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乔元山稍稍冷静下来后,乔忘栖才道,“我没有直接去找三哥,就是怕适得其反,这件事反而是爷爷出面更合适,趁现在还没有更深的交情,劝住三哥即可,对乔家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其他几个派系之间,我会去周旋,让他们放低戒心的。”

    乔元山这才松了口气,“行,明天我就叫他来我这里一趟。”

    事情已经传达清楚了,乔忘栖也起身道别离开了。

    只是刚走到大门口,就听见乔元山难受的咳嗽了几声。

    乔忘栖回头担忧的问道,“爷爷,你的身体还好吧?”

    “好着呢,不用担心我,都有定期体检的,体检报告你不都有看吗?别担心我。”乔元山急忙安抚乔忘栖。

    乔忘栖也确实有定期在了解乔元山的体检报告,目前的确是没什么大的问题,才松了口气,再次颔首道别后离开。

    他刚走没多久,管家拿着热水和药过来伺候乔元山吃药,忧心忡忡的问道,“老爷,咱们其实瞒不了多久了,孟老教授前两天还在说呢,说小九爷查得太勤了,他可能要瞒不住了。”

    乔元山叹了口气后道,“能瞒多久是多久吧!”

    管家也只能摇头,“明天就是孟教授复诊的日子了,老爷今晚早些休息吧。”

    他等乔元山吃完药之后,才扶着他回房间,亲自给他更换衣服。

    乔元山一直在想事情,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突兀的说了一句,“这样吧,你明天把徐律师也叫过来,我跟他说说遗嘱的事。”

    管家吓得手狠狠一抖,有些慌乱的看向乔元山,“老爷……”

    “紧张什么?我都这个岁数了,总归是要走到这一步的。”乔元山心态还是很好的。

    管家心里有些难受,“遗嘱的事情,不是早就订下了么?老爷还有其他要补充?”

    听到这个问题,乔元山又长叹了一口气,“今晚小九来找我,完全是为了乔家的安危在考虑,反观其他那几个,谁不是在打自己的小算盘?一个个都是混账东西,算计别人的本事没有,算计自家人到是很行,不管管都要上天了。”

    “自古以来,大家族乃至皇族,都难有兄友弟恭的局面,小九爷手握大权,其他几位爷难免会有别的想法。”管家耐心的劝阻者。

    “谁叫他们都没这个能力呢?”乔元山也是怅然,“也不是没给过机会,他们几个都是年长的,早已把机会给过他们,可没一个能扛起这个重担啊!”

    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题。

    乔家这么大的基业,若没有个有能力的接班人,这百年基业很有可能就毁于一旦了。

    除乔十一以外,上面的几个男丁全都试过,可就是打不到标准啊。

    其实当初乔元山是很看好乔三爷的,有心机有算计脑子也灵活,也一度被乔元山当做继承人在培养。

    可后来他做了一些事凉了乔元山的心,也就被放弃了。

    再后来的几个,没有一个符合乔元山的标准。

    直至乔忘栖的出现,乔元山如获至宝,认认真真的把他当继承人在培养。

    他也不负众望,成为乔家历任以来最强继承人。

    只是……

    算了。

    乔元山收起了心思。

    翌日,乔元山所住的别苑比平时热闹了许多。

    最先来的是孟教授,是来给乔元山检查身体情况的。

    每次检查结束,孟教授的神色都有些凝重。

    他收起了医疗箱,语重心长的给乔元山说,“九爷,你的身体情况越来越不好了,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啊。”

    “知道啦,麻烦你了老孟。”

    “应该的应该的。”孟教授扶了扶眼睛,“昨晚我还接到小九爷的电话呢,他又

    问起了你的身体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你那孙子有多精明,幸好是隔着电话,还能敷衍过去,要是当面啊,怕是早被他看穿了。”

    “辛苦老孟啦。”乔元山感激的道。

    孟教授乐呵的道,“小九爷是真关心你身体呀,别说我多嘴,你其他几个孙子,我可没瞧见他们有多关心你身体。”

    “是啊,小九有心。”

    孟教授看了看四周,见没人,才压低声音问道,“九爷,我有点好奇,你真打算把乔家交到小九爷手里吗?”

    “外面人不都这么说的么?”乔元山四两拨千斤的回答道。

    孟教授嘿嘿笑了两声,“交给他其实挺好的,他能帮你守住乔家,只不过……”

    他话还没说完呢,徐律师就到了。

    孟教授自动闭了嘴,收拾收拾东西和乔元山道别,“九爷我就先告辞了,有什么情况随时给我打电话,药也要记得按时吃,饮食方面也要注意了。”

    “好的,劳烦你了孟教授。”乔元山谢过孟教授。

    等他离开之后,乔元山才叮嘱徐律师跟他到书房去商议遗嘱一事。

    连管家都要在门外候着的那种。

    两人商议了什么事情,只有两人清楚。

    没多会就有佣人来告知管家说乔三爷到了,管家不得不去敲门提醒乔元山,“老爷,三爷到了。”

    “知道了,让他去前厅等我。”乔元山回应道。

    管家这才去招呼乔三爷了。

    徐律师也收拾好文件起身告辞,走的时候没有经过前厅,而是从别院的侧门离开的。

    虽然在回避着乔三爷,其实乔三爷心里已经有数了。

    毕竟他在别院是有眼线的,乔元山见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他都能知道一二。

    前厅里,乔元山见了乔三爷,把他大骂了一顿,骂得狗血淋头的那种。

    乔三爷在他面前到是很诚心的承认了错误,却也在心里把乔忘栖给记恨上了。

    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做得够隐蔽了,却还是没能逃脱乔忘栖的监控。

    这让乔三爷心里很不爽,也暗暗的下决定,决定早些行动,免得晚了都被乔忘栖看透了。

    ……

    又是一个通宵的剪辑,当江羡确认最后一遍后,总算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她回头看向身后的工作人员。

    那些人见到女魔头,都是深色一紧,悬着心以为又要被否的时候。

    江羡却露出一个鼓励的笑容,语气轻松的反对众人说道,“成了!”

    “成了?”有人喃喃的复读着这句话。

    “成了!”反应快的人已经激动的叫出了声。

    下一秒一群人,也不管男男女女,都激动的抱头痛哭。

    终于成了!

    终于他妈的成了!

    鬼知道这四个月他们过的是什么地狱般的日子!

    总算熬到头了!

    江羡都张开手臂了,以为能得到众人的拥抱呢。

    结果他们自个儿抱在了一起,完完全全忽视了她。

    江羡,“……”

    别这样好吧。

    好歹她是老板啊!

    怎么能冷落老板呢!

    但是看到他们激动的样子,江羡又止不住笑出了声,“好啦好啦,这几个月辛苦大家了,马上就是新年了,我给大家放个假吧!”

    放假……

    这两个字对众人来说,完全是天籁啊!

    他们都忘记有多久没放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