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羡飞快打字回复盛景淮,“那你还跟那些庸脂俗粉传绯闻?”

    “因为我也俗。”盛景淮自黑道,“我不止俗,我还渣,渣得明明白白的那种。”

    这到是事实。

    “其实我这种人就适合孤独终老,不配得到真爱和真心。”盛景淮又开始絮絮叨叨起来。

    江羡也不会,就像看他还能说出个什么花儿来。

    “我就配孤独终老!所以洛星要走,我一点都不怨她。”

    “她那么美好的一个人,值得更好的人去守护,而不是我这种渣男。”

    “虽然挺不舍得的,但能短暂的拥有,也是我的荣幸。”

    “也罢,放过她吧。”

    江羡还真没办法,把眼前这个自甘堕落的盛景淮,和平日里神采奕奕的盛景淮联系在一起。

    乔忘栖见她看着聊天记录走神,就解释道,“他的性格和他的成长经历有关。”

    江羡看向他,没说话,在等他后续的话。

    男人伸手拿回了手机看了一下盛景淮今天发的信息后才又继续说道,“他父亲盛杰是出了名的风流公子,哪怕结婚以后也没有收敛,整日流连花丛,一堆的绯闻,盛太太本身身体就不太好,常年累月被丈夫冷落后,就患了心疾,加上娘家渐渐衰落没办法给她撑腰,以至于她在盛家的日子越过越艰难,日久成疾。”

    乔忘栖把江羡揽入怀里,这才继续说道,“盛太太以为多生几个孩子就能挽回丈夫的心,所以不顾身体的纤弱,在生下两个儿子后又怀了第三胎,眼看着就要临盆的时候,盛杰带了个年轻貌美的女人回了盛家,而且那女人已经怀孕了,要跟盛太太离婚取年轻女人进门,盛太太经不住这样的打击早产了,盛太太在生下孩子后没两天就病逝,早产的孩子也险些没保住……”

    都说豪门是非多,江羡到是明白这个道理。

    但她怎么也没想到盛家会这么乱。

    “盛太太死的时候,盛景淮就在她病床前守着,已经十岁的孩子已经明白什么是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在其母亲葬礼之后没多久,带了人去找了那个女人的麻烦,女人因此流产,盛杰知道此事之后,把盛景淮狠狠的打了一顿又关了起来不让任何人去看,要不是他哥哥知道这事匆匆从国外赶回来,硬闯进管着盛景淮的房子就下了他,估计他已经被饿死了。”

    “这盛杰,还是个人?”江羡听得头皮发麻。

    人性居然可以丑陋到这种地步!

    乔忘栖摸了摸她的手,似在安抚,“从那之后盛景淮的性格就变得很偏执,而且有些病态,他的想法是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去衡量的。”

    “他的不幸我很同情,但他不应该把他的不幸强加在别人的身上。”江羡回道,“洛洛的童年也很不幸,可她就不会因为自己的不幸去伤害别人,这就是她和盛景淮最大的区别。”

    原本乔忘栖还打算说说洛星那个孩子的事,可见江羡情绪这么激动,他又忍了回去。

    只是摸摸她的头说道,“好啦,他们都已经是成年人了,遇到事情会有自己的判断,你就别去多想了。”

    江羡也知道这个理,所以只能叹气,“行吧,我去给洛洛说说。”

    洛星看到江羡发来的信息,心里更加不安了。

    原来陈心说的都是真的,盛景淮后来再没碰过任何一个女人。

    之前在跟陈心沟通的时候,洛星还自诩是最了解盛景淮的人。

    现在看来,她也不够了解盛景淮。

    洛星叹了口气,看着所剩不多的日子,只能再次约见盛景淮了。

    她记得过两天就是盛景淮

    的生日,或许可以趁着这个机会试试。

    洛星在心里盘算着。

    ……

    又是一夜的宿醉,盛景淮已经习惯每天早上醒来那种头痛欲裂的感觉了。

    去浴室冲了个凉水澡之后,才穿上衣服出了房间。

    他并没有直接下楼离开,而是先去阁楼的望远镜里看了看。

    洛星又和往常一样在院子里锻炼身体了,最近她走得挺顺利的。

    虽然跟受伤前没得比,但已经好了很多。

    盛景淮看了几分钟后,这才掐着点下楼开车前往公司。

    他人一到公司,秘书就及时把今日的行程念给盛景淮听。

    满满当当的,一点空闲都没有。

    好在盛景淮已经习惯了这种高强度的工作量,并没觉得有任何的不妥。

    秘书在说完这两天的行程和安排后合上文件夹问盛景淮,“盛少,后天是您生日,晚上的行程我已经帮你推掉了。”

    闻言,盛景淮脚下的动作顿了顿,刚要吩咐说不用特别空出来,他没有要庆祝的打算。

    陈心迎面走了过来,笑盈盈的跟盛景淮打招呼,“盛少,早上好。”

    盛景淮的视线停顿在了陈心身上。

    准确的说,是她身上穿的那件衣服上。

    之前洛星走秀的时候穿过这件,当时还是盛景淮给他选的秀款,说特别符合她的气质。

    陈心的气质自然是不能和洛星相比的,但她的妆容……都跟洛星那天走秀时候的妆容很像。

    所以盛景淮就多看了几眼。

    秘书会意,立马跟陈心说道,“陈心,后天盛少生日,你有空的话来玩吧。”

    陈心当然想抓住这个机会,当即就同意了,“好啊!”

