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羡最终还是参与了《一世芳华》的宣传,这是乔忘栖要求的。

    只不过她临时给秦粤安排了一件事情,吩咐她不管去哪个城市跑宣传,一定要订回程机票。

    私人飞机虽然方便,但连续的航线很难申请,江羡只能一趟趟的去乘坐航空公司的航班。

    秦粤看了一下后,有些犹豫的问江羡,“羡姐,真要这么做吗?”

    “嗯。”

    “会很累的!”

    “以前他为了我也曾经这样来回跑过,他从没喊过一句累,我又怎么会嫌累?”

    感情需要双向付出,再苦再累,也都甘之如饴。

    听了江羡的说法,秦粤一边敬佩一边羡慕。

    能遇见这么一份双向奔赴的爱情,真的很可贵。

    ……

    由于乔三爷忙着乔家的事,和宋先生之间的合作他就移交给了秦家。

    两人面对着棘手的问题,完全不知从何下手。

    “连乔三爷都没办法搞定的围棋协会,我们又怎么能搞定?”秦蓝语发愁的问道。

    这一次连足智多谋的秦诗涵都没办法解决了。

    秦夫人从外面回来,一进门就看到两张愁眉苦脸,不由得问道,“怎么了?”

    “妈,你认识围棋协会的人吗?”秦蓝语求助的问道。

    秦夫人摇头,“我怎么可能认识围棋协会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个协会的地位。”

    她坐下后,才看向二人,“再说了,我要真有这层关系,你爸爸的事情早就解决了。”

    一说起秦安平,秦蓝语就消沉了下去。

    毕竟这对秦家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秦诗涵开口问道,“嫂子今天去探视哥哥了吗?”

    “嗯。”秦夫人点点头,轻叹了一口气说道,“想了很多办法,依旧没能将你哥捞出来。”

    “爸爸在里面还好吧?”秦蓝语忧心忡忡的问。

    “能有多好?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前两天还感冒了,导致今天见面的时候,一直在咳嗽,也不知道有没有医治,真是担心啊。”秦夫人心情很是压抑。

    秦安平被送进监狱,完全拜乔忘栖所赐,这个仇恨,秦夫人死也不会忘记。

    所以她坚定的,不惜耗上秦家的未来,也要将乔忘栖从那个位置上拉扯下来。

    然而现在这情况……计划似乎就要搁浅了。

    秦蓝语恹恹的道,“宋先生那边遇到一点困难想让我们帮忙解决,可我根本就没办法,毕竟我也不认识围棋协会的人啊。”

    秦夫人端起一旁的茶水喝了一口,顿了顿,似乎想起了什么,猛然抬头问道,“蓝语,你和廖家的小少爷可还有联系?”

    “廖家?廖惊则?”

    “对。”秦夫人肯定的点头。

    秦蓝语摇头,“没有。”

    她怕秦夫人责备,急忙为自己解释,“妈,我努力过的,可他也没那个意思,你别怪我啊。”

    “我没有怪你,我就是想起之前和太太们打麻将的时候,听谁提起过廖家这位小少爷认识围棋协会的人,兴许找他有用。”秦夫人琢磨着道。

    秦蓝语有点惊讶,毕竟她觉得那廖惊则除了长得还可以,其他都太平凡了,压根就入不了她的眼啊。

    可谁知廖惊则居然认识围棋协会的人呢!!!

    草率了!

    早知道当初她就热情一点好了!

    “你再试着联系联系,秦家以前和廖家的交情还不错的,蓝语你又长得很漂亮,或许还是有可能的,就算没这个可能也要创造这个可能,你明白我的意思吗?”秦夫人提醒的说道。

    秦蓝语不由得坐直了身子,“我知道了。”

    秦家现在这个情况,秦蓝语也知道自己必须得更努力才行。

    秦夫人拉着她的手说道,“蓝语啊,你爸爸还在监狱里,家里就得靠你了。”

    “我知道的。”

    当天秦蓝语就试图去联系廖惊则,谁知对方听到她名字的第一反应是,“谁?我认识吗?”

    换做以前,秦蓝语肯定会气炸。

    毕竟她秦蓝语可是原京第一名媛啊!

    当然,是继苏同恩之后的原京第一名媛!

    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的,这廖惊则却不记得……

    秦蓝语压着脾气说道,“之前欠你个人情,所以想请廖先生吃个饭,还了这个人情。”

    “人情?我不太记得,说明不太重要,秦小姐不用这么记在心上的。”廖惊则还算绅士的回复。

    “要还的要还的,廖先生给个机会可好?”

