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乔觅荷也觉得那照片拍得真不错。

    照片上江羡正弯着腰打台球,灯光把她的脸照得格外清晰。

    一双清眸正坚定的锁着面前的球。

    【天呐,戴着口罩也遮不住我江爸爸的美貌!爱了爱了!】

    【这眼神……我感觉我又要弯了。】

    【你们太含蓄了,看我的,请江羡正面上我!】

    【众所周知,江羡是一个形容词。】

    【所以江爸爸到底什么时候出来营业,而不是让我们粉丝在别人的微博里看到她?】

    【这颜这身材,真是便宜了她老公。】

    江羡觉得这条评论挺有道理的,还用自己大号点赞了。

    立马被粉丝抓了个现行,跑去她微博催更。

    楚狂歌转了一圈又一圈的,实在是转烦了就问,“还是找个地方落脚吧,我开累了。”

    “体力不行啊,行吧,我们去瑞园。”

    楚狂歌,“……”

    给地址就给地址,为什么要加个体力不行?

    他怀疑江羡在内涵自己,但他没证据。

    乔觅荷找了机会给乔忘栖报了信。

    正在龙州府包馄饨的乔忘栖看到后,把剩下的馄饨包完,找盒子装起来后拧着出门了。

    江羡他们是先到的,好长时间没过来住,冰箱里只有冷冻食品。

    虽然晚上吃了点东西,可吃得早,晚上又出去玩了一圈,这会儿都有点饿了。

    她最条,并不想吃那些冷冻食品,更不愿自己动手做,只能放弃吃东西,权当是减肥了。

    “我这没什么吃的,你们就凑合着吃零食吧。”江羡坐下后问,“玩游戏吗?”

    “好啊。”

    其他两人纷纷打开游戏,江羡也上线,准备拉他们却发现他们都不在线,“你们怎么不上线。”

    “我们都上线了呀。”乔觅荷给她看守=手机页面。

    “我说的是吃鸡。”江羡无奈的说道。

    两人一听吃鸡,立马摇头,“不会玩。”

    “我前几天还看到你玩了。”江羡很不客气的揭穿楚狂歌。

    “那不是我玩的,是我助理玩的。”他回答得飞快。

    江羡又看向乔觅荷。

    “啊……我前两天可不在线啊。”乔觅荷也急忙解释,“我之前也是进去看了看,不会玩的。”

    行吧,看来是没人陪她玩吃鸡了。

    她刚要退下,发现有人邀请她。

    是无字。

    江羡想了想,还是拒绝了无字的邀请,并打字回复他,“我不玩,你玩吧。”

    发完后就下线了,百无聊赖的躺在沙发上发呆。

    平日里她不工作的时候都在做什么来着?

    看八卦,和乔忘栖说自己新看到的八卦。

    吃东西,乔忘栖喂她吃东西。

    还有睡觉,和乔忘栖一起睡觉。

    一点一滴全都包含了乔忘栖。

    连分开了,她想的也是他。

    江羡觉得自己没救了,伸手捂着脸无声懊恼着。

    这会儿有人从外面进来,乔觅荷最先看见,惊讶的想叫他。

    却被乔忘栖微微摇头给阻止了,一旁的楚狂歌翻了个白眼没说话。

    乔忘栖轻声走了过来,俯身看着江羡倒仰在沙发靠背上的头。

    熟悉的感觉让江羡的眼睛跳了跳,她睁开眼睛从指缝间看了一眼。

    这一看,吓了一跳。

    乔忘栖?

    肯定是自己的错觉。

    江羡又重新闭上眼睛,在心里不停的默念着。

    乔忘栖伸手轻轻的弹了一下她的手背,用极其宠溺的语气问道,“江小羡,要不要吃鲜虾馄饨?”

    江羡,“!!!”

    真是乔忘栖!

    原来不是自己的错觉!

    她猛然睁开眼,和男人那噙着笑和宠溺的眼神对上。

    只是那么一刹那,她似乎就忘记自己为什么在生气了。

    “我包了你爱吃的鲜虾馄饨,要不要吃?”乔忘栖又轻声的问道,眉宇间俱是柔情。

    “……要。”她下意识的给出回答。

    “好,我去给你做。”乔忘栖这才起身,拧着袋子去了厨房。

    江羡在他走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好像有片刻的走神……

    不对,不是走神,是被魅惑。

    乔忘栖又用美男计!

    江羡恨呀,恨自己的不争气。

    一看到他那张好看的脸,就生不了气了。

    等她坐直身子,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对面沙发上的两人。

    两人皆用一脸鄙夷的表情看着她。

    江羡咳了两声问,“那个……你们要吃馄饨吗?”

    乔觅荷说,“我到是想吃,怕是没那个口福。”

    毕竟刚刚九哥说去做馄饨的时候,也没问他们呀,估计就没准备他们的份儿。

    楚狂歌说,“不吃。”

    “好吧好吧,那你们就吃泡面吧。”她指了指零食口袋里的东西说道。

    两人就更加鄙夷了。

    她良心不会痛么?

