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浓之处,洛星也不知自己到底是为了孩子和他在一起。

    或是自己身心潜意识的渴望他。

    她不想去思考这些问题,只想一遍遍的沉沦在这片黑暗里。

    其他事情,等天亮再说吧。

    早上盛景淮醒来的时候,洛星还在睡觉。

    他能清晰的感觉到她的存在,她的气息。

    失而复得的感觉,是盛景淮不忍打破的美好。

    可他早上还有个很重要的会议,不得不及时抽身。

    洛星还在睡,盛景淮没忍心叫醒她,轻轻的出了房间离开。

    等洛星睡醒,已是十点多了。

    房间空落落的,并没有男人的身影。

    如果不是浑身的酸软,她恐怕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一场梦而已。

    洛星微不可见的叹了口气,慢慢的起身去洗漱。

    没多会儿琴姐也来了,难得看到洛星坐在椅子上晒太阳,而不是像以往那样锻炼身体。

    “洛小姐,我今天在镇上的集市买了很不错的猪大骨呢,我一会儿给你熬汤。”

    洛星想了想吩咐琴姐,“琴姐,我最近想喝鲫鱼汤,黑豆鲫鱼汤,你会做吗?”

    “会的呀,你想喝我明天就去买新鲜的鲫鱼。”

    洛星点点头,“好,后天弄黄豆排骨汤吧……”

    琴姐听了笑着问她,“洛小姐对汤研究得还挺多的呀,这些汤对女人都很好呢。”

    “嗯……”洛星心虚的避开了琴姐的视线。

    好在琴姐并没有多问,洛星才松了口气。

    这些汤都是她最近从网上查的,适合备孕喝的汤。

    盛景淮开完会已经快下午了,他看了看时间,正欲给洛星打个电话问问,许荡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一看到许荡的名字,盛景淮就开始头疼了。

    昨晚放了他们几个的鸽子,少不了几顿秋后算账。

    盛景淮才刚接起,许荡就一通喷,“盛景淮你到底是不是兄弟?哥几个特别腾出时间去给你庆生,你人居然不出现!也太狗了吧!”

    “昨晚临时有约,没来得及和你说……”

    “临时有约?所以你是爽了我们兄弟的约,跑去赴女人的约了?真是个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我要跟你绝交!”许荡信誓旦旦的说道。

    盛景淮也不急,等许荡发泄一通后才说道,“别这样,回头我请你喝酒。”

    “谁稀罕你请喝酒了!”

    “那回头你追爱遇上问题随时找我,我给你支招!当你的情感顾问!怎么样?”

    许荡,“……”

    盛景淮还颇为自豪的道,“这个忙我肯定帮得上的,你看乔爷当初不也找过我吗?”

    “呸,乔爷那是无师自通,天赋异禀,根本不需要你教好吧?”许荡愤愤吐槽。

    “好了好了,这事儿是我办得不漂亮,回头我请你们吃饭好好赔罪好吧。”盛景淮笑道。

    其实真兄弟哪能真计较呢。

    许荡也只是说说,盛景淮都这么说了,他也没什么意见了。

    刚挂了许荡电话,迎面就碰上了陈心。

    看到陈心,盛景淮才想起来,昨晚她应该也去云绕了。

    不知为何,今日的陈心见到盛景淮,下意识的低下头避开了他,并用手挡住脸匆匆的跑进了电梯。

    盛景淮觉得挺奇怪的,这陈心平日里隔着老远都巴不得贴上来,怎么今日躲着他呢?

    难道是在生气?

    盛景淮耸了耸肩,并没当回事。

    他一般也没把这些女人当回事。

    到是秘书送文件到他办公室的时候,多嘴的问了一句,“盛少,昨天陈心去你的生日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

    为什么这么问?”

    “我就是听她同寝室的队员说她昨晚是哭着跑回去的,然后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整晚都没开过门,队友怕出事就给经纪人打了电话,经纪人连夜赶过去的……”

    盛景淮直接抬手打断了秘书的话,淡漠的道,“这种事情以后就没必要跟我汇报了。”

    秘书顿了顿,当即明白了盛景淮的意思。

    盛景淮翻阅了一下文件,随意的抽出其中一个音乐类综艺递给秘书说,“把这个机会给陈心吧。”

    “是。”

    这下,秘书清楚的明白,陈心在盛景淮这里已经被三振出局了。

    盛景淮对女人一向大方,喜欢钱的给钱,喜欢资源的给资源。

    唯独在感情方面,他从来不当真。

    当然,洛星不包括在内。

    所以晚上他又出现在了洛星面前。

    见到他,洛星有一瞬的诧异。

    她没想过盛景淮还会来的,以为昨晚不过是两人的意乱情迷。

    然而盛景淮却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大大方方的走了进去,并把自己带来的东西递给了琴姐。

    都是一些补品和高端的食材。

    琴姐犹豫的看了看洛星,不知该不该接。

    洛星只好道,“收下吧。”

    琴姐这才接下东西,拿去厨房处理了。

    “我刚吃完饭,你吃了吗?”洛星下意识的问道。

    很寻常的问候,盛景淮却暗自在心里松了口气,“还没有,今天开了一天的会,没顾上吃饭。”

    “那我让琴姐给你做点,面可以吗?”

