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棋协会存在的意义很深,关系网非常复杂,又赶上了八年一届的换届关卡,里面的水就更深了。

    明大师亲自将核心文件移交给了江羡,她早上才刚到协会中心,才和周子羡,也就是明大师的助理碰面,就有人来拜访了。

    周子羡得知拜访者的名字之后,和江羡说了一下,“是这两年很受重用的宋先生,之前来拜访过明会长好多次,都被明会长以身体不适为由给拒绝了,这次又来,估计是听到了什么风声,知道协会会长换人了吧,江会长要见一见吗?”

    “不见。”江羡拒绝得干干脆脆,“帮我放消息出去,就说我刚上任,还不熟悉相关事务,故推掉一切应酬,闭门谢客。”

    周子羡眼神复杂的看了看江羡,最终对外传达了她的意思。

    对周子羡来说,江羡还是太年轻了一点。

    他跟着明会长五年,什么大场合没见过,也对明会长十分的佩服。

    明会长是个有大智慧的人,哪怕协会里的关系如此复杂,他也能理得明明白白,一碗水端得是无波无澜。

    唯独在选继任会长这件事情,周子羡有点不明白明会长的意思。

    江羡……她能行吗?

    在周子羡看来,江羡不过是个长得漂亮的花瓶。

    娱乐圈以前也是这么形容她的吧,虽然她这几年一直逆风翻盘,刷新了很多人的认知。

    可对周子羡来说,还是个长得漂亮的花瓶罢了。

    围棋协会的复杂程度,可和娱乐圈不同,所以他实在不明白明会长的用意,也无法理解和苟同。

    但出于对明会长的尊重,他对江羡还算尊重。

    这一天江羡一直在办公室里,直至乔忘栖来接她。

    周子羡自然是认识乔忘栖的,毕竟是原京乔家的当家人,素有原京财神爷之称的小九爷乔忘栖。

    他客客气气的带着乔忘栖去了江羡的办公室,严肃了一整天的江羡,在见到乔忘栖之后,总算露出一丝丝喜悦,“呀,不是说不用来接我的吗?怎么还是来了?”

    “我要是不来,你怕是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下班了。”

    被看穿的江羡只能装作一脸无辜,“好吧好吧,我这就准备下班。”

    周子羡默默的退出了办公室,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继续整理相关文件。

    没多会儿乔忘栖和江羡就从办公室里出来了,走的时候,江羡还和周子羡打了个招呼。

    周子羡起身微微颔首目送二人离开,看着二人的背影,他对江羡的看法又多了一层。

    是被原京乔家小九爷护着的长得漂亮的花瓶江羡。

    由于乔忘栖突然回原京,导致乔三爷的计划被迫终止,他挺恼的。

    晚上约了乔二爷和宋先生在老地方见面,宋先生一到就问起了乔三爷,“我记得前年乔家举办慈善晚宴的时候,华夫人请到了明太太是吧?乔家和明家是不是有了交情啊?”

    乔三爷显然不太明白宋先生为何突然提起这件事,“当晚明太太的确有到场,不过我并不太熟悉,宋先生今天为何突然提起这事儿?”

    “哦,是这样的,我之前一直想拜访明大师来着,只是他身体一直不好始终没能见上面,最近我得到消息,得知明大师退下来了,换了新的会长,却怎么也打听不到这位新会长的消息,有些好奇,以为乔家那边会有消息的。”宋先生解释了一番。

    乔三爷心里一惊,“明大师退下来了?”

    这可是大事!

    非常大的事!

    围棋协会存在的意义有多重要,原京的人都懂。

    若是能有围棋协会的支持,那胜算高得不是一星半点。

    原京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协会呢,别说是政界,就是商界也指望着能跟围棋协会攀上关系呢。

    不然之前华夫人为何冒着被所有人嘲笑的可能,也坚持不懈的邀请明夫人出席晚宴。

    可围棋协会换了新会长这事,外面愣是没有一点消息,这才是最让乔三爷吃惊的原因。

    宋先生肯定了乔三爷的疑问,“是的,明大师已经退下来了,换了新的会长,身份成谜,无人知晓。”

    “若是能拉拢这位新会长……”乔二爷做出一个大胆的设想。

    “谁不想拉拢呢?”宋先生反问。

    房间里一阵沉默。

    乔三爷微微思忖后安抚道,“这样,我近期多托人打听打听,看看能不能打听到这位新会长的身份,若是有消息,我一定第一时间通知宋先生。”

    “好的,有劳乔三爷了。”

    “应该的。”

    两人才送走宋先生没多久,乔三爷就接到了一通电话,脸色顿时一变。

    “怎么了?”乔二爷不解的看向他。

    乔三爷收起了手机,语气凝重的说道,“小九下手了,把我们暗中做的那些全都毁了。”

    乔二爷听了之后刷的一下站起身来,“全毁了?”

