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定投票通道关闭后,主持人卖了个关子,问现场的观众,“请大家喊出你们心中的冠军好吗!”

    “荣诗诗!”

    “荣诗诗!”

    “荣诗诗!”

    很显然,荣诗诗的支持者众多。

    秦诗涵坐在评委席听得最是清楚,脸色有些不好。

    但在镜头面前,她还是保持着得体的笑容。

    陈心撇了撇嘴,下意识的露出了一个不屑的神色。

    谁知这一幕正好被镜头抓到,惹得直播间的粉丝都在吐槽。

    【陈心这是什么表情啊!好可怕!】

    【感觉有些尖酸刻薄!】

    【你们就没谁好奇江羡刚刚写的那首歌是什么含义吗?谁是掠夺者?】

    【是啊,刚刚光顾着啊啊啊啊了,都忘记问歌词的含义了,是在内涵什么吗?】

    【大胆猜测一下,江羡这首歌是在内涵陈心,因为陈心唱的时候,她连着问陈心三次,那首歌是不是她写的!】

    【所以陈心那首歌不是她写的?】

    【好大一个瓜呀!】

    “接下来我们来揭晓第三名的票数,第三名票数是13423849票……”

    【???】

    【????】

    【?????】

    现场观众也是,“???”

    主持人也发现不对,急忙问道,“是不是不对呀?统计员帮忙看一下。”

    然而统计员再次确认之后,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就是13423849票。

    怎么还兴少一位数的呢!

    画面切到了霍敏那里,霍敏一脸茫然。

    她甘冈是1.4亿多票啊,怎么现在变成一千多万了?

    “看一看名字。”主持人不得不说道。

    随后名字被揭晓。

    陈心。

    陈心?!

    秦诗涵突然站起身来,脸上都是惊愕。

    陈心回头看了一眼,也惊愕的用双手捂住嘴巴。

    主持人不得不再次说道,“是弄错了吧,赶紧查一下,怎么还会少呢?”

    然而不管技术人员怎么排查,那票数就那么多。

    因为是直播,主持人不得不说道,“这个票数存在争议,得先让技术人员去排查一下,我们先公布其他两位选手的票数吧,第二位票数是154492749票,这是霍敏的得票数!”

    这个票数是符合增长的,所以没有人觉得奇怪。

    随后主持人宣布荣诗诗的得票数,“荣诗诗得票数是268204388票!哇好高的票数呀!”

    因为陈心的票数出现了问题,所以目前还不能决定名次,主持人插科打诨了几句之后,耳返里传来了节目组的通知,说系统已经恢复,可以公布陈心的票数了。

    主持人也大方的宣布陈心的票数,“陈心得票数是277385893票!哇好高的票数!所以恭喜陈心获得了本季先声夺人的冠军!”

    【黑幕吧!】

    【绝对是黑幕!】

    【陈心怎么可能比荣诗诗的票数还要高!假的吧!】

    【操蛋的节目,浪费我时间!】

    秦诗涵看到票数后,心里又慢慢的踏实下来,还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江羡。

    就算你那么费劲的帮荣诗诗又怎么

    样?

    最后还不是陈心拿了冠军!

    乔觅荷有些着急的叫江羡,“嫂子,这个……”

    江羡让她稍安勿躁。

    虽然眼前的情况有点云里雾里的,但她相信乔忘栖。

    所以她还能镇定的坐在那里。

    贺岁言看了看江羡,见她镇定的坐着,那他也镇定的坐着。

    至于楚狂歌,他非常想没形象的骂一句,“什么玩意儿!”

    但他没那么做。

    主要吧,他在意形象。

    主持人在恭喜完陈心之后,又开始恭喜荣诗诗,“恭喜荣诗诗获得了本季先声夺人的亚军!恭喜诗诗!”

    他话才刚说完,下面突然想起一阵阵议论声。

    “什么情况?”

    “你们快看!”

    “哇……赶紧拍下来拍下来,这绝对是爆炸新闻!”

    才刚得意没多久的秦诗涵,突然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屏幕。

    荣诗诗不明所以的回头看了看,这一看,也跟着惊讶起来。

    霍敏也好奇的回头去看,然后低呼了一声,“天呐,什么情况?”

    陈心傲然的站在那里,虽然她也挺好奇的,但她愣是没回头去看。

    反正自己得了冠军,管他什么乱七八糟的呢!

    弹幕也疯了起来。

    【我的妈呀!还能这样玩的啊!】

    【什么鬼哦!不是说已经关闭投票通道了吗?为什么陈心的票数还在涨!】

    【哎呀我去,陈心那个票数有鬼吧!】

    【这脸丢得,都丢到外太空了吧!我真替她尴尬!】

    【你看她还丝毫不知情呢,还自信满满的站在那里,真替这姐妹着急啊。】

    到此,江羡才露出了一个笑容。

    主持人也发现不对劲,回头看到屏幕上那陈心不断在增长的票数,心里咯噔了一下。

    大事故啊!

