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至江羡上了飞机,秦粤都还半信半疑的问江羡,“羡姐,乔先生真的不跟你一起吗?”

    “为什么一定要跟我一起呢?”江羡反问。

    秦粤挠挠头,“不知道,可能是见多了你们孟不离焦焦不离孟的样子,一时间不太习惯你们分开的样子吧。”

    江羡,“……”

    看吧,不是她一个人不习惯他不在身边的说。

    江羡恹恹的戴上眼罩睡觉。

    将江羡送上飞机后,乔忘栖才上车回公司。

    一到公司就叫了席年到办公室,吩咐他详细事宜,“把未来五天的时间都空出来,放出消息说我陪我太太去度假了。”

    席年一脑门的问号,“现在?”

    “嗯,现在。”

    席年真觉得乔忘栖是在开玩笑。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啊!乔爷还能抽出时间陪太太度假!

    且不说乔家所有的重担都在乔忘栖身上,就是三爷最近的不消停,都足够让乔忘栖满得焦头烂额的,哪里抽得出时间去度假啊。

    再说了,乔爷要真是去度假,刚刚怎么没见跟夫人一起去呢。

    席年猜测的问道,“乔爷是有什么打算吗?”

    顿了顿又道,“我是说你只是打算放消息出去,实际是暗中了解情况?”

    “不,我就是打算陪我太太度假的。”

    席年,“……”

    好吧好吧,度假就度假吧。

    虽然他不懂为什么没和夫人一起走,而是要稍晚走。

    等席年按照乔忘栖的吩咐做了之后,才慢慢的反应过来乔爷的意思。

    他故意比太太晚走,为的是让别人以为他偷偷走,实际上他就是故意要让别人以为他是偷偷走。

    啊,太绕了。

    总之,乔爷这一招有点妙啊。

    他离开是为了让这边的人放松警惕,毕竟盯得太紧,他们束手束脚的也不好做事。

    乔忘栖一走,这些人肯定会有大动作,也就露出马脚来了。

    席年再一次对乔忘栖肃然起敬。

    江羡那边刚落地,乔忘栖这边也上了飞机,他在关机前接到了江羡打来的报平安电话。

    乔忘栖愣是没在电话里透露半分,实在让席年佩服。

    飞机刚起飞,乔三爷这边就得到了消息,他立马联络了乔二爷,“二哥,出来见一面吧,有点事情和你商议。”

    乔二爷一向很听乔三爷的话,立即出门和他在两人经常见面的地方碰了头。

    得知乔忘栖离开了原京,乔二爷都激动得站起身来,“当真?别不是虚晃一枪吧?”

    “我确认过了,他没有和江羡乘坐同一架飞机,而是后面低调的乘坐航班离开的,为的就是避人耳目,却不知我早已知晓。”乔三爷笃定的回答道。

    二爷激动得拍大腿,“这一年他一直在原京都没怎么离开过,我们总束手束脚的不好办事,现在他走了,赶紧把该做的事都做了吧!”

    乔三爷点头,“我正有这个意思,所以今天要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

    乔二爷不明所以,直至乔三爷带了人来,他见到这人才惊愕过来,“宋先生?”

    “乔二爷,你好,很高兴认识你。”宋先生热情的跟乔二爷打招呼。

    二爷有些紧张的看向乔三爷,实在不知道他在玩什么把戏。

    只是当着宋先生的面,他没有表现出来,和对方

    虚与委蛇了一番。

    乔三爷率先开口,“今天没别的人在,宋先生,咱们就把计划告诉二哥吧,他是站在我们这边的。”

    “这是好事啊,很欢迎你的加入。”

    乔二爷感觉自己像一只鸭子,被赶着上架了。

    都已经这个节骨眼了,也只能硬着头皮应付了。

    三人聊了好一会儿,宋先生才提前告辞离开。

    待他一走,乔二爷就语气急切的问乔三爷,“你疯了啊!你忘了老爷子的告诫了?这要是让老爷子知道,还不得把我俩赶出乔家!”

    “二哥你冷静点,你不说我不说,老爷子是不会知道的。”乔三爷气定神闲的劝着。

    “就算老爷子不知道,这事儿也瞒不过乔忘栖的眼睛啊!那小子有多警觉你又不是不知道!”乔二爷还是人心惶惶的,总觉得这事儿不可取。

    乔三爷不得不拉着他坐下,“他这不是离开了吗?”

    “那也不行!咱们兄弟几个内斗归内斗,但不能坏了规矩。”乔二爷固执的道。

    见状,乔三爷也不劝了,上半身慢慢的往后靠了靠,翘着腿慢条斯理的道,“前两天我刚被老爷子叫去训斥了一顿,本来是小事,可你猜我在那里见到了谁?”

    “谁?”

    “徐律师。”

    二爷怔了怔,眼神陡然一冷,“什么意思?”

    “二哥你想啊,遗嘱是早就立好的,咱们也都是知道的,可老爷子又叫了徐律师去,还和他单独在书房里呆了好一阵,你说老爷子改了什么?”

    “我怎么知道。”

    “再则,在徐律师去的前一天,乔忘栖刚去过老爷子那里,也正是因为乔忘栖去看望了老爷子,老爷子才决定更改遗嘱的,你说这到底是巧合呢,还是别有用心呢?”