    江羡不想再被鄙视,就跑去找乔忘栖了。

    乔觅荷去了一下洗手间,出来的时候瞧见了走廊尽头的房间有灯光。

    估摸着是打扫卫生的人忘记关灯了,就走过去帮忙关灯。

    她习惯性的推门进去找开关,却在看到里面的东西时愣住。

    乔觅荷怔怔的站在那里,有点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这是……奖杯?

    不,准确的说,这是一屋子的奖杯!

    除了门这边的墙壁,其他三面墙壁都做了满墙的储物格。

    每一个格子里都摆放着奖杯,即使她没仔细去看那奖杯上的名字,却也能认出其中一些是什么奖杯。

    其中一个奖杯,是她去年才拿到的,最佳作词人奖。

    她的那一座奖杯上有金色的12数字,代表着这个奖项设立了多少年。

    而她现在所看到的同款奖杯从11到1,一个不落。

    那是X的奖杯!

    是音乐节最神秘的作词X。

    可乔觅荷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这些奖杯会出现在瑞园?

    这些奖杯和江羡又有什么样的关系?

    乔觅荷按捺不住心里的激动,走进去仔细的看奖杯上的字。

    除去最佳作词人之外,还有作曲人,金曲奖,流行音乐等奖项。

    可以囊括了国内外各大音乐奖项的奖杯。

    乔觅荷拿起眼前这个熟悉的奖杯,翻来覆去的看了看。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是贺岁言去年刚拿的奖。

    可为什么会在江羡这里呢?

    暂放?

    贺岁言也没道理把奖杯都放在江羡这里吧!

    说不过去呀!

    此时的乔觅荷,真的是一头雾水,她还没理清楚,手机就响了起来。

    是江羡打来的,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离开太久了,就匆忙把奖杯放好后接起了江羡的电话。

    “觅荷,你去洗手间怎么去那么久啊?馄饨煮好了,你来吃一点吧,有多的呢。”

    “啊,好。”乔觅荷一边应着一边退出了那个房间。

    想了想,她还是把灯关上并带上了门,这才回到了客厅。

    江羡已经在餐桌上坐着了,乔忘栖正在给她放醋。

    乔觅荷过去坐下,眼神不由自主的往江羡看去。

    而江羡的注意力都在乔忘栖那边,“我还想要一点葱花。”

    “我去给你弄。”乔忘栖转身又进了屋子。

    江羡尝了一口,脸上都是满足,还不忘对乔觅荷说道,“快吃吧,馄饨就是要吃热的,凉了就不好吃了,你九哥做得鲜虾馄饨可好吃了,估计以前在家经常做吧!”

    乔觅荷,“……”

    才不是,九哥以前连厨房都没进过好吗?

    楚狂歌端着泡面过来,有点哀怨的说,“真让我吃泡面啊?”

    “我跟你换吧。”乔觅荷主动将馄饨推过去。

    楚狂歌正要接下,就被江羡给打断了,“你吃泡面怎么了?委屈你了?不知道女士优先吗?吃你泡面去吧。”

    他又收回手吃自己的泡面去了。

    乔觅荷只好低着头吃了起来,味道确实是好,难怪江羡赞不绝口的。

    她看了一眼坐对面的两人,看来是和好了。

    乔觅荷松了一口气,一边吃一边说起了自己下一个工作,“我过两天要去参加个音乐综艺,当评委,想一想还真有些紧张,嫂子你给我点意见吧。”

    “什么音乐综艺?”江羡问道。

    “《先声夺人》。”

    “咳咳咳……”

    一旁正在吃泡面的楚狂歌被呛到了,惹来几人的视线。

    他抽纸巾擦了擦嘴说道,“很巧,我也受邀去当这个综艺的评委。”

    “啧……很不巧,我是这个节目的飞行嘉宾。”江羡调侃道。

    三人面面相觑。

    这是什么神奇的缘分?

    “太好了!我本来还挺紧张的,不知道要怎么应对呢,有你们在我就不慌了。”乔觅荷挺高兴的道。

    江羡工作忙,自然没时间去当常驻嘉宾。

    而她跟这个节目的制作人还挺熟的,就答应了对方去当两期飞行嘉宾。

    没想到他们的评委有楚狂歌和乔觅荷,也是挺巧的了。

    《先声夺人》是一档音乐类的音乐类综艺,邀请了不少的歌手来参加。

    每期会选出最佳,按名次积分,积分低的会被淘汰。

    积分高的会进入总决赛,总决赛会以直播的方式竞选出冠军人选。

    楚狂歌在音乐方面的成就自然是无需多说,担得起评委一职。

    而乔觅荷在音乐界也算是小有名气,再加上她自己成立了工作室,签约了不少的歌手,所以被受邀到节目去当评委,也是可以的。

    “不过我听说节目组还邀请了秦诗涵当评委?”乔觅荷有些顾忌的道。

    全网都知道秦诗涵跟江羡不对付,是对家。

    节目组却同时邀请了两人,这……怕不是要搞事情吧?

    “是的,有她,还有贺岁言。”江羡给了她肯定的答案。

    “那你还答应去当飞行嘉宾?”乔觅荷不能理解的问道。

    _

    作者有话说:卡文把我卡哭了,我真的适合写虐,写虐我就不卡文,o(╥﹏╥)o,晚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