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底还是她的那个要求太难以启齿了。

    她总不能说,“我想睡你吧?”

    早知道就不应该那么早的提出离婚了,至少跟他做那种事也名正言顺不是?

    此刻的洛星,只剩下满腹懊恼。

    但留给她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前世她怀锦一的时候,就是在九月底。

    现在已经八月底了,如果错过了这个时间,就很有可能不会再怀锦一了。

    洛星很着急,脑子不停的在想着到底要怎么接近盛景淮。

    她响起了刚才那个女人的声音,脑子里突然有了个想法。

    洛星给自己经纪人打电话,问她要到了那位女团成员的电话号码,亲自给她打了个电话过去。

    一开始对方还以为她是骗子呢,直接挂了她电话。

    第二次打过去,又被骂了神经病。

    但洛星坚持不懈的打着,到第四次的时候,她终于能跟对方说上话了。

    “陈小姐,我是洛星,你应该知道我的,你有时间吗?我想跟你见一面。”

    这位小陈小姐,虽然刚进景瑟没多久,但也打听了不少和盛景淮有关的事。

    自然也知道洛星和盛景淮那复杂的关系。

    只是突然接到洛星的电话,她有一点慌,也有点紧张。

    “你放心,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相反,我是来帮你的。”洛星语气很平静的说服着陈心,“你应该知道盛景淮以前为了我做过不少的事吧,我可以告诉你怎么抓住盛景淮的心。”

    陈心动摇了。

    再加上她太年轻了,很轻易的就被洛星的理由给说服了。

    她答应了见面,而且就是今天。

    洛星不过是在咖啡厅里换了个位置,就见了陈心。

    虽然早听说过洛星的事,可真见到本人,陈心还是被惊艳到了。

    只是视线落在她坐着的轮椅时,又不免有些惋惜。

    面对陈心同情的眼神,洛星已经不痛不痒了,毕竟她经历过两次同样的事情,心脏比想象中要强大很多。

    “你不用防着我,我对盛景淮不感兴趣。”洛星直接坦白的道。

    陈心也还有些脑子,所以问她,“那你为什么要帮我?”

    “当然是有目的的。”洛星压低了声音说道,“我帮你搭上盛景淮,你帮我弄到我想要的东西,咱们做个交易。”

    “什么东西?犯法的事情我可不做。”陈心立马戒备的道。

    洛星笑着安抚,“当然不是犯法的事,只是这简直可能有些荒唐而已。”

    陈心在犹豫,洛星趁机下猛药,“盛景淮是个浪子,想要拴住他这个人是不太可能的,我也没办法保证能帮你拴住他一辈子,但我可以帮你把他对你的兴趣延长一点,你可以趁机多要点好处。”

    她说得很中肯。

    而陈心也明白这个道理。

    刚才她给盛景淮打电话,他的态度已经很冷了。

    甚至都不愿意跟他见面,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她已经被盛景淮三振出局了。

    所以洛星提出的条件对陈心来说真的很诱人。

    她思索再三,最后还是点头了,“好,我答应和你交易,你要我做什么?”

    洛星勾勾手指。

    陈心凑了过去。

    两人几乎是面贴面,洛星把自己的目的告诉了她。

    陈心听闻后一脸的不可思议,“你疯了吧?你为什么这么做?我不能理解。”

    “你可以不跟我合作,不出我所料的话,你很快就会被盛景淮抛弃的。”洛星往后靠了靠,态度突然就冷然了起来。

    这句话算是扎到了陈心的痛处,她犹豫着说道,“我考虑考虑。”

    “可以。”洛星大方点头,“不过我只给你两天的时间,你不跟我合作,我找下一个就是了,反正他身边从来不缺女人。”

    陈心脸色难堪的离开了。

    她回去后再次试图联系盛景淮,却发现自己的电话都被拉黑了,根本打不进去。

    这让陈心十分恼怒,她和盛景淮在一起还不到一周呢,怎么这么快就被抛弃了?

    亏她还在自己的队友面前显摆呢,这要是让队友知道了,还不知要怎么嘲笑她呢!

    女团队里本来就面和心不和的,谁都见不得谁好。

    陈心好几次都按下了洛星的电话,可最后又犹豫着没有拨出去。

    回到宿舍,陈心崔头丧气的躺在床上不想说话。

    室友进来见到她,用一副很夸张的语气说道,“哟,陈大明星今天居然没去约会呢!真难得啊!怎么?是被盛少抛弃了?我还以为你多有能耐呢,结果还不到一周就被抛弃了,真是笑死个人了。”

    之前陈心仗着自己勾搭上了盛景淮,在队里趾高气昂的,没少得罪人。

    这会儿再听这些嘲讽,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

    偏偏室友逮着机会指桑骂槐的,“真以为自己成了飞上枝头的金凤凰呢,还想着单飞,也不看看自己有什么才能,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也不知道盛少是看上你什么了。”

    说完她还翻了个白眼,很是嫌弃陈心。

    陈心一直没回答她,把所有的气全都受着。

    晚上十二点多,队里的另一个成员回来了,非常高调的敲响了所有人的房门。

    陈心也被吵醒了,气恼的开门出去打算骂人。

    结果那人很炫耀的把自己今晚的战利品都摆出来给所有人看,一边介绍一边炫耀,“看到没,这是盛少买给我的包,这是首饰,还有这个,都是最高级的护肤品,对了,还有这个,我脖子上的项链,也是盛少买给我的。”

    陈心一听是盛景淮,眼睛都瞪圆了,“你勾搭上了盛景淮?”