    “嗯。”

    “……妈的!”乔二爷气得破口大骂。

    可这样也无济于事,只能干气。

    最后这个聚会不欢而散,乔三爷心情浮躁,坐上车之后吩咐司机送自己到别苑去。

    他所说的别苑,无非是乔三爷在外养的小情人的住处。

    这是近期乔三爷最喜欢的一个小情人,长得很有姿色,特别是眉眼之前,很像江羡。

    除此之外,她还很温柔可人,特别善解人意。

    所以乔三爷一有心事,或者心情复杂的时候就会来这里找小情人陪一陪。

    每次对方都会给他来一个全身按摩,让他放松下来,两人再云雨一番……

    今晚的乔三爷要得特别的狠,情到深处不由自己的喊出了那个深埋在心底的名字。

    小情人已经见怪不怪了,将吻落在了他的脖颈出,咬得男人一哆嗦,就悉数都交给了她。

    事后女人去洗澡,男人就靠在床头抽烟。

    浴室里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让乔三爷的心情很是宁静,他咬着烟嘴翻看着手机。

    一封突兀的邮件推送到了手机上,起初他以为是垃圾邮件,并没打算理会的。

    可随后又收到了一封,乔三爷便忍不住好奇的点了进去。

    当他看清楚里面的内容时,整个人一惊,瞬间坐直了身子。

    这……怎么可能!

    十分钟后,男人就匆匆的离开了别苑。

    等小情人出来的时候,房间里一惊空空如也了,好在她已经习惯了这种事情,只懒懒的吹干头发就睡觉了,平静得好像从来没有人出现过一样。

    乔三爷一路开车,绕着整个原京的高速路跑了两个多小时,心情才慢慢的平复下来。

    他将车子停在了乔家,此时已

    是深夜,乔家的人都已经睡下了。

    乔三爷坐在车里又抽了一支烟之后,才打开了大门进去。

    有值夜班的佣人迎了过来,见是乔三爷,便恭敬的询问是否有吩咐。

    乔三爷摇头,自个儿一个人回到鸿园,他站在鸿园的露台看向乔忘栖的沁园。

    整个乔家,只有三间大院。

    乔正林乔正业各占据一间大院,剩下的那间大院便是乔忘栖所在的沁园。

    以前他以为自己输给乔忘栖是因为能力不如人,可现在他才知道这根本就是个笑话!

    天大的笑话!

    ……

    乔忘栖让席年随时注意着乔三爷和乔二爷那边的情况,自己则把注意力放在了围棋协会这边。

    他怕江羡压力太大,也怕有心之人找她麻烦。

    好在一切看起来都很平静。

    中午的时候他给江羡打了电话,两人约了说晚上一起去遇羡餐厅吃饭的,犒劳犒劳她。

    可突发了一件事,杀了乔忘栖一个措手不及!

    照顾乔元山的管家给乔忘栖打电话,语气慌乱的说道,“小九爷,不好了,老爷他……他出事了!”

    乔忘栖心里咯噔了一下,迅速起身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询问情况。

    管家说乔元山午睡醒来后突然觉得不适,还不等叫医生来人就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正在送往医院的路上。

    乔忘栖火速赶往医院,几乎是和送乔元山到医院的车同时抵达的,他和医生护士将乔元山送到了急救室没几分钟,乔家的其他人就陆陆续续的到了。

    最先到的是乔三爷,他脸色阴沉的走来,见到乔忘栖的时候,神色有些怪异。

    随后就是乔二爷,乔十一等……

    不到一小时,只要是在原京的乔家人,悉数抵达医院。

    乔十一刚准备问乔忘栖江羡怎么还没来,江羡的电话就打到乔忘栖手机上了。

    他拿着手机去一旁接起,“羡羡,你忙完了吗?”

    “嗯差不多了。”

    “那……你来医院一趟吧。”

    又是医院!

    不知怎么的,一听到这两字,江羡的心情就格外的紧张,迅速问道,“怎么了?”

    “爷爷……”

    江羡心里狠狠一抽,“在哪家医院?我马上过来。”

    “我把地址发给你。”

    “好。”

    电话顿了顿,江羡原本以为乔忘栖会挂断电话的。

    乔忘栖也以为江羡会挂断。

    可他们谁也没挂断。

    到是江羡在那头轻轻的说了一句,“乔忘栖,别怕,会没事的。”

    “……好。”

    乔忘栖原本慌乱的心,渐渐就安稳了下来。

    谁都没看出他的心思,谁都不知道他也会害怕。

    毕竟说出去谁会信呢,原京乔家的小九爷,居然也有害怕的事情……

    但他的江小羡知道呀。

    即使他没说,她也知道。

    ——

    作者有话说:呜呜呜,这次没有反转,乔老爷子是真的……

    别怪我残忍,剧情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