    “这……”

    二爷怔怔的说不出话来。

    乔三爷放下腿,伸手拍了拍二爷的肩膀说道,“二哥,我知道你很看中亲情,可光是你看中并不管用啊。”

    或许是三爷这番话起了作用,乔二爷好半晌才愤愤的道,“如果小九真这么有心机,就别怪我不仁义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是自然规律,你也不要有太大的心里负担。”乔三爷还安慰他,“对了,和徐律师同一天去的还有孟教授,最近孟教授去得很勤,不知道是不是老爷子的身体有什么问题。”

    “不是都有定期的体检报告吗?没什么问题才对啊。”

    “这就不知道了,毕竟孟教授和小九更亲近。”乔三爷意有所指。

    乔二爷心里咯噔了一下。

    ……

    江羡一行人入住酒店后,就兴奋的冲向沙滩了。

    还有什么比阳光明媚,海风徐徐来得让人放松呢!

    在江羡的特许下,大家都带了家眷来的。

    只是看着他们成双成对的,江羡后悔了这个特许!

    她本来想在房间睡觉,硬是被拖出来吃狗粮。

    秦粤还笑她说这是风水轮流转,毕竟之前她和乔忘栖也没少喂这些人吃狗粮。

    江羡懒洋洋的躺在沙滩椅上,秦粤怕她被晒黑,找酒店安排了好几个遮阳伞,把江羡遮得严严实实的,一点都晒不到,这才满心欢喜的去海泳了。

    她带上墨镜后蜷缩在沙滩椅上睡觉了,睡得迷迷糊糊的,似乎有人在给她盖毯子。

    江羡以为是秦粤,眼睛都没睁的说了一句,“粤粤你不用管我,和他们玩去吧,我睡会儿,一会儿吃饭叫我就行。”

    说完裹紧了毯子准备继续睡觉。

    男人站在那里看着她蜷缩的身体,忍不住轻笑出声问道,“江小羡,你是来度假的还是来睡觉的?”

    江羡,“……”

    她是做梦了?

    为什么会听见乔忘栖的声音?!

    大概是幻听了吧,江羡在心里这么想。

    可随后又觉得不对劲,那感觉太真实了。

    江羡猛然睁开眼,瞬间就陷入一双温柔的眼眸里。

    她眼神一喜,激动的叫道,“老公!你怎么来了?”

    “怎么?不欢迎我来?”乔忘栖笑着在她那张沙滩椅坐下。

    “怎么会!”江羡急否认,还笑着过去搂住了他的脖子,左右晃晃着撒娇,“就是有点意外。”

    “只是意外?”

    “好吧,还很惊喜!”江羡坦白的道。

    从她那带笑的眼眸中就能看出她的惊喜,乔忘栖捏了捏她的脸,“能让你惊喜就说明我成功了。”

    “什么呀,你不是说你没空么?怎么又跑过来了?”江羡叉着小腰质问他。

    “是挺忙的,可一想到我的江小羡孤身一人在这边吃狗粮就于心不忍,不得不抛下事务过来陪你了。”

    “才没有!”她否认着,不过不断上扬的嘴角已经出卖了她的欣喜。

    看她撅着小嘴,乔忘栖实在情难自已,就低下头去啄了啄她的唇瓣。

    依旧甜美可口,是他想念的味道。

    本来他只打算浅浅的吻一下,谁知江羡一下子勾住了他的脖子,眉眼坏坏的道,“撩了就跑?不讲武德。”

    说罢就霸道的吻住了他的唇,自主的加深这个吻。

    谁说女人不能主动的?

    她也想占据上风的说!

    乔忘栖到是很享受她的投怀送抱,身子还不由自主的往沙滩椅靠了上去。

    双手轻轻一拖,就把江羡放在自己的身上了。

    这姿势……

    有点羞耻!

    但江羡这会让太执着于热吻,丝毫没有察觉。

    好在这是在不知名的海岛,没有粉丝也没有狗仔,周边也都是三三两两的情侣,做这种亲密行为一点大家都习以为常。

    所以并没人留意到这边,才滋长了江羡的放纵,她吻完松开他的唇,缕缕银丝暧昧的浮现。

    江羡双颊酡红,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嘴唇。

    殊不知这动作看在乔忘栖眼里有多撩人!

    偏偏江羡自己并不自知自己撩人,到是苦了乔忘栖了。

    前阵子她大姨妈造访,好不容易结束生理期又加班加点的剪片子,人都累得不行了,他又怎么舍得去闹她。

    只能自己克制着,前两天她总算忙完工作人也放松了,撩人而不自知的看他时,乔忘栖就有些忍不住了。

    可他硬生生的找借口说还有工作避开了,为的就是等这一刻,等这一次的旅行。

    他这次要品尝个够!!!

    江羡还不知危险将至,撩了撩头发说,“既然是度假,那就去游泳啊!我早就想去了,只是不想吃狗粮才窝在这里睡觉的,既然你来了,那还等什么,咱们去冲浪吧!”

    “好。”乔忘栖隐忍的起身,在心里告诉自己,不急不急,到嘴的肥肉飞不了。

    他可以慢慢来。

    ——

    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