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秦诗涵得知我要去,才找了制作人要去当评委的。”江羡随口答道。

    乔觅荷一阵无语。

    “不出我所料,她的电影应该也在那个阶段上映。”江羡还推测道。

    这下连楚狂歌都无语了。

    送走乔觅荷和楚狂歌,乔忘栖上楼去找江羡。

    他还没机会跟她单独说说话呢。

    然而他到了卧室门口却被拦住了,门打不开了。

    江羡把门从里面反锁了。

    乔忘栖无奈的站在门前敲门,“羡羡,开门,我知道错了。”

    “知道错哪里了吗?”江羡的声音从门内传来。

    “不应该瞒着你。”乔忘栖坦诚的说道。

    然而这个回答并不能让江羡满意,“我生气的不是这个。”

    “那你生什么的气?”

    “我不想说,你自己想。”

    “……”

    乔忘栖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女人难懂了。

    难道她不是因为他瞒了她这件事儿生气的吗?

    乔忘栖在门前站了没一会儿,房门突然就打开了。

    江羡冷着脸说道,“我打不开爽肤水的盖子。”

    “我给你打开。”他趁机就进了屋。

    暗自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抽空上楼把她护肤的瓶瓶罐罐们都拧紧了,才有了这个机会。

    江羡看着他熟门熟路的拿起桌上的瓶子打开,心里已然有数。

    所以他们之间的第一次吵架闹别扭,只持续了三个半小时就结束了。

    比江羡预计的时间短了一点。

    然而乔忘栖却在临睡前半是提醒半是祈求的说,“江小羡,打个商量吧,以后若是有了矛盾,可以生气可以跟我吵闹,但是不能离开我的视线,我会担心。”

    也会害怕。

    只不过他没把害怕这个因素说出来。

    他还补充道,“最好是不要有矛盾,我都听你的。”

    江羡已经犯困了,呓语了一句,“哪有夫妻不吵架的?我爸妈还闹过离婚呢!”

    乔忘栖觉得也对,想了一会儿后再说道,“我的老婆不管离没离都是我的,吵架会和好,分手会复合,反正你只能是我的。”

    回答他的,是江羡平稳的呼吸声。

    她已经睡着了。

    乔忘栖失笑,轻轻的吻了吻她的脸,“不过还是不能离开我的视线。”

    ……

    隔天乔觅荷和楚狂歌就在《先声夺人》的录制现场又见了面,还有秦诗涵和贺岁言。

    四人之中,除了乔觅荷的资历稍浅了一些,其他都在文艺圈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而且这次来参加节目的选手,也都是有一定粉丝基础的艺人。

    有的稍稍过气了,希望能通过这个节目重新翻红一下。

    有的则是想通过节目增加一定的曝光度。

    四个评委各有特色,贺岁言要求高,楚狂歌嘴巴毒,乔觅荷更注重艺术涵养。

    至于秦诗涵……可能更看重外形吧。

    第一期录制结束的时候,乔觅荷楚狂歌贺岁言三人都觉得荣诗诗更出色。

    可秦诗涵却觉得陈心更好,与其他三人投了相反的票。

    当然做为评委都有权决定自己的选择,所以没人觉得哪里

    有问题。

    到第二期的时候,陈心出现了很明显的失误。

    这种情明摆着是要给低分的,但秦诗涵愣是给了个高分,理由是陈心即使失误了,也坚持完成了作品的演出,这种努力的精神很值得其他选手学习。

    这番话听得楚狂歌一阵无语,他嘴巴毒,很不客气的反问秦诗涵一句,“你的意思是其他选手都不够努力了?失误就是失误。”

    “其他选手当然也很努力,但陈心我特别喜欢,所以我愿意给她个机会。”秦诗涵坚持己见的道。

    楚狂歌摘下耳麦就走,不想跟她废话。

    乔觅荷追了出去,在一处露台花园找到了楚狂歌。

    他生闷气呢,半躺在椅子上闭着眼睛,下颚线条紧绷着。

    乔觅荷在另一张椅子坐下,递过去一瓶水说道,“喝口水冷静冷静吧。”

    楚狂歌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又闭上了,“冷静不了,早知道就不该答应来参加这个节目的。”

    “气话说说就算了。”

    楚狂歌气哼哼的道,“走音也就算了,还忘词,这哪里是失误,明明是选手有问题。”

    “嗯,就是。”乔觅荷附议道。

    “明明就是个划水怪,还说她努力!努力划水吗?”

    “对呀,我也这么觉得。”

    “还有那演出服,明明好好的,非要往下扯博眼球,真是受够了!”

    “偶像你说得太对了!”乔觅荷铿锵有力的应和。

    楚狂歌都被她逗笑了,坐起身来拿起她递过来的水喝了几口说,“怎么我说什么你都觉得对啊?”

