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三爷回来和乔忘栖并排站在一起看着ICU里的情形。

    病房里的乔元山浑身插满了冰冷的仪器,毫无生气。

    “这件事发生得太突然,我到现在都很难接受,你也是吧。”乔三爷主动开口。

    回答他的,是乔忘栖的沉默。

    乔三爷叹了口气,“从小爷爷就最疼你,你们也最亲近,他出了事你自然是最难过的那一个。”

    乔忘栖一直冷凝的下颚动了动,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把视线落在了乔三爷的脸上。

    黑眸微沉,有种说不出来的压迫感。

    这种无形的压迫感,让乔三爷都有些怯场,下意识的回避了乔忘栖的眼神。

    心里有些打鼓。

    他的反应,乔忘栖全看在眼里,心里已经了然。

    这种了然,让他眼神愈发阴沉,冷冷的收回视线,下颚线条更紧了。

    又是一阵沉默。

    乔三爷吞了口口水后,再次开口,“这对乔家来说是大事,需要大家坐下来好好商议商议要怎么应对,已经和二哥确认过了,决定在明天下午在乔家大院开个家庭会议,你记得准时出席。”

    乔忘栖没有回答,和先前一样定定的站在那里,一身清冷。

    天刚亮,华夫人和乔六爷就到了。

    华夫人知道两人都一夜没合眼,急忙催促他们回家休息,这边交给她和乔六爷就行。

    乔忘栖叮嘱了两句后离开医院,医院门口停着两辆车,一辆是接乔忘栖的,一辆是接乔三爷的。

    两人几乎是同时出来的,只不过乔忘栖径直的走向了自己的车,而乔三爷的脚步却顿了顿,站在台阶上看着乔忘栖的背影问他,“下午的家庭会议你会来的吧?”

    乔忘栖上车的动作顿了顿,回头看向乔三爷,“如果是说遗嘱的事,我不会去的。”

    这话直接把乔三爷的后路堵死,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

    乔忘栖本想上车离开的,可他再次停下动作回头看向乔三爷,用及其清冷的声音问他,“三哥,昨天你去看过爷爷吗?”

    乔三爷心里狠狠的咯噔了一下,迟疑了好几秒才摇头,“没去过。”

    乔忘栖没再说话,直接上车离开。

    待他一走,乔三爷才惊愕过来,一摸额头,全是冷汗。

    大冷的早晨,他却一身冷汗。

    乔忘栖原本打算直接去公司的,可行驶了一段距离后才发现车子是开向龙州府的。

    他盯了一眼司机,司机支支吾吾的说,“是少奶奶让我把九爷接回家的。”

    乔忘栖的脸色一下就缓和下来,车里的压迫一瞬间消失殆尽,他覆下眸问,“她没出门?”

    “嗯,说是要等九爷回家。”

    乔忘栖冰冷了一个通宵的心,总算迎来了一丝暖意。

    乔三爷的否认其实对乔忘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他既已经问出口那个问题,自然是已经知道内情的。

    只是他的否认,让乔忘栖很失望而已,心也因为这份失望变得寒冷,认识了二十多年的亲人让他知道什么叫冷血。。

    直至知道江羡在家里等他回家的时候,他才觉得这个世界上还是有温暖的。

    一到家,江羡就迎了上来,接下了他的外套,给他拿了一双舒适的拖鞋,还拉着他坐在柔软的沙发上,为他端来了熬了一晚的参汤。

    适口的温度虚得精心守着才行,江羡还一小口一小口的喂到他嘴里。

    原本的疲惫都在这一刻消失不见,他也放下了所有的戒备,懒懒的靠在江羡的怀里。

    “

    我给你按摩按摩吧。”江羡又让他躺下枕着自己的腿,并自信满满的道,“我的技术很好的!”

    “好。”乔忘栖对她所给予的福利向来来者不拒。

    江羡的按摩技术的确不错,到是超出了乔忘栖的预料,“从哪里学来的?”

    “以前学防身术的时候,经常会弄得浑身酸痛,就找老中医推拿,和老中医学的一些手法,还可以吧?”

    “嗯。”

    “你可是第二个享受这种服务殊荣的男人!”

    乔忘栖挑眉。

    江羡眉眼一弯,“第一个是我爸。”

    意料之中的答案,乔忘栖闭上眼睛,有些慵懒的问,“你今天怎么没去协会?”

    “不想去。”

    “嗯?”

    “想陪你。”江羡嘀咕着说。

    乔忘栖没作答,嘴角微微的扬了一下。

    江羡继续认真的给他按摩,没多会儿就听见了平稳的呼吸声。

    男人累得睡着了。

    毕竟一天一夜没合眼。

    江羡就那么靠着沙发看着他睡觉的样子,越看越觉得这男人太好看了。

    心里还不由得感叹,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长得这么好看的男人呢!

    关键这男人还是她的!

    专属于她的!

    江羡心情美美起来,安安静静的陪着乔忘栖,顺手拿起一旁的手机开始处理公事。

    虽然两人都是最舒适的状态,可一个睡着了一个没睡着,为持久了,没睡着的那个人就会僵硬。

    江羡不忍心叫醒乔忘栖,就一直僵着,眼看着腿快抽筋了,乔忘栖突然惊醒。

    “爷爷……爷爷……”

    “别怕别怕。”江羡急忙去安慰。

    乔忘栖睁开眼,眼里都是悲切。

    在江羡轻声安抚中,他才慢慢的回过神来,作势起身。

    江羡按住他,“再睡一会儿把!”

