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问完江羡,又回头温柔的安抚陈心,“陈心你别紧张,如果觉得这个问题冒犯了你,你可以拒绝回答。”

    有秦诗涵撑腰,陈心心里踏实了一点,“这首歌就是我自己写的。”

    江羡到也不着急问了,只说,“好,我没问题了,请其他评委点评吧。”

    楚狂歌说,“歌是好歌,但总觉得少了一些,可能是第一次听的原因吧。”

    乔觅荷说得委婉一点,“这首歌的旋律感情很丰富,把人引了进去,但似乎只到了门口,就差一点点感觉,不过作为新人能创作出这样的曲子已经很不错了,希望你再接再厉。”

    两人都给了四票,算是很高的评价了。

    秦诗涵依旧给的满分,还把陈心又变着方的夸奖了一番。

    到贺岁言的时候,他连拿话筒的意思都没有,直接灭了全部的灯,零票。

    主持人都惊愕了。

    从贺岁言参加节目到现在,他一直都是以鼓励选手为主。

    哪怕唱得很不尽如人意的选手,也都会给个两票鼓励对方。

    这是他第一次打出零分!

    而且还是在总决赛这种紧张的时刻,实在让人不太明白他的用意。

    “贺老师,您要点评一下吗?”主持人提示的问道。

    然而贺岁言只是摆摆手,当着面拒绝了主持人的邀请。

    陈心都快哭了,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哪怕贺岁言只给一盏灯也是好的啊!

    轮到江羡给分的时候,主持人突然插播了一个广告。

    画面一切开,就有工作人员来找江羡,很小声的在她耳边说道,“江老师,是这样的,陈心是赞助商捧的人,希望你给个面子,让她晋级……”

    其实类似这种综艺选秀节目,有内幕很正常。

    江羡可以理解,但并不苟同。

    连制作人都跑来找江羡了,“江老师,就给个面子吧,我们也没办法。”

    “如果她只是唱得一般或者和以前一样划个水什么的,我可以帮你们一把,但这事不行,她触碰到我底线了。”江羡冷言拒绝。

    制作人都快哭了,“我们也很无奈,赞助商施压了,保不住陈心的话,可能就……”

    江羡拒绝回答。

    三分钟广告一结束,画面又切了回来。

    制作人一咬牙,撤开了。

    主持人口播了一段广告之后,再次请江羡给陈心点评打分。

    江羡去暗灭灯。

    然而她的灯毫无反应,依旧全亮着。

    她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眼神微微一冷,拿着话筒说话。

    结果话筒也没有声音……

    直播的镜头切到了她脸上,江羡放下了话筒,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好的,谢谢江老师的点评和投票,那我们来统计一下陈心最后的得票数吧。”主持人迅速进入下一环节,不再停留。

    【怎么回事?江羡刚刚怎么给了满票?什么情况?】

    【我总觉得江羡是准备灭灯的,但灭不了!】

    【江羡刚刚明明是想说话的呀,但话筒没声。】

    【所以贺大神为什么给了零分?我觉得陈心的歌还可以的呀……】

    和陈心同一组的选手唱完后统计出来的结果显示,陈心胜,也就意味着陈心提前晋级前三了!

    最后一组,荣诗诗的表现依旧亮眼,她还带来了自己的原创歌曲。

    如果说陈心的原创歌曲让人眼前一亮,那荣诗诗的原创歌曲则让人

    惊艳,惊喜!

    是的,惊喜!

    她演唱结束之后,现场的大众评审全都站起身来给她鼓掌。

    楚狂歌乔觅荷给了全五票,秦诗涵本来想给两票的,但碍于荣诗诗的表现太亮眼,她只能给出四票的评价。

    贺岁言也给出五票,最后到江羡的时候,她拿起了话筒。

    这会让话筒到是有声音了,江羡直接说道,“荣诗诗,不管你今天拿到什么样的名次,你在我心里都是第一,我特别喜欢你,所以我决定现在给你写一首歌,一会儿三强PK的时候唱!”

    荣诗诗感动不已,眼眶红红的深深鞠躬。

    她原本准备的三强PK曲目,是自己创作的《沉寂》。

    这首歌写尽了这几年里她的心路历程。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陈心在第二轮的时候唱的《迷雾》与自己的《沉寂》高度相似。

    那会儿她在后台慌得不行,完全不知该怎么办。

    是江羡身边的秦粤跑去后台找了她,让她不要自乱阵脚,好好表现。

    原本还慌乱的荣诗诗,慢慢的稳定情绪,调整好自己的状态上台表演。

    其实没人知道,她都不知道一会儿三强PK的时候,她要唱什么歌才好,六神无主着。

    江羡的当众撑腰,让荣诗诗感动得一塌糊涂。

    她的粉丝也特别感激江羡。

    【谢谢江羡安慰女鹅!】

    【江爸爸,快捧我们女鹅!她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女鹅终于熬出头了,我太感动了!】

    三强诞生之后,最终决定冠亚季军的方式是场外观众的投票数。

    统计票数的空档,贺岁言和楚狂歌乔觅荷都有节目表演。

    秦诗涵和江羡还坐在评委席上,一个端庄优雅,一个低头创作。

    镜头扫到江羡的时候,就会引起大一片的弹幕讨论。

    【江羡真的现场创作?!很强!】

    【她居然用手机上库乐队在写歌?!这是什么神操作!】

    【别不是在做做样子吧?】

    【我到现在都还对江羡是X这个身份心存质疑。】

    三个节目表演结束,前后一共二十来分钟,江羡已然抬起头来,叫来秦粤让她把自己刚写的歌给荣诗诗送到后台去。

    自己则拿起手机看了一下目前的票数。

    荣诗诗还在第一位,但陈星的票数正在大幅度的增长。

    这种情况江羡一看就明白,她退出页面,给乔忘栖发了个消息。

    “老公,在吗?”