    盛情难却,廖惊则也不好一直拒绝,想到只是一顿饭或许没什么问题,就答应了。

    秦蓝语精心打扮了一番去赴约,而且还提前去等着,就为了能给廖惊则留个好印象。

    廖惊则的家庭算得上是书香门第,所以他这个人也很谦逊有礼,对秦蓝语也是客客气气的。

    而秦蓝语呢,又是有备而来。

    秦诗涵把自己应付男人那一套都悉数交给了秦蓝语,包括如何跟对方聊天,聊对方喜欢的话题等等。

    这顿饭吃得还挺愉快的,廖惊则还绅士的送她回去。

    秦蓝语想起了秦诗涵的叮嘱,男人要送你回家的时候你一定要拒绝,所以她婉拒了廖惊则的好意并懂事的道,“廖先生不用跟我客气,若你担心我的安全,我们可以加个微信,等我到家给你报个平安。”

    “好。”廖惊则也没多疑,就把微信给了对方。

    秦蓝语成功的拿到了廖惊则的微信,刚到家,廖惊则就发来了信息,“秦小姐安全到家了吗?”

    “小姑姑,接下来要怎么回?”秦蓝语急忙问秦诗涵。

    秦诗涵拿过她的手机,开始回复廖惊则,“我安全到家啦,你呢?”

    “哇!”秦蓝语反应过来说道,“如果是我回,肯定是我到家就就没了,加了你呢两个字就不一样了,出于礼貌对方也会回复的。”

    秦诗涵满意的点点头,“孺子可教也,这廖惊则谦逊有礼,看到这样的对话肯定会回复的,你就等着把。”

    果然,没两分钟,廖惊则就回了信息,“我也到了。”

    他没有加你呢两个字。

    秦诗涵解释道,“看来这廖惊则对你没多大意思。”

    “啊,那怎么办?”秦蓝语犯难的问道。

    “当然是主动找话题啊。”

    “小姑姑真厉害!”在这一点上,秦蓝语非常佩服她。

    秦诗涵毕竟在交际场上混迹了那么多年,像廖惊则这样不谙世事的年轻男人,哪里能逃得出她的手心呢。

    果然不到三小时,秦诗涵就搞定了下一个约会,明天一起去看画展。

    为了让秦蓝语以最好的状态和廖惊则约会,秦诗涵又开始给她讲明天画展的内容,避免她明天和廖惊则一起看画展的时候,不知道说什么。

    ……

    乔忘栖处理完公司的事之后又赶到医院去看了看老爷子。

    虽然出了ICU,住进了病房,拔掉了很多检测仪器,却还是没什么变化,一直安安静静的躺在病床上。

    乔十一知道他忙了一天很累了,就让他先回家休息,今天他在这边陪着老爷子。

    虽然他不是个靠谱的人,但在这一点上还是能让人放心的,乔忘栖交代了几句后,才离开医院。

    一上车,司机本以为他要回家,谁知乔忘栖却吩咐司机送自己到公司去,那意思还要去加班。

    席年也没料到乔忘栖会去而复返,冒着被骂的风险劝了一句,“乔爷,您最近一直连轴转,都没休息好,要不还是回去休息吧。”

    “不用了,把积压的文件都送来吧。”乔忘栖单手解开西服扣子后坐下打开电脑又开始忙碌起来。

    席年只能无奈摇头。

    他怎么可能劝得住乔爷!

    只有太太才能劝住!

    然而太太去外地了……

    算了,舍命陪君子吧。

    乔忘栖一直加班到十一点多,才结束工作准备回家,这会儿还留在公司加班的人已经寥寥可数了。

    和席年道别后上车回住处,心情无波无澜的,不见一丝丝笑容。

    连司机都明显的感觉到,乔爷心情很一般。

    要知道往日里他回家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愉悦的,因为家里有他想见的人啊。

    太太对他的影响,真不是一般的大。

    房子里安安静静的,乔忘栖开门进去,面无表情的打开灯,视线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平日里江羡最常坐的那个沙发。

    可今天的沙发上空空如也。

    一声轻叹响起,乔忘栖不得不承认自己开始想他的江小羡了。

    他拿出手机想给他的江小羡打个电话,哪怕听听她的声音也好。

    可一看上面的时间,已经十二点了,就忍住了。

    她已经睡下了吧,自己这样贸然的打电话过去,肯定会吵到她休息的。

    那小女人起床气很严重,特别是睡得正好的时候被吵醒,要发脾气的。

    还会絮絮叨叨一堆说谁不好明天就没精神,皮肤也会不好,会变丑……

    她最怕变丑了。

    短短的一点时间里,乔忘栖把江羡在脑海里想了一个遍,嘴角不由自主的弯起,轻声对着手机说道,“晚安,江小羡。”

    男人收起手机上楼,打算洗个澡就睡下。

    可刚打开卧室的门,就闻到了一阵属于江羡特有的清香味道,心里止不住的狠狠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