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星早眼巴巴的盼着江羡了,还提前在海岛的机场等着她。

    江羡一落地,洛星就看到了,高兴的冲着她挥手。

    她穿着一袭长裙,因身材高挑,看不出半点孕态。

    江羡默默的松了一口气,高兴的和她拥抱,“见到你太好了!”

    “快快快,给我带的好吃的呢!”洛星迫不及待的问道,“等了你一个多小时我都饿得不行了。”

    江羡,“……”

    这是等她呢还是等好吃的呢?

    看在她是孕妇的份上,江羡就不跟她计较了。

    洛星和乔忘栖打了个招呼后,就和江羡有说有笑的上了游览车。

    这是一座私人海岛,海岛的陆地交通都靠游览车,从机场到洛星所住的地方要开十多分钟呢。

    一路上洛星都在吃东西,顺便和江羡聊两句。

    要不是江羡偷偷的摸了一下她肚子,还真看不出来她是个孕妇呢。

    到住处之后,乔忘栖率先下车搬行李,洛星用手肘拐了拐江羡,用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我就说乔忘栖不可能看出我怀孕了的,因为他的视线从不在别的女人身上有过多的停留。”

    这一点江羡到是认可,也颇为自豪。

    江羡在洛星的住处转了一圈,还算满意应潋的安排,就问起应潋。

    洛星说,“他上个星期就离开了,说是有事要去办,要过一段时间才回来的。”

    像应潋这种身份的人,本就居无定所,江羡也没多关注,而是细问洛星在这里住得还习不习惯。

    两人似乎有说不完的话,特别是娱乐圈的八卦,洛星问了好多,毕竟她这阵子不混圈,好多瓜没吃明白。

    过了好一会儿江羡发现不对劲,突兀的问了一句,“洛洛,你好像变了。”

    “什么变了?哪里变了?”洛星不明所以。

    “你都不开车了!你以前可是老司机啊!”

    洛星,“……”

    也不怪江羡这么问,毕竟以前的洛星是那种破路也能开车的人,突然的转性让她很不习惯。

    洛星无可奈何的挺了挺肚子,“这不是要注意胎教嘛。”

    江羡迅速低下头去摸了摸洛星的肚子,“小宝贝你可不要被你妈妈带坏了,要当个纯洁的小朋友哦。”

    “喂!”洛星出声抗议。

    江羡咯咯直笑。

    ……

    晚上三人吃完饭,江羡提议去海边走走,吹吹海风踏踏浪,顺便消消食。

    洛星回绝了,理由是,“我不想当电灯泡!”

    她还给两人指点哪里的海滩景色更美适合看夕阳后,就把两人赶出门了。

    两人沿着洛星指的方向走了几百米就到了一处沙滩,这里的海水特别的纯净。

    太阳西下,只露出一半在海面上,正是看夕阳的好时候。

    江羡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有这么好好的看一看美景了,此刻风景优美,身旁还有乔忘栖陪着自己,心情就更施施然了。

    不知不觉就走了很远,以至于回去的时候她嫌累不想走,最后还是乔忘栖背着她回去的。

    到住的地方时,江羡已经睡着了。

    洛星正坐在阳台上吃零食吹海风呢,这一低眸就看到乔忘栖背着江羡回来的一幕。

    一时间满眼的羡慕。

    江羡这女人运气怎么那么好呢!!

    可顿了顿,她又想起了重生前的经历,柳眉又隐隐的蹙了起来。

    不知道这一世,那些事情会不会被扭转。

    原本江羡打算在洛星这边玩两天,第三天再回去和秦粤他们汇合返回原京的,却在第二天一早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那会儿江羡还在睡觉,迷迷糊糊的,电话都是乔忘栖接的。

    男人听到消息后,不得不叫醒了江羡。

    没睡饱的江羡有些起床气,刚要发脾气,乔忘栖适时的开口,“羡羡,我们得回原京了。”

    乔忘栖的神色有些严峻,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江羡心里一凛,脑子清醒了不少。

    她一边穿衣服一边问,“发生什么了?”

    能让乔忘栖都变脸的事,绝对不是小事。

    乔忘栖担忧的看了看她,“江小羡,你要做好心里准备。”

    “怎么了?”

