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半小时,荣诗诗的视频就爆了直接登顶热搜榜。

    本就是这次事件的核心人物之一,多少人都在关注着后续呢。

    就在大家都以为荣诗诗是发一个诉苦或者表达委屈的视频时,却发现她只发了一个自己在浴室里抱着吉他唱歌的视频。

    “我给大家唱一首原本准备用于三强PK时候唱的歌,名字叫《沉寂》,是我在人生低谷时期写的一首歌。”荣诗诗只简单的介绍了两句后,就弹着吉他开始唱了起来。

    她的音色很纯很空灵,即使在最简单的浴室里唱歌,也丝毫不输专业录音室出来的效果。

    毕竟是让调音师事业的人!

    粉丝在一番惊艳之后,猛然反应过来,这首歌跟陈心在先声夺人总决赛第二轮唱的那首原创歌曲《迷雾》高度相似!

    非专业人士听着只知道两首歌是高度相似,可专业人士一下子就能听出这里面的区别来。

    陈心的《迷雾》好听是好听,可总差了点意思,似乎缺少了灵魂和点睛之笔。

    而荣诗诗的《沉寂》正好把《迷雾》所缺失的那部分全都淋漓尽致的展现了出来,让人回味无穷。

    两首歌经过对比之后,高下立判。

    这首歌顿时引起了争议,就在所有人都不明所以的时候,江羡用她的大号转发了荣诗诗的微博,为她撑腰。

    【江羡V:诗诗是个非常有才华的女孩,当初看到这首歌的时候,我便被惊艳了,随后找了贺岁言一起帮她重新编曲,做成了现在的版本,已经有录音室版本了,原本打算在她拿到冠军那日公布的,没想到发生了一点小插曲,不过没关系,一切都会水落石出的。】

    看过江羡的微博之后,所有人都反应过来。

    为何她会在直播里,连着质问陈心三次同一个问题。

    又为什么当场给陈心写了那首掠夺者的歌,原来都是在批判陈心抄袭啊。

    这一次大部分的人都站在了荣诗诗这边,不仅仅是因为荣诗诗的为人,更因为江羡的力证。

    【我无条件站荣诗诗,没别的原因,我相信江羡,她身上发生过那么多次事件,最后都是她站稳了脚跟,所以我信她!】

    【我们诗诗本来就会写歌,以前在女团的时候,几乎是包揽了整个团队的原创音乐,反而是陈心,从没听说她会写歌!】

    【陈心抄袭狗不要脸,赶紧滚出来道歉!】

    【还有先声夺人节目组,赶紧滚出来道歉!】

    也有一些人在狡辩。

    【谁能证明那首歌就是荣诗诗写的?分明是陈心写的!你们别欺人太甚!】

    【每次沾上江羡就没什么好事,她到底是什么体质啊这么招事儿!】

    本就已经焦头烂额的节目组,没想到又出了抄袭事件,急得不行。

    偏偏陈心还在这个时候火上浇油,直接在微博上喊话。

    【陈心V:真搞笑,我自己写的歌什么时候就成了抄袭别人的了?你说我抄袭也请拿出证据来好吗?而不是这样随意在网上污蔑人,我已经找律师收集证据准备起诉了。】

    这条微博刚发出,江羡就第一时间看到了。

    她等的就是这条消息。

    稍后,正道的光微博小号正式上线开撕。

    一篇非常有技术含量的帖子全网公开,引起了八方人马的围观。

    里面详细的公布了陈心的刷票记录,以及刷票证据。

    看得人瞠目结舌,非常好奇博主到底是从那里弄来的这么私密的数据。

    第一撕,节目组崩溃,最后火速认怂,承认节目组有内部操作,愿意为这次的事件给公众道歉,把本应属于荣诗诗的荣誉还给她。

    荣诗诗非常淡然的回复,“不需要了,这样的冠军不要也罢,不过还是谢谢节目组给我这次表现的机会,以后请公平公正的对待每一个有才华的人,谢谢。”

    不等人适应过来,正道的光开始第二轮撕逼了。

    这次撕的是陈心的虚假实力,把她在节目里表演节目时的原声视频和音频公开。

    比起播出的片段,陈心现场的表现真的可以用惨绝人寰来形容。

    而且现场的评委表情都是一言难尽,连秦诗涵都是如此。

    然而到了点评的时候,秦诗涵又笑盈盈的开始称赞气陈心来,满嘴都是违背良心的夸奖。

    这一撕,颠覆了多少人的三观啊。

    特别是那些还挺喜欢秦诗涵的人,一个个都声称完全不忍直视了。

    之前被骂,是真的有原因的。

    秦诗涵怎么也没料到这次的风波会牵连到自己,她暴跳如雷的给制作人打电话,“你怎么会把原片给其他人呢!”