    “我睡得差不多了。”乔忘栖回答道。

    “才三个小时!”

    一夜没合眼的人,只睡三个小时怎么会够!

    但乔忘栖却坚持说自己已经睡够了,他起身的第一件事是回首给她捏了捏腿,“都酸了吧?”

    “没有。”

    话才说完,腿就一阵抽筋……

    被乔忘栖识破,江羡只能憨憨的笑了笑。

    乔忘栖帮她拉了拉腿,江羡才感觉好受了一点。

    “我得去医院了,你午睡一下吧,晚点我回来陪你吃晚饭。”乔忘栖起身拿起了一旁的外套说道。

    江羡知道拦不住,也只能让他去了。

    心里毕竟挂念着爷爷。

    只是江羡也跟着起身,“我陪你一起去吧。”

    乔忘栖回头看她,想说什么。

    江羡却先一步说道,“爷爷以前最疼我了,我不去多不合适呀。”

    他只能默许。

    两人一起到了医院,在病房外碰到了乔二爷。

    乔二爷正骂骂咧咧的,“小九不来咱们的家庭会议就不开了吗?他不来就不来!又不是少了他就不行!”

    他的话音刚落下,乔觅荷就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九哥。”

    乔二爷的表情有一瞬僵硬,硬着头皮回头看向刚进来的两人,尴尬的出声打了招呼,“小九来啦……”

    “什么事让二哥这么

    生气?”乔忘栖不疾不徐的开口,俊脸上没太多表情,“这里是医院,虽然是VIP病室,还是尽可能的不要吵到别人休息。”

    乔二爷别扭的点了头,“没事,没事。”

    “我刚好像听到说开什么家庭会议?”江羡哪壶不开提哪壶的问道。

    乔二爷气到想跺脚。

    “我可以参加吗?”江羡好奇的问。

    乔二爷刚想说不太合适,就听乔忘栖出声说道,“你是我太太,为什么不可以?你可以完全代表我。”

    “那我替他去吧,二哥可以吗?”江羡笑得无害。

    乔二爷还能说什么!

    什么话都让他们夫妻俩说了自己还能说什么!

    还是闭嘴吧!

    他冷哼一声转身出去了,乔忘栖对众人说,“既然是家庭会议,你们都去吧,我在这里就可以了。”

    华夫人说,“我也不去了,羡羡也可以代表我的。”

    江羡觉得自己婆婆是全天下最可爱的婆婆了。

    乔忘栖都发话了,其他人纷纷起身出去,乔觅荷拉着江羡出了门,嘀咕着说,“嫂子,我二哥那个人嘴巴很坏但心思不坏的,你别生气啊,他不只是对你那样,平时对我也这样的。”

    “我知道。”江羡又怎么可能真去生谁的气。

    毕竟都是一家人。

    医院这边,主治医生在确定患者的情况之后,宣布可以允许人进去探视了。

    不过一次只能一人进去探视,而且一次时间不超过一小时,还得穿无菌服。

    医生还说了,其实进去看或不看都没太大的区别,因为患者本人是没任何反应的。

    乔忘栖还是坚持进去了,默默的站在病床前看着病床上的人。

    他其实有好多好多的问题想要问,但病床上的人却无法再给他任何答案。

    乔忘栖可以确定的是,昨天出事前乔三爷去过老爷子那里,至于他去做了什么,就无从得知了。

    照顾老爷子的人,上至管家下到佣人,每一个人都口径一致的否认了乔三爷去那边的事情。

    就不难猜出这是老爷子的意思,他想要替老三隐瞒,他在护着老三,或者在替老三遮掩着什么……

    当然这些都只是乔忘栖的猜测。

    在护士宣布探视时间到的时候,乔忘栖起身,再看了看病床上的人,低低的说了一声,“爷爷,我会保护好乔家的。”

    说完他离开,病床上的人,眼角淌下一滴泪水。

    ……

    澄园。

    除了乔忘栖和华夫人之外,乔家的人几乎都到了。

    连远在江南照顾乔大的大嫂都赶来了。

    只有乔忘栖的父亲乔正业还在赶回来的飞机上。

    乔二爷见人都到得差不多了,率先起身发言,“老爷子突然病重的事情,对乔家来说是大事,虽然没有走漏消息,但也瞒不了多久,毕竟原京就这么大块地方,我作为小一辈中最为年长又能说上话的,还是要站出来解决一下眼前的事。”

    他顿了顿,见众人没有说话,又才继续说道,“眼下老爷子清醒过来的希望渺茫,我与大家一样悲痛,但悲痛之余,也得肩负起乔家人的责任,好在老爷子之前就已经拟定好了遗嘱,趁着大家都在,我叫来了徐律师,希望大家一致表决让徐律师公开老爷子的遗嘱。”

    乔二爷的话音才刚落下,就听见一个清亮的声音响起。

    “我反对。”

    ——

    江羡: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好女人就是我,我就是江小羡!

    作者有话说: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