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话的人,正是江羡。

    乔二爷怒瞪过去,江羡不见丝毫畏惧,再次笃定的说了一句,“我反对。”

    “这是你第一次参加乔家的家庭会议吧?”乔二爷身子往后靠了靠,似在展现自己的优越感。

    江羡坦白承认,“是。”

    “也难怪你不懂规矩,我们乔家人丁兴旺,一般开家庭会议做决策的时候,都是举手表决,而不是你这样直接否定的。”乔二爷略带嘲讽的说道。

    江羡也不介意他这么说自己,毕竟她的确不知道乔家的规矩,也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家庭会议。

    她也没有因为乔二爷的这一番嘲讽而觉得难堪,而是大大方方的发表自己的意见,“谢谢二哥提醒,我是觉得爷爷明明还活着,还在医院救治,现在就提遗嘱一事是明显是对爷爷不敬,所以才反对的。”

    “怎么就不敬了?遗嘱的事,爷爷早就让他的律师准备好的,我们不过是提前拿出来商讨一番而已,并没有对爷爷不敬的意思。”乔二爷反驳着。

    “既然是已经准备好的,就没有商讨的必要,现在的重点就应该是救治爷爷。”江羡语气有些严厉起来。

    她三番四次的反驳,让乔二爷觉得自己很没面子,脸色一黑,语气不善起来,“我有说救治爷爷不是重点吗?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针对我,硬要说起来的话,你在这里根本就没有说话的份!”

    “老二。”乔正林作为长辈,适时的出声提醒。

    乔二爷稍稍收敛了一点,可还是极尽刻薄,“毕竟你们连婚礼都没有举办,说难听点,你还没得到乔家人的认可,并不算我乔家人。”

    “二哥你太过分了!”一向不怎么参与家族争论的乔十一听不下去了,直接站起身来大声反驳。

    连乔觅荷都蹙眉,“九哥都说了嫂子可以代表他,二哥这样说很不妥!”

    乔二爷并没把这两人放在眼里,傲慢无礼的道,“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他们有举办婚礼吗?”

    他挑衅的看向江羡。

    江羡没有他想象中的生气,俏丽的脸上不见半分怯色。

    这份处变不惊,让原本要给她下马威的乔二爷心里慌了一下。

    他看向乔三爷,似在求救。

    可乔三爷迟迟没有声援他的意思,让乔二爷很难下这个台阶。

    气氛正尴尬之际,外面突然进来了一个人,声音也随之响起,“老二什么时候都能代表整个乔家发话了?”

    一听到这声音,乔二爷脸色怔了怔,瞬间怂了。

    是乔正业。

    乔元山出事那日,他还在国外,得知消息后就匆匆赶了回来。

    乔元山膝下四个儿子,老大和老四都已过世,剩下老二老三原本是势均力敌的。

    可自乔忘栖在乔家展露天分之后,乔元山便着重培养乔忘栖,加上乔正林本就能力不及乔正业,乔家的重心就渐渐的偏向了乔正业这一边。

    乔元山退下之后,大事乔忘栖做抉择,其他事情就基本是乔正业在处理。

    所以乔二爷多少是有些忌惮自己这个三伯的。

    本来他以为乔忘栖不来,三伯也没赶回来,华夫人又在医院,就剩下个江羡是很好欺负的。

    结果没能欺负得成,到是让自己三伯抓了个现行,乔二爷怎么能不方。

    “

    三伯言重了,我并没有说我能代表乔家。”乔二爷急忙否认。

    乔正业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看向江羡。

    江羡正叫他,“爸,你回来啦。”

    “嗯,下飞机就准备去医院的,听你妈说你在家里开会,就过来看看。”

    乔正业顿了顿,扫了一眼乔二爷,才继续说道,“还好过来看了看。”

    江羡心里一暖,有种说不出来的感动。

    公婆一直都很护着她,江羡是知道的,也打心眼里感激。

    乔正业其实已经很疲惫了,毕竟连着赶了那么远的路程,但他还是参与到家庭会议里,对乔二爷刚才的建议提出了质疑,“我认为羡羡说得很对,你爷爷生死未明,正是关键时刻,我们应该把重点放在救治上面,而不是在这里谈遗嘱的事,所以我也反对。”

    江羡附议,“我代表我和乔忘栖反对。”

    “我也反对!”乔十一急忙跟上。

    乔觅荷刚要附庸,就见自己父亲乔正林扫了个眼神过来,似让她别去趟这趟浑水。

    可她想着平日里江羡对她的各种帮助,而且她也觉得爷爷生死未明,背着他提遗嘱的事对爷爷很不尊重,最终还是鼓足勇气举起了手,“我也反对。”

    这样一来,就有六人持反对意见了。

    江羡的大嫂朱婉莹适时开口道,“我跟老大多年居住在江南,早不参与乔家的事情了,这次回来也是来看老爷子的,所以我不参与你们的讨论。”

