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为何,江羡从男人的脸上看出了几分别扭。

    这是一种完全不可能出现在他脸上的情绪。

    期初江羡以为自己看错了,直至男人说出了他的顾虑。

    他说,“万一我们有了孩子,你不能忽视我。”

    江羡,“啥?”

    她一脸懵逼。

    乔忘栖恨声恨气的重复,“我听说女人有了孩子之后,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孩子的身上,从而忽视自己的丈夫,我不想这样,我不想让别人来分散你的注意力,即使是我们的孩子也不行。”

    江羡,“……”

    这就是他的理由???

    她突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好!!!

    ……

    秦诗涵一败涂地,从顶峰跌落。

    多少人落井下石,其中就不乏一些曾经被她打压的艺人。

    虽是强推众人倒的情况,可这其中的因也是秦诗涵自己种下的。

    这些年来她为了上位明里暗里打压了多少人,这个苦果终究得她自己吃。

    在这片落井下石的人之中,就有那位曾经和她撞了题材的,已经消失在众人视野里的女演员。

    她言简意赅的发了一句话。

    【恶人有恶报。】

    只是这一句话,就足以形容她们之间的恩怨。

    而营销号更是趁机科普了两人之间的恩怨,并把事情揣摩得八九不离十。

    原来这位女演员当时势头正盛,接了一部有可能会大爆的电视剧。

    而秦诗涵为了防备这位女演员大爆,直接成立了项目组提前开拍一部同题材的电视剧。

    随后秦诗涵更是用了手段让自己的电视剧先上,没多久网上就开始群嘲女演员的戏是为了蹭热度……

    还说什么秦诗涵之后再无人适合这个角色等等。

    更是煽动了剧粉去给这位女演员的新剧刷差评,打电话去投诉电视台,联名抵制女演员等等一些列手段。

    导致电视台不得不提前结束了这部剧的播放,草草收藏。

    而这位女演员也因此受到牵连,娄本崩盘,业内没人敢再用她。

    一些原本想要考虑用她或者已经签约了的人,也会莫名其妙的解约和放弃签约。

    这其中的原因就是因为秦诗涵联合自己的关系网,去打压女演员,导致她最终消失在大众视野面前。

    自那之后,秦诗涵的星途越来越坦荡,只要是阻挡她路的人,基本都没得个好下场。

    众人从这些爆料中不难看出,秦诗涵这次对江羡使用的手段,正是她从前对那位销声匿迹的女演员所使用的手段一样。

    只是这次的故技重施,翻车了。

    还好秦诗涵这次的对手是江羡,在圈内享有江铁板之称,谁踢谁倒霉。

    秦诗涵这次踢了铁板,也算是恶果自尝了。

    秦蓝语匆匆的赶到秦诗涵的住所,本以为会见到一个颓废的小姑姑。

    谁知秦诗涵把自己打扮得很精致,正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待着秦蓝语的到来。

    秦蓝语原本准备了很多安慰她的话,见到她这样,突然不知该说什么好,“小姑姑,你……还好吧?”

    秦诗涵不疾不徐的开口,“我这样子像是不好么?”

    “不像。”秦蓝语如实的答道。

    秦诗涵满意的点点头,还用手拢了拢自己的头发,“不像就好,蓝语,你要记住,不管任何时候,都要保持仪容,不要让任何人看到你的狼狈。”

    “……好。”秦蓝语心里五味杂陈。

    “走吧,可别迟到了。”秦诗涵起身拿起包,叫着秦蓝语。

    秦蓝语这会才注意到她脚上还穿着一双很高很高的高跟鞋。

    她有些担心的叫道,“小姑姑,要不换个跟矮一点的鞋子吧。”

    “不用,我可以的。”秦诗涵婉拒了秦蓝语的建议,一步步走向门口。

    秦蓝语在心里为她捏了把汗。

    这几天秦诗涵经历了太多的事,跌落到人生低谷。

    网上闹腾了好久,她就好久没有合眼,不吃不喝的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好几天。

    秦蓝语担心出事,赶紧联络了乔家的人,再告知秦诗涵,这才让她振作起来。

    不知为何,看到此刻强撑着装作镇定的秦诗涵,秦蓝语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对是错。

    就眼前来看,应该是对的吧。

    至少她振作起来了呀。

    这么一想,秦蓝语又松了一口气,急忙跟上了秦诗涵。

    两人按照约定的时间和地点到了一处私人会所,有专门的服务员来带着两人往里走。

    秦蓝语出于好奇的问了一句,“小姑姑,咱们今天要见的人是谁啊?”

    “我也不知道。”秦诗涵回答道,“听三爷那口气,应该是位德高望重的人。”

    连乔三爷都说是德高望重的人,那应该就很德高望重了。

    她不得不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怕给秦家丢脸。

    服务员带着走了好长一条长廊,绕过一个人工湖,才到了最里面的一个别院。

    门口有四位黑衣保镖,在两人走进之后,其中一位保镖亲自过来检查两人身上有没有携带危险物品。

    细节得像是过飞机安检一样,秦蓝语愈发好奇了,到底是什么重要人物,需要这样的防备。

    等两人过了安检之后·进去,乔三爷笑着打招呼,“宋先生,我的朋友到了,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秦诗涵,秦安平行长的妹妹,娱乐圈炙手可热的时尚女王,这位是秦行长的千金秦蓝语,她现在管理着秦氏银行。”

    秦诗涵站在前面,微微的挡住了宋先生的脸。

    在乔三爷介绍完毕后,秦诗涵礼貌的回礼,“宋先生您好,我是秦诗涵,很高兴见到您。”

    秦蓝语学着秦诗涵的语气做着自我介绍,“宋先生您好,我是秦蓝语,很高兴见到您。”

    她微微抬眸,和这位德高望重的宋先生打了个照面。

    秦蓝语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她的失态,到是让宋先生调侃的说道,“怎么?我长得有些吓人?”

