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羡只淡淡的哦了一声,没什么表情。

    乔忘栖看着她的眉眼,眼神格外温柔,“江小羡,你知道洛星去哪里了吗?”

    “我怎么会知道?”江羡闭上眼睛继续享受他的按摩。

    乔忘栖到也没继续追问,只道,“能在原京悄无声息把人藏起来,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没点势力还真做不到。”

    “这我就不知道了。”

    “也罢,如果洛星觉得离开是最好的选择,那就离开吧。”乔忘栖感叹了一句。

    江羡笑了,“原来你也觉得洛星离开盛景淮才是最好的选择啊?”

    “其实有一件事我没有告诉你。”乔忘栖的动作顿了顿,连语气都带着愧疚,“很早之前,还在江海的时候,洛星不是去做过人流手术吗?那时候我在医院碰到了盛景淮的助理,猜测出洛星那个孩子可能跟盛景淮有关。”

    江羡猛然睁开眼睛看向他,“所以你早就知道?”

    “我……”

    乔忘栖的话都还没说完,江羡就坐起身来了,冷着脸说道,“你早知道为什么没和我说?你到底还瞒了我多少的事?”

    就知道她的反应会这么大。

    乔忘栖试图去拉她的手跟她好好说话。

    江羡却一把拍开了他并站起身来,“所以你站在盛景淮那边了是吗?”

    “羡羡,你听我解释。”

    “我不想听!”江羡很不客气的打断了他的话,“我现在很生气,我也不想跟你吵架,我去冷静一下。”

    她转身就走,直接出了房间。

    乔忘栖急忙追了上去,才刚追到楼下。

    江羡就猛然转身喝道,“别跟过来!别跟着我!”

    见他没有再跟过来,江羡才转身大步离开。

    由于两人的动静太大,引来了管家和佣人的注目。

    谁也没敢说话,大概都被这阵仗吓到了不敢出声。

    在旁人眼里,小九爷和夫人的感情一直都很好,恩恩爱爱的,彼此之间都没红过脸。

    而且小九爷很宠夫人,舍不得凶一句的那种。

    今天不知怎么惹毛了夫人……

    乔忘栖不敢真追上去,他知道江羡性子烈,追过去可能会适得其反。

    无奈的叹了口气,低低的念了一句,“盛景淮你坑我啊。”

    他给乔觅荷打电话,“觅荷,你在原京吗?”

    “我刚回来,怎么了九哥?”乔觅荷挺意外乔忘栖给她打电话。

    “你想办法约一下你嫂子吧。”

    “额……你们吵架了?”乔觅荷好奇的问。

    乔忘栖一阵沉默。

    看来自己猜对了,乔觅荷回复道,“好,我现在给嫂子打电话,回头再联系你。”

    “嗯。”

    挂了电话,乔觅荷就给江羡打电话。

    电话通了十几秒之后才被江羡接起,语气恹恹的,“怎么了觅荷?”

    “嫂子,我刚回国,咱们好一段时间没见面了,一起喝一杯吧。”乔觅荷聪明的没有提乔忘栖。

    当然江羡也猜得到是乔忘栖找的她,但她没揭穿,只说,“我又不会喝酒。”

    “没事啊,一起玩玩呗,我知道一个不错的地方,有很多娱乐设施的,上次我听楚狂歌说你台球打得好,刚好我台球也不错,一起切磋切磋?”

    “这可以,地址给我。”

    乔觅荷把地址发给了江羡,又给乔忘栖发了信息,免得他太担心。

    想了想,她又给楚狂歌发了信息,“偶像,你在原京吗?我一会儿要跟嫂子打台球,你要不要来?”

    楚狂歌回复到是挺快的,问她,“你嫂子?谁?”

    “……江羡啊。”

    楚狂歌这才反应过来,江羡和乔忘栖是合法夫妻,也是乔觅荷的嫂子。

    虽然这是个事实,但他到现在都还没觉得江羡已经嫁人了,自然也不习惯听人叫她嫂子。

    “来啊!地址给我,我现在就来。”楚狂歌当即说道。

    乔觅荷按捺住雀跃的小心思,给楚狂歌发去了地址。

    半小时后,三人会了面。

    江羡见到楚狂歌,一脸的嫌弃,“怎么你也来了?”

    “怎么?这地儿我不能来?”楚狂歌不服的反问。

    “那到也不是。”

    “那你废话什么。”

    “……”

    还跟小时候一样臭屁。

    江羡不想理会他,拉着乔觅荷聊天,“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不是说去学习了吗?”

    “昨天刚回来的,那边的学位一拿到我就赶回来了。”

    两人有说有笑的走在前面,楚狂歌双手插兜的跟在后面。

    这会儿正是台球室最热闹的时候,人还挺多的。

    乔觅荷提醒江羡,“嫂子,你带个口罩吧,毕竟你是名人。”

    也是,江羡把随身携带的口罩拿出来带上,一回头见楚狂歌已经戴上了口罩,一脸黑线的道,“你戴口罩做什么?”

    楚狂歌理直气壮的解释,“我也是名人啊!万一这里有我粉丝怎么办?”

    江羡,“……”

    他真的想太多!

    几人要了个桌子,位置还挺好。

    乔觅荷说,“打九球吧,嫂子你可以吗?”

