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着秦诗涵的电影都上映了,江羡那边却还是没什么动静,被不是已经黄了吧?】

    【她就算有动静也不敢正面跟秦诗涵杠上啊,主要怕自己输得太难看!】

    【真搞不懂江羡,好好的当个花瓶不好么?为什么要装逼去当导演?这下翻车了吧!】

    【江羡明天就要去先声夺人的总决赛了,也不知她去能做什么?翻白眼。】

    【哈哈她去当花瓶啊,这可是她的强项!】

    【别啊,你们不想看我想看!我想知道江羡和秦诗涵在节目里会不会互相薅头发!!】

    【想看+1.】

    【想看+10086!】

    【各位怕是忘了极限营救放出的那段花絮了吧,江羡一个人揍翻一群劫匪的视频……武力值爆表,我怕秦诗涵长着头发进去光着头出来的说……】

    【哈哈神他妈光着头出来,我居然脑补出了一百万字的百合文。】

    由于热议,江羡被带上了热搜,随之也招来了更多人的讨论。

    原先那些骂秦诗涵的人,这会儿似乎都把怒火转移到了江羡身上,批判她除了长得好看一无是处,还非得去先声夺人这类音乐节目上秀存在感。

    然当事人本人这会儿却在剪辑室里剪片子,对热搜丝毫不知。

    乔忘栖出差提前回来,没有回公司也没回家,而是第一时间去接江羡。

    他人才刚到,就要有工作人员像看救星一样看他,情绪激动的道,“乔先生你可算来了!赶紧带你老婆回去吧!我们都快撑不住了!”

    “辛苦了。”乔忘栖让席年把买来的饮品和点心分发给大家。

    “你是不知道,这两天你出差了,没人看着大魔王,我们苦不堪言啊,太虐了。”对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着。

    江羡在工作上的要求非常高,经常把下面的人逼得想哭。

    所以乔忘栖会经常来安抚他们。

    夫妻俩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白脸的,默契得很。

    乔忘栖安慰的拍了拍对方问道,“在里面吗?”

    “在呢!”

    “我进去看看。”

    乔忘栖推门进去,还没见到江羡人,就听见她的声音了。

    “这个地方的问题我说了多少次了?能不能改?”

    被骂的人小声的回答,“改过了……”

    “这叫改过了?不能说是没区别,可以说是一模一样,你跟我说改过了!能不能用点心?”

    “我再改!”

    江羡叉着小腰,气得很。

    有人弱弱的说道,“其实那个镜头大家的关注点都在前景,需要修改的地方是小背景又在角落,没人会注意到的……”

    “让你们改就改!”

    “……是。”

    乔忘栖适时的出现解救了这些人,他单手搭在了江羡的肩上。

    即使还没出声,江羡也知道是他。

    因为在这里,就没人敢搭她的肩膀。

    她回头问,“不是说晚上才到的吗?”

    “你看看几点了?”乔忘栖提醒她。

    江羡抬手看了一下手表,“没注意,都七点多了。”

    “我不在这两天,你又加班加点了吧?”乔忘栖看着她眼下的黑眼圈,有些无奈的问道。

    江羡也知道瞒不过去,就老实承认,“主要是我不在这里盯着,他们就不认真弄。”

    “好啦,回家了,也让他们回家休息休息。”

    江羡刚想说什么,乔忘栖就凑在她耳边说道,“这两天你不在身边我都没睡好,很困,所以你陪我回去睡觉吧。”

    “……好吧。”江羡也瞧见了他眼底的红血丝,便不再挣扎,随着他回去了。

    乔忘栖在背后比划了一个手势,让在场的工作人员都松了口气。

    等两人一进电梯,工作室里的人瞬间就欢呼起来。

    “解放了!”

    丢文件的丢文件,脱衣服的脱衣服,甚至还有人跳上桌子跳舞……

    刚到楼下的江羡想起自己手机没拿,就跟乔忘栖说了一声,“我手机忘拿了我去拿一下。”

    “我去给你拿。”

    “别了,还是我去吧,主要你也不知道放哪里的。”江羡劝住了乔忘栖。

    “那我去车里等你。”

    江羡重新回到楼上,电梯门一打开,里面的情形让她愣了一下。

    丢文件的人最先发现江羡,他吓得脸色一白,赶紧蹲地上去捡文件。

    随后在桌子上蹦迪的人也看到江羡,他匆忙从桌上跳了下来,还险些摔倒。

    一边蹦迪一边脱衣服的人背对着大门,所以不知江羡来了。

    他还边扭便喊呢,“燥起来!都燥起来!大魔王走了我们可以好好的燥起来!”

    江羡抿了抿唇,最后退回了电梯里,重新按了下楼的按钮。

    “你们都还愣着做什么呀?燥起来啊!”

    “刚刚大魔王回来了……”有人好心的提醒他。

    扑通一声,跳舞的平地摔了一跤,“完了!”

    江羡很快就折返回来,乔忘栖却没见她拿了手机,好奇的问,“不是去拿手机吗?”

    “明天再拿吧。”江羡坐上车系上安全带,“让他们放松一下。”

    顿了顿,她又好奇的问了乔忘栖一句,“你知不知道他们私底下叫我大魔王啊?”

    “……知道。”乔忘栖到是没隐瞒。

    “那你也觉得我是大魔王吗?”

    “不觉得。”乔忘栖并不赞同这个说法。

    江羡就更好奇了,“那在你眼里我是什么?”

    “小绵羊,软绵绵的那种,很好欺负。”

    “……”

    这说的是人话?

