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景淮开完会已经晚上七点多了。

    他看了一眼手机,安安静静的,没有任何信息和电话。

    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他才下楼去停车场。

    虽然这阵子他和洛星的关系好了不少,可还是少了点什么。

    她变得很冷漠,很多时候,盛景淮总觉得是在跟一个陌生人相处。

    他寻思着是因为两人之间有了隔阂和芥蒂,所以一时半会没办法回到原来的状态。

    不过没关系,只要他热情一点,总能捂暖她那颗心的。

    这一点盛景淮还是很自信的,所以他又信心满满起来。

    车子都开到了半路,突然接到了许荡的电话。

    他急忙接起,不等许荡说话就率先问道,“戒指好了?”

    许荡无语中。

    “是,可以来拿了,赶紧来拿!我想明天睡个好觉!”许荡无可奈何的说道。

    最近几天他都快被盛景淮给折磨死了,索性赶紧弄好完成任务好好好休息一下。

    盛景淮眉色一亮,“好!我现在就过来!”

    他紧急调转了车头,直奔许荡的工作室去了。

    距离打电话不到半小时,盛景淮的人就已经到了许荡面前。

    许荡无比嫌弃的扫了他一眼,“你还真是不要命!”

    “少废话,东西呢!”盛景淮急促的问道。

    许荡这才递给他一个盒子,“你看看,满意的话把尾款付了。”

    盛景淮对许荡还是很信任的,毕竟人家是专业的设计师。

    他看都没看,就直接拿起手机给他转账。

    许荡那边很快就收到了信息提醒,他扫了一眼,发现多了五十万,便疑惑的看向盛景淮。

    “给你的精神赔偿。”

    许荡,“……”

    原来还是有点良心的。

    当然这也是许荡应得的,所以他直接当着盛景淮的面摔上了门。

    盛景淮也不生气,他现在只想着要怎么跟洛星求婚,哪里还有时间去生气呢!

    从许荡那里离开后,盛景淮脑子里都在想着,要怎么怎么安排。

    求婚的话,得有鲜花吧!

    所以他去买了鲜花。

    买好鲜花后又想着,至少要有礼物吧!

    然后他又去买了礼物,一整套的首饰。

    买好礼物后又觉得应该有蛋糕,用来庆祝,洛星最喜欢吃蛋糕了。

    盛景淮又亲自去买了蛋糕,还叫酒窖挑了两瓶年份红酒送到住址去。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已经快九点了。

    他的手机依旧安安静静的,没有信息,也没有电话。

    盛景淮还挺泄气的,她都不关心自己的么?

    不过想到一会儿就要跟她求婚了,又觉得无所谓了。

    取了蛋糕就兴匆匆的往回赶,心情格外的好。

    连等红绿灯的时候,都忍不住去整理整理放在副驾驶的花束。

    想着一会儿送给她的时候,她会是什么样惊喜的表情。

    会不会兴奋得直接冲到他怀里?

    更或者会高兴的亲他?

    这些美好的想象让盛景淮差点笑出了声,又止不住的拿出手机发了个朋友圈。

    盛景淮:原来人生也会有意义。

    在遇见洛星之后,他无趣的人生变得有了意义。

    十点整,他回到了洛星的住所,抱着鲜花拧着礼物,还整理了自己的衣服,这才开门进去。

    洛星

    并没有在外面等他回来,但盛景淮觉得没关系,毕竟在外面等有点凉了。

    他信步走向屋子,才刚到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了阵阵男人的声音。

    “还是没有消息吗?”

    盛景淮听得蹙起眉头,为什么会有男人的声音?

    随后就是琴姐的的声音,“洛小姐就说去外面走走,一会儿就回来,我想着应该不会走太远,以前也经常出去走的,就没跟过去,谁知道她出去后就没回来……”

    “她走的时候什么都没说吗?”男人又问。

    这次盛景淮听清楚了,是暮云泽的声音。

    毕竟跟他见过几次面,还是能分辨出来的。

    而更让盛景淮惊愕的是他们说的话。

    洛星不见了?

    盛景淮破门而入,“怎么回事?”

    琴姐看到盛景淮,一脸的着急,“洛小姐不见了。”

    暮云泽虽然不喜欢盛景淮,可眼下也不是跟他计较这些的时候,眼下是要尽快找到洛星要紧。

    “不见了?为什么会不见了?”盛景淮将怀里的东西往旁边一放,急切的询问情况。

    琴姐把刚刚给暮云泽说的话又跟盛景淮说了一遍。

    盛景淮听得脸色都阴沉下来,“找过吗?报警了没?”

    他一边问一边拿出手机给洛星打电话。

    暮云泽提醒他,“不用打了,手机关机了。”

    电话那头果然传来了关机的提醒,盛景淮心里一紧,顿时有了很不好的预感。

    他匆忙给自己的人手打电话,让他们雇人过来帮忙找人。

    另外也给自己认识的,能管这方面的相关人士打了电话,找他们帮忙。

    原本暮云泽是不想跟盛景淮说话的,可这个时候显然不是去计较这些的时候。

    他把洛星给他的留言递给盛景淮看,“这是她留给我的话,我当时在拍戏,手机在助理那里,没第一时间看见,等看到再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就已经关机了,我匆匆跟剧组请了假赶回来的。”

    手机上只有一条简短的信息,是洛星发给暮云泽的。

    【弟弟,我有点事要离开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你可能联系不上网,不过你放心,我很安全,你要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叔叔阿姨,等我回来。】

    什么叫有事要离开一段时间?

