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羡心里也清楚,洛星这性格与她的成长环境有关。

    在能明白人情世故的年岁里失去了父母的孩子,最容易自卑。

    虽然沐家夫妇对她也很好,从不曾亏待她,可她把这份好当成是对她的恩情。

    一直背负着这份恩情长大的洛星,最怕麻烦别人,也最怕欠人人情。

    所以不管她遇上了什么事,都是藏在心里从不跟任何人说起。

    总是咬着牙自己挺过去。

    江羡也不是没想过暗中帮助洛星,可她知道如果洛星知道了实情,会因为感激而把她自己的姿态摆得很低。

    友情和爱情一样,一旦失去平衡,就很难长长久久。

    江羡很珍惜这份难得的友情,所以没敢贸然的去插手洛星的事。

    可她也为她心疼啊。

    自从洛星出事之后,她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眼神里没有了往日的光。

    和洛星聊过之后,江羡去微博帮忙转发了洛星的新剧。

    【江羡V:我老婆新剧,大家都给我看起来!】

    【看看看,不看不是人!】

    【所以你的作品什么时候上线?我们都望眼欲穿了啊!】

    江羡一看被催更了,当即潜水逃走,逃得贼快的那种。

    晚上她护肤的时候也看了一下洛星的新剧,说实话,还可以。

    毕竟是景瑟的S级项目,不管是投资还是制作团队都是业内比较有水准的。

    包括播出后的评价也很不错,洛星的表现也可圈可点。

    江羡松了一口气,和乔忘栖说起了盛景淮,“盛景淮的眼光还是不错的,不出意外的话,这部剧会爆。”

    “景瑟是盛景淮一手创立的,业务能力还不错。”乔忘栖给了个中肯的评价。

    乔忘栖口中的不错,在别人看来就是绝对的赞许了,毕竟他的要求太高,没几个人能达到。

    去年让江羡名声大噪的明月传,也是景瑟的项目。

    盛景淮要捧一个人,太容易了。

    所以江羡也从这部剧里看出了盛景淮对洛星的偏爱,难得感叹了一句,“看来盛景淮之前对洛星还是很好的。”

    乔忘栖喝水的动作顿了顿,“好吗?”

    “这么好的项目都给了洛星,还不好么?多少圈内人挤破头都拿不到的项目呀。”

    乔忘栖的眼眸微微的凝了凝,“我到觉得像是在弥补。”

    “啊?弥补?为什么这么说?”江羡不知内情,所以不太理解这句话的含义。

    “没什么,时间不早了,早点睡吧!”乔忘栖把她按回了床上。

    等江羡还想继续追问的时候,男人一个热吻就落了下来。

    好好的良辰美景,为什么要聊别人的事?

    不知道春宵一刻值千金吗!

    没多会儿,房间里就响起了江羡急促的抗议,“不是说要早点睡的吗!”

    “你睡啊,我来。”

    “……”

    ……

    新剧的数据的确超出了洛星的预料,连温代容都打电话来高兴的说起了这件事。

    小温之前是洛星的助理,最近也升职成经纪人了,洛星就划分在了她手里。

    可即使她说得再兴奋,洛星那边的反应依旧很淡。

    说了没几句,小温也说不下去了,只好悻悻的道,“洛洛啊,过两天我来看看你吧,你有时间也发个微博什么的,粉丝都在催了,就发一些生活日常都行的。”

    “微博我会发的,看我就算了,我这也没什么可看的。”

    小温听了只能叹气,“

    好好养好身体要紧,我还等着你回来呢,你是不知道最近公司有多乌烟瘴气。”

    “好了,你先去忙吧,我也要去训练了,回聊啊。”洛星并不远听她说起公司的事,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小温也只好打住,随意说了两句后就挂了。

    洛星把手机放在桌上,起身活动活动筋骨,开始了新一天的训练。

    最近她走得距离越来越长了,而且疼痛的次数也减少了,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

    走了一个上午,洛星大汗淋漓的回到亭子里休息。

    她喝了口水后,才拿起手机给陈心发消息。

    这两天陈心都不主动给她发信息了,让洛星心里很没底。

    在洛星的信息发过去没多会儿,陈心回了信息,“这两天我有点忙,在拍广告,没能及时和你说明情况,不好意思啊姐。”

    “没事,你那边进展怎么样了?”洛星直截了当的问道。

    “挺顺利的。”

    “那什么时候能弄到我要的东西?”

    洛星等了一会儿,始终没能等到陈心的答复,不由自主的蹙起了眉头。

    难道陈心反悔了?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她到也不怕陈心反悔,毕竟她能助陈心上位,也能助其他人上位。

    这个道理陈心也应该明白的,洛星又给了她一天时间。

    第二天她再提起,陈心终究是躲不过去了,只能懊恼的道,“姐,我真不是不讲信用,实在是我没办法得逞啊。”

    “什么意思?”洛星的声音凉了几分。

    陈心叹气道,“姐,我实话跟你说了吧,盛少他看似花天酒地,女伴换个不停的,实际上他都只是走个过场。”

    洛星心里咯噔了一下,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果然,陈心把她最担心的事情说了出来,“盛少他看似万花丛中过,却片叶不沾身,没跟任何人发生过实质性的关系,这一点我也是最近才打听到的,一开始我也不信,最近两天就故意去试探了他,真的是办法都用尽了,也没能引起盛少的半点兴趣……”

    听着陈心碎碎念了一堆,洛星直觉得头疼。

    “我没骗你,姐,我说的都是真的,而且我觉得……”陈心欲言又止的,似乎不知道怎么说后面的话。

    “你觉得什么?”洛星问道。

    陈心咬了咬唇,最后才自暴自弃的道,“我觉得盛少他并没有忘记你,反而是深爱着你,所以其他任何一个女人都入不了他的眼。”

    “你在开什么玩笑!”