    晚上乔忘栖用实力证明了这句话的含义。

    第二天是许荡的生日,他提前大半月就邀请了江羡去他的生日派对玩。

    所以江羡今天不用去工作室,也不用早起。

    明明是可以休息的日子,可她却觉得比工作还累。

    因为一大早就被乔忘栖拉着来了个晨间运动……

    快中午两人才起床,江羡梳洗打扮了一下,吃了点东西后和乔忘栖出发去许荡的别墅了。

    今年许荡特别跟家里的老头子申请了特例,要自己给自己举办生日派对,邀请自己想邀请的人。

    为了搞得热闹点,许荡几乎把原京的名媛少爷们都邀请了个遍。

    秦诗涵和秦蓝语自然也在受邀的行列里。

    本来秦诗涵跟许荡他们不是一个阶段的,应该没什么交集才对。

    是之前许荡陪着老头子去参加宴会的时候,在宴会上碰到了秦诗涵。

    她很欣赏许荡的才华,对他的设计更是了如指掌,和许荡也很聊得来。

    一来二去的,也算成了朋友。

    本来许荡想着她跟江羡不太合,就没想邀请她的。

    谁知她从秦蓝语那里知道了派对的事,就主动问了许荡。

    许荡也没办法,只好邀请了她。

    想着回头尽量让两人避开就行。

    秦蓝语其实也不太理解,为什么秦诗涵坚持要去许荡的生日派对。

    所以她特别问过秦诗涵。

    当时秦诗涵刚做完美容,她正照着镜子,确定皱纹和细纹少了一些,这才慢条斯理的回答秦蓝语,“江羡和FX珠宝的合作也快结束了,我不得去争取一下这个代言么?”

    FX珠宝可是国内的顶奢珠宝品牌,能代言这个品牌,不仅能提升自己的时尚资源,更能提升咖位和

    逼格。

    虽然秦诗涵入行时间还挺久的,也代言过一些高奢品牌,可那些根本没办法和FX比。

    她打听过内幕,知道江羡和FX的合约就要到期了,就想着趁着江羡合约到期去把这个代言抢过来。

    所以她特别去了解过许荡的设计,看了很多有关于他的采访以及每一个设计背后的故事。

    又借机在名流宴会上跟许荡认识,和他聊了很多他的设计,一来二去和许荡成了朋友。

    这次是许荡的生日,她又怎么会错过这个好机会呢?

    秦蓝语也提醒了她,以许荡和乔忘栖的交情,这个派对乔忘栖夫妻俩肯定会来。

    秦诗涵对此并不在意,甚至还提醒秦蓝语,有乔忘栖在,别表现得太明显。

    也不要去针对江羡,因为乔忘栖必然会护着江羡,没必要去自讨没趣。

    秦蓝语吃过几次亏,也不敢再贸然了,虽然心里还挺恨的。

    为了恭维许荡,秦诗涵还特别花了高价钱买了著名画家六芒星的画作送给许荡。

    江羡和乔忘栖要先到,许荡收到礼物的时候非常高兴,“嫂子!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六芒星的画啊!是乔爷告诉你的吧!”

    “其实不是。”江羡否认道。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呢?”许荡好奇的问,他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的说。

    江羡无奈的说道,“你的微信头像和朋友圈背景不都清楚的说明了吗?”

    许荡,“……”

    到是忘了这茬了。

    许荡的微信头像是一个六芒星,而他的背景就是六芒星的成名作。

    招呼好江羡和乔忘栖之后,许荡就兴匆匆的上楼去拆礼物。

    这是一副名为初雪的画,画中有一个恣意的少年正坐在腊梅树上赏雪。

    许荡一看到这幅画,心里就狠狠的一荡。

    一下子就勾起了曾经的记忆……

    他小心又仔细的抚摸着画上的少年,眼底皆是深情。

    他吩咐佣人将这幅画好生的收藏起来,这才下楼去继续接待朋友。

    没多会儿秦诗涵和秦蓝语也到了,许荡热切的欢迎着。

    秦诗涵将自己带来的礼物交给许荡,并特别的提醒许荡说,“这幅画可是我费了不少心思弄到的,希望你会喜欢。”

    “是六芒星的画呢。”秦蓝语提示道。

    许荡还挺意外的,接连收到两幅六芒星的画,这是什么神仙运气啊!

    他谢过两人,又兴匆匆的去拆礼物。

    明明都是画,可这一次他却脸色微微一变。

    为了不影响其他人,许荡特别让人去请了秦诗涵上楼来。

    秦诗涵得知是许荡找自己,还挺高兴的,便随同佣人上楼来了。

    到了房间,她见许荡站在画前脸色有些微冷。

    “秦小姐,请问你这幅画是在哪里买的?跟谁买的?”许荡沉声询问着。

    见情况不对,秦诗涵有些诧异,“怎么了?”

    “实话跟你说了吧,这幅画是赝品。”

    “怎么会?”秦诗涵始料未及,“这可是我花高价钱买来的呀,怎么会是假的?”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所以才和你说一声,为避免这些仿作影响到六芒星本人,所以我得销毁这幅画,不过秦小姐的心意我还是心领了,以后请去珍贵渠道购买六芒星的画吧。”许荡态度还算客气的跟秦诗涵说完,就让用人带走了那幅假画。

    然而另一旁放着一副一模一样的画,秦诗涵忍不住多问了一句,“我冒昧的问一句,你怎么知道这幅画是假的?”

    “因为我刚刚才收到了初雪的真品,是江羡送我的。”

    闻言,秦蓝语眼眸一沉。

    又是江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