    乔忘栖秒回,“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已经安排上了。”

    江羡心里一暖,“好。”

    夫妻之间就是有这种默契。

    即使她不开口,乔忘栖也知道她要说什么,并早早的解决了问题。

    “我快到了,一会儿你结束工作直接到停车场就好,我在停车场等你。”乔忘栖又回了一句。

    “好!”江羡放下手机,底气十足起来。

    主持人念完口播之后,公布了一下三强选手的总票数。

    “目前荣诗诗总票数250089838票,陈心246783748票,霍敏147283929票。第一名和第二名跟得很紧呀,还有最后的十五分钟投票,十五分钟后投票通道即将关闭,大家抓紧啦!下面请三位选手为自己拉票!”

    最先出场的是霍敏,其他两人在一旁等候着。

    这完全是一场个人Solo,霍敏到是很放松,毕竟她的票数怎么也无法追赶上那两

    人了,所以她唱了自己喜欢的歌。

    随后是陈心。

    她非常自信的唱了一首热歌给自己拉票,还时不时的对观众抛着媚眼。

    到荣诗诗的时候,她有些紧张的走上台,将手中的纸展开并说道,“本来我有准备PK歌曲,可因为一些原因我不能再唱那首歌,这是江老师刚刚临时给我写的一首歌,没有编曲配乐,我也还记不住词,所以准备了小抄,希望大家多多包涵。”

    观众喊话,“诗诗加油!你是最棒的!我们都支持你!”

    江羡则在这个时候起身上台,主持人好奇的问她有什么事。

    “我给她伴奏。”江羡解释道,随后信步走向了一旁的钢琴处坐下。

    她试了两个音之后,跟荣诗诗比了一个OK的手势。

    原本还一脸看好戏的楚狂歌突然兴奋起来,叫乔觅荷赶紧拿手机出来拍下来。

    乔觅荷手忙脚乱的拿起手机录视频。

    贺岁言则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一改先前沉冷严峻的神色,放松的靠在了椅子上,眉眼间俱是温柔之色。

    【这是第一次见江羡弹钢琴呢!不晓得是个什么水平!】

    【人家可是X,还需要证明自己是什么水平吗?!】

    前奏起,气宇悠扬的琴声自她手中缓缓溢出,一个个音符都像是有了鲜活的生命,流动在整个会场。

    一番洋溢之后,琴声突然沉寂下来,荣诗诗开始唱了起来。

    最开始是低低沉沉的语调,随着琴声而起,语调也跟着快了起来,到副歌部分时,直接进入整首歌的高潮之处。

    【有人像个掠夺者,窃取了我的创作,站在台上享受着本该属于我的成果……】

    副歌部分的音调非常的高,一般人很难唱得上去。

    但这对荣诗诗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毕竟她可是全能ACE,实力Vocal。

    江羡的双手更是像一双飞舞的蝴蝶,在黑白琴键上不停的翻飞。

    画面切到那一幕的时候,好多人都体会到什么叫一眼心动。

    脑海里都不禁想到了一个词。

    指法芬芳。

    最后一小节,荣诗诗用震撼全场的高音收尾。

    【我的妈呀!我听得一身的鸡皮疙瘩!太强了!】

    【江羡和荣诗诗的联手太震撼了!!】

    【一个才华横溢的绝世美人,一个让调音师失业的全能ACE!啊啊啊啊我被鲨疯了!】

    【江爸爸就是最吊的!!!】

    【荣诗诗必须第一!!!!】

    弹幕疯狂得几乎看不见画面了。

    连主持人都激动得连说了好几个,“太厉害了,这真是江老师现场只花了十几分钟创作的歌曲吗?!太强了太强了!江老师,请收下我的膝盖!”

    江羡过来抱了抱荣诗诗。

    荣诗诗已经哭成了泪人,哪里还有刚刚那个像恶龙咆哮一样唱歌的女孩啊。

    江羡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背,在回到位置之前,还给她说了一声加油。

    一直在录制视频的乔觅荷已经激动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要不是还在录节目,她肯定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的喊个不停。

    毕竟太激动了!

    一旁桀骜不驯的楚狂歌直接对着话筒喊了一声,“女神万岁!”

    江羡娇嗔的瞪了他一眼,这才回到位置上坐下。

    主持人好不容易才平复激动不已的心情,宣布关闭投票通道,“激动人心的时刻就要到来了!下面请关闭所有的投票通道,锁定票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