    “我还希望我是在跟你开玩笑呢!你不知道他……”陈心鼻子一酸,声音都变得哽咽起来,“你不知道他喝醉的时候,喊得都是你的名字吗?”

    洛星,“……”

    她当然不知道。

    她也不想知道。

    陈心叹了口气道,“我不知道你们之间有什么误会要闹成这个样子,但我还是想说一句,你托我办的事我办不到了,只能跟你说声抱歉了,以后咱们就别再联系了吧。”

    说完陈心就挂了电话。

    洛星怔怔的做了好久。

    她有点没办法消化陈心刚才说的话。

    但又隐隐觉得她说的是事实。

    好不容易她才让自己的心变得平静,却因为陈心的一句话开始起了涟漪。

    她极力的克制着,想让自己恢复冷静。

    但很难。

    思忖再三,洛星给江羡打了一通电话,“羡羡,能帮我个忙吗?”

    “谁欺负你了?我去削他!”江羡下意识的以为洛星受欺负了,一副你尽管开口老娘去给你报仇的语气。

    “没人欺负我,我就是想让你帮我查一些事情。”

    江羡这才松了口气,“可以啊,说吧什么事。”

    “我想让你帮查一下盛景淮最近几个月交往的那些女伴底细,查一查盛景淮和她们的纠葛有多深,发展到哪一步之类的。”

    江羡一阵无语,“你这不是自讨没趣吗?”

    “我必须要知道这些,而且最好快一点。”洛星颇为急切。

    “行,我让人去查一下,最晚明天早上就能给你。”江羡给了肯定的答复。

    洛星悬着的心总算踏实了一些。

    挂完电话江羡就去找乔忘栖了,毕竟他查起来更容易。

    当乔忘栖得知她要查盛景淮那些绯闻对象的底细时,还挺意外的,“怎么突然想起查盛景淮的事了?”

    “帮朋友查的,你可别走漏了风声,我和你才是一伙的知道吧!”江羡耳提面命道。

    “那是肯定的,我跟你一直都是一伙的。”乔忘栖当即表面立场。

    江羡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行吧,你帮我查吧,我可是答应了洛星明天一早就能给她的。”

    “好,要查些什么呢?”

    江羡就把要求说了。

    她一边说乔忘栖一边查,当听到江羡说要查发展到哪一步的时候,乔忘栖的手顿了一下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跟这些女人都没发生过实质性关系。”

    “说得这么肯定,我怎么那么不信呢?”江羡鄙夷的道。

    乔忘栖把手机递给江羡说,“你看一下群聊吧。”

    江羡很容易就解锁了乔忘栖的手机,打开了他和盛景淮所在的兄弟群,看了一下最近的聊天记录。

    从最近几个月的记录里来看,乔忘栖只出现过一次,还是让群内聊嗨了的两人闭嘴。

    最常出现的就是盛景淮了,其次是许荡。

    盛景淮几乎每天都要在群里发消息。

    最初是约人喝酒。

    盛景淮,“心情不好,有没有人出来喝酒?”

    没过一阵就变成。

    “女人都他妈是冷血动物!说离婚就离婚,把我当垃圾一样扔掉太可恶了!”

    后来。

    “好想洛星啊,为什么会这么想她?”

    再后来。

    “我是不是废了!我对别的女人提不起兴趣了,孟沂深你帮我看看病吧,看看我是不是不举了?”

    最近。

    “我完了,我他妈这辈子就栽在洛星这个女人身上了!”

    “爱情到底是他妈个什么玩意儿!挠心挠肺的,早知道这么折磨人,我就不该碰!”

    “谁能跟我说说怎么挽回一个冷血无情的女人啊?”

    “乔爷你传授传授你的经验啊,你都是怎么哄你老婆开心的?”

    “好想洛星啊。”

    江羡还没翻看完聊天记录呢,盛景淮又在群里冒泡了,“好想洛星啊。”

    江羡问乔忘栖,“我可以假装你跟他扯两句么?”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还需要假装?”

    听到这话,江羡立马就心安理得的去跟盛景淮聊天了,“你那么多女人,想谁不好要想洛星?”

    当了好长一段时间的祥林嫂的盛景淮,在群里已经被万人嫌了,压根没人理会他的。

    难得今天有人理了,立马来劲了,回复道,“放屁!谁也比不上洛星!别拿那些庸脂俗粉跟我的洛星比!”

    江羡冷笑。

    但凡有一碟花生米也不至于喝成这样啊兄弟!

    ——

    今天一更哦,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