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粤想了一个晚上的解决办法,想得头都秃了,结果第二天江羡吩咐她帮自己办一件事。

    听闻她说的事情之后,秦粤惊愕的叫道,“羡姐!你认真的吗!”

    “很认真。”江羡笃定的回答道。

    秦粤小脸一垮,“那个柴龟都骂你,你还给他送电影票,这也太以德报怨了吧。”

    反正她是没那么大度。

    “让你去就去,啰啰嗦嗦做什么?既然要混这个圈子,自然是要跟这些影评人搞好关系的。”

    秦粤嘀咕着,“可这个柴龟不一样,他油盐不进的,连秦诗涵都没能买通的。”

    “谁跟你说我要买通柴龟了?我只是让你给他送一张电影票而已。”

    虽然秦粤弄不懂江羡的做法,但还是按照她的吩咐去做了,亲自联系了柴龟。

    柴龟一听说是江羡那边的人,直接挂了电话。

    秦粤哀嚎,我太难了。

    她又通过其他人要到了柴龟家的住址,亲自送票上门。

    见到柴龟本人,秦粤有点不敢置信,因为她实在没办法把眼前这个才二十七八岁的年轻男人和网络上那个以毒舌点评而闻名的柴龟联系在一起。

    她以为柴龟至少是个四五十岁的老头,就像她大学时那个教导主任一样……

    “那个……柴龟先生您好,我是江羡的执行经纪人秦粤,之前在电话里联系过您的。”

    “怎么?都找上门来了?想让我闭嘴?我告诉你,不可能!”柴龟态度非常坚决的说道。

    秦粤急忙摇头,“不不不,您误会了,我只是来送电影票的。”

    她将装着电影票的信封取出来,双手恭敬的递了过去并解释道,“这是羡姐让我给您送来的电影票,说想请您去观影《一世芳华》。”

    柴龟接过信封后掂了掂问道,“这里面不会装着巨额支票吧?”

    秦粤,“……”

    真一级抬杠选手啊。

    “几位数啊?七位怕是拿不出手吧,也配不上江羡的地位啊,毕竟她可是超级首富江知奕的女儿呢,而且她老公不是那个什么原京财神爷乔忘栖吗?至少得八位数吧!”柴龟极尽嘲讽,要多毒有多毒。

    “那个……方便的话,你自己打开看吧。”秦粤已经气到不想说话了。

    柴龟傲娇的冷哼一声,大大方方的拆开了信封。

    他先从里面拿出了一张电影票,然后看了秦粤一眼后,又往信封里看了看。

    信封自然是空的。

    柴龟不信,又扒拉着看了一眼。

    还真是空的。

    这下柴龟有些许意外了,挑着眉问秦粤,“所以江羡就打算用一张电影票来贿赂我?这么抠门?”

    秦粤不疾不徐的回答,“羡姐说了,她送你电影票是怕你看了电影之后说电影太烂白白浪费了你的钱,至于你收还是不收,就是你的事了。”

    “呵,有点意思。”柴龟看了看手中的电影票,“如果江羡今天真让你送支票来,我可能会把她骂个狗血淋头,所以你们该庆幸送的是张电影票吧。”

    反正任务已经完成,秦粤也不想多停留,就随意的点了个头之后便离开了。

    柴龟回到房间,不置可否的看了一眼电影票后,就随手放在一边去玩游戏了。

    江羡

    又连着跑了三个城市给电影做宣传,最后一天是电影首映礼,除了洛星之外,一众主创都到了现场。

    作为女主角的江羡,被观众和主创人员强烈要求表演才艺。

    江羡挺无奈的问道,“难道你们想看我打游戏?”

    主持人急忙说道,“不不不,除了璃神这个身份之外,我们都知道你还有个神秘作词人X的身份呀,当初你可是在先声夺人的节目上只花了十多分钟就写了一首歌的人!大家说,该不该放过她?”

    “不该!”

    连直播间里的弹幕都在疯狂的刷“千万不要放过她”!

    主持人微微一笑,“听到了吧。”

    知道推不了了,江羡只能接受现实,问主办方有没有钢琴什么的。

    钢琴自然是有的,很快就给安排上了,江羡坐在了钢琴前。

    之前她演摇滚少女的时候,有弹过吉他,却鲜少有人知道她会弹钢琴。

    所以她坐在钢琴前的时候,其实大家都没把这个当专业水准来看。

    然而让人意外的是,江羡的钢琴弹得非常的好,而且指法和技巧都非常的精湛。

    当然,不懂钢琴的人只会觉得琴声流畅,觉得江羡弹得很好。

    只有内行人才知道她的技术有多厉害。

    所以在江羡表演结束之后,不少人都站起来给江羡鼓掌。

    连宋导都激动不已的起身给江羡鼓掌,在江羡回到位置上后,又给她竖起大拇指,“大师级别!”