    “不,不不是……我就是…”秦蓝语慌得不知该怎么回答。

    是秦诗涵替她解了围,“宋先生说笑了,我侄女她胆子小,冒犯了宋先生,还请宋先生见谅。”

    “哈哈哈秦小姐会说话,我就喜欢会说话的人,都坐下说话把。”宋先生招呼着两人。

    两人这才战战兢兢的坐下。

    秦蓝语心里在打鼓,怕自己说错话干脆不说话。

    毕竟眼前这位宋先生,可是个了不起的大人物。

    乔三爷也该早点说的,至少让她有个心理准备啊!

    两小时后,秦蓝语和秦诗涵起身告辞。

    宋先生笑着目送二人离开。

    直至出了大门,秦蓝语才感觉自己活了过来。

    这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她一直正襟危坐着,全程只是应和的回到了几句话,硬是没敢多说一个字。

    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那种。

    这不得不让秦蓝语佩服秦诗涵,她能那么淡定,不愧是自己从小就崇拜的人。

    “小姑姑……我腿好软,你扶我一下!”秦蓝语有些气虚的道。

    秦诗涵顿了顿道,“我也一样。”

    “啊?你刚刚那么

    镇定,我还以为你不怯场呢!”秦蓝语吃惊的道。

    秦诗涵擦了一把额头的细汗给秦蓝语看,“我那是装的,毕竟当了这么多年的演员。”

    “原来如此。”秦蓝语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又问道,“小姑姑,咱们这算是站队了吗?”

    “闭嘴!”秦诗涵突然喝道。

    她看了看眼前的服务员,示意秦蓝语别乱说话!

    秦蓝语这才心惊的闭上嘴,心里惶恐不安。

    两人沿着来时的路离开了会所,上了自家的车之后,秦蓝语才重新缓了过来。

    秦诗涵提醒秦蓝语,“今天的事不要跟任何人说起,连你妈妈都不可以说,知道吗?”

    “……知道了。”

    秦蓝语心里打鼓,想了一会儿还是止不住好奇心追问道,“小姑姑,咱们是不是能跟乔忘栖抗衡了?”

    “是吧。”不然她大费周章的跟江羡周旋这么久做什么?

    不然她要怎么翻身?

    ……

    乔忘栖下班时提前跟江羡说他要去爷爷那边一趟,要晚点回家。

    “你怎么不叫我一起呀。”江羡急忙问道,“我还说去看一看爷爷呢!毕竟好久都没去了。”

    “没事,周末咱们再过去一趟就是了。”

    “好吧,那你多陪爷爷一会儿,不用着急赶回来的。”

    “好。”

    “……”

    乔忘栖忍不住笑出声,“好啦,我会早点回来的,我早说过了,在我面前任性一点都可以。”

    “只是任性一点么?”江羡得寸进尺的问。

    “可以任性很多。”

    “这还差不多,去吧,早去早回。”江羡愉快的结束了通话。

    电话挂断,乔忘栖的神色瞬间就冷了下来。

    变脸速度之快让人咋舌,还好席年已经习以为常了。

    他开着车,从后视镜里看了看乔忘栖冷峻的神色,试探的开口,“乔爷,三爷这是打算站队宋先生了吗?这要是叫乔老先生知道,一定会动怒的吧!”

    乔家历代家训,不涉政,保持中立,才有了这百年基业。

    乔三爷这次明显是越界了。

    席年想到了年初时频繁来拜访乔爷的那些人。

    现如今乔忘栖在原京炙手可热,手中资源无数,更是乔家的继承人,手握乔家的大权,自然是无数政客想要拉拢的对象。

    眼看着就要换届了,各派系之间的争斗也越来越激烈了,人心和资本都是他们要争取的对象。

    更何况是乔忘栖这样的人呢!

    可那些人的橄榄枝全都被乔忘栖拒绝了,因为他时刻都谨记着乔家的家训。

    这次乔三爷的行为,已然坏了规矩。

    前阵子只是暗中走动,乔忘栖大可以装作不知,可这一次乔三爷和宋先生已经亲自见面了,乔忘栖就不得不去见一见老爷子了。

    乔元山得知此事,果然大怒,气得把手里的茶杯都摔了,“混账!”

    “爷爷别生气,只是寻常的见面,还没有更深的往来。”乔忘栖安抚着乔元山。

    他说的更深的往来,是资金上的往来。

    政客们需要的无非是资本家们的金钱支持,乔忘栖掌管着乔家的大权,任何的资金流向他都是清清楚楚的。

    乔三爷目前还没那个能耐越过他手中的权力,拿钱去支持那位宋先生。

    “往来也不行!原京就这么大块地方,多少双眼睛盯着!他这么做完全不顾乔家的安危!”乔元山怒不可遏。

    ——

    作者有话说:终于……更新了,这几天被骂惨了,胃痛+回老家收拾,今天才把网络安装上,终于可以更新了,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