    制作人无奈的回答,“真不是我们给的,我也不知道这人是从那里弄到我们原视频源的。”

    就像节目组也非常不能理解,为什么会有人弄到他们刷票的记录一样,诡异得很。

    这一撕,把陈心和秦诗涵最后一层遮羞布,完全不留余地的撕开了。

    秦诗涵那边急忙买水军买通稿给自己洗白,努力的挽救自己的人设和形象。

    陈心这边就没那么乐观了,毕竟所有的事件都是围绕着她展开的。

    她以沉默来抗衡这次的流言蜚语。

    然而并没什么卵用。

    眼看着她的人缘已经跌到了谷底,陈心不得不找水军为自己说好话。

    比如随便一个小号路过都去夸奖一句陈心。

    【人家陈心也没做错什么吧?这明显是节目组的问题,陈心只是被当做工具人了而已,再说了,那些说她抄袭的,到现在不也没拿出证据么?指控人家抄袭,还请拿出有力的证据吧!】

    【陈心实惨,她也挺努力的好吧,何必这样逼一个人呢?也没挡着谁的路吧!】

    【这是嫉妒陈心吧!那个正道的光怕不是某些人的小号吧!】

    正道的光直接回复这条评论,【嫉妒?嫉妒什么?嫉妒她刷票?嫉妒她抄袭?还是嫉妒她青春献给小老头,二十多岁小洋楼?】

    围观的群众笑喷。

    【光光你太有才了!学到了学到了!】

    【看高段位的人撕逼简直是一种享受啊!光光勇敢飞,我们永相随!】

    江羡一看。

    好家伙,自己小号都有粉丝了。

    从发帖到现在不到四小时,就已经有三十多万的粉丝了。

    可怜的陈心被这么一通撕,完全没有招架的能力,只能卖惨的发了个视频。

    视频里的陈心双眼红肿,委屈巴巴的为自己辩解,“全都是污蔑!我没有抄袭,我也没有被潜规则,请那些造谣的人给我道歉!”

    她的粉丝也跟着喊话,【请正道的光给陈心道歉!不道歉誓不罢休!】

    正道的光在线回复,【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既然这样,那就让你死明白点吧。】

    第三撕,正道的光公布了一个视频,视频是陈心和荣诗诗住在一起的日常。

    视频里,荣诗诗找出了自己的一大叠草稿

    纸,上面都是她写的曲子。

    陈心回来嫌弃她弄得屋子很乱,荣诗诗一边道歉一边收拾。

    陈心的视线落在地上的纸上,似乎看明白上面是什么之后,就蹲下去帮着荣诗诗收拾。

    虽然画面里她背对着镜头,但那小动作看得还是很清楚的。

    陈心巧妙的藏了一张草稿纸在鞋里,然后假装不轻易的去了洗手间。

    这段视频的公布,让陈心方寸大乱。

    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么私密的视频会被公布?

    六神无主的陈心打电话去找经纪人帮忙,经纪人哪里有办法,只能建议她去找盛少,看看盛少能不能把这件事压下去。

    陈心只好去求了盛景淮,然而盛景淮根本不接她电话。

    无奈之下,陈心只好给盛景淮发短信说自己知道洛星的事。

    盛景淮原本喝了不少的酒,突然看到那个熟悉的名字,脑子突然似炸裂一样的疼痛。

    明明都已经在努力忘记了,明明都快要成功了,可为什么有人一提起那个名字,那些他努力想要甩掉的回忆就劝都悉数回笼了……

    原来这段时间的自己,不过是在苦苦挣扎而已。

    盛景淮头痛欲裂,陈心又打电话过来了,他到底是接了起来。

    “盛少,你帮帮我吧。”陈心苦苦哀求着。

    “到云绕会所来。”盛景淮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

    陈心匆忙的出门去云绕找盛景淮。

    不到半小时,她就到了云绕,服务员带着她去了盛景淮的包间。

    当陈心见到盛景淮的那一刻,惊愕无比。

    眼前这个颓废得一塌糊涂的男人,当真是以前那个风靡万千少女的盛景淮吗?

    房间里弥漫着酒精的味道,盛景淮颓废的斜卧在沙发上,懒得连正眼都没给陈心一个。

    “盛少……”陈心主动开口,毕竟是她有求于盛景淮的。

    然而盛景淮不等她说完就很不礼貌的打断了她的话,沉声问道,“说,洛星在哪里?”

    “……”陈心愣了一下,显然不太明白盛景淮的意思。

    她的沉默惹怒了盛景淮,一个空酒瓶直直的砸了过来。

    陈心慌忙的躲开。

    还好盛景淮喝醉了,丢得不那么准,陈心才能轻易的避开。

    陈心惊慌的说道,“盛少,你别生气。”

    “说!洛星在哪里!”盛景淮突然站起身来,步伐有些踉跄的往陈心走了过来,俊脸阴鸷得有些可怕。

    陈心慌了,磕磕巴巴的道,“她不是在原京吗?”

    “你他妈跟我开什么玩笑?我都把原京翻了好几遍了,也没找到她人!你跟我说她在原京?你找死吗!”盛景淮走进,血红着双眼喊出这句话,抬手就掐住了陈心的脖子。

    陈心吓得急忙挣扎,“盛少,你松开我……”

    “说!洛星在哪里!”

    “我不知道……”

    “告诉我!她在哪里!”盛景淮苦苦相逼。

    陈心难受得不能呼吸,不停的拍打着盛景淮的手,脸色逐渐涨红起来。

    “她到底在哪里!嗯?说啊!给劳资说!”

    陈心背部被凹凸不平的装饰墙壁膈得生痛,脑瓜子嗡嗡的响,眼前的画面都开始扭曲起来……

    她快要窒息了。

    ——

    作者有话说:还有更新,在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