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的人总会发现不一样的点。

    就比如有人惊奇的发现,在秦诗涵和编剧的聊天记录里,提及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

    《隐形》的创作比《隐形人》要晚很多!

    而且秦诗涵才催稿的时候说了,“我这部电影必须要赶在江羡之前官宣,抢占市场抢占题材,让人觉得江羡是故意蹭我们的题材!而且我已经打听到了,江羡的剧本早就创作完成,你们再拖拖拉拉弄不出来,会耽误我事的!必须的抓紧时间了,边拍边改都行!”

    【???是我失忆了吗?当初秦诗涵的粉丝一直网曝江羡说她蹭题材来着!原来是秦诗涵蹭人家江羡的题材!】

    这位编剧直接回复了这条质疑,【你猜的没错,是秦诗涵打听到江羡要拍的电影名和题材,故意提前官宣拍的《隐形》,整部电影的剧本都是边拍边写的,所以才会那么烂!】

    【这也太卑鄙了吧!贼喊捉贼!真吐了!】

    【做人别太秦诗涵了,太没底线!】

    【所以从头到尾,都是秦诗涵在作怪,害得所有人都误会了江羡!】

    【亏我当初还跟风骂江羡了……我有愧!我这就去跟江羡道歉!】

    【秦诗涵太恶毒了,这种人简直是行业毒瘤!必须抵制!】

    此刻,秦诗涵已经放弃挣扎了。

    就算有大罗神仙,她也回天乏术了。

    秦诗涵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整天,谁也不见。

    身边的工作人员都担心的守在门口,生怕出什么事没及时发现。

    秦诗涵的助理给秦蓝语打了电话,正在外地谈合作的秦蓝语匆忙乘坐飞机回来。

    一落地就直奔秦诗涵的住所,到的时候,工作人员已经快急哭了,见到她急忙跑过来。

    “小姑姑怎么样了?”秦蓝语压低了声音问道。

    秦诗涵助理说,“不知道情况,从早上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开门也不说话。”

    网上的事秦蓝语已经知道了,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哪怕是自己崇拜的秦诗涵也难以承受得住这种打击。

    秦蓝语过去敲门,并小心翼翼的说道,“小姑姑,是我,你把门开开,我们聊聊好不好。”

    房间里并没人回答。

    秦蓝语不得不再次敲门并提高声音喊道,“小姑姑,我是蓝语呀,你开开门好不好。”

    可房间里依旧没有动静。

    旁边的人都要急哭了,“不会真出事了吧……要不闯进去看看?”

    秦蓝语也怕出事,正要点头,房门就打开了。

    房间里很暗,隔着门缝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情形。

    一个有些嘶哑的声音传了出来,“只让蓝语进来,其他人都回去吧。”

    工作人员正着急的想开口,被秦蓝语制止了,她挥挥手,让他们都离开。

    待那些人陆陆续续散去之后,秦蓝语才推门进去。

    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浓烈的酒味,由于光线太暗,她看不清眼前的情况,还撞倒了几个空酒瓶,人也险些摔倒。

    秦蓝语不得不停下来,试探的问道,“小姑姑,我可以开一下灯吗?”

    “不要开。”秦诗涵嘶哑着嗓子拒绝,声音里透着一股让人不太舒服的绝望。

    秦蓝语从没见过她这个样子。

    在她眼里,小姑姑一直是高贵端庄的。

    不管任何时候,都能维持自己完美的形象。

    与眼前这个连光线都怕的人,完全不吻合。

    无奈

    ,秦蓝语只能站在原地,看着地上坐着的那团黑影说道,“小姑姑,听你助理说你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整天了,不吃不喝的,这样可不行,身体会累垮的,我帮你叫点吃的吧,别跟身体过不去啊。”

    “我不想吃。”她又给自己倒酒,酒水声有些刺耳。

    秦蓝语叹了口气,劝道,“我知道这次的事情对你来说打击太大,可事情已经发生了,你这样自艾自怜也没有用啊,如果你现在就认输,那咱们之前的努力就都白费了啊……”

    秦诗涵没有理会,甚至还倒上第二杯酒喝了起来。

    “小姑姑,我不想一个人单打独斗,你振作起来好不好?”秦蓝语几乎是求着秦诗涵了。

    秦诗涵仰头喝完杯里的酒,像是发泄一样,抬手狠狠的把空杯子丢了出去。

    哗啦一声,秦蓝语吓了一跳。

    静默片刻后,秦诗涵才嘶哑着嗓子开口,“我已经彻底被毁了,乔忘栖好狠的手段,是我低估江羡在他心里的位置了。”

    说完,秦诗涵又冷笑起来,“这样也好啊,说明他很在乎江羡,在乎到不惜跟秦家为敌!跟整个原京的大家族为敌!”

    不知为何,秦蓝语听着秦诗涵的笑声,心里有些发毛,恐惧。

    “他接管乔家这么多年,的确让乔家更上了一层楼,却也挡了许多人的路,早就有人想把他从那个位置拉下来了!我就等着看好了,爬得越高,摔得越狠!我等着看他摔下深渊的那一天!”秦诗涵嫉恨的道。

    太过在乎一个人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那会成为被人拿捏的弱点。

    而无坚不摧的乔忘栖,在有了江羡之后,就有了弱点。

    离他摔下来的那一天还会远么?