    “你说的句句在理呀。”乔觅荷认真的说道。

    看他一脸的不信,乔觅荷还举起手指发誓,“真的,我真这么认为的。”

    楚狂歌又是咧嘴一笑,伸手揉了揉她的头,“走吧,回去继续录制,可别因为这些不重要的人影响心情和工作,我可不想加班,我还得回去玩游戏呢。”

    “好。”

    乔觅荷跟着起身,站在那里乖乖的让他走前面。

    楚狂歌在走过去的时候顿了一下说,“晚上一起玩游戏呀。”

    “……啊?”乔觅荷愣住。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楚狂歌已经大步的走向摄影棚了。

    “哎呀!”乔觅荷害羞的捂住自己的脸,有点激动。

    偶像邀请我玩游戏了!

    好开心啊!

    他刚刚还摸了我的头!

    她决定一周不洗头了!!

    开心到炸!

    后面的录制好了不少,秦诗涵大概也意识到刚刚的力保不太合适,后续的录制没有再作妖。

    晚上乔觅荷跟楚狂歌玩完游戏,却一直没有困意。

    这阵子她技术精进不少,没给楚狂歌拖后腿,两人双排还挺愉快的。

    以至于她这会儿还很兴奋,觉得像是一场梦一样。

    她翻来覆去睡不着,最后拿起手机给江羡发消息。

    “嫂子,你睡了没?”

    过了大概五分钟,江羡才回了她消息说,“还没有,正要睡呢,你九哥催好几次了,你怎么还没睡?”

    “睡不着。”乔觅荷回道。

    江羡就一边刷牙一边给她发消息,“有心事?”

    “嗯……”

    “说说看,没准我能帮你解决。”江羡大方

    的道。

    看到这句话,乔觅荷还觉得挺温暖的。

    她一直都没什么朋友,一来是因为乔家人的关系,也交不到什么真心的朋友。

    二来她人比较清高,看不上名媛爱炫富那一套操作,更喜欢有才华的人。

    之前还不了解江羡的时候,只觉得她和那些混迹在娱乐圈的花瓶一样。

    仗着自己长得好看,家里又有钱,就跑去娱乐圈秀存在感。

    可后来她才知道,江羡跟她所想象的完全不一样,甚至渐渐被她的魅力折服。

    她喜欢有才华的人,刚好江羡就有才华。

    乔觅荷第一次把自己的小心思告诉了江羡,本来还觉得有些害羞的,谁知江羡听了之后并没觉得意外,“我早知道你喜欢他。”

    “……”乔觅荷听了有些怀疑人生,难道自己的表现有那么明显?

    “你也别紧张,楚狂歌不知道呢,他那人名副其实的钢铁直男,哪怕你表现得再明显点,他也不一定知道你喜欢他。”江羡安慰她。

    乔觅荷突然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了。

    “我现在特别纠结,怕他知道我喜欢他,又怕他不知道我喜欢他,好矛盾啊。”乔觅荷为难的道。

    “我能懂你现在的感受,以我对那小子的了解,你现在突然告白的话,他会觉得你是个神经病,成功率估计是零。”

    “那怎么办?”

    “听过温水煮青蛙吗?”江羡打个比喻道。

    乔觅荷显然不太懂她的这个说法,所以问她怎么个温水煮青蛙。

    “你要开始渗透到他的生活,让他习惯你,一旦习惯了你,那他就跑不掉了,到时候还不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乔觅荷,“……”

    听上去有点笋,但是……她很想试试!

    乔觅荷谢过了江羡,当即就起床去书房里忙活了一会儿。

    天快亮的时候,她看着纸上的曲子和歌词,自我感觉很不错。

    灵感来了,挡都挡不住。

    乔觅荷把这首歌命名为喜欢不喜欢。

    这首歌,写尽了她昨晚的心情。

    她原本想把曲子直接带去给楚狂歌看的,可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于是中午的时候,她又给江羡发消息,“嫂子,能不能帮我个忙。”

    “说。”江羡回答得言简意赅。

    乔觅荷把自己写的曲子和词都发给了江羡,“这是我昨晚写的,你帮我看看怎么样,有没有哪里需要修改的。”

    虽然江羡挺奇怪她为什么会找自己来改,直接去找楚狂歌不是更好么?

    多了和他相处的机会呀!

    不过都找到她了,她还是帮忙看了一下,“有改进的空间。”

    “嫂子,你帮我改!”

    “……好吧。”反正顺手的事,而且她这边目前也没片子可以剪,就亲自帮她改了曲子。

    到下午的时候就回执给了乔觅荷。

    乔觅荷收到后看了一下,这一看,眼神都直了。

    难怪楚狂歌把她当偶像,还说江羡如果当年继续学钢琴的话,可能会有更高的成就。

    也是在这一刻,她确定了某种猜测。

    只是她不太懂,为什么江羡不愿意让人知道她就是贺岁言背后的神秘X。

    ——

    作者有话说:修文……只有一更,凑合着看吧,o(╥﹏╥)o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