    这么大的事故,他的招牌会毁了的。

    可自己是主持人,总不能撂挑子走人吧。

    他只能勉强的说道,“可能计票系统有点问题,今晚这个结果怕是出不来了,不过留个悬念也好,因为我跟观众一样不希望节目这么快结束,不舍得跟这些可爱的选手道别。”

    【哈哈哈哈真是为难主持人了,硬生生的说出这种话来,太难了。】

    【倒闭吧!什么破节目!】

    【真是浪费我诗的才华了!她值得更好的!】

    主持人紧急宣布结束,江羡第一个起身离开。

    除了秦诗涵之外,其他三人都跟随着江羡的步伐离开了。

    一到后台楚狂歌就开始疯狂吐槽起来,“什么破节目!真是浪费我的心情!劳资再也不接这种节目了,恶心人!”

    乔觅荷叹了口气,“本来节目热度还挺不错的,很出圈,节目组这样搞完全是自己作死。”

    “我回头会发个声明,你们要不要发?”贺岁言比那两人要淡定很多。

    他们都点头表示,必须得发。

    必须得揭露这个节目组的恶心操作!

    三人达成一致后看向江羡,“你呢?”

    江羡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的耳环后说,“带一边也挺好看的嘛。”

    三人,“……”

    都什么时候了,她还在照镜子呢!

    江羡确定自

    己形象很完美后才说道,“我老公来接我了,我走了,你们随意吧。”

    说完就骄傲的开门出去了,丢下一脸黑线的三人。

    楚狂歌反应过来吐槽了一句,“已婚女人惹不起!”

    江羡一路轻快的到了停车场,一眼就看到了那个靠在车上的男人。

    她眼眸一弯,笑盈盈的走过去,“等很久了吧?节目出了点意外拖延了一会儿。”

    “没有很久。”乔忘栖给她打开了车门,“走吧,回家了。”

    “嗯。”江羡高高兴兴的上了车,“还是家里好!”

    外面套路太多,她还是回到老公怀抱比较好。

    在回去的路上,江羡问了他,“陈心那个票数问题是你弄的吧?”

    “嗯,那个一千多万的票数才是她原本的票数。”乔忘栖回答道,“我细查了一下,从投票通道开启起,她的票数就一直很低,全靠系统刷票,我又追查了一下给她刷票系统的IP,是节目组的。”

    江羡已经猜到了,毕竟她刚刚在台上就被节目组给算计了。

    先是灭不了灯,后又话筒没声音。

    不都是为了堵住她的嘴么?

    如果今天没有乔忘栖帮忙,恐怕陈心就真的拿到冠军了。

    “那些证据都留着吗?”江羡双眸晶亮的问道。

    乔忘栖早知道她会这么问,所以早有准备,“都留着的,非常详细。”

    江羡真是要忍不住夸奖一句,“我老公干得漂亮!”

    “嗯?”他听不得那个字眼的说。

    先声夺人总决赛的直播,堪称一场直播事故典范。

    前前后后出了好几次事故,微博那边更是挂了七八个热搜。

    什么陈心作弊,请先声夺人节目组道歉,荣诗诗实至名归,谁是掠夺者,江羡霸气,江羡是神秘作词人X,江羡十五分钟写一首歌,江羡指法芬芳……

    节目组是最先出声明的,解释了今晚直播时发生的事故,并表示一定会公正公平公开把所有票数的数据公布到网上,请节目的观众和各家粉丝监督。

    这声明看着是很有力的解释,然而江羡却没报什么希望。

    一回到家从乔忘栖那里拿到详细证据后,就撸起袖子准备写个长贴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公布出来。

    连微博小号都申请好了,叫正道的光!

    江羡觉得这个名字特别霸气,特别符合自己要做的事。

    她这边长贴写得正高兴呢,那边秦粤就发信息来了,“羡姐,你看微博没?”

    “没来得及看呢,怎么了?”

    “有人在买热搜黑你。”

    “哦。”她反应淡淡的。

    秦粤本来很捉急的,见她则态度,突然不知说什么好,“是针对你弄丢了耳环的事情来买的热搜,是想压你的商业价值,好借此来干扰你和品牌的合作。”

    这种手段在圈里也挺常见的。

    有的时候几个艺人争夺同一个品牌代言的时候,就需要撕资源了。

    明里暗里各种撕,打压对方的商业价值,降低对方的口碑等等,都是有路数的。

    这次的黑热搜目的很明显是冲着FX来的,估计是看她代言快到期了,想夺走这个代言。

    很好。

    她就可以新账旧账一起算了!

    ——

    作者有话说:晚点还有一更吧……应该……可能……

    但是别抱希望,别问为什么,阿璃璃说话从来不算话的,也不怕打脸,毕竟没脸o(╥﹏╥)o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