    ……

    接连的事情,让《隐形》处于风口浪尖之上。

    各大影院经过权衡之后,决定对《隐形》进行下架处理。

    一部号称是史诗级巨作,演技盛宴的电影在上映的第三天下架,也是前所未有的事。

    更有权威平台经过核算之后,把《隐形》偷的票房以及通过非法手段获得的排片率核减之后,只余留了一千三百多万的票房。

    影片评分更是刷新了某瓣新低,2.7分。

    江羡吃早餐的时候扫了一下新闻,得知《隐形》下架,她一点都不意外。

    不过居然能让编剧站出来反水,也是挺厉害的。

    江羡放下手机,撇开那些乱七八糟的八卦,双手托着下巴看着那个在厨房里给她切着水果的男人。

    实在无法把眼前这个温婉居家的男人,和那个手段狠绝的小九爷联系在一起呐。

    原来被人保护着,感觉还挺好的。

    乔忘栖端着切好的果盘回来,见江羡一脸痴笑,忍不住好奇问道,“在笑什么呢?”

    “我有笑吗?”

    “有。”

    江羡摸了摸自己的脸,也顺便摸到了自己不由自主上扬的嘴角,索性不隐忍,开心的说道,“老公,你今天特别帅!”

    “嗯?”乔忘栖挑挑眉,“嘴巴突然这么甜,有什么阴谋?”

    “哪有阴谋。”江羡娇嗔道,“是本来就很甜好吗?”

    “是吗?”他放下果盘,拿起一颗草莓咬了咬,随后突然低下头去,精准的噙·住了江羡的唇。

    江羡还没反应过来,乔忘栖就把草莓喂了过来。

    草莓的酸甜在两人的唇齿之间弥漫开来,说不出来的香甜诱人。

    乔忘栖更是沉迷于这种香甜,细细的亲吻着她的唇瓣,品尝着她的每一寸香甜。

    直至唇中再

    也尝不到草莓的味道,乔忘栖才依依不舍的松开她的唇,墨眸微醺的道,“好像是挺甜的。”

    江羡脸颊一下子爆红。

    乔忘栖欣赏着她的娇羞,嘴角微微上扬,“都已经结婚这么久了,还是很害羞么?”

    “我哪有害羞!”江羡下意识的反驳。

    “那今晚可不可以穿那个……”

    江羡急得捂住他的嘴巴。

    他到底在想什么!

    乔忘栖眉眼带笑的看着她,仿佛洞察了她的娇羞。

    江羡更是无地自容,只能恨恨的瞪他一眼。

    这男人什么都好,唯独在这件事上,像只永远也吃不饱的饿狼……

    可怜了她这只小白兔了,没日没夜的被折腾啊。

    一想起昨晚的旖旎,江羡脸颊又红了几分,简直可以媲美果盘里的草莓。

    乔忘栖看得又有些动情,是江羡把他推开,问了他一个问题,才勉强止住了他的遐想。

    老婆太诱人怎么办?

    当然是别忍着啊!

    江羡问乔忘栖,“昨晚我跟你说的那事儿,你怎么想的呀!”

    “什么事?”

    江羡瞪了他一眼,知道他在装蒜,索性直白的说道,“就是生孩子的事啊!”

    昨晚都那样了……

    男人却在紧急关头,刹住了车。

    “江小羡,我们才结婚两年,生孩子的事,不急。”乔忘栖总算正面回答了江羡的问题。

    江羡便不能理解的问,“为什么啊?爷爷也想要,妈也说可以准备了。”

    “你不用理会他们。”

    “我也想要!”江羡再次强调道。

    乔忘栖顿了顿,没再说话,而是低头去收拾桌上的餐盘。

    江羡总觉得不对劲。

    为什么一说起孩子,乔忘栖就总是找借口回避呢?

    难道他有什么隐疾?!

    可能她的眼神太过直接,被乔忘栖看穿了,男人出声打断了她的胡思乱想,“我没什么问题,我只是不想那么早有孩子,仅此而已!”

    “居然有人不想当爸爸的。”江羡嘀咕道。

    乔忘栖假装没听到。

    江羡装可怜,“可我就想要有个孩子,前两天你去出差了,我一个人在家就觉得好寂寞,想着要是有个孩子就好了……”

    她碎碎念着。

    乔忘栖知道她是在装可怜,也知道她是故意说这些给自己听的。

    可他就是忍不住想回应啊,见不得她可怜兮兮的样子。

    男人长长的叹了口气后问江羡,“江小羡,你就那么想要个孩子?”

    “不是我想要个孩子,是我想要一个和你的孩子。”江羡纠正道,“是你说的,下要在我们的情侣鞋之间,放一双儿童鞋的。”

    乔忘栖的眼底浮现了几许幽怨,“那……那你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江羡挺奇怪的。

    别人家生孩子,都是老婆跟老公提提要求。

    怎么到了她这里,居然是老公跟老婆提要求呢?

    搞反了吧!

    ——

    作者有话说:年底了事多,家里学渣又要期末考了,更新都只能留到晚上写,哭唧唧……

    VX群和QQ群都已经建好啦,加VX:xyq888889,和qq:709749246,我拉你们进群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