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诗涵被扫了面子,一个晚上都没敢在作妖,老老实实的在一边呆着。

    乔忘栖一直陪着江羡,寸步不离,有人来打招呼就回应一下。

    没多久盛景淮也到了,身边跟了个新女伴。

    长得瘦高瘦高的,标标准准的模特身材,腰细腿长平胸。

    盛景淮带着女伴过来打招呼的时候,江羡都没怎么理会。

    哪怕盛景淮亲自叫了她嫂子,她都没应一声。

    毕竟心里一直有芥蒂。

    盛景淮自讨了没趣,便带着女伴去玩耍了。

    江羡看到盛景淮和那些女人玩得很开心的样子,心里很是不爽,连带着心情也受了影响。

    “羡羡,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跟许荡打个招呼我们就回去。”

    “不是还早么?”江羡诧异的问他。

    “太吵了,我不喜欢。”

    他去跟许荡打招呼的时候,江羡才反应过来。

    这男人大概是看自己心情受到了影响,才说要提前回去的吧。

    还不想让她愧疚,才故意说是他不喜欢这里。

    江羡眉眼一下子就变得柔和了许多,转身放下杯子的时候,就瞧见不远处盯着自己的秦蓝语。

    江羡心情好,还抬手跟对方举了一下杯。

    秦蓝语气到转身就走,惹得江羡忍不住扬了扬唇。

    原来故意气人还挺好玩的。

    江羡本来以为自己和乔忘栖是最先离开派对的人,没想到会在停车场遇见秦诗涵和秦蓝语。

    她们也有些错愕。

    碰都碰上了,不打招呼似乎不合适。

    秦诗涵就硬着头皮过来跟乔忘栖打招呼,“九爷,江小姐。”

    乔忘栖明显对这个称呼不太满意,眉头都蹙着。

    “之前一直没机会跟九爷说上话,我哥哥那件事,的确做得有点过了,以至于让两家的关系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也受到了惩罚,还希望九爷看在以往两家的交情上,别放在心上,现在秦家是蓝语在打理,她很愿意跟乔家重修关系,希望九爷能给个机会。”

    她说得很诚恳,诚恳得江羡都快感动了。

    然而乔忘栖并没有理会,径直给江羡打开了车门。

    江羡耸耸肩,只好上车。

    秦诗涵脸都快绿了,不甘的叫住乔忘栖,“九爷,你四哥他怎么样了?”

    乔忘栖顿住了打开车门的手,冷厉的扫了她一眼。

    这一眼,让秦诗涵心里发憷,不由得退开,让车子离开。

    车子很快就出了停车场消失在了视线里,秦蓝语这才匆匆的走过来问脸色惨白的秦诗涵,“小姑姑,你还好吧?”

    “没事……”秦诗涵撇开了秦蓝语的手,慢慢的网一旁的主子走了去。

    扶着柱子的那一刻,她那强撑起的勇气全都消失,只剩下颓败。

    秦蓝语跟了过去,看着她脸色灰白的样子,无奈的劝道,“小姑姑,你还没有忘记他吗?”

    “怎么可能说忘就忘?”秦诗涵苦涩的笑了起来,“你不也没忘记乔忘栖吗?”

    “那不一样,我跟乔忘栖从来就没交集过,都只是我单相思而已。”秦蓝语小声的嘀咕着,“你当年跟乔家四爷,可是差点就结婚的。”

    秦诗涵闭上眼睛,脑子里一片凌乱。

    是啊,当初她真的差点就得尝所愿的嫁给乔四爷了。

    如果不是有另外一个女人出现的话……

    ……

    回去的车上,江羡也好奇的问了乔忘栖,“秦诗涵和四哥……是有故事吗?”

    “前尘往事罢了。”乔忘栖语气很是淡漠。

    江羡和乔四爷也只见过两三次,甚至都没说过话。

    他因为双腿的原因,一直深居简出的。

    江羡自然不会知道乔四爷身上的故事。

    原本乔忘栖是不想说的,这毕竟是乔家的一桩伤心事。

    可他觉得应该跟江羡说,因为她现在也是这个家的一份子。

    “秦诗涵当年和四哥曾经订婚过。”乔忘栖终究还是提起了这段乔家人都不愿意提起的前尘往事,“那会儿乔家和秦家本身就有交情,双方联姻也是巩固彼此商业合作的重要一步,撇开感情不谈,两家合作有利无害,谁知四哥突然反悔,坚持要跟秦家悔婚,秦诗涵把这事儿闹到了家里,我那时候还小,爷爷不让我参与这事,但我大约知道一点。”

    乔忘栖顿了顿,才道,“四哥当年出了意外,被一个女人所救,本来两人不应有什么交集的,即使四哥已经动心,但也克制着自己的感情,然秦诗涵为了杜绝别的女人接近四哥,直接找人羞辱了对方,四哥赶过去的时候已经晚了,他万念俱灰带着女人殉情,却阴差阳错的活了下来,虽然失去了双腿,可对四哥来说,却和死去没什么区别。”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两家的联姻自然是不作数了,自那之后,四哥就再没见过秦诗涵,哪怕她后来有来求四哥原谅,他也拒之不见,因为这事儿不太光彩,为了挽回两家的声誉,对外只说两人有缘无分所以取消了婚约,后来就被人传成是四哥为了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而悔婚……”

