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乔氏门禁森严,特别是要见乔忘栖更是得提前预约。

    但这些规矩对江羡完全无效,她纯靠刷脸就可以自由进入乔氏。

    毕竟整个乔氏上上下下都知道,他们心中那朵高岭之花,原京财神爷小九爷乔忘栖被江羡摘下了。

    二人,绝配。

    前台很热情的亲自给江羡带路,要不是职业素养在,怕是要按捺不住激动的心了。

    “总裁夫人比电视上更好看!”前台克制的说了一句大实话。

    江羡被她逗笑,趁着等电梯的空档问道,“最近公司加班多吗?”

    听到加班二字,前台下意识的说道,“我们都很乐意加班!”

    江羡顿时就明白了,她换了个话题问前台,“附近有什么好的咖啡奶茶店吗?人气高的那种。”

    “有的有的,总裁夫人想喝什么,我这就去买。”

    “是这样的,你应该知道公司上下有多少人吧,报个总数给我,我好下单买点喝的和点心犒劳一下大家。”

    “……好。”

    江羡确定好人数后下了单,和外卖员沟通之后,才进电梯上楼去了。

    她走之后,前台对着电梯门忍不住感叹一句,“我可算知道总裁为什么会被总裁夫人拿下了。”

    长得好看,家事又好,关键还没任何架子!

    这样的女人,她都爱啊!

    江羡刚出电梯就碰见了席年。

    席年眼前一亮,有些激动的说道,“夫人!你提前回来啦!乔爷还不知道呢,我这就去告诉乔爷!”

    “别!”江羡急忙叫住他,“我想给他个惊喜的!”

    席年反应过来,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是哦,怪我这个直男不懂。”

    “他在办公室吗?”

    “嗯。”席年亲自给她指路。

    江羡点了点头,正要走过去。

    席年心里一动,又急忙叫住江羡,“夫人稍等一下。”

    江羡回头,只见席年迅速去了一趟他的办公室,不到一分钟就抱了一大摞文件出来,喜笑颜开的快步走向江羡,“夫人!能帮我个忙吗?帮我把这些文件给乔爷送进去!”

    “这……”

    席年一脸的祈求。

    江羡不好拒绝,就接下了,“好吧,我帮你拿进去!”

    “谢谢夫人!”席年激动得来了个九十度大鞠躬。

    弄得江羡还挺不好意思的,“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你行这么大礼做什么?”

    “应该的!”席年说得铿锵有力。

    江羡不太懂,不过也没去多问,抱着有些沉的文件往乔忘栖的办公室走了去。

    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进。”

    江羡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跟着跳了一下。

    真是的,明明都老夫老妻了,只是隔着一道门听到了一声他的声音,就能心动成这个样子。

    没救了喂。

    她挺直了背脊,这才推门进去。

    乔忘栖正专注的看着电脑屏幕,并没看向来人。

    江羡抿着唇看了看他,随后故意举高手里的文件挡住自己的脸,然后往乔忘栖的办公桌走了去。

    她没有开口,毕竟以开口肯定露馅。

    只是走到办公桌旁之后,将文件重重的往乔忘栖桌上一放。

    大约的没掌握好力道,发出了啪的一声,甚至最上层的文件都滑落了下去……

    这一行为,让乔忘栖下意识的蹙眉。

    冷厉的眸微微一扬,正欲训斥,却在瞧见一张巧笑倩兮的脸之后,怒气瞬间化为乌有。

    连蹙着的眉都在一瞬间舒展开来,嘴角上扬,双眸炯亮,连声音都充满了愉悦,“江小羡,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到呢!”江羡笑盈盈的答道。

    工作狂乔忘栖瞬间就把工作抛之脑后了,直接伸手将江羡拉了过去,把她往自己怀里有摁,就搂住了她的腰,唇也凑了上去。

    江羡半推半就的,还调侃他,“乔总,现在可是上班时间,你可收敛一点吧。”

    “谁说上班时间就不能亲自己的老婆了?”乔忘栖说得理直气壮。

    江羡捏了他一下,“我现在算是你的临时秘书,给你送文件呢。”

    她还特别的指了指桌上有些乱了的文件提醒他,“这些都是席年让我送进来的。”

    乔忘栖扫了一眼,瞬间就明白席年又耍小聪明了。

    不过没关系,今天他心情好,这些个卡了许久的文件他都可以大方的签了。

    老婆来看自己了,心情能不好么?

    乔忘栖就这么一手搂着江羡的腰,一手把文件都勾了过来,拿起一旁的签字笔后对江羡说道,“江秘书,帮我翻一下文件,我给你签字。”

    “你不会自己翻吗!”江羡傲娇的反驳。

    “主要是手没空。”

    语气更理直气壮了。

    江羡这才给他翻文件,她一边翻,他一边签。

    至于内容是什么,一点都不重要,谁叫他心情好呢!