    “你凶什么凶啊,盛少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大家各凭本事勾搭而已。”

    陈心受不了这个屈辱,急忙回房间找手机要给盛景淮打电话。

    “别找了,他不会接你电话的,是我让他把你电话拉黑了,你是打不进去的。”

    “你……贱人!”陈心怒气冲冲的撕了过来。

    两人顿时扭打在了一起,其他人看好戏的看好戏,假装劝架的劝架,好不热闹。

    一通厮打后,两人都有受伤。

    陈心把自己关在洗手间里放声大哭,哭完后一抹眼泪出来拨通了洛星的电话。

    当电话响起的那一刻,洛星知道计划成功了。

    她直接在微信上给陈心支招,比如穿什么衣服,说什么话,做什么动作。

    自己和盛景淮过了两世,对他的喜好再了解不过了。

    第二天陈心就按照洛星的办法做了。

    以往若是脸上挂了彩,陈心肯定不愿意抛头露面的。

    可她还是大大方方的出席了活动,被记者问起的时候,也只说是不小心伤到的。

    到下午的时候,盛景淮的电话就打了

    过来。

    她平复了一下心情才接起,用有些冷淡的声音说道,“盛少有什么事要吩咐吗?”

    “今天的采访我看到了,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受伤?”

    “没什么。”陈心语气淡淡的道。

    其实盛景淮已经知道了事情原委,他本来是想补偿一下的,结果陈心什么都不说,到是让他觉得自己多事了。

    不过他也说了,“如果需要休息的话,经纪人会给你批假的。”

    “不用了,我还要训练,就这样,再见。”陈心挂了电话。

    挂完后她又懊恼不已,洛星的这个办法真的有用吗?

    晚上陈心在训练室刻苦训练,忙到很晚,没想到盛景淮来训练室转了一圈。

    陈心看到他的时候,心砰砰直跳。

    盛景淮给老师和学院都带来了吃的,见到陈心还招手让她过去。

    陈心压抑着心里的狂喜,脸上却十分冷然的过去公事公办的问,“盛少有事要吩咐吗?”

    “你这脸上是抓伤吧?那谁抓的?”

    “不是。”

    盛景淮半靠着扶手笑道,“她都已经来跟我哭诉过了,我都知道了,你还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我不想因为私事影响到工作。”

    那股倔强的劲,到是让盛景淮想起了一个人。

    她就是这么倔的一个人。

    当初被人推倒扭了脚,却忍着痛把秀走完。

    结果脚脖子肿得老高,被盛景淮一通臭骂。

    那个时候洛星就很无辜的说,我只是不想因为我的私事影响到工作。

    盛景淮无奈的笑了笑,随后对陈心说道,“好好休息吧,伤好了再工作也无妨,毕竟艺人的门面还是很重要的,我也不想被记者写我奴役艺人,让艺人带伤工作什么的。”

    “……谢谢盛少。”陈心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

    这行为,又让盛景淮楞了一下。

    洛星以前感谢他的时候,也总是会恭恭敬敬的鞠躬。

    盛景淮转身走了,陈心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她给洛星汇报了今天的事情,洛星说她做得很好,又告知她接下来要怎么做。

    陈心特别佩服洛星,能把一个男人看得这么透彻,甚至连盛景淮会有什么反应她都说得十分精确。

    她还好奇的问洛星,“你是怎么做到的?”

    洛星只是笑笑没回答。

    因为她无法告知任何人,她跟盛景淮之间的纠葛有多深。

    也无法跟任何人说,她曾经有多爱盛景淮。

    哪怕是此时此刻,她也爱。

    但这个爱,已经被恨包围。

    是他让自己连着失去了两个孩子……

    这份恨,深到骨髓里,永世难忘。

    和陈心聊完的洛星,心情极度压抑,便想着去院子里透透气。

    不好劳烦琴姐,洛星就自己拄着拐杖去了外面。

    夏天的夜晚原本十分颜色,可因为这栋房子地理位置优越,旁边没多远就是湖边,会有晚风顺着湖边吹拂到她所住的院子里。

    洛星站在院子里,感觉凉爽了不少。

    那些晚风,似乎能吹走人的烦恼一样,也让她没那么压抑了。

    月色很美,温柔的挂在夜空中。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