    “你师父,就是明大师病危。”

    江羡和乔忘栖第一时间赶回原京,一落地就直奔医院。

    在医院最先见到的是明太太,她比往日憔悴了不少,但还是足够端庄。

    毕竟她的端庄是刻进骨子里的那种。

    江羡有些压抑的叫了一声,“师娘。”

    明太太点点头,“进去看看你师父把吧,他有事情要交代你。”

    “……好。”江羡心情很沉重的进了病房。

    明大师躺在病床上,脸色惨白得没有血色,平日里用来抓棋子的手上也插满了各种仪器。

    江羡走过去,尽管已经努力在克制自己的情绪了,可声音听上去还是有些哽咽,“师父,我来了。”

    听到她的声音,明大师努力的睁开眼睛,确认眼前的人是江羡后,立马向她伸出了手。

    江羡急忙过去握住他的手,人也靠在了床前。

    明大师艰难的露出一个笑容,“羡羡回来啦,你可回来了,我等你好久了。”

    “师父,是不是很难受啊?”江羡看着他身上的各种仪器,心里难受得很。

    明大师却努力的笑着,“不疼,没事,师父还挺得住的。”

    “之前不都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病倒了,还这么严重……”江羡有些不能接受的问道。

    明大师安慰她,“我毕竟老了,上了年纪了,活一天就少一天。”

    “呸呸呸,师父是要长命百岁的人!”

    明大师都被她逗笑了,紧蹙的眉头难得舒展开来,“师父又不是神仙,哪能真的长命百岁呢,傻丫头。”

    “我才不傻,你忘了你跟我下围棋总是输啊?”江羡红着眼反驳。

    “是是是,我们羡羡最聪明了,下围棋老厉害了。”明大师点了点头,“羡羡,师父知道自己的时日不多了,所以才叫你师娘打电话把你叫回来,因为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吩咐你。”

    “不是,师父会好好的。”江羡并不愿意接受这个残忍的事实。

    “你听师父说。”明大师握了握她的手。

    江羡这才乖乖点头,吸了吸鼻子,“师父你说,我在听。”

    “我啊,就是放心不下协会,你也知道协会存在的含义是什么,我想把协会托付给你,希望你能帮我守住协会,你看可好?”明大师语气有

    些渴求的问道。

    江羡心里一哽,不知该怎么回答。

    明大师几乎是祈求的道,“我知道你不喜欢这种名利场,可正是因为这样,我才想把协会托付给你,这个位置交给谁我都不放心的,因为很难有人坐得正直,但你不一样,你是我看着长大的人,什么性格我最清楚,我知道你能替我管好协会的,所以羡羡,你可以替我完成这最后一个心愿吗?”

    “师父……”

    “咳咳咳……”明大师一阵剧烈咳嗽。

    江羡急忙给他拍背,“师父你还好吧?要不要叫医生?”

    “没,没事,你先答应师父好不好?”

    江羡心里一软,最终还是点了头,“好。”

    “谢谢羡羡。”明大师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江羡给他倒了一杯水,一点点的喂他喝下,那口气才缓了过来。

    “事不宜迟,你明天就去协会接手吧。”

    “不着急的,等你好一点再说。”

    “不行!不能再拖了。”明大师强烈要求。

    江羡也只能点头,“好。”

    护士来推明大师去做检查了,江羡目送她离开。

    明太太拉着江羡说道,“羡羡,我听小乔说你们刚乘飞机回来,人肯定很疲惫了,先回去休息吧,这边我在呢,不用担心。”

    “我没事的。”

    但明太太却强烈要求,“回去吧丫头,你不是已经答应你师父明天还要去接收协会的事宜吗?所以今天晚上先休息好,从明天开始,你就有很多事情要应付了,你师父这边有我在呢,有什么问题我也会和你说的。”

    “……好吧。”江羡拗不过,也只能点头。

    等确认两人离开医院了,明太太才去找明大师。

    一进门,就瞧见明大师坐在椅子上翘着腿喝茶。

    因为有人进来,明大师条件发射的准备回床上躺下,明太太嫌弃的道,“行了行了,不用装了,是我。”

    明大师这才松了口气,拍着胸脯说道,“羡羡走了?”

    “走了。”明太太也过去端起茶杯喝了口茶,“你这招管用吗?”

    “怎么不管用?羡羡都已经点头了,答应了接手协会了。”明大师美滋滋的道,“早知道这招有用我就早用了,也不用等这么久的。”

    “羡羡要是知道你骗她,你看她还认不认你!”明太太没好气的道,“还拉我下水!要是羡羡不理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明大师坐下又开始翘腿,优哉游哉的道,“才不会呢,羡羡心地善良,就算生气哄一哄就好了。”

    “一肚子坏水!”明太太吐槽道。

    明大师不以为意,还为自己解释道,“这也是为了大局着想,眼看着马上换届了,协会很难做事的,不能得罪人又不能和谁走得太近,权衡之下还是觉得羡羡顶上去最合适了,她有能力有魄力脑子有聪明,现在还有小乔护着她,这个位置她可以坐得稳稳的,再加上她是新会长,很多关系都能拧得清不会为难了,处理起来也就简单多了。”

    “我看你就是把这一团乱麻丢给了羡羡,还给自己找借口呢,以后可别让我再帮你骗羡羡了,我良心会痛!”

    “知道了明太太!”

    ——

    作者有话说:过年事情多,办年货啊招待亲戚啊辅导作业啊照顾猫猫狗狗啊忙得不行不行的,争取不断更,保一争二,一更打底,有时间就两更哈,多多理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