    乔六爷权衡了利弊之后,最终选择站在了乔正业这一边,也跟着反对提遗嘱一事。

    乔二爷脸色有些难堪,场面也一度有些尴尬。

    “二哥刚才说了,少数服从多数,那这次的会议是不是可以下结论了?”江羡徐徐开口,清眸扫向乔二爷,眸底闪过一抹厉色。

    乔二爷心里一凛,再无话说。

    最终这个家庭会议不欢而散,乔二爷拂袖离去。

    江羡还得回医院去看爷爷,见乔正业双眼布满了红血丝,就劝他在家休息,医院那边有人在。

    乔正业听取了江羡的建议,留在家休息。

    渡园里,乔二爷正发着脾气,佣人过来小心翼翼的说,“九少奶奶走了。”

    “滚出去!”乔二爷恶狠狠的骂了一句。

    可就算骂完也难解心中的怨气。

    今天他不只是丢了脸,还有格局。

    可更让他气恼的是,连江羡在乔家的地位都比自己要搞,这让乔二爷很难接受。

    他实在咽不下这口气,负气的去了鸿园找乔三爷。

    一进鸿园,就瞧见乔三爷坐在院子里喝茶。

    乔二爷气不打一处来的说道,“老三你还有心思喝茶!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喝茶!”

    “不然呢?在家抱头痛哭吗?”乔三爷反问道,语气有些调侃的意思。

    两人私底下关系较好,乔二爷自然不会生他的气,长叹了一口气坐下说道,“你也看到了吧?连江羡说的话都比我有分量,再这么下去,以后怕是更没我们说话的份了。”

    乔三爷给他泡茶,到是没着急接他的话。

    乔二爷好一顿吐槽,“今天要不是三伯突然回来,兴许遗嘱就能被公开了!乔忘栖本就把持着大权,海外的产业又是三伯在管控,乔家一大半的话语权被三伯那一脉

    攥在手里,连乔十一和乔觅荷都跟江羡同气连枝的,那江羡到底用了什么手段让这些人那么支持她啊!”

    “我就想不明白!不过就是长得漂亮了一点……”

    “二哥,喝茶。”乔三爷把泡好的茶递了过去。

    乔二爷被打断了话茬,还挺不高兴的,但他还是接下了茶杯喝了一口。

    “你可别小看了这江羡啊。”乔三爷总算说了一句话,“她可不简单呐。”

    “你看你看,连你也这么说!”乔二爷又急了。

    “这件事情我本就觉得不会那么容易,这个结果也是在我预料之中的,二哥就别生气了,有那个功夫生气,还不如静下心来想想后面应该怎么做才对。”乔三爷及时提醒。

    “……也是。”乔二爷可算清醒了一点,“我还是想办法从徐律师那边套出点话来吧。”

    乔三爷也是这个意思,于是两人单独去见了徐律师。

    然而徐律师这个人,对老爷子是非常的忠诚,不管两人说什么,却始终不肯对遗嘱一事透露半点风声。

    两人败兴而去。

    乔三爷在去医院前接到了宋先生的电话,说是有急事要面谈。

    地点依旧是在老地方,这次是宋先生先到,乔三爷一来,他就开门见山的问起了乔元山生病一事。

    乔三爷没有否认,本就是瞒不住的事。

    “这可是大好时机。”宋先生提醒着。

    乔三爷何尝不知这是好时机呢,可遗嘱无法公开,他们心里也没底。

    等乔三爷把自己目前遇到的难题和宋先生说了一下,宋先生却莞尔一笑,“这个事情很好办的,那位徐律师一直以自己的儿子引以为傲,据说他儿子在M国攻读律法,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我懂了。”

    宋先生还安慰他,“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这个道理你我都明白的。”

    “宋先生说的是。”

    ……

    乔元山的病情算是稳定下来了,但医生说醒来的机会渺茫,大家心情都很沉重,偏偏江羡又答应了为《一世芳华》跑宣传的工作。

    晚上两人从医院回到龙州府,乔忘栖在洗澡,江羡拿起手机正准备和秦粤说把宣传的工作推掉,哪怕去跟导演和整个项目组道歉都可以。

    乔忘栖裹着浴巾出来,听到她的话走了过来插话道,“不用推掉,答应的工作就去吧,只是这次我不能陪你一起了。”

    “其实不去也可以的……”

    “我知道你很看中《一世芳华》这个项目,获奖的可能性很高,我不想因为家里的事影响到你的工作。”

    不等江羡回答,他又抱住她,下巴抵在她头顶上说道,“而且现在爷爷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也有专业的医护人员在照顾,不用担心的,况且爷爷他也不希望大家因为他而耽误了工作,他是最支持你事业的呀。”

    “……好吧。”江羡成功被他说服。

    她有些难过的抱了抱乔忘栖,其实心里有好多好多的话想和他说。

    比如她想推掉工作留下来不只是为了爷爷,也是为了他,想陪着他。

    因为她知道这件事对乔忘栖的影响有多大,尽管他并没有表现出来,却也知道他心里是难过的,这段日子是难熬的。

    所以她想陪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