    “可以。”

    洛星这才吩咐琴姐给盛景淮煮面。

    在面条上桌的这段时间里,两人没再说过话。

    洛星低着头看手机,盛景淮就倚在沙发里看洛星。

    一切都很平静的样子。

    琴姐的厨艺很好,再加上盛景淮饿了,一大碗面条很快就吃完了。

    他将碗交给琴姐后起身过去推洛星,“去外面走走,这会儿凉快。”

    洛星没反对,任由他推着自己去了院子。

    这是盛景淮第一次正大光明的陪着她在院子里走,那感觉和他在阁楼里偷看洛星是不一样的。

    很真实。

    她真实的在自己面前,触手可及。

    接下来的日子,好像都回到了正轨。

    盛景淮每日都来,洛星再没提让他离开的话。

    虽然她脸上少了很多笑容,看上去也清清冷冷的。

    可晚上拥着她的时候,她又那么的热情,让盛景淮觉得自己多想了。

    或许是她后悔了吧。

    也或者是离不开他。

    就像他也离不开她一样。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盛景淮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他离不开洛星。

    回想过去的几个月里糟糕的自己,他顿时懊恼没有早点来找洛星和好。

    早和好不就没有那一堆事儿了吗!

    两人算是重修旧好,可洛星再没提过复婚的事。

    盛景淮却在盘算着,要怎么跟洛星求婚。

    认识到自己的真心后,盛景淮开始变得清醒起来。

    原来的那场婚姻,本来就不作数,也充满了不愉快。

    结束就结束了吧,说明老天爷要给他重新来一次的机会呀。

    盛景淮格外的珍惜这个机会,他决定重新开始。

    所以当他找到许荡,让他帮自己设计戒指的时候。

    许荡问了一句,“是你疯了还是我疯了?”

    “我没疯!”盛景淮否认道。

    许荡便悻悻的道,“那就是我疯了。”

    “你认真点。”

    “我很认真啊。”许荡点着头,“你可是不婚族,我才不相信你会结婚呢,就算是结婚,估计也是那种商业联姻,商业联姻不配拥有我设计的婚戒!谢谢!”

    盛景淮,“……”

    “你给不给设计?不给的话我去找乔忘栖,让他黑了你电脑。”

    许荡,“……”

    算你狠!

    “先说好,违背良心的设计要收百分之三十的佣金。”许荡咬牙切齿的道。

    盛景淮到是不介意钱,“钱不是问题,问题是,什么叫违背良心的设计?”

    “直白点,给渣男设计婚戒,就是违背良心,所以要收取百分之三十的佣金来弥补自己。”许荡信誓旦旦的道。

    盛景淮,“……”

    交友不慎!

    “你可得赶紧点,我近期就要的。”盛景淮转了账之后催促道。

    许荡不理。

    盛景淮盯着催,“真的!我最近就要的,你上点心!”

    “知道啦!”许荡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回头就留下交友不慎的泪水。

    搞定戒指之后,盛景淮心里踏实了不少,手机响了一下。

    他拿起一看,是洛星收红包的提示,说明她起床了。

    除了周末之外,盛景淮都要上班,甚至连周末有时候都得去出差。

    不过他会尽量赶回去,每天早上走的时候,洛星都还在睡觉。

    其实她不是个贪睡的人,只不过最近好像特别贪睡,没有像往常那天早早的起床锻炼什么的。

    盛景淮每次走的时候都不忍心吵醒她,就会给她发个红包。

    等洛星睡醒拿起手机收红包的时候,就意味着她起床了。

    盛景淮就通过她收红包的时间来确定她几时起床的。

    他点开对话框给洛星发消息,“最近都是在家里吃饭,我怕你闷坏了,今晚在外面吃吧,我在你喜欢的餐厅定了位置。”

    本以为洛星会很高兴的,谁知她淡淡的回了一句,“今天我有事,就不了,你要是觉得闷,你去外面吃吧。”

    盛景淮,“……”

    他是怕她一直在家闷着了好吗!

    算了,晚上早点回去陪她也是一样的。

    其实洛星是去医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情况,最近她和盛景淮都没有避孕。

    原本盛景淮是有准备的,可洛星却制止了他。

    找的理由是她有点抗拒避孕T,有心里阻碍什么的,可以通过吃药去避孕。

    盛景淮当然是不同意的,选择用体外的办法避孕。

    可每次洛星都会在紧要关头抱住他,不让他离开。

    男人在这种兴头上,哪里能控制得住,总会被洛星给干扰。

    后来她直接跟盛景淮说她已经吃了一个月药效的避孕药了,盛景淮也拿她没办法,只能说这个月暂时这样,下个月就不能放纵了。

    洛星敷衍了过去,实际她并没有吃药,她要的就是怀孕啊。

    今天原本是她的生理期,可却没有来,她急匆匆到医院做检查。

    当然她没有傻到找孟沂深那家医院,怕被盛景淮知道。

    等待结果的那段时间里,她紧张得手心都出汗了。

    当医生告诉她说她真的怀孕之后,洛星有种想哭的冲动。

    是锦一呀。

    是锦一回来了。

    她摸着依旧平坦的小腹,双眼忍不住红了。

    ——

    作者有话说:我看很多说不想看洛星和盛景淮的故事,可他们也是这个故事的一部分呀,男女主的剧情固然重要,但洛星和盛景淮的故事也是推动剧情发展的呀,看最重要的不就是过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