    “宋导过奖了。”

    “我没有在夸奖你,我只是说了个实话而已。”宋导纠正的道。

    江羡只能回了个笑容。

    首映礼结束后,江羡回到车上问秦粤要了电影票,然后吩咐司机直接送自己到乔忘栖上班的地方。

    她打算去接乔忘栖一起去看电影,看自己的电影!

    这算是她给乔忘栖准备的一个惊喜吧,昨晚乔忘栖问的时候,她说会和主创团队一起看点映的。

    还在去的路上,江羡就已经在想象乔忘栖见到自己时的表情了。

    然而过了一会儿她发现车子的路线不对,这并不是去往乔忘栖工作的那条路。

    正狐疑呢,视线就落在了前面开车的司机身上。

    这一看,立马看出端倪来了。

    乔忘栖从镜子里看到她眼神就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便直接摘掉口罩说道,“江小羡,你的警惕性也太低了,现在才发现我。”

    江羡囧。

    她满脑子都在想着见他,哪里知道他会出现在自己车上呢。

    要怪还是怪这男人藏得太深了!

    江羡忍不住趴到前面去问他,“我不是骗你说要和主创团队一起看点映的吗?你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你看穿了?本来还想给你一个惊喜呢。”

    “是惊喜。”乔忘栖肯定的说道,“我并没有看穿。”

    江羡就更加好奇了,“那你怎么……”

    “误打误撞,本来想以家眷的身份蹭一场电影点映的。”乔忘栖墨色的眉峰微微挑起,眼眸中尽是得意之色,“看来不用去蹭了。”

    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没办法,这可是她老婆为他准备的惊喜约会,他能不骄傲吗?

    两人聊得

    热络,一旁的秦粤面如死灰。

    麻烦谁给她一刀痛快吧!

    ……

    因为是宋导出品的电影,上座率本身就很高,再加上宣传片里江羡可圈可点的表现,让不少人关注到这部电影。

    以至于整个点映场都坐满了人,江羡特地选了最后面两个位置,还和乔忘栖一起全副‘武装’,避免被认出来。

    电影开场后,整个观影厅就安静下来,全都在认真的观看着电影。

    随着剧情的推动,渐渐把人代入了剧情之中,随着女主角的喜怒哀乐而喜怒哀乐着。

    这是江羡第一次看全片,原本也抱了一点希望的,可她没想到会这么的惊喜。

    有笑点也有泪点。

    连江羡自己也被剧情代入,在泪点的时候红了眼眶,要不是因为那是自己演的,她可能会更深入一点。

    毕竟看着自己那张脸,感觉会很奇怪。

    将近两个小时的电影,没有人中途离场,这就是对电影最好的评价。

    第二天江羡还没睡醒,秦粤就不怕死的打了个电话过来。

    江羡气鼓鼓的接起,刚想要骂秦粤,就听电话那头的秦粤激动的说道,“羡姐羡姐,你快上微博去看柴龟啊!”

    “怎么了?”江羡下意识的反应问,“他又骂我了!”

    “不是不是,总之你快去看吧!”

    还不等江羡回答,秦粤啪的一声就挂了电话,弄得江羡一头雾水。

    反正都被吵醒了,那就去看看吧。

    她登入微博,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她又又又又又上热搜了!

    应该是因为新电影的事上的热搜,不知为何,江羡紧张得不敢点开看。

    还是怕被骂。

    但又抵不过心里的好奇心,最终还是点开了自己的热搜。

    首页第一个就是对《一世芳华》的影评和打分,而博主正是毒舌影评人柴龟。

    柴龟第一行只说了一个词。

    【狗屎。】

    江羡蹙起眉头,看着那个向下的箭头,犹豫了几秒后还是点开了。

    里面是被折叠的全文内容,原本江羡以为会看到通篇的谩骂……

    实际也是通篇的谩骂,只不过……他骂的是自己。

    柴龟慷慨激昂的说,【别误会,收起你们手中的大刀,我没有骂别人,我在骂我自己!我是狗屎!我为什么这么骂我自己呢?因为我零点刚去看了《一世芳华》的点映场,(这里额外说一下,电影票是江羡送我的!不要嫉妒我!),昨天的事情大家也知道吧,我原本对这部电影并不抱希望的,主要以前被宋导的电影茶毒过,哪怕你们都说宋导出品,必是精品,可我还是觉得没那么传神,至少他以前的某部电影被我狠狠骂过,但这一次我必须的夸奖一下宋导,他这次成功了!而且非常成功!很抱歉,这回没办法喷《一世芳华》,还有江羡,即使我是带着偏见和挑刺儿去看的电影,结果我看完自己不仅喷不出来,还能多夸两句,是宋导成就了江羡,江羡成就了《一世芳华》。今年我看过的最好的片子,没有之一!】

    末尾,柴龟还补充了一句,【我是柴龟,我没有被盗号,以上的文字都是肺腑之词,恭喜江羡提前锁定国内几个主流奖,我话在这里放着,如果江羡没拿奖,不是主办方吃屎就是我吃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