    “都行。”她不挑。

    楚狂歌听了直摇头,“你这是选她最擅长的打啊,她九球打得最好了,江湖人称九球小公举的。”

    “多少年的事了还提。”江羡撇了他一句。

    乔觅荷到是不在意输赢,毕竟她今天的目标也不是输赢,而是帮九哥陪着嫂子而已嘛,输赢不重要。

    只是没多会儿她就明白楚狂歌那话的意思了。

    之前楚狂歌说江羡台球打得不错,她以为就是简单的不错,或者打得好。

    可她没想到江羡会打得这么好!

    本来是两个人打,仿佛突然就变成了她一个人的秀场了。

    而自己只能和楚狂歌在旁边当个观众了。

    楚狂歌用手肘拐了拐她说,“我说的没错吧,她打得挺不错的。”

    “这不叫不错。”乔觅荷正经的纠正他,“这叫打得很好!水平很高!不输职业选手的那种。”

    楚狂歌自豪起来,“那是,我羡姐喜欢的东西都可以做到很极致的,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好吧!”

    “我记得她之前还给你写过歌,好像在音乐方面的造诣也挺高的。”乔觅荷提到。

    每次一说到江羡,楚狂歌就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一样,能说个不停,眼睛里都是光,“那是!羡姐很厉害的!她是我最佩服的人了!我女神!”

    看他说得眉飞色舞的,乔觅荷还挺羡慕的。

    如果自己也能像江羡这样优秀,是不是就能吸引楚狂歌的注意呢?

    “对了,你知道贺岁言吧,他也是我羡姐捧出来的!”楚狂歌得意洋洋的道。

    那自豪的语气,好像江羡的那些成就都是他的一样。

    乔觅荷觉得这话有点不对。

    贺岁言出道很早的,他红的时候江羡还没进娱乐圈吧?

    怎么说是江羡捧的贺岁言呢?

    乔觅荷正要细问

    的时候,突然有一群男男女女走了过来,将他们的桌子团团围住。

    这情况不对,乔觅荷紧张起来,正想问他们要做什么的时候。

    那群人里突然有人吼了一声,“好球!太厉害了!”

    随后一群人开始鼓掌,掌声轰动。

    原来这些人都是被江羡的球技折服的。

    他们将江羡这一桌团团围住,看得很起劲,江羡每打一杆,就会响起一片喝彩的声音。

    还有人拿出手机在拍照,乔觅荷正要去阻止。

    江羡放下了球杆喊了乔觅荷楚狂歌两人,“再不走就走不掉了。”

    她刚说完没两秒,就听到有人喊道,“好想是江羡呀!是江羡吧!”

    江羡拔腿就跑,一边跑一边说,“我不是我不是,你们认错人了。”

    乔觅荷和楚狂歌也跟着跑,好在三人反应快,没多会儿就甩开了那些人。

    江羡把车钥匙递给楚狂歌,喘着气说,“你去把车开来接我们。”

    “为什么是我!我又不是你佣人!”

    “叫你去就去,废话那么多。”

    楚狂歌认命的去了,刚走没两步又听江羡在他背后说道,“记得去附近超市买点吃的。”

    “知道了知道了。”楚狂歌很不耐烦的回答。

    真当他是佣人了!好气!

    乔觅荷说,“嫂子你直接吩咐我就好了。”

    “男人不能惯着,懂吗?”江羡提醒她。

    乔觅荷都不知道如何回答她这句话,因为楚狂歌并不是她男人。

    偏偏江羡还在给她传授经验,“那小子从小就狂妄,你必须要在气势上压倒他才行,他凶你要比他更凶,他说话大声你要比他更大声,总之要必须要压着他,他就乖了。”

    “所以你跟九哥就是这种相处方式吗?”乔觅荷好奇的问。

    一提到乔忘栖,江羡就没话说了,“是你九哥叫你来的吧。”

    “……是。”乔觅荷坦白承认了,反正也瞒不过江羡的眼睛,“你跟九哥吵架了吗?”

    “算是吧。”江羡往后靠了靠,夜色里的表情有点深,“虽然这件事也不能全部怪在他头上,可我还是会生气。”

    乔觅荷不知全貌,自然不能去判断谁对谁错,她只建议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为了什么吵架,但我觉得女人生气的时候,男人哄一哄也是应该的,问题是,嫂子你得给九哥哄你的机会呀。”

    “我才不需要哄呢。”江羡傲娇的道。

    乔觅荷都被她逗笑了,“女人怎么可能不需要男人哄?”

    “我只是生气你九哥太理智了。”江羡叹了口气。

    乔觅荷不解的问,“理智一点不好么?”

    “你不懂。”她也不知如何去解释,更无法让人明白自己心里的感受。

    乔觅荷也不追问,只道,“车子来啦,走吧。”

    两人上了车,车上买有一包楚狂歌买的零食。

    江羡找了一包薯片吃了起来,边吃边问楚狂歌,“接下来去哪里啊?”

    “带着你能去哪里?哪里都去不了。”楚狂歌很不客气的吐槽道。

    “也是。”江羡还是挺自觉的。

    乔觅荷喝着牛奶,打开了微博。

    结果首页就刷到了江羡的新闻。

    【最新消息,江羡深夜与友人打台球。】

    “这也传得太快了吧!”乔觅荷无可奈何的道,“嫂子,网上都是你打台球的新闻了。”

    江羡拿过看了一眼,“还好这照片拍得还不错,不至于影响我的商业价值。”

    乔觅荷,“……”

    这是重点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