    又为什么不能联系?

    盛景淮死死的盯着手机屏幕,死死的盯着那一行字,脸色阴鸷得有些可怕。

    她都给暮云泽发信息说了,又为什么不给他说?

    到底是什么重要的事,让她这样不告而别?

    此刻,盛景淮的脑子乱成了一团,完全无法去思考。

    他的人手也在这个时候赶到了,大家分工合作,找人的找人,查监控的查监控……

    盛景淮也坐不住了,他匆匆的起身开车出门去找人了。

    几乎把洛星住所附近的几条街都翻遍了,也没找到洛星的身影。

    连他派出去的人也没有一点消息。。

    查监控的也给了回复,说洛星出了家门就上了一辆黑色的轿车。

    原本想通过车牌号去查,却发现那是一辆套牌,而且车子在开出去不到两公里就好像消失了一样,再没消息。

    原京这么大,想要找一个人,无疑于是大海捞针,很难很难。

    到凌晨三点多,洛星依旧是杳无音讯。

    盛景淮也因为心态的起伏,开车的时候险些出事。

    车子撞上了一旁的栏杆,车头损毁严重,好在他人没事。

    情绪一直紧绷着的盛景淮缓了口气,解开了安全带,把车椅往后调了调,这才伸手在衣服口袋里摸烟

    ,想抽支烟让自己清醒冷静一点。

    可他摸到的却是装着戒指的盒子。

    盛景淮拿出盒子,打开看了看里面的戒指,看得有些走神……

    是手机的信息声让他回过神来,他拿出手机看了看,是一封邮件。

    发件人的名称是洛星名字的全拼,盛景淮猛然坐起身来,迅速点开了那封邮件。

    邮件是刚刚送达的,里面只有一句话,比发给暮云泽还要简短的一句话。

    却字字诛心……

    【我从没爱过你,所以你也不用找我,以后就一别两宽,各自欢喜吧。】

    从没爱过你,不用找我。

    一别两宽,各自欢喜。

    盛景淮无声的笑了起来,笑得红了眼。

    原来她从没爱过自己啊。

    所以最近这段时间的相处,不过是他自我欺骗的一场梦而已。

    她亲手编织了这一场梦,又亲手毁掉了这一场梦。

    哈哈哈哈……

    亏他还在想着要怎么跟她求婚,要怎么给她承诺,要怎么告诉她,自己以后会重新做人,不会再做任何伤害她的事。

    都他妈是假的!假的!

    盛景淮将那戒指拿出来,用力的捏在手指间,然后打开车门下去,狠狠的往一旁的绿化带丢了去,用尽了自己一切的力气丢出去。

    既然她要丢掉他们的曾经,那就一起丢掉好了。

    ……

    乔忘栖稍晚一些回到家,从管家那儿得知江羡今天提前一小时回的家,说饿了,就先吃了饭上楼去了。

    他让管家把自己带回来的食材拿去处理,一会儿自己再来包馄饨,自己则上楼去找江羡了。

    江羡就窝在卧室里抱着电脑在忙着什么,因为太专注,连乔忘栖走近了都没发现。

    电脑屏幕上是一些数据图,她看得很快,并精准的将其中特例的数据标记出来。

    可能是一个姿势维持得太久了,她有点不舒服的伸了伸脖子。

    乔忘栖便伸手过去给她捏肩膀,江羡愣了一下抬头看向乔忘栖,立马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来,“你回来啦!什么时候上来的也不出个声,吓我一跳。”

    “刚上来的。”乔忘栖回答着她的话,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顿。

    江羡合上电脑拉着他坐下后,把头往他腿上一趟,舒舒服服的等着他给自己捏肩。

    男人的力道恰到好处,舒适得江羡忍不住发出叹息的声音。

    只不过那声音听在乔忘栖耳朵里,有些娇媚,像是在跟他撒娇一样,惹得人心猿意马,想入非非。

    江羡总抱怨他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像饿狼一样,就没有吃饱的时候。

    可乔忘栖觉得自己实在是冤枉。

    因为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感觉自己被撩拨了。

    面对自己喜欢的人,哪怕是一个眼神,一个声音,都能被撩到。

    这能怪谁啊?

    怪她过分美丽?

    还是怪自己过分着迷?

    他捏着脖颈的手渐渐的不规矩起来,江羡急忙按住,睁开眼睛瞪他。

    男人又变得规矩起来,认认真真的给她捏肩。

    江羡说,“你不是说今晚可能会回来得晚一点吗?”

    “本来是的,你也知道最近盛景淮跟疯了一样,作为兄弟,多少要看着点。”乔忘栖语气平缓的解释着。

    有关于盛景淮最近的情况,江羡虽然没刻意打听,却也是知道一二的。

    洛星走之后,他就变得愈加疯狂起来。

    ——

    作者有话说:晚上还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