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羡得空翻了一下秦粤送来的有关于荣诗诗的资料。

    听秦粤说起的时候,她已经觉得荣诗诗不容易了。

    可亲眼看到了她的履历,就更加觉得她不容易了。

    江羡答应去先声夺人当嘉宾的原因之一,也是因为荣诗诗。

    除了乔觅荷和她说起过前几期录制的情况,她也问过楚狂歌和贺岁言。

    两人在提起荣诗诗的时候,都是赞许有加的,说她很努力,很有才华。

    她这个人,毛病还挺多的,其中就包括惜财这一项。

    前有司乘连舟陈思茶,后也有蓝千瑾之辈。

    甚至还有一些她没有去细问过名字的人,比如资助过一些优秀的人等等。

    就如她之前和秦粤所说的那样,她喜欢努力又清醒的人。

    江羡亲自联系了荣诗诗,接到电话的荣诗诗非常惊讶,“我没想到江老师会亲自联系我,我有点紧张。”

    “别紧张,我听说你参加了先声夺人的节目,所以打电话来给你加加油。”江羡鼓励的道。

    “谢谢江老师。”

    “第一期的节目我已经看了,你的表现很不错,只是选歌有一点点问题。”江羡客观的给着建议。

    荣诗诗都虚心的听着,“节目组的规则是要么选节目组给的歌,要么唱自己的原创歌曲,我之前的那些歌版权都在以前的公司,不能唱,所以……”

    “后续没有写么?”江羡问道。

    “有,但……”荣诗诗顿了顿,才道,“回国之后,我为了曝光率不得不去演戏,好给自己累积人气,以至于在音乐这块没什么发展,写的歌也没公司愿意出,所以就搁置了。”

    这一点江羡还是能理解的,现在的乐坛已经没有了以前的辉煌,发展很局限。

    不少歌手都不得不跨界转行去当演员。

    更别提像荣诗诗这样从国外回来的艺人,她们本身就没什么人气。

    有背景的,还能得到好一点的角色。

    没背景又没资源的,只能从不知名的女配角做起,这等于是重新开始。

    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气重新开始的,荣诗诗做到了,所以江羡还挺佩服的。

    “这样吧,我们一起吃个饭,我介绍一些人给你认识。”

    圈子里都知道,江羡背后的背景有多深。

    别的人想巴结还巴结不上了,所以荣诗诗没想到她会帮自己。

    她有点受宠若惊,磕磕巴巴的感谢着江羡。

    两人约了个时间见面,江羡叮嘱她带一些最近写的曲子过去。

    荣诗诗兴匆匆的去箱子里找之前写的曲子,陈心进来的时候,看到一地的东西有点不高兴,“大晚上的你在找什么呀,我差点被你的东西绊到了。”

    “不好意思,我现在就收拾。”荣诗诗急忙说道。

    因为有摄像头在,陈心也不会表现得太明显。

    她还假意的帮着收拾,“我帮你吧。”

    “谢谢。”荣诗诗感激道。

    陈心捡到那一叠稿纸的时候,愣了一下。

    这是荣诗诗写的曲子?

    她眼眸一转,背过身去拿其他地方的东西,就顺手将草稿纸塞到了鞋子里。

    很快荣诗诗收拾好了东西,谢过了陈心。

    陈心不以为意的去了洗手间。

    来参加先声夺人的所有选手都住在节目组为他们准备的房子里,两人或三人一间。

    前面几期节目录制下来,已经走了一些选手。

    所以住宿这边也是流动性的,前面荣诗诗并不是和陈心一起住的。

    只是在第一期节目播出之后,荣诗诗的人气很高,陈心就起了小心思,想方设法的和荣

    “原本是写完的,放了太久,另一半就找不到了。”荣诗诗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是觉得不错,就带来了,不过那一半我记得一些,回头可以再补充。”

    江羡就拿去给贺岁言看了,两人商讨了起来。

    荣诗诗从两人的对话里,听出了些许端倪。

    江羡在讨论曲子的时候,提的建议都非常的专业,看得出来她对这些很了解。

    之前江羡写过一首歌叫九思一生,荣诗诗听过,很好听的一首歌,还拿过奖的。

    也因为只有一首,所以网上的评价褒贬不一。

    有人说,估计那首曲子并不完全是江羡一个人的创作。

    甚至有可能是江羡花钱买的,只为了给自己造一个才女的人设。

    不然为何只有一首歌?

    因为红了不敢买了,怕人设崩塌之类的。

    现在看来,江羡的才华的确是真实存在的,只是网上人云亦云,错传罢了。

    两人讨论了一阵后,江羡挑了两首出来跟荣诗诗说道,“我们都觉得这两首不错,你把缺失的部分补齐,再看看曲子的完整性,合适的话,到时候可以先去试音,录个小样看看。”

    “好!”荣诗诗感激的点着头。

    贺岁言那边有专门的制作团队,这也是江羡找到他的原因。

    毕竟距离先声夺人的总决赛,没剩多少时间了。

    找贺岁言,可以大大的缩短时间,能赶在总决赛之前把曲子搞定。

    谈妥了曲子的事情之后,江羡又问起荣诗诗官司的事。

    荣诗诗是真没想到,江羡会这么关注自己的事情。

    这两年来她所经受的委屈,从没对任何一个人说过,连自己的父母,她都没有提起过。

    一直都是咬着牙一步步走过来的,第一次有一个陌生人这样关注自己,让她险些没绷住。

    她忍着情绪回答着江羡的问题,“H国那边的公司一直在拖着,导致我有很多工作都不能接,这次的先声夺人节目,也是我跟节目组签了‘生死状’才争取来的机会,毕竟谁都怕麻烦,换了好几个律师,都说很难赢这产官司,因为对方的律师很厉害……”

    “你先专心比赛,不要因为这事儿影响你的状态,其他的以后再说。”江羡安慰道。

    “嗯。”

    和两人道别后,江羡在回去的路上又给好久没联系的陆景行发了消息,“帮我接个案子呗。”

    陆景行一看到江羡的名字就觉得后背发凉,“……什么案子啊?”

    “小案子。”

    陆景行,“……”

    以他对江羡的了解,说是小案子,就绝对是大案子。

    说是大案子,就绝对是很难搞的那种案子。

    他不想接,真的,一点儿都不想。

    但他没办法拒绝啊,只能硬着头皮说,“好吧,把资料发给我吧。”

    反正都躲不过。

    江羡把资料发到了他邮箱里,陆景行点开看了一下,差点享年三十三岁。

    跨国案子跟他说是小案子!?

    对方公司的背后可是背靠着H国财阀啊!

    很难搞的!

    有什么事就不能用钱去解决么!真是的!

    陆景行惨兮兮的给乔忘栖发消息,“乔爷,可管管你老婆吧,她太欺负人了。”

    很快陆景行就收到了乔忘栖的回复,“我老婆善良又可爱,怎么可能欺负人,肯定是你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找找自己的问题吧。”

    陆景行,“???”

    乔爷,是什么蒙蔽了你的双眼?!

    ——

    江小羡:是爱情呀!

    作者有话说:周末,懂?阿璃璃在家哭成个孩子,所以只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