    一摞文件在二人的合作之下很快就签完了,乔忘栖放下笔并揶揄的问道,“江秘书,工作都处理完了,是不是有时间忙点别的了?”

    “忙什么?”

    “你说呢?”

    他又一次吻了上去,并吻得有些凶猛,更是吻得江羡有些气喘吁吁。

    男人眼底一片灼热,似要将怀里娇软的女人都融化,“总裁与秘书?江小羡,原来你喜欢角色扮演啊。”

    “……!!”

    “我也喜欢……”

    “……”

    总裁夫人来公司就是好,不仅有咖啡奶茶点心喝,还能早早下班!

    而且还是乔总亲自发话!

    真希望总裁夫人能每天都来!!

    ……

    虽然第二天江羡没有通告,却还是有事要忙的。

    这段时间积压了不少围棋协会的事,都在等着她去处理呢。

    江羡提前打电话知会了周子羡一声。

    隔着电话,江羡明显感觉的感觉到了周子羡的不满。

    她到是能理解。

    毕竟从接手协会到现在,江羡也没做过实质性的工作。

    再加上换届在即,各方的人都在四处活动,围棋协会这边很难办事。

    江羡以新上任不熟悉事务为由回避了这些麻烦事,但却让周子羡多了一些难以回避麻烦。

    到了协会后,周子羡就给了江羡一大堆文件,并解释说都是加急文件,必须要

    处理完的。

    讲道理,按照正常的工作量,今天是处理不完的。

    周子羡本来以为江羡会抱怨,可她却都接下了。

    他也不好多说什么,便退了出去。

    到中午的时候,周子羡还是周道的敲门进去问江羡要不要帮她订工作餐。

    江羡说不用了,一会儿有人送来。

    周子羡到也没说什么,面无表情的退出了办公室。

    正好廖惊则打来电话约他吃饭,周子羡便去赴约了。

    廖惊则正好来附近办点事,顺带约周子羡吃个午饭。

    两人本就是无话不说的好兄弟,周子羡甚至知道廖惊则有个很崇拜很崇拜的女神。

    以前周子羡还怂恿廖惊则去追求他崇拜的女神过,只是廖惊则没那个胆子。

    后来有一阵廖惊则情绪还很低落,约周子羡喝了好几次酒。

    周子羡问原因他也不说,还是有一次喝醉之后,周子羡故意套话才知道廖惊则失恋了。

    因为他女神结婚了!

    “看来你最近春风得意啊。”周子羡见廖惊则神采飞扬的,忍不住有些羡慕,“不像我,被事务缠身。”

    “什么春风得意啊。”廖惊则啼笑皆非,“还在为那个新会长?”

    “嗯。”周子羡点了点头,眉宇又紧了几分。

    “还是没来协会?”

    “到不是,今天来了。”

    “那不就得了,也是要有个过程的嘛,毕竟围棋协会可不是什么其他的小协会,关系太复杂了。”廖惊则安慰他,“总要给人家新会长一个适应空间的。”

    他不这么说还好,一这么说,周子羡就更加发愁了,“我实在不明白,老会长为什么会把协会交给这个新会长,她好像……一无是处。”

    顿了顿,周子羡又补充了一句,“哦,她长得挺漂亮的,属于中看不中用的那种花瓶类型。”

    “我说兄弟,你这就是偏见了啊!”廖惊则立马反驳道,“长得好看的,并不一定都是花瓶啊,像我女神就是特例,她长得绝顶好看不说,还特别厉害!”

    一说起自己的女神,廖惊则的眼神都在放光。

    周子羡都听得耳朵生茧子了,“你那是特例而已。”

    “也是,毕竟我女神就这一个,无人能比的。”廖惊则瞬间又骄傲起来。

    “算了不跟你扯了,我先会协会了,回头有时间再一起喝酒。”周子羡看了看时间后起身说道。

    “好的好的。”

    和廖惊则道别后,周子羡才开车回协会,刚进去就有同事过来和他低语说,“周特助,刚刚有高级餐厅来给会长送午餐呢,那架势,真不得了,太有排面了。”

    周子羡听得眉头紧蹙。

    他跟着老会长那么多年,很是佩服老会长的行事处事风格。

    类似今天这种事情从不会发生,所以听同事这么一说,他只觉得江羡太骄奢淫逸了。

    心里对江羡的意见,又多了一些。

    微信上,秦蓝语又发消息来问和新会长见面的事情。

    周子羡顿了顿,给了秦蓝语答复,“今晚就可以。”

    得到答复的秦蓝语激动不已,飞快的感谢周子羡之后,就去找秦诗涵了,“小姑姑小姑姑,围棋协会的事有着落了。”

    ——

    还有一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