淮还挺热忱的样子,今天不知怎么了,怎么也提不起兴趣。

    女人使尽了手段,也没能讨得盛景淮欢心,有些丧气。

    “盛少,你是不喜欢我今天的妆容么?”

    盛景淮摇头。

    她又问,“那是不喜欢我今天的穿着?”

    盛景淮还是摇头。

    女人低头看了看,始终找不到原因,有些苦恼的问,“那你到底不喜欢什么?我改还不成吗?”

    这话换来盛景淮有些嘲弄的笑,他拍了一下女人的屁股说道,“行了,时间不早了,我让人送你回去。”

    女人一听他要送自己走,小脸一下子就垮了,“盛少,时间还早呢,我不着急回家的,而且我今天可以不回家的……”

    她都已经暗示得很明显了,男人应该都懂的。

    然而盛景淮却好像没听到一样,叫助理把她送走。

    “盛少……”女人做着最后的挣扎。

    盛景淮的脸色却陡然一变。

    方才的玩世不恭瞬间就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让人惧怕的严冷。

    “我不喜欢不听话的女人。”

    只是一句话,就让人女人脸色一白,不敢在说话,乖乖的跟着助理走了。

    盛景淮沉闷的喝了很多的酒。

    深夜时分,他坐在车上,脑子里混混沌沌的,“到了没有?”

    助理小心的开口,“马上就到了。”

    “嗯,先带我去一楼的浴室洗澡,洛星她不喜欢酒味。”

    助理怔了一下,小心翼翼的从后视镜里看了看。

    盛景淮明显是喝醉了,没什么反应。

    那句话也是无意识从嘴里说出来的……

    实则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这阵子的盛景淮,喜怒无常,阴晴不定。

    跟在他身边的助理是最清楚不过的。

    当然也看见了他的煎熬,因为洛星而煎熬。

    清醒的盛景淮是不愿意承认的。

    ……

    又是一个宿醉后醒来的早晨。

    头疼,喉咙也不舒服。

    躺在床上的人动了动,闭着眼睛喊了一句,“洛星,给我倒一杯水来,我口渴。”

    回答他的,是满室的安静。

    男人缓缓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房间才把现实想了起来。

    无意识的行为是最扎心的,盛景淮像一只被放了气的气球一样,瘪瘪的躺在床上,连根手指头都不想动。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的手机响了一下,是有信息进来。

    他没有动,只探手摸到了手机才拿到面前,虚着眼睛看了一眼。

    这一眼,盛景淮陡然一个激灵。

    他猛然坐起身来,抓了一把头发后才道,“差点忘了跟她见面的事了!”

    到不是他不重视洛星。

    他只是觉得不太真实。

    不过这条信息到是提醒了他,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

    洛星也真实约了他!

    盛景淮突然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匆匆的去洗了个澡,把自己从头到尾都收拾了一遍。

    胡子刮得干干净净,头发也整理得很有型。

    对着镜子里左看看右看看,自己满意后才一头扎进更衣室里找衣服。

    更衣室里明明那么多衣服,可他愣是挑不到满意的。

    最后鬼使神差的取出了之前江羡给他买的那套西服穿上,这才觉得顺了眼。

    可当他准备出门的时候,理智又制止了他的行动。

    他咬咬牙,再次折返回来脱掉了那套衣服,换上了平日里最常穿的深色西服,这才重新出门。

    车子本来早早的道了,可他没下车,就那么在车子里抽着烟。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已经不知是第几次看时间了。

    在和洛星约定的时间过去整整二十分钟后,他才打开车门下车,一身冷然的进了电梯。

    咖啡厅里,洛星叫了一杯白水后就一直静坐着等着盛景淮。

    原本约的是十二点半,可这会儿都快一点了,他人也没出现。

    洛星到是不着急,也没有要催的意思,就那么安静的等着。

    在快一点的时候,盛景淮总算出现了。

    他一身冷然的坐在了洛星的对面,用极为陌生的语气说道,“不好意思工作很忙,来晚了。”

    洛星一脸的淡然,“没关系,我能理解。”

    她越是这理解,盛景淮就越不舒服。

    早知道就应该让她等上一小时,看她还能不能这么好脾气。

    服务员过来询问盛景淮要喝点什么,他点了一杯冰美式。

    见洛星喝着白水,就讥诮的问了一句,“怎么?跟我离婚后,连咖啡都喝不起了?”