    “这应该是秦家为了挽尊故意这么传的吧,乔家也没去解释过,时间一久,提起的人就少了。”

    虽然乔忘栖说得很平静,可江羡能明显的感觉到他心底的压抑。

    她没有说话,只是伸出手握住他的手。

    拇指指腹在他的手心里蹭着,似在安抚他。

    乔忘栖反握住她的手,将她的手都密密实实的包裹在自己的手掌之中。

    江羡将头靠在他肩上,轻轻的说道,“其实有时候出生在富贵人家并不一定是好事。”

    “我不会让我们的孩子经历这种事情的。”乔忘栖语气笃定的道,“这一点,我得跟岳父岳母好好学习才行,他们把你教得很优秀。”

    这一点,江羡也挺自豪的。

    原生家庭对一个人的成长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江羡很感谢自己的父母,让自己在充满爱的环境里长大。

    然而下一秒,江羡的心就刺痛起来。

    她想到了苏同恩在看守所里跟自己说的那些话。

    虽然不知真假,可江羡依旧会感到害怕。

    她下意识的握紧了乔忘栖的手,并喃喃的道,“乔忘栖,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在你身边的。”

    “嗯。”乔忘栖吻了吻她的额头,霸道的道,“你必须在我身边,哪里也不许去,半步不离的那种。”

    “好,半步都不离开你!”

    江羡的眼睛又有了光芒。

    先声夺人总决赛的前一天,荣诗诗把音乐小样发给江羡听。

    经过几次修改之后,出来的效果非常的好,江羡都赞许有加,让她在总决赛的时候好好表现。

    秦粤把明天要穿的衣服和首饰送到了龙州府,其中就包括FX珠宝超季限定耳环。

    不得不说许荡的设计真的很有特点,难怪许家老爷子像把

    他当个宝一样宠着。

    毕竟有才华呀。

    秦粤帮江羡戴上耳环,眼前顿时一亮,“天呐羡姐,你也太美了吧!明天肯定能艳冠群芳!”

    江羡觉得她太夸张了。

    所以秦粤总说她美而不自知呢,“羡姐明天一定要把秦诗涵给比下去!她最近太过分了!总是碰瓷!”

    秦粤对秦诗涵颇有微词,主要是因为她近期的各种拉踩通稿,弄得秦粤很头疼。

    在这个圈子里有拉踩也正常,可逮着一个人使劲的薅也确实过分了点。

    秦粤才刚吐槽完没多久,就接到红姐通知去反黑。

    她愤愤的点开微博一看,“得,又是秦诗涵在作怪,真是不消停。”

    江羡拿手机看了一下,还是前几日的那些吐槽,无非是说江羡去先声夺人当评委不够资格什么的。

    翻来覆去的就那几句话,水军买得也太明显了点。

    江羡到是不在意这些事情,还让秦粤也没必要放心上,因为比起以前的全网黑,这种吐槽真的够礼貌了。

    总决赛当日,江羡提前去了摄影棚,在工作人员的安排下去了后台的化妆室。

    秦诗涵的化妆室就在她隔壁,人似乎还没到。

    秦粤安顿好江羡后就去找节目组拿台本,人刚走没多久,乔觅荷楚狂歌就来了。

    三人本就熟识,聚在一起聊聊天也正常。

    秦诗涵来的时候撞见了隔壁的动静,毕竟门也没关。

    但她没有去打扰,只是回到了自己的化妆室,过没一会儿,她的助理就出了化妆室四处转悠起来。

    时不时的还能听见里面人聊天的内容。

    比如乔觅荷问江羡,“嫂子,你这耳环也太漂亮了!是什么牌子的啊!我也想买!”

    “这个啊,是FX的超季限定,还没上市呢,模特图都没有的那种,恐怕还买不到。”江羡解释道,“不过你要是喜欢,我可以跟品牌方沟通一下,让他们给你留一对。”

    “好啊好啊!有嫂子就是好!”乔觅荷开心得不行。

    楚狂歌不置可否的撇撇嘴,“女人的话题果然是离不开买买买。”

    小助理回到秦诗涵化妆间跟她说了自己听到的内容,听到超季限定,心里不免一阵发酸。

    这种待遇,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得到的。

    就算江羡是顶流,也很难得到的吧,估计是乔忘栖在这背后推波助澜……

    乔觅荷想了想,就招手叫小助理过来,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

    “好,我这就去办!”小助理立马会意的回答道。

    隔壁对这边的阴谋还丝毫不知情,乔觅荷正在聊自己新歌的事。

    江羡知道她心思,就趁机问楚狂歌,“这首歌不错,你要不要收录了?”

    楚狂歌一脸莫名的道,“我又不是歌手,我要歌做什么?”

    气得江羡直翻白眼。

    无法理解乔觅荷为什么会喜欢这种钢铁直男!

    是有多想不开啊!

    “你每年多多少少也要举办个人音乐会的,总不能一直弹奏别人的曲子吧!”江羡没好气的道。

    “那你给我写几首不就行了!”楚狂歌理所当然的说道。

    江羡,“……”

    她真怕乔觅荷下一秒就哭出来。

    ——

    啊……我又拖延了啊啊啊啊,多写了一点四哥的剧情就呜呜呜……明天必须撕完!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