    盛景淮转身走了,什么也没说,也没拒绝。

    陈心还拉着秘书感谢呢。

    秘书只是淡淡的笑笑,“你感谢我没用,还是想办法在盛少哪里讨欢心吧。”

    陈心又何尝不想呢。

    最近盛景淮对她虽然很不错,也给了资源,但就是少了点什么。

    她到底是不甘心的。

    可能这就是那种得不到却更想要的心理吧。

    她有点被盛景淮吸引了,撇开其他的那种吸引。

    看到他对旧爱念念不忘,陈心居然有点被感动到。

    觉得这样的盛景淮,有种特殊的魅力。

    陈心寻思着要怎么在盛景淮生日宴上给他一个特别的惊喜,好让他对自己刮目相看。

    由于最近心情不好,盛景淮都没打算过生日的。

    无奈之前的那些朋友都或发信息或打电话问起他打算怎么过,他最后还是准备去云绕庆祝一下。

    他也在兄弟群问了乔忘栖等人。

    许荡是肯定要去的,毕竟单身狗。

    乔忘栖说考虑一下,如果江羡去他就去,江羡不去他就不去。

    气得盛景淮骂了一句,“妻管严。”

    乔忘栖无情的回,“我乐意。”

    盛景淮暴走。

    孟沂深自然是也要去的。

    盛景淮想着如果江羡要来的话,有其他女人在肯定不合适,就拒绝了很多位前任的‘好意’。

    想到陈心的时候,他顿了一下。

    脑子里

    自然而然的想起了那件裙子。

    最后他收起了手机,到底是没给陈心打电话。

    晚上乔忘栖给江羡说盛景淮过生日的事,本来江羡不怎么感兴趣的。

    可她想到洛星这阵子的反常,又打算去会一会。

    所以就同意去了,乔忘栖便了盛景淮答复。

    盛景淮看到回信后,很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把前女友们都拒绝了。

    要不然……怕是要惹到乔忘栖家的小祖宗了。

    盛景淮生日当天,江羡提前从剪辑室出来,稍稍的打扮了一下就和乔忘栖出发去云绕了。

    两人到的时候,许荡已经到了,见到江羡还高兴的打招呼,“嫂子好。”

    孟沂深正在给一个服务员看手相,“你这条生命线有点短呀,而且气血也不好,体虚体寒,容易生病。”

    服务员惊诧的问道,“那怎么办?”

    “问题不大,找个医生男朋友就行了。”孟沂深噙着笑说道。

    许荡听得一脸无语,“孟沂深你还能恶心点不?都什么年代了还在玩这种泡妞的老把戏,真是服了你了。”

    女服务员也反应过来,脸颊微红的说道,“我先去给你们拿酒。”

    等服务员走之后,孟沂深才翘起右腿说道,“你是见不得我女人缘好嫉妒我是吗?”

    “谁稀罕你这种女人缘。”许荡无比嫌弃的道,“我以前也没发现你这样啊,难道最近跟盛景淮学坏了?便泰迪了?”

    孟沂深,“……”

    这孩子……实诚。

    乔忘栖给江羡倒了杯果汁一边说道,“前阵子我见到了孟叔叔,和他聊了几句,言语之中都在透露着一个信息,要给孟沂深安家立业,我估计你最近故意浪,是想让孟叔叔放弃给你找对象吧?”

    许荡瞪大眼睛,还有这种骚操作?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小九爷啊。”孟沂深伸展着双腿往沙发上靠了靠,“这盛景淮怎么还没来呢?”

    “是啊,他是寿星,居然还迟到,有点过分啊。”许荡也吐槽道。

    江羡看了看时间,明显已经过了和盛景淮约会的点了,可他却迟迟没出现。

    许荡拿起手机说给盛景淮打电话催催他。

    然而电话还没拨通,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

    三人对看了一眼后,许荡率先起身说道,“盛景淮居然还玩这种幼稚的把戏!哥几个也配合的玩一下吧!”

    孟沂深大概是觉得太无趣,便参与了许荡的计划。

    乔忘栖对于这种幼稚的行为不感兴趣,专心致志的陪着老婆。

    两人配合着关掉了房间里的灯,一人举着一个蛋糕,打算等盛景淮人进来的时候,给他个大大的惊吓。

    安排完毕之后,许荡打开了门。

    过道里的光线也不是很充足,一个人影闪了进来。

    许荡顺势就把门给关上了。

    正欲开口说你小子还知道来啊,就听一个女人娇滴滴的说道,“盛少,你怎么还玩这种把戏啊,不过我好喜欢!”

    许荡,“???”

    女人???

    陈心以为盛景淮是在跟自己玩捉迷藏游戏呢,兴奋不已的在黑暗里探索着,“盛少,你在哪里呀,我来找你咯,找到你,你就是我的了!”

    孟沂深本着看好戏的心态,愣是没打开灯,配合着女人演了下去。

    _

    作者有话说:今晚一更,明天三更啦啦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