    面对这种嘲讽,洛星依旧是一脸的淡然,“我喜欢喝白水。”

    盛景淮轻蔑的哼了一声。

    洛星多少还是有些紧张的。

    这是她和盛景淮离婚后的第一次见面。

    因为不敢直接用视线去打量,所以洛星也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

    从面部表情来看,他对自己很厌恶。

    这原本是她想要的结果,可真看到之后,心里又隐隐的不太舒服。

    最近关于盛景淮的绯闻她也是知道的,毕竟她一有时间就去网上吃瓜,难免会看到。

    微博也是很过分,看过一次他的新闻之后,就不停的给她推送有关于盛景淮的新闻。

    以至于她对两人离婚后这段时间里,盛景淮的私生活了解还挺多的。

    知道他换了多少个绯闻对象,知道他去了多少地方,也知道他新签了哪些项目……

    洛星垂下眸,正寻思着自己要从哪里说起。

    盛景淮却突兀的问了一句,“你那个小白脸呢?他知道你和我见面的事吗?”

    “还是和以前一样,说话够难听的。”洛星冷然的怼了一句。

    盛景淮却觉得是她在维护暮云泽,脸色更加阴鸷了,“怎么?只许你们亲亲我我,我连提一句都不行?”

    “不行,你凭什么提?”

    “凭我是你前夫!”

    洛星冷笑一声,“你也知道你只是前夫啊?我和谁亲亲我我牵扯不清是我的事,与你没有任何关系。”

    这句话再次戳中了盛景淮的痛点,他脸色变得铁青。

    “我说话很难听是吗?”洛星被他那表情给逗笑了,“可我还不及你一半功力呢,盛景淮,咱们就没必要在这里互相戳对方痛处了,拜托你心平气和一点,咱们好好谈一谈。”

    以盛景淮那脾气,很想当面掀桌的。

    他甚至连手都已经抓住桌子了。

    可当他看到她那受伤的右腿时,就渐渐的松开了手。

    服务员适时的送上咖啡,缓解了不少紧张的气氛。

    盛景淮喝了一大杯没有加糖的冰咖啡,这才压下了心里的怒火,冷峻着一张脸问,“说吧,有什么事?”

    “还记得我们当初为什么领证吗?”

    “一场交易。”盛景淮薄情的吐出四个字。

    洛星的心里被扎了一下,表面却很平静的点头,“是的,一场交易。”

    盛景淮看向她,没说话。

    洛星喝了一口白开水后,才继续说道,“虽然我们的婚姻关系结束了,但这个交易应该还在的吧?”

    “说吧,要多少钱?”盛景淮拿起了手机,极具嘲讽的说道。

    他以为洛星是来要钱的。

    早知道这样,当初又为何要装清高,和他协议离婚的时候什么都不要呢?

    他眼底都是嘲笑。

    洛星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但她不在乎。

    她甚至还能很平静的开口,“我不要钱,也不要什么资源。”

    “那你到底要什么?”

    洛星咬着唇,有些难以启齿的样子。

    “你说啊,要什么?”盛景淮再次逼问道。

    洛星脸颊莫名的红了起来,慌张的端起水杯继续喝水。

    盛景淮等得有些不耐,黑眸紧锁着她,实在不明白她这是什么意思。

    “就……”洛星想着都已经迈出这一步了,要不一鼓作气说了吧。

    话还没说完,盛景淮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打断了洛星的话。

    他看了一眼手机,见上面的备注名后不耐的挂了,然后再问江羡,“快点说我赶时间。”

    “就是……”洛星再次开口。

    可盛景淮的手机又再次响了起来。

    这一次洛星也看到了他的备注名。

    平胸13号。

    洛星,“……”

    他黑着脸极其不耐烦的接起了手机问,“你有事?”

    打电话的是昨晚的女人,她娇滴滴的说道,“盛少,你在哪里呀?我来你办公室怎么没见到你?我都想你了。”

    盛景淮这会儿想杀人的心都有了。

    一旁的洛星也听见了电话里的声音,她顿了顿,有些尴尬的说道,“要不你先去忙吧。”

    这个忙字,一语双关。

    盛景淮俊脸一黑,“你不是有话要说?”

    “算了,不重要,你先去忙吧,我也耽误了不少事了。”

    洛星知道自己打退堂鼓了,虽然她也挺瞧不起自己的。

    这让盛景淮觉得自己被戏弄了,气得不轻,“你把我当猴耍?洛星,谁给你的勇气?”

    洛星闭着嘴不说话。

    盛景淮真是一腔怒火无处发泄,最后气鼓鼓的转身离开了。

    确定男人走了,洛星才拍着胸口说道,“我